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朱正陽與方晟
朱正陽與方晟 連載中

朱正陽與方晟

來源:外網 作者:巔峰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巔峰 都市言情

一邊是高冷女神,一邊是霸道御姐。兩個同樣身世成謎,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而因為他引發的爭端緩緩展開,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展開

《朱正陽與方晟》章節試讀:

仲雲峰眉頭緊鎖坐在辦公桌前,無意識點燃下午第七支香煙,辦公室里煙霧繚繞,象傳說中雲興霞蔚的仙界。
期間秘書躡手躡腳開門進來為他加了杯茶,出去後猛咳了五六分鐘。
什麼事把黃海縣人事局長難成這樣?緣自他桌上薄薄卻重若千鈞的兩頁紙:一頁紙是定向分配公務員招錄面試名單,共有22人;一頁紙是人事局黨組會議通過的最終入選名單,共10人。
此次黃海縣招錄10名公務員定向分配到偏遠、經濟落後鄉鎮,雖然如此,在當前經濟不景氣,企業前景暗淡,大學生就業困難的大形勢下,公務員是最穩妥的選擇。而對有門路的人來說,到鄉鎮工作相當於跳板,將來活動一下就可回城,況且有鄉鎮工作經驗還能為提拔任用加分,可謂一舉兩得。
按常規面試比例應為1:2,招錄10個,為何面試人員有22個?
因為某位縣委常委的侄子筆試偏偏考了21名,因為領導打招呼在先,仲雲峰不得不以體檢也有淘汰率為名將面試比例調整到1:2.2,勉強護送那位侄子入圍。
只要進了面試,主動權便掌握在人事局,不,仲雲峰手裡。
招錄公告寫得很明確:筆試成績不帶入面試。就是說所有入圍面試的都在同一起跑線,筆試第一名有被淘汰可能,最後一名也有入選機會。
招誰、不招誰,生殺予奪大權就看面試官的臉色,而面試官又得看仲雲峰的臉色。
事實上早在筆試前,10個名額已基本瓜分一空,奧妙盡在仲雲峰秘密小筆記本里:
童縣長電話,1人;
陳副書記電話,1人;
紀委凡書記電話,1人;
政協肖主席電話,1人……
經過統籌、精密、全面算計,綜合考慮方方面面關係,最終入選名單在仲雲峰腦中已經成型,就等面試結果出來後,提交局黨組研究。
所謂研究,就是把名單給黨組成員看一下,比外界提前幾十分鐘知道而已。憑仲雲峰多年威望,那些個黨組成員敢在他面前放半個屁?
事實也是如此,當精心炮製的入選名單分發到黨組成員們面前時,看着一個個熟悉的名字,腦海里不禁浮現縣領導、部委辦局、鄉鎮書記鎮長等人的身影,均心領神會笑笑,投下「莊嚴」的贊成票。
走完流程,仲雲峰吩咐分管副局長負責在網上公示、通知入選者報到等後續工作,如釋重負回到辦公室,剛坐下便接了個電話,聽到第一句話便驚得站起身!
「你是黃海人事局仲雲峰?」語氣威嚴而沉穩,具有居高臨下的氣勢,「我是人事廳徐卿。」
「徐廳長!」仲雲峰無論如何想不到省廳常務副廳長居然親自給自己打電話,受寵若驚,「您有什麼指示?」
「最近搞的那個公務員定向分配,有結果了嗎?」
「向徐廳長回報,幾分鐘前黨組會議剛通過。徐廳長關心哪位?」
「入選名單里有沒有一位大學生村官,叫方晟?」
「方晟……」仲雲峰第一印象是沒有,謹慎起見拿出兩份名單看了一遍,「沒有,他進了面試但成績……」
方晟面試成績很糟糕,是最後一名。仲雲峰知道徐卿突然提到這個名字必有深意,沒敢提這個碴兒。
徐卿道:「京都有位首長要求確保方晟入選,具體你看着辦。」說罷不等仲雲峰迴應便掛掉電話。
