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至尊
諸天至尊 連載中

諸天至尊

來源:google 作者:純情犀利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冠軍侯 周澤 奇幻玄幻

十方地獄禁不了我魂,浩瀚星空亮不過我眼,無垠大地載不起我腳,諸天神魔承不住我怒!我要這天地匍匐,我要這輪迴斷滅!展開

《諸天至尊》章節試讀:

看着周澤直接走向安和親王,周家其他人也提緊心思,心想二公子您就不要再添亂了,等下真的被人打上一拳躺上幾個月就是受罪了。

周澤沒有理會他們怎麼想,直接走到安和親王面前說道:「作為你一個親王,你做周滅的狗腿子,你就沒有一點感想發表一下嗎?」

「周滅是誰我不認識!今天任由你說什麼,都要給我一個交代。我的義子一死一傷了,不給我一個交代,你們鎮妖王府的人除非一直躲在府邸中,要不然也會缺胳膊少腿的!」安和親王眯着眼睛,義憤填膺的喝道。

「行了!什麼義子不義子的,他們老娘比起豬還能生,你居然也不要臉到做接盤俠。不覺得丟臉啊?有本事你收百八十個乾女兒,我才佩服你。」周澤鄙夷的看了一眼安和親王,「作為皇室子弟,墮落到連乾女兒都不會收,活着也是丟臉!」

「……」

安和親王聽到周澤的話忍不住抽搐起來,他年輕時候也是京城有名的紈絝子弟,現在居然被人鄙視了不懂風月,這簡直是一個笑話。

安和親王不想和這個自以為是的少年說話,對着身邊的武者打了一個眼神,這個武者心神領會,站前一步,身上的力量滾盪,怒吼道:「還我大哥二哥命來!」

周澤看也沒有看這個怒目而視青筋暴動的武者,繼續看着安和親王說道:「他怎麼說?」

安和親王一愣,不過馬上反應過來知道周澤說的是周滅,想了想還是說道:「從來沒有人打我耳光,我需要他躺上一年。所以周澤,你認命吧。」

「周滅什麼時候這麼善良了,居然只要我躺上一年!」周澤搖頭道,「心狠手辣冠軍侯看來也是謠傳了,不過就是一個瞻前顧後的娘們而已。」

很多人都不想聽周澤的話了,心想周澤是有病吧,人家要你躺一年你還嫌棄他善良了?難道要人家殺了你才開心?要不是你有一個好爹,人家早就滅了你了。

周澤可沒有在乎別人怎麼想,轉頭看向被家將擋住的武者,揮揮手讓那些家將讓開:「能殺的了他們大哥二哥,難道不能再殺幾個?這麼緊張幹嘛,他們要來就讓他們來。」

這些家將面面相窺,目光看向他們的主母蘭陽夫人,蘭陽夫人皺着眉頭,她沒有開口,就這樣望着她這個小兒子。

安和親王見一眾家將擋在哪裡,他哼了一聲說道:「除非你們鎮妖王府的人不出門,要不然總有人會缺胳膊少腿的!特別是周澤你!」

周澤笑了起來:「我絲毫不懷疑你說的話,畢竟你要不是夠無恥周滅也不會找到你,他很清楚,只有找一個身份相當的人胡攪蠻纏,才能噁心鎮妖王府。」

安和親王見周澤又罵他無恥,他冷哼了一聲,這混蛋到底是怎麼做到每句話都能罵人的:「識趣點,你就躺上一年,還鎮妖王府一個安寧。」

周澤看傻子一樣的看安和親王:「你腦子是不是有缺陷啊,誰會傻得自己心甘情願被打的躺上一年啊。」

「你……」安和親王氣炸了,這混蛋又罵了自己一句,他終於忍不住,對着一眾武者喝道:「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去為你們大哥報仇?」

安和親王帶來的一種手下撲上去,力量舞動,想要衝散擋在周澤身前的家將。

周澤看也沒有看他們一眼,轉而看向安和親王說道:「當真要打?」

安和親王冷眼看着周澤說道,「我說過你要躺上一個月,就要躺上一個月!」

「你算什麼東西?也有資格在我鎮妖王府大放厥詞!」蘭陽夫人怒了,對着安和親王喝道。

「不憑什麼,就憑我是先天境!」安和親王笑的有些猙獰,陰沉的盯着蘭陽夫人,身上的氣勢暴動而出,鎮壓而下,周家眾多家將頓時感覺如同泰山壓頂,呼吸不暢。

安和親王的一句話,讓周家上下一陣沉默,是啊,先天境啊,這對他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存在,足以鎮壓他們所有人。

