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凡仙
最強凡仙 連載中

最強凡仙

來源:google 作者:山海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寒旭 山海丶 都市小說

寒旭本是修真大陸一介小丹童,在秘境中吞下九轉帝還丹後穿越至藍星,開啟了轉世重修之旅在藍星上,寒旭遇到了一個算命的,雖然修為通天,但對其有股莫名的熟悉感展開

《最強凡仙》章節試讀:

寒旭停下腳步,突然回頭。

李天直接就是嚇了一跳,以為寒旭要反悔。

「我說過這間酒吧要消失,你明白?」

「明白!明白!我馬上就拆!」

李天像只雞一樣連連點頭,這要是讓一些人看見,那必定會大吃一驚。

旋即,李天就反應過來問道:「這裡拆了,去哪裡交東西給你啊?」

「一樣的。」寒旭回道。

「先生,我想……」李天猶豫了一下。

「嗯?」寒旭有些不耐煩了,給個東西很麻煩嗎?

見寒旭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李天冷汗直冒,連忙道:「先生,我想在帝豪酒店將東西給你!」

說完,李天又咽了口唾沫。

帝豪酒店也是李天開的,是長青市第一豪華大酒店。

「隨便。」

寒旭應了一聲,踏出辦公室後眨眼消失不見。

見寒旭走了,李天連忙掏出手機撥打了兩通電話。

一切結束後,李天臉色陰沉了下來。

「與其把東西給你,倒不如請人來滅了你!」

此刻,王者酒吧的馬路對面已是人滿為患,無一不是拿着手機錄視頻。

甚至還有人把寒旭一打三十的視頻發在了網上。

迅速上了熱搜,瞬間刷屏。

看到視頻之人紛紛評論,百分之九十九的用戶皆是說擺拍罷。

不多時,一隊拆遷車來到王者酒吧門口,沒有猶豫直接開拆。

圍觀之人直接傻眼,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是說擺拍嗎?居然真實了!?

很快,寒旭熱搜的視頻不知原因的全部無法播放,熱度瞬間清零。

只有發佈視頻的人知道,這是王者酒吧的資本家在搞鬼。

寒旭離開王者酒吧後,迫不及待的打了輛車來到一家中藥店。

寒旭想買點類似於輔助靈草的草藥,用來煉製『培氣丹』。

這半支黑藤根的靈氣雖然被禿頂老者快霍霍完了,但總歸還是剩下一點。

煉製『培氣丹』還是夠用的,就是不知能不能成丹了。

寒旭灰頭土臉的走出了藥店……

藥店里一株草藥就是五千塊起步。

煉製『培氣丹』需要四株草藥,寒旭身上只有一萬三。

「對了,那對母女還差我三萬!」

寒旭突然一個激靈,想起來長青第一人民醫院還有人他手術費沒給完。

有了這三萬,煉製丹藥的本錢就有了。

寒旭再次攔了一輛的士,前往醫院。

寒旭站在VIP308病房外,皺着眉頭。

「人呢?」

病床上躺着的不是那位婦女,而是通體發黑的老者。

旁邊還有些一個穿着古紅色洛麗塔,一頭波浪卷裝飾蝴蝶結的女孩。

穿着粉色制服的護士正給老者擦拭着身體,擦拭完後,護士收拾一番後便與寒旭擦肩而過。

老者緊閉雙眼,呼吸淡薄,生命岌岌可危,可見時日不多了。

寒旭見病房換人,準備離開。

但眼角餘光看到了矗立牆角的龍頭銀色拐杖。

「虛空砂!」

寒旭心裏一驚,這東西居然也會出現在藍星上!

要知道,這可是煉製儲物戒指的東西,在修真界都是屬於很難找到的材料。

並不是因為這材料稀有,而是需求量大,虛空砂越大,製作的空間也就越大,沒有人會介意自己的空間戒指太大,只會覺得越大越好。

而且,儲物戒指往往都是有實力之人才會擁有,沒實力的只能使用儲物袋。

沒別的,這東西可遇不可求,實力低了根本就保不住儲物戒指。

寒旭的心微微顫了顫,直接走了進去,拿起拐杖掃視一圈眼中綻放喜悅之光。

「你是誰?放下我爺爺的東西!」

女孩突然開口道,她早就注意到了寒旭,只是沒想到寒旭如此大膽,直接躥了進來,不聞不問的拿她爺爺的東西。

寒旭尷尬的笑了笑,沒有要放下拐杖的意思,這東西對他太重要了,有了虛空戒指,他還需要口袋?

