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可抗我一劍否
諸天可抗我一劍否 連載中

諸天可抗我一劍否

來源:google 作者:戴墨鏡的熊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塵 蕭芸曦

「曇花不過一現,而我便是永恆」世間強者無數,卻無一人敢接我一劍一股劍氣破雲霄,萬丈天路盡數崩,我的劍,可破天,你有一劍可定生死,我有一劍便可生我李塵不做無敵之人,只做哪一把劍一壺酒的劍中仙展開

《諸天可抗我一劍否》章節試讀:

「陸鎮天,你真啥事都敢幹啊!」天玄大陸千里之外,一座落寞的城池上,一位長相狂野的大漢看着城下的囚車。

「李塵是我陸家人,他所做之事我陸鎮天扛着,不服氣來決鬥啊。」一位老者看着城牆上的大漢,大漢一身霸道之氣,他居高臨下的看着二人。

「陸爺爺,你不用管我,十八年後我依舊還是一條漢子。」李塵全身銬着枷鎖,他的身上密密麻麻的傷痕使得衣服一片血紅。

「小子,我就喜歡你的血性,有我當年幾分樣子。」陸鎮天回頭看了一眼李塵,他的的臉上露出一絲欣慰。

「陸鎮天,你放肆,這是葉城,不是你家的後花園,你以為你能帶得走他嗎。」葉嘯看着陸鎮天,他天人的修為暴露無疑。

「偽天人,也好意思露出來,我要是你都沒臉見人。」陸鎮天看着葉嘯,他慢慢走向囚車。

葉嘯苦修數十載,終有一日踏入天人之境,現在被人說成偽天人,他的心中浮現一絲怒氣。

你陸鎮天不過地境後期,竟然敢如此放肆,看來不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葉嘯輕輕一掌揮出,陸塵只見他的四周一股勁氣撕扯着四方空氣。

「小子,看着啥叫天人。」陸鎮天一身氣勢爆發,渾身的血氣不止比葉嘯濃郁一星半點,李塵只感覺陸鎮天深不可測。

「什麼。小小地境竟然有如此血氣。」葉嘯自知不敵,他立馬笑道。

「老陸,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李賢侄其實無罪。」葉嘯立馬認慫。

強者面前立馬認慫,但是李塵所做之事必須付出代價。

「我可是有點開不起玩笑。」陸鎮天周圍的血氣越來越濃郁,他的周圍竟然掀起一道道颶風。

「老陸,真要魚死網破嗎?」葉嘯看着陸鎮天,他也不甘示弱,他拿出一枚丹藥就要放到嘴裏的我時候。

這小子給我來這招,好處沒有了,陸鎮天一陣肉疼,他揮揮手,四周一股氣流掀開囚車。

「人我帶走了。你也廢了他修為,留他一命不過比殺他更可怕。」陸鎮天看着葉嘯,葉嘯輕嘆一口氣,他收起藥丸。

「二叔,我們並不用怕他,這裡是葉城,我們有百萬雄獅,區區天人你為什麼會認慫。」一位白衣少年從房間走了出來。

「你行你上啊,你真以為他是天人啊。」葉嘯氣不打一處來,他一巴掌拍在牆上,牆上立馬出現一個巴掌印。

「老祖,李塵不過我陸家一個外門雜役,你不該為他得罪葉城主!不值得啊。」葉家一群人站在祠堂上,他們面前一個老者頭也不回。

「你怕了嗎?」一道聲音從老者口中傳出,李塵跪在祠堂里,陸家祠堂本來他是無法進入的,可是今天也是對他的審判,只有對陸家有功之人才可進入祠堂。

「我不怕,要是再來一次,我依舊會那樣做。」李塵看着老者,他不怕惹事,就怕連累陸家。

「今日,召集各位來是有事宣布,李塵入我陸家,今後就是陸家人。」陸鎮天的到回應之後,他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

「憑什麼。」陸程看着陸鎮天,這個決定他接受不了,李塵全盛時期,二流武師的實力確實可以進入葉家,可是現在他只是一個廢人。

「我不同意。」陸豐也大聲叫喚道,隨後一陣一陣不同意的聲音席捲祖祠。

「我是通知你們,而不是徵得你們同意。」陸鎮天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悅。

這群小崽子以為有幾分實力就敢和我對着干。

「若是老祖要一意孤行,我等只好請老祖移居養心閣。」陸浩看着陸鎮天,他希望陸鎮天收回成命。

「老祖,過分了,你給陸家帶來潛在的危險,李塵斬殺城主府三大天才,葉嘯不會就此罷休的,要是千里皇朝派人而來,陸家將滅頂之災。」陸恆看着陸鎮天,他是陸鎮天最疼愛的孫子,所有人都看向陸恆。

陸恆開口,十拿九穩。陸家下一代少族長開口,想必陸鎮天不會拒絕。

「李塵,你說說你的看法。」陸鎮天沒有直接回應陸恆,而是看向李塵。

「如果我的離開,可以換來陸家無憂,我願意離開。」李塵一字一句深深觸及老者的內心,以前也有個少年說過這句話。

「你所做無愧天地,是我陸家對不起你。你脫掉衣服。」陸鎮天的話,李塵不好拒絕,他脫掉上衣,一道道傷疤觸目驚心。

「你們這些白眼狼,我還沒死呢?你們慫啥。李塵這道傷疤十歲時候為了狼口救下你陸恆,他的後背被狼妖一爪擊中,他忍着巨疼,一擊擊殺狼妖,其他人有資格說李塵的不是可以。唯獨你陸恆不可以。」老者指着李塵後背的一道傷疤,看着陸恆說道。