「夠不夠資格呢?」安和親王森冷的盯着蘭陽夫人,「我是親王,與你夫君品級相當,今日你最好不要攔我,要不然你這鎮妖王府,說不定也要被人拆了。」

「你敢!」蘭陽夫人怒視,聲色俱厲。

「你可以試試我敢不敢!」安和親王猙獰的看向周澤,「鎮妖王不在,誰能擋我鋒芒?哈哈哈……」

安和親王笑的無比囂張,他確實有囂張的本錢,先天境的實力,對付周家的婦孺根本不在話下,周家僕從神情變得十分難看,他們不可能坐任周澤被打殘,但他們只要一出頭,以安和親王先天境的實力,怕最後府邸都保不住。

「周澤,你不想你周家上下雞犬不寧,那就站出來讓我敲斷你的腿!」安和親王冷哼,眼中閃過狠辣。

周澤目光看向蘭陽夫人,見她此刻臉色鐵青難看的要命,站在她身邊的林惜雖然依舊絕美安靜,可玉手卻緊緊的抓着長劍,顯然是做好了拚死一戰的準備。周澤嘆息了一聲,站前一步目光看向安和親王:「本少時間很金貴,和你那些『乾兒子』一個一個來太麻煩。」

「哦?那你想要怎麼樣?」安和親王眼睛眯起來。

「對於那種比起豬下崽還快的人,我們必須從源頭上解決問題。」周澤很認真的看着安和親王,眾人不明白周澤話裏面的意思,不過周澤下面一句話,頓時讓四周一片死寂,一個個瞪圓眼睛盯着周澤,眼睛瞪的巨大,獃獃的立在原地,有人使勁的搖搖頭,確信自己聽到的話沒有錯。

「不就是要我躺上一個月嗎?你那些『乾兒子』就算了,既然要打,那就你自己來!」

不大的聲音讓每一個人都失神,都不敢相信這是周澤說的話:這是什麼意思?周澤要挑戰安和親王?開什麼玩笑,安和親王是先天境你不知道嗎?

先天境是什麼概念?有句話說:一入先天螃蟹走,奴做主人自成府!意思就是只要步入先天境,那你就可以學螃蟹走路橫着走了,奴隸都能翻身做主人成為大戶人家。

一萬個聚氣境中,也難走出一個先天境。這是一個強大的層次,即使在皇城中,也不多見。

而現在,周澤居然把矛頭直接指向安和親王,他這不是自找麻煩嗎?之前安和親王還只是隨便找了一大把『乾兒子』前來鬧事,現在周澤直接點名他,他等於是抓到了把柄,更是會胡攪蠻纏起來。