「小姐,我想要這根拐杖,你看……」

寒旭說到一半頓住了,因為不知道要往下說什麼。

畢竟,看女孩的打扮就知道是個有錢人家,而且自己也沒啥東西跟人家換。

女孩愣了一下,旋即臉色難看了起來,這是她爺爺走路用的東西,進來就要拿走爺爺的第三條腿?

「不行,請你出去,別打擾我爺爺休息,否則我報警了!」

「小姐,實不相瞞,你爺爺變成這樣就是這根拐杖造成的,我覺得你還是交出去的好。」

寒旭解釋道,老者的情況他看的一清二楚,分明就是中了砂毒。

砂毒對修真者而言並無大礙,但是對普通人而言那就是折磨。

虛空砂本身就帶有金屬的毒,這老頭拿虛空砂做拐杖,也真是嫌自己命長。

普通的火不僅融化不了上面的有毒物質,反而增強上面的有毒物質。

只有經過真火或者異火煉化,上面的有毒物質才會消失,所以砂毒才影響不了修真者。

女孩聞言,臉色愈發的難看,一根拐杖還能讓自己的爺爺變成這樣?

這青年莫不是也看出來這根拐杖是爺爺花大價錢買材料回來製作而成的了。

為了騙走拐杖,居然用這種荒謬的語句來忽悠她,簡直不要臉至極。

「我最後說一遍,滾出去。」女孩冷聲道。

「不信的話,可以看看你爺爺的右手心,是不是有拐杖的龍頭印記。」

女孩不信邪,拉起她爺爺的手看了看。

果然!

爺爺的手心上有一道比身體更黑的龍頭印記,但這又能表明什麼?

說不定是爺爺使用的時間久了,按出紋路來也是正常。

「你爺爺是中了砂毒,製作這根拐杖的材料是有毒的。」見女孩還是有些不信,寒旭解釋道。

砂毒是什麼?女孩一臉的懵逼,這玩意她完全沒聽過。

「抱歉,說服不了我,請你離開,別驚擾到我爺爺。」

女孩依舊強硬,這些騙子也真是專業,說的如此縫合,要不是知道爺爺昨天喝了不知名的草藥才中毒的,她差點就信了。

寒旭沒有再解釋,他知道,說是說不清楚的了,直接走到女孩身邊,指甲輕輕往老者的指尖一划。

就在結尾的那一下,一滴無比粘稠的黑色血液涌了出來,傳出一股難聞的鐵腥味。

女孩見到黑色的血時,心裏頓時一沉,臉也隨着白了下來,怎麼會這樣?

寒旭將那一滴黑色血液抹在指尖揉搓了一下,擺在女孩眼前。

「血是這樣的嗎?」寒旭問道。

女孩仔細看了看,只見揉搓過後的血像是一顆顆細微的顆粒。

這哪裡是血?分別就是黑色的雜質!

「真是這根拐杖的問題?」女孩不置可否的問道。

寒旭點點頭。

「你快點拿走吧……」得到肯定,女孩瞬間就對這根拐杖憎恨起來,一臉無助的坐回凳子上。

細細想來,還真是自從爺爺有了這根拐杖之後,身體就一年不如一年。

起初家裡以為是人老了就沒在意,也沒去檢查,之後日積月累。

沒想到,爺爺昨天喝了一副葯湯後,突然倒地病情爆發,直到現在血都已經不是血了。

聽聞長青有個神醫治好了腦死亡後,就連忙帶着爺爺來到了長青市,她現在只希望院方快點找出神醫,如此爺爺就有救了。

「那就多謝了。」寒旭道了一聲謝,但也不想白拿別人的東西。「你相信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