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最強馬甲:我後天脾氣爆,不好惹
最強馬甲:我後天脾氣爆,不好惹 連載中

最強馬甲:我後天脾氣爆,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可樂炒香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冰心 現代言情 苗陽

【馬甲+爽文+女強】擁有了最強馬甲系統的大二女生夏冰心,一改往日任人宰割的小綿羊形象,擁有無數馬甲的她前一秒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二學生,實際上卻是擁有超強經商頭腦的董事長,讓世人都為之瘋狂的頂級神廚,擁有最強讀心術的心理醫生,捧紅無數名人的最強經紀人!無數馬甲等着她夏冰心:「我,後天脾氣暴,不好惹!展開

《最強馬甲:我後天脾氣爆,不好惹》章節試讀:

周圍人先是對夏冰心的這一巴掌感到不可思議。

但是看着尤麗麗這副狼狽的樣子,又覺得這女人真是活該,忍不住笑了起來。

尤麗麗已經被眼前這個女人氣的說話都說不利索了「你,你等着……」

說著想要站起來,但是旁邊連個扶她的人都沒有。

她只能用兩隻手拄地面,撅起屁股。

加上她穿的裙子又很短。

被一些男生看見了,直在一旁吹口哨。

「混蛋,不許看……」

尤麗麗一邊說著,一邊往下拽着裙子。

……

突然間,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

這時大家的目光全都向著門口的。

「這邊,這邊,高總,就是這間教室。」

這時候,他們系的系書記帶着一群人走了進來。

十幾個人全都穿着西裝,表情嚴肅。

原本吵吵嚷嚷的教室也瞬間安靜了下來,

就連剛才在一邊嘰嘰喳喳的尤麗麗也閉嘴了。

儘管系書記就是她的親爹。

夏冰心看了一眼剛才被系書記叫做王總的人,大腦中似乎還有一些關於他的記憶。

這個穿着藏藍色西裝的男人叫做高義。

是當初和自己的老父親,一起打天下的元老。

老爺子沒出事的時候,高義就對老爺子忠心耿耿。

雖然現在老爺子成了植物人,躺在醫院裏。

但是對於他說過的話,那是一定要執行的。

尤麗麗的老爹走到了夏冰心面前。

滿臉堆笑的說:「冰心啊,介紹一下,這是傾城集團的高……」

結果話說到一半,就被高義給打斷了。

「您不用費力介紹了,我們認識。」

然後說:「小姐,夏總現在人還躺在醫院,但是趙董這邊已經交代了:一旦他這邊出了什麼事,您就是傾城集團董事長的繼承人。所以請小姐您儘快回公司主持大局。」

後面幾個人也跟着說道:

「請小姐您儘快回公司主持大局。」

雖然夏冰心表面上不露聲色,可實際上心裏早就樂開了花。

「哇~原來這就是當大小姐的感覺啊!」

這邊正想着。

周圍人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議論:

「沒想到,夏冰心竟然是傾城集團的大小姐!!」

「我就說嘛,感覺冰心整個人的氣質都不一樣,」

「你看這越有錢的人啊就越低調,看夏冰心平時從來不穿戴什麼奢侈品的。」

說著還不忘看了看站在一旁呆若木雞的尤麗麗。

同樣看不明白的還有苗陽,他明明記得夏冰心的父母都是實打實的農民,這會兒怎麼突然成了傾城集團的繼承人了呢?

「辛苦了,還讓您親自跑一趟!」

夏冰心再次面不改色的說出這句話,

可心裏早就波濤洶湧了。

「oh my god!這話竟然能從我夏冰心嘴裏說出來!老天爺,我都能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但是要擱在往常……啊……好想看看剛剛打尤麗麗的那隻手啊……」

「夏董事長,您客氣了。」高義再次畢恭畢敬的回答到。

這個時候再看看李夢竹那三個人。

一個個的表情就好像受到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一樣。

不過夏冰心也能理解。

如果換成自己是她們,應該也會覺得自己受到了欺騙。

說好了要彼此相伴做一輩子的學渣,結果突然出來了一個經商天才,

說好的大學四年要互相陪伴,不離不棄,結果她有了男朋友,而且這男朋友還是個高富帥。

說好的畢業以後如果找不到工作就繼續住在一起,結果她現在要回家住千億豪宅了!

唉,人生啊!

就是這麼不公平。

哈哈哈……好開心!夏冰心在內心狂笑。

結果就在這時,作為系書記,同時也是尤麗麗的親爹,立刻滿臉堆笑的跑到夏冰心旁邊:「哎呦,真沒想到,您竟然是傾城集團的未來董事長,啊,不對,不對,是現任董事長,夏小姐,您這……真是深藏不漏啊。」

結果往旁邊一瞟,發現尤麗麗還在那傻傻的站着。

嘴上的口紅也畫到了臉上。

系書記忍不住皺了皺眉。

「你那個臉怎麼弄的,出門也不知道照照鏡子再出來……」

聽着系書記的斥責,周圍的同學忍不住笑了起來。

尤麗麗則是趕緊拿出包里的紙巾。

使勁兒的在嘴上蹭了兩下。

沒有了口紅尤麗麗,整個人看上去都蒼老了許多。

可能是想起來剛才把錢摔在夏冰心的臉上。

想到自己剛才那麼羞辱她。

拿着紙巾的手竟然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系書記看着尤麗麗這不成器的樣子,轉過頭繼續討好着說道:

「夏同學,你看這麗麗跟你也是在一個班上課的,你肯定也認識麗麗吧。這以後如果有什麼需要,你就讓麗麗去做。這麗麗以後還得麻煩你多照顧呢。」

這個時候看熱鬧的人都忍不住佩服眼前這個厚臉皮的系書記了。

這種人,難怪能當上系書記呢。

結果系書記一看,自己說完話。

尤麗麗還是一動不動的像個棍子一樣杵在那。

瞪了她一眼,然後接著說:「這孩子平時啊,挺會來事的,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轉過頭對尤麗麗說道:「傻站着幹什麼?啞巴了?見人不知道說話嗎?我就是這麼教你的?」

其實老頭子心裏想的是,如果能攀上傾城集團夏冰心這棵大樹。

那將來很多事情就不用愁了。

而此時的尤麗麗,還是緊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一句話都不肯說。

「講話!」尤麗麗的老爹看着女兒還是一聲不吭,一下子臉色都變了。

「尤書記,您就別為難咱們尤大小姐了,畢竟像我這種從農村出來的窮鬼,土鱉,我可沒那個本事啊。」

尤麗麗的老爹看了眼一聲不吭的尤麗麗,還有散落在地上的紅色鈔票。

大概發生了什麼事,心裏也猜到個七八分。

這時,他從桌子上拿起一本書。

照着尤麗麗那張慘白的臉上抽了過去。

「啪!」

這一下,更是直接把尤麗麗抽倒在地。

尤麗麗左邊的臉上,瞬間就紅了起來。

「還像個啞巴似的在那,還不快給夏小姐道歉!」

尤麗麗的老爹大聲的吼道。

「夏冰心,我……」

一本書又飛了過去。

「夏冰心是你能叫的嗎?」

又是一聲大吼。有眼不識泰山,是我

「夏……夏小姐,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您看在我們同班同學的份上,您別跟我這種小人一般見識。」

這時,夏冰心一把挎住苗陽的胳膊。

笑吟吟的說道:「現在,我配得上苗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