陸恆羞愧的退了回去,當初要不是李塵他真的會葬身狼妖之口。

「還記得,後山那一條紫色靈脈嗎?」陸鎮天接著說道。

「自然記得,那條神級靈脈,和李塵有什麼關係。」陸浩看着陸鎮天,這一次和李塵沒關係。

「他找到的,他送我的。當時靈脈暴走,他用自身精血引誘靈脈,這才使得我等成功抹除靈脈神魂。」

所有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精血何等重要,精血是一個武者的根本,一個雜役弟子根本不會為家族這麼拚命。

這件事要是真的,為什麼浩大的陸家只有老祖一人知道。陸恆不敢說,他也不敢問。

一旦問了他就成了一個偽君子,他的名聲必將受損。

「我作證,我也作證,當時我們就決定給李塵一個陸家的身份,他拒絕了。」虛空中傳來兩道聲音。

這是陸家大長老,以及二長老的傳音,陸恆臉上為之動容。

「現在李塵修為被廢。只有陸家可以保護他。這也是我們的決定。」陸家眾人唏噓不已。

「李塵足以進入我陸家祖祠,」陸恆佩服的說道,拋去私人恩怨,他打心底佩服李塵。

「我還是拒絕。」李塵穿好衣服,他看着陸鎮天,他的臉上異常平靜。

「為什麼?」陸鎮天疑惑道,目前而言只有呆在陸家李塵才有一線生機。

「一,我已經是廢人,對於陸家來說就是一個累贅,我這人不喜歡當累贅。

二我知道的秘密足以讓葉嘯下定決心殺我。我只會給陸家帶來滅頂之災。

三,我這人喜歡自由,」李塵跪下對着陸鎮天報禮之後,大步走出祠堂。

「李塵,不要意氣用事。」陸鎮天自然明白李塵的擔憂。

陸鎮天也不好說啥,他揮手,「散了吧。」

既然李塵不接受,但是葉嘯要是敢對李塵出手,我陸鎮天一定讓他知道,我陸鎮天回來了。

眾人散盡之後,只有陸恆留在這裡。

「小恆,我陸家損失了一位白衣。」陸鎮天的話一出口,陸恆如同受到雷擊一般。

「李塵有白衣的天賦。」陸恆這才發現,陸家的成就和李塵有很大的關係。

「若他在你身邊,不出百年,你就會帶着陸家回到那個地方。」陸恆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爺爺。

李塵走出祠堂,他沿着小路來到後山,這裡是他的小家,後山常年狼妖出沒,鬼怪橫行,這間小屋子卻格外安靜。

後山也被葉城稱之為禁地,各大家族敬而遠之。

「回來了啊,小屋中走出一個男人,男人一身白衣,他的身形有些些虛弱。」李塵看到男人,立馬大聲吆喝「陸叔叔,沒想到你還在啊。」

「送你的禮物,自己悟,這只是一劍,練好了可能會超越某個流氓。」陸賢拿出一把劍,還有一本秘籍。

「陸叔叔,你為什麼你不回陸家看看。」李塵好奇的問道。

「我已經死了,回去也就徒增煩惱罷了,我就要離開了,期待你突破神境。」說完陸賢搖搖欲墜。

李塵連忙去扶,他竟然觸碰不到陸賢的身體,陸賢如同透明一樣。

「小子,給你的時間不多了,希望這次你能拯救世界。」李塵打開古書。

突然他被拉到書中,他看着四周的空間,一位中年男子漫步走來,他的腳下每走一步虛空竟然化作虛無。

四周無數星辰在他出現之時竟然黯然失色隨即便化作一抹泡沫。

「小子,我做你的師傅可好。」一把黑色長劍指着李塵的喉嚨,劍上散發著一股無敵的氣息。

「咳咳,」李塵咽了一口唾液,隨之他的精神緊繃,「拜見師父。」

李塵連忙磕了三個響頭,男人收回了劍,他漫步走到李塵面前,「這把劍送你。」

「謝謝師父」李塵連忙道謝。

「這把劍,蘊含無上大道,亦可斬道,非生死關頭,不得動用。」男人開口說道。

「師父,這把劍叫什麼名字?」李塵看着寶劍,他愛不釋手。

「孤影」

李塵看着古劍,古劍上沒有一絲符文雕刻,跟凡劍幾乎沒啥兩樣,但是他握住劍時,自己竟然感覺此劍不凡。

「出去吧」男人小手一揮,李塵便醒來,他看着手中的書,他原來做了一個夢。

「孤影,這把劍好帥,可惜不是我的。」李塵話音剛落,他的手上出現一股熱流,他的手中赫然出現那把黑色的寒光寶劍。

「我也做一次高手了。」男子笑道。

「書痴,為什麼不告訴他身世。」虛空中一道聲音響起。

「大號玩廢了,開個小號自然不能按照大號來啊。」書痴笑道。

「李塵,看你往哪跑。」葉嘯帶着百位三流武者,他們一路循跡李塵,終於他們看到李塵的足跡。

「來人,吩咐下去,擊殺李塵,黃金萬兩。」葉嘯大聲吶喊,李塵聽到之時,他已經被百位三流高手包圍。

ps:武道境界一流武徒 二品武者 三品武師,四品地境,五品天人,六品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