仲雲峰足足愣了十秒鐘,瘋了似的拿起電話,急切地叫道:「收回剛才那份名單,全部收回!聽我通知準備開黨組會重新研究!」
隔了不到兩分鐘又拿起電話問:「收回沒有?好,放到碎紙機里粉碎掉!」
接下來需要弄清兩件事,第一,方晟是誰?第二,怎麼辦?
秘書送來報名表,上面顯示:
方晟,雙江省瀟南市人,畢業於瀟南理工大學,去年應聘為黃海縣大學生村官,分配到三灘鎮方塘村。父親方池宗在省城臨秀區建設局辦公室,沒有行政職務,享受正科級待遇;母親肖蘭在臨秀區某街道衛生服務站工作,副主任醫師;哥哥方華在越進區葯監局執法大隊,嫂子任樹紅在臨秀區團委,都是一般辦事員。
從事人事工作多年,憑短短几行簡歷,仲雲峰就能判斷出方晟儘管老家在省城,但出身普通家庭,一無背景,二無人脈。報考大學生村官是找不到合適工作的無奈之舉,而分配到方塘村……稍稍有人打個招呼都不至於淪落到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再看方塘村、三灘鎮兩級組織對方晟的評價:工作踏實勤勉,深入田間學習耕作,農忙期間與村民同吃同住;積極協助村委會發展多種經濟形式的農業適度規模經營,努力探索魚塘帶養殖方式,走集約化養殖、規模化經營的道路……
看來是位有想法、苦幹加實幹的年輕人,然而再優秀也只是一個身份普通的大學生村官,為何驚動政治中心京都的首長?
仲雲峰知道徐卿的為人,以省廳正廳級幹部身份,他說首長絕對就是首長,不可能是首長身邊的秘書、司機、保姆!
沉思良久,他讓秘書叫來昨天負責面試的鄉鎮人事科辦事員朱正陽。
「你熟悉方晟嗎?」
「那個大學生村官啊,」朱正陽拘謹地說,「昨天面試才認識的,為人誠懇,待人接物都挺不錯。」
「面試最後一名咋回事?筆試成績第四,瀟南理工的學生面試再不濟也比那些本三畢業生強啊?」這會兒他倒在意起面試成績來。
「說來話長,面試時發生了一點意外……」
昨天面試在玫園賓館進行,等待期間方晟去了趟洗手間,走到門口被正在執行任務的白警官抓捕的逃犯撞了一下,瞬間逃犯將存貯犯罪證據的U盤塞到方晟口袋!
白警官沒抓到逃犯,折回現場時發覺方晟正在洗手間打電話,回想剛才那一撞便起了疑心,不容分說上前將他來了個背摔,按在地上從口袋裡搜出U盤,隨即銬住雙手押上警車。
經過繁瑣的調查、取證工作,證明方晟跟逃犯毫無關聯,可前後折騰了四個小時,方晟狀態差到極點,之前精心準備的知識點和資料已忘得一乾二淨,腦中一片空白,面對幾條面試題目不知說了些什麼,草草結束了事……
聽完詳細敘述,仲雲峰揮揮手將朱正陽打發走,仍盯着名單出神,這時電話又響了,拿起話筒才聽了半句就唰地跳起來,卻不慎碰倒手邊茶杯,邊手忙腳亂收拾材料手機,邊惶恐道:
「李部長,是我,人事局小仲……」
省委組織部副部長李華!
他不清楚今兒個怎麼了,打電話來的凈是省城高官,平時仰着脖子才能見到的大人物。
「聽說黃海正在招聘定向分配公務員,有位大首長很關心一位叫方晟的小夥子,你注意一下。」
仲雲峰驚訝地張大嘴巴:「啊……李部長,剛剛省廳徐部長也打過電話,這……是不是同一位首長啊?」
李華也愣了愣,道:「你只須記住方晟這個名字就行了。」說罷象徐卿一樣乾脆利落掛斷電話。
官至正廳,只須含蓄表達意思即可,至於仲雲峰怎麼做,是否違反組織原則,那個不在他們關注範圍內,也不用為此產生的後果負任何責任。
如果說接第一個電話,仲雲峰心裏還有一點點疑慮的話,那麼第二個電話徹底使他堅定了信心。
宦海沉浮幾十年,仲雲峰自然聽出李華嘴裏的大首長,跟徐卿所說的京都首長不是一碼事兒。
