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作繭自縛
作繭自縛 連載中

作繭自縛

來源:外網 作者:顧雲抒沈柏年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顧雲抒沈柏年

展開

《作繭自縛》章節試讀:

顧雲抒從小到大談不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畢竟她性格並不驕縱任性,但也確實從未受過這樣的委屈。

若非自己親哥有錯在先,她肯定硬剛到底,可現在她沒理,人家願意放手已經是寬宏大量。

「好。」

她揚手就要往自己臉上扇,此時唐綰卻又說話了,「雲抒,我是在跟你開玩笑的。你難道忘記了嗎?高中那會,我經常去你家玩,還羨慕你有個哥哥呢!」

「你說,你哥哥、就是我哥哥,所以我怎麼可能真會告他?」

顧雲抒有點意外她會這樣說,但好像確實這是善良的唐綰會說出來的話,「謝謝,我保證以後我哥再也不會做這種傻事,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想先帶他離開。」

「嗯,好的、走好。」

這是唐綰說的話,而沈柏年並未開口,僅是兩手負在身後,眸光比之前更加諱莫如深。

顧雲抒不敢再繼續待下去,因為沈柏年跟唐綰站在一起的畫面對她而言衝擊力實在太大,她拽過顧琛的手、無視他的罵罵咧咧轉身就走,兩人走到拐角處,她的手被揮開,「我沒有你這種妹妹,真孬。」

顧雲抒暗暗咬牙,將屈辱全部吞進肚子里,「你應該知道沈顧兩家聯姻,佔便宜的是我們顧家,爸的新項目還差最後一筆融資,絕對不能……」

顧琛挑眉,眼底透着精芒,「只是因為這個?呵,在我看來、你這分明是在自欺欺人,說白了,你就是不敢跟沈柏年撕破臉,因為你清楚,一旦這樣做,他選的肯定是唐綰,而不是你。」

「小抒,世界上男人多得是,並不是只有一個沈柏年,以他現在對唐綰的感情,就算你們兩個以後真結了婚,你覺得會幸福嗎?只是名存實亡的婚姻而已。」

「而且……比起唐綰,你顯然差太多。」

顧雲抒不太明白他最後一句話的意思,緩神後才反應過來,「哥,你怎麼也這樣想?難道你們男人就喜歡唐綰那種類型?」

顧琛真覺得自己妹妹在拿捏男人這事上是塊絕對的朽木,他也懶得說太多,「走,帶你去吃東西。」

顧雲抒原本非常擔心,但好在現在已經沒事,至少、應該不會影響顧氏新項目,這麼一想,心裏也沒有太多煩憂,跟屁蟲似的挽着顧琛離開,「對了哥,話說你以前跟他不是挺要好的嗎?為什麼現在見了面跟仇人似的?」

之前沈柏年跟他也是高中同學,兩個都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不同的是一個學渣,一個學霸。

才說完,她就感覺腦門上一疼,她皺眉埋怨,「哥,你幹嘛又這樣虐待我?」

從小就喜歡彈她腦門,這都是哪裡來的臭毛病?

顧琛瞬間冷着張臉,「大人的事小孩子別管,閉上你的嘴。」

顧雲抒不服氣嘖嘖兩聲,倒也真的不再說話。

半小時後,唐綰安靜坐在沙發上,她面前放着男人細心幫她倒的溫水,「如果我剛才不阻止,其實你也不會讓顧雲抒打自己臉的,對嗎?」

顧琛叫人非禮她是真,這樣的事,如果發生在三年前,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可現在他卻選擇息事寧人。

明明抓到了顧琛,但他並沒有將人扭送警/局。

「綰綰,你知道我並不喜歡假設性的問題。」沈柏年扯掉眼鏡露出那張足以顛倒眾生的臉來,「放心,以後顧琛不會再騷擾你。」

唐綰當然知道顧琛不會再這樣做,畢竟他也是個聰明人,絕對不會再同一件事上栽跟頭。

可她現在在意的並非是這個。

她眼神閃躲游移,兩手互相交纏着,整個人開始極度不安,「柏年,你是不是喜歡上雲抒了?」

《作繭自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