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的初戀甜妻
總裁的初戀甜妻 連載中

總裁的初戀甜妻

來源:google 作者:素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彎彎 現代言情 秦澤禮

傳言他不近女色,她卻過上了花樣被寵的日子「他欺負我,你管不管?」某男表示必須一管一輩子!從此,那個狠厲的男人多了一片以她冠名的逆鱗,觸之非死即傷!誰欺負了她,他必為她百倍討還,絕不容情手軟!後來,江彎彎接受採訪「江影后做過最傻的事是什麼?」主持人問「嫁給我先生幾年,都不知道他早在婚前就暗戀我,算不算?」「那最聰明的事呢?」她微微一笑,「嫁給我先生」展開

《總裁的初戀甜妻》章節試讀:

第5章 月亮

江彎彎傻愣愣的彎着腰,看着車窗里的秦勵行,腦頂一縷頭髮被夜風吹了起來,直愣愣的呆毛豎著。

真像一隻掉進狼窩都不自知的小奶兔啊。

秦勵行驀的想起了花園裡那個蜻蜓點水的吻來,小姑娘的唇瓣軟的不可思議,酒氣遮不住青澀的奶甜味,比他想的要更誘人。

癢……

他突然屈指在唇邊蹭了下,伸手按着那姑娘的腦門,將人推開。

接着,車窗關上,車子啟動,直接開走了。

江彎彎兀自站在路上,看着車影消失都沒明白他這究竟是個什麼意思。

「到底找我幹嘛……唉喲。」

課間,江彎彎趴在課桌上喃喃自語,頭頂被人用書輕拍了一下。

抬起頭,她差點被楊思琦一雙湊到近前,放大了無數倍的眼給驚到。

「你嚇死我了。」

「你還嚇死我了呢,到底什麼事兒啊,我說月亮,你今天很不對勁啊,跟丟魂了一樣?老實交代,昨天晚上是不是夜會狐狸精哥哥了?」

月亮是江彎彎的小名,因為江彎彎出生在晚上,當夜月亮彎彎。

楊思琦坐到江彎彎的旁邊,勾過江彎彎的脖子,一臉好奇八卦。

據她觀察,江彎彎絕對不對勁!

江彎彎沖好友翻了個白眼,嘀咕道:「要是狐狸精哥哥就好了,分明是個閻羅王……」

秦勵行在帝京公子小姐的圈子裡確實是有秦閻王的稱呼的。

「什麼閻羅王?江彎彎同學,你絕對有事,我告訴你坦白從寬,抗拒死啦死啦滴!快說!」楊思琦逼供道。

江彎彎看向她,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聽一旁傳來一道嬌嬌滴滴的聲音。

「彎彎,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江彎彎扭頭,就見張雪曼站在她的課桌前頭,正一臉嬌柔的看着她。

這造作模樣,江彎彎真是看一眼都覺得夠夠的。

張雪曼和她差不多年紀,也在這所貴族學校上高三。

她是繼母卓美麗和前夫生的孩子,當年卓美麗也能耐,做為小三,成功插足了江彎彎媽媽和江志強的婚姻不說,最後還能帶着和前夫生的閨女一起進了江家的門,可見手段不一般。

那會兒,江彎彎的媽媽帶着女兒和江志強離婚,然後便移居到了國外。

江彎彎之前一直都在國外長大,只每年過年過節回來兩次,一年前她母親生病,她才被江家接了回來。

因為沒在江志強的身邊長大,和江志強根本沒多少感情,江志強對張雪曼這個繼女倒比對江彎彎都要好。

這些事兒,做為好友,楊思琦都清楚。

見張雪曼找過來,要哭不哭的可憐樣,引得班上同學都悄摸摸的看了過來,她比江彎彎都要生氣,喲了一聲。

「這不七班的班花嘛?跑這兒哭什麼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彎彎欺負你了呢。」

張雪曼忙焦急的道:「我沒哭啊,我是來找我妹妹的。」

張雪曼一副不願和楊思琦計較的模樣,看着江彎彎笑。

「彎彎,你昨天夜裡沒回家住哪裡了啊?昨天夜裡我們找你一夜,早上爸爸跟你打電話,你怎麼也不接呢。爸爸很擔心你的,我們今天放學了能一起回家嗎?」

她聲音不小,加上教室里安靜了下來,以至於同學都聽到了她的話。

之前就有人私底下傳,江彎彎在國外長大,開放的很,私生活很亂。

江彎彎今年才插班入的學,高三課業緊張,同學們自然也都不了解她,就有些相信了。

這會兒聽了張雪曼的話,他們看向江彎彎的眼神就更加不對了,有幾個坐的遠的竟然竊竊私語。

「聽說國外的高中生可開放了。」

「不是聽說,是真開放,經常開Paty什麼的,你懂的。」

楊思琦一聽都快炸了,張雪曼她什麼意思,暗示她們家月亮昨天不知道上哪兒鬼混了一夜沒回家?

還明着說,月亮不聽家人管教?

擦的,這朵盛世白蓮!

楊思琦頓時就按耐不住暴脾氣了,一拍桌子就要站起來。

江彎彎拉住了楊思琦,倒看着張雪曼笑了,她都想不明白,怎麼會有張雪曼這樣厚臉皮的人。

昨天被捉姦成雙,今天還有臉跑到她的面前來。

「昨天晚上為什麼沒回家,反倒去睡在了我外公家裡,你不比我更清楚嗎?」

江彎彎似笑非笑,質問的樣子理直氣壯,半點都不心虛。

倒是楊思琦一聽江彎彎這樣說,就擔心她真將昨天的事兒直接說出來,臉上立刻露出了心虛來。

同學們一看兩人這樣子,就狐疑了。

他們也知道張雪曼和江彎彎的關係,原本以為張雪曼寄人籬下,肯定是常常受大小姐江彎彎的欺負,不覺就同情弱者。

怎麼現在看着有點不對勁呢,人家江彎彎明明住外公家,張雪曼怎麼說夜不歸宿呢。

「彎彎你住在外公家啊,這就好,我們不知道,昨天找你好久呢。」

見氣氛變了,張雪曼忙改了口。

江彎彎冷笑,「哦,那就奇怪了,我昨天晚上可沒關手機,也沒人打個電話過來問問我在哪裡啊,你們上哪兒找我去了?」

張雪曼臉色一變。

果然,江彎彎這麼說,四周響起了竊竊私語聲。

「江彎彎沒回家,她家人都不打電話問啊。」

「電話都不打一個,還出去找人找了一夜?騙鬼的吧。」

「之前就聽人說,有了後媽就有了後爸……」

「先前張雪曼她媽來給她開過家長會,長的就像狐狸精。」

「真的啊,有照片沒?」

張雪曼聽着這些議論聲,臉色難看起來。

「彎彎,你可能誤會了,爸爸他真的特別擔心你,他……」

聽張雪曼一口一個爸爸,江彎彎就覺得膩歪,她神情一冷,晃了晃手機,突然壞笑了一聲,起身湊到張雪曼的耳邊。

「昨天我在衛生間外頭錄了一段音,你說我要不要現在放出來給大家都聽聽呢?哎呀,好期待,聽說你一向是溫柔清純的班花人設,也不知道同學們聽到這段錄音是不是還這麼想。」

張雪曼剎那間臉色白的跟見鬼了一樣,驚的渾身都是一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