兩位首長同時通過兩位組織人事系統正廳幹部為方晟打招呼,這樣的份量別說小小公務員編製,提拔處級幹部也足夠了。
接下來就是砍掉誰的問題。
仲雲峰取出小筆記本反覆斟酌,最終狠狠心在某中一個名字上划了兩道杠,隨即撳掉煙頭,大聲吩咐秘書:
「通知黨組成員立即開會!」
此時,方晟正在車站門口等去三灘鎮的班車,驀地旁邊響起一陣刺耳的剎車聲,一輛吉普車軋然停在他面前,車玻璃降下,司機竟是位圓臉大眼,瓊鼻玉唇,英氣迫人的女孩。
方晟象見到女煞星,驚退兩步,冷冷道:「怎麼又是你啊,白警官?」
白警官跳下車,拍拍手笑道:「別緊張,我是專程向你道歉來了!經過上午補充調查,昨天的確是場誤會,你是無辜的。」
「嗬,我是不是應該熱淚盈淚,緊握你的手說『感謝警方明察秋毫,感謝你祖宗十八代』?」
「理解你的不滿情緒,我犯了急躁冒失的毛病,」白警官爽氣地說,「都怪當時情況太特殊使我判斷出了差錯,而你儘管受委屈卻由始至終沒抱怨什麼,十分內疚!你罵我幾句吧,我都認!」
方晟擺擺手,道:「也沒什麼。這次公務員招錄考試本來就沒我的事兒,若非人事局為了考核指標和輿論宣傳需要要求工作滿一年的大學生村官必須參加,我都懶得報名……只是拜你所賜導致面試一塌糊塗,輸得比較難看罷了。」
「別灰心,有實力終會出頭,」白警官看看時間,「入選名單公布了?」
「不關心,早就內定的一場遊戲,」方晟無心跟她啰嗦,「我等的車快來了,以後有機會再聊。」
白警官卻做了個邀請的手勢:「我送你去三灘鎮吧,算是……賠罪。」
「多謝。」
方晟受夠了中巴車的顛簸和走走停停上客下客,巴不得有專車相送。昨天被折騰得夠嗆,這點彌補不算什麼,當下毫不客套上了車。
開了一段,白翎似漫不經心道:「昨天抓你的時候,你正跟宣傳部趙堯堯通電話,你倆……很熟?」
「你們不是打給她仔細盤問過嗎?」方晟道,「快遞包裹不送三灘鎮,她幫我代收,我定期進城拿。昨天原本約好面試後見面,後來耽擱太久加之我心情很差,等到今天中午她下班才取到手。」
「誰經常寄包裹?趙堯堯為何代收?她可是縣府大院出了名的冷天鵝,不管跟誰說話都帶冰碴,很驕傲很孤僻。」
「白警官……」
「這會兒是閑聊時刻,別稱呼警官。我叫白翎。」
「一個俗套的愛情故事,你不會感興趣。」
白翎眼睛撲閃着奇異的光芒:「白警官不感興趣,但白翎很八卦。」
「我的大學女友在外省工作,不時寄些東西,趙堯堯是她的舍友,充當中轉站,就這麼簡單。」
「噢,我還以為……」
「以為我想泡她?」方晟啞然失笑,「從縣城乘坐中巴車到三灘鎮要顛簸一個半小時,然後騎摩托車到方塘村又要四十分鐘。有一天從縣城回去時下大雨,中巴開了兩個小時,回村時摩托車半途壞了,我推着車一路不知摔了多少個跟斗,等抵達村部時全身都是爛泥,凍得嘴唇都紫了……你說這種處境適合談情說愛么?」
白翎默然良久,道:「那你還願意堅持下去?」
方晟還是微笑,道:「如你所鼓勵的,天生我材必有用,有實力終會出頭。從某個角度講,大學生村官接地氣,能直接接觸到最基層,切切實實體會到書本、新聞、網絡里沒有的民情。」
「想過改變現狀?」
「當自身能力無法左右大局時,只能做好當下的事。」
白翎正待說什麼,手機響了,她接聽時「咦」了一聲,之後側過臉疑惑地瞅了瞅他,道:「知道最終入選名單嗎」
「根本不關心,怎麼了?」
她語氣更奇怪:「你跟趙堯堯……真的沒關係?」
方晟皺眉道:「你果然很八卦,都說了是女朋友的舍友,就算嚴刑拷打我還這麼說。」
白翎輕輕蹙眉,隔了會兒抿嘴一笑:「女朋友的女朋友,關係好複雜呀。不說了,前面拐哪邊……」

《朱正陽與方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