蘭陽夫人都氣炸了,怒瞪周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混小子,鎮妖王怎麼就生出他來。

「滾一邊去!」蘭陽夫人對着周澤喝斥,她終於忍不住發飆了。

望着臉都青了的蘭陽夫人,周澤對着林惜眨了眨眼,示意她安慰蘭陽夫人,自己卻再次與安和親王針鋒相對。

林惜秀眉微蹙,儘管對周澤所做也不喜,但卻不自主的拉住蘭陽夫人,真的低聲安慰平復她的心情。

「你要和我戰?」安和親王錯愕的看着周澤說道。

「有問題嗎?還是你怕我?」周澤站在那裡,微風輕拂,衣衫飛揚,他站在那裡身體挺拔筆直,有少年的意氣風華。

「怕你?」安和親王哈哈大笑了起來,「周澤,聽說你離開皇城三年了,你不知道三年時間,會改變很多東西嗎?比如,你以為我步入先天境的消息是假的嗎?」

「三年確實會改變很多東西!」周澤點頭說道,「至於你是不是先天境,這很重要嗎?」

一句話差點沒有把安和親王給堵死:靠,什麼叫先天境很重要嗎?你的口氣要不要這麼大,現在的少年都他丫的這麼愛吹嗎?先天境啊,這在普通人中可以橫着走的存在。

「不重要?」安和親王幾乎是咬着牙齒說出這句話,「等等就會讓你知道先天境界到底重要不重要?」

周澤笑了起來:「先天境而已,你當自己多強?沒必要在這裡炫耀!我能廢掉聚氣境,也能廢掉先天境!」

很多人聽到這句話,包括林惜在內都無語。心想對一個不懂修行的人來說,彷彿這只是一個境界的差別。但只有真正修行的人,才知道這鴻溝有多大。

林惜她早在五年前,就達到了聚氣境巔峰,可是這五年想要突破卻怎麼都做不到,從這就能看出先天境的恐怖了。

最重要的是,聚氣境你能憑藉著狠辣老練的手段幹掉,可是先天境的話,就算讓你用匕首刺,都不見得能刺進去,這就是兩者的差距。

皇城青年才俊多少?但能步入先天境的有多少?幾乎是屈指可數!

「回來!」蘭陽夫人覺得臉發燙,現在她十分後悔當年沒有大棒逼周澤修行了,要不然怎麼能說出這樣丟臉的話來。從今天開始,自己再也不溺愛這混小子了,就算打死他,也要逼他修行。

安和親王也笑了起來,笑的很開心:「鎮妖王生出你這樣的兒子,他一世英名也盡毀了,哈哈哈……」

「你就這麼確信我戰不了你,現在就開始嘲笑我了?」周澤眯着眼睛看着安和親王。

「周澤,你有哪裡來的自信?就憑剛剛你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一套老練的獵人手段?」安和親王說道,「可是先天境不同,沒有天地元氣,你想要破我防禦都不可能。問題是,你修行了嗎?你達到聚氣境了嗎?你有天地元氣嗎?」

在所有人的注視中,周澤如同所有人預料的那樣在搖頭道:「我都沒有!」

「哈哈哈!你連聚氣境都不是,連傷我都做不到,如何挑戰我?」安和親王鄙夷的嗤笑道,「如果我是你,就花點時間去學點常識。」

「不就是修行嘛,多大點事!」周澤以一副很欠抽的語氣漫不經心說道,「達到聚氣境有何難,就算要達到先天境,也不過我一個念頭而已,虧你還有臉在這裡炫耀不斷!」

「……」

很多人直接把頭扭到一邊,不想再聽周澤在這裡大吹特吹,你怎麼不說你成就至尊也只要一個念頭?

安和親王都忍不住呸了一聲:「鎮妖王有你這樣的兒子,我真為他可悲。」

「不用你為我父親擔心!」周澤說道,「只要我願意,那便能達到先天境!」

這句話說的很霸氣,只要我願,我便能,說的彷彿這天地都按照他意志存在般。只不過在很多人看來這是一個笑話。

「你要能達到先天境,我就吃你的屎。不過很抱歉,你不是先天境,所以現在先躺一年再說吧!」安和親王都懶得聽周澤在這裡胡吹,只想把任務完成,早點回家和歌姬廝混。因為他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如果我一念入先天,你真的吃屎?」周澤沒有在意安和親王的暴虐,反而含笑道。

「你要能做到,我吃屎又何妨,你要不能做到呢,你自斷雙腳躺上一年如何?」安和親王嗤笑,一個身無半絲天地元氣的人,卻妄想一步到先天,他這是做夢沒醒吧,唯有聚氣境修行到極致,才能引得質變,進而天地元氣洗禮周澤,一步登先天。這一步,無數人窮其一生都無法走出去,他居然在這裡揚言一念既到。

「好!那就賭這一把!」

周澤的話讓周家上下面色大變,蘭陽夫人臉色更是一片蒼白。周澤答應這個賭約,那就沒有一點迴旋餘地了。到時候安和親王打斷了周澤的腿,鎮妖王都難以站出來,畢竟安和親王身後有着楚皇,楚皇完全可以一句願賭服輸輕描淡寫抹掉。

這賭約一出,安和親王有的是手段打斷周澤的腿,這混小子,當真自以為是習慣了,他以為他父親能威懾到所有人嗎?

白竹等人,神情也一片蒼白,這樣的賭約周澤必輸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