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諸天降臨:我欲斬神
諸天降臨:我欲斬神 連載中

諸天降臨:我欲斬神

來源:google 作者:暴走的山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孟小新 暴走的山雞 都市小說

天生神力的孟小新,一直以為自己是怪胎,本來安安心心的上班,成為萬千普通人中的一員,直到有一天,他聽到了一個聲音,做了一個夢,遇到了一群人,於是他的生活改變了……展開

《諸天降臨:我欲斬神》章節試讀:

「孟小新,下班啦!辛苦了!」打卡機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依舊是那樣的沒有感情。

機器終歸是機器,再怎麼人工智能,也沒有情感共鳴。

孟小新拖着疲憊的身軀往出租屋走去,孟小新看了一下手機,晚上八點一十五,好傢夥,抬頭一看太陽都已經落山了,彎彎的月亮懸掛在天邊,若隱若現,如同披上了一層薄紗。

月牙兒在紅色的晚霞的照應下,像極了一個咧開嘴笑的小女孩,她笑眯眯的朝着孟小新傻笑。

「呵呵!」孟小新也不自覺的跟着月亮笑出了聲,不論生活如何充滿苦難,但是美景終究不負人。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好不容易走到了出租屋,打開房門,老皮坐在他的電腦桌旁打着遊戲,鍵盤被他「**」的按的亂響。

這小子真好,活的敞亮!

「唉,新哥回來了,吃飯了沒,我這幫你點了外面,不過有點冷了,誰知道你現在才下班呢。」老皮嘴裏面不知道在嚼着什麼東西,說話含糊不清的。

「你這鬼小子,真厲害,連我房門都沒出,打了一天的遊戲。」桌子上隨意的擺着四個外賣盒子,其中三個已經吃完了,一個還沒有打開,桌子上的慘狀可謂是不忍直視,要是說野豬剛剛在桌子上爬過,絕對沒人懷疑。

「嗨!不是新哥你說的嘛,不讓我亂跑嗎,你知道的,我雖然腦袋瓜子不靈泛,但絕對聽話,你還記得不,昨天不是一把石頭人嗎,我絲血,你非得叫我去開團送,我二話不說就去了,但凡我有點小心思,都不會去送的,所以說聽話照做,這可是我老皮的優良美德!」老皮嬉皮笑臉的回答着說道。

「得嘞!你慢慢打着,我先吃飯!打完這把等我,我們一起。」孟小新搬來一張椅子,坐在雜亂的桌子前,打開那份沒開的外賣,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老皮,你啥時候回學校啊?」孟小新大口的扒拉飯。

「別啊,新哥,我才剛來你這一天,你就想趕着我走啊!」老皮委屈巴巴的說道,不過手上功夫沒閑着,鍵盤鼠標響個不停。

「沒有沒有!你愛呆多久呆多久,我就這麼隨口一問。」孟小新趕緊打了個哈哈,老皮這小子腦袋不好,可別傷了他的感情。

「說實話,新哥,我是真的有點怕,今天我一個人呆在家我都不敢出被窩!尼瑪昨天那個啥子水神共工可把我嚇壞了!你說這是個什麼事啊,這種靈異事件咋能被我兩碰到呢。」老皮說話哆哆嗦嗦,連話都說不清了。

水神共工!對了,昨天晚上腦袋裡的那個聲音!好像也是要什麼拯救世界來着,今天那個地球安全局的叫葉晨的年輕人也嚷嚷着要拯救世界!合著這麼偉大而又艱巨的任務都搶着找我,我這種底層的小人物有這麼大的魅力嗎?

就好像你本來是一個山角旮旯里的普通人,年老力衰,與世無爭,只是年復一年的為僱傭你的老地主做着農活,雖然沒有屬於自己的農田,雖然地主大人喊你王東你不敢往西,但是你好歹兢兢業業的做着事,也不愁吃穿。

但是突然有一天從遠方來了兩個國王,他們哭着喊着要你去當國師,說你是天降神人,是治世奇才。

你擺擺手說:我不是我不是,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你們搞錯了。

兩個國王卻一點也不相信,說你是天命所歸,鄉間卧龍,不論你怎麼拒絕怎麼解釋,他們都不相信。

你指着隔壁家的那個年輕力壯的阿牛說道,你看阿牛年紀又小,還識字,比我強多了,你們找他去吧。

兩個國王說非你莫屬,其他人都是擺設。你只能日了狗,我就想老老實實的幫着地主大人種田怎麼這麼難?

孟小新回過神來,對着老皮說道:「老皮,你相信世界上有神仙鬼怪嗎?」

「信啊,怎麼不信!」老皮沒有任何思索,脫口而出。

「那你害怕什麼!」

「相信歸相信!這個世界這麼美好,肯定是有神仙的。但是怕歸怕啊,新哥,你知道的我膽子小,經不起折騰!我整個H市就你這麼一個朋友,你可別趕我走啊!」老皮回答道。

「哦,對了,新哥,昨天晚上我們兩都聽到的那個聲音到底怎麼回事啊?拯救世界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倆真是被神選中的男人!那確實有點酷啊!」

「老皮,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個機會讓你去拯救世界,你會去嗎!」孟小新說道。

「會的!我一定會去的!這是我的使命!」老皮突然停下來打遊戲,轉過頭來,神采奕奕,語氣中的興奮怎麼都掩蓋不住。

對啊,老皮就是這樣一個人啊。

他才是那個讀書時候每個班都有的那一個中二感滿格的那個人,不管別人怎麼看待他,他總是充滿着希望,感染着身邊的人,正義感爆棚,如果給他一個機會拯救世界,他一定會拋下一切,拼盡全力的去做的。

如果說要拯救世界,老皮才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了,他才是天選之人啊!

可是怎麼都來找自己了呢。

「怎麼說,打一把不。」孟小新吃完了外賣,將外賣盒隨意的丟在了桌子上。

「搞!等你好久了!今天殺他個痛快。」老皮大聲的說道。

窗外的月光灑在飯桌上面,孤零零的躺着的四個外賣盒凌亂的擺放着,前一秒它還是為人們提供能量的食物,下一秒被吃完了,便只能變成垃圾隨意的丟棄在一旁。

兩個年輕人坐在電腦旁,專註的盯着屏幕,注意力全部都進入了遊戲了。

夜深了,黑夜籠罩了整個H市,但好多的屋子裡還是亮起了燈光,有多少人能夠安安心心的睡覺呢?又有多少人還在為了家庭、未來、責任還在拚命的努力着呢?

那個河底的「死亡之地」裏面的「濕婆」是不是又在蠱惑着壓力大的年輕人,吸引着他們往河水裡跳呢?

孟小新不知道,他只知道此刻在遊戲世界裏他是最開心的,在游戲裏面沒有他記不清面容的父親,也沒有高高在上的周扒皮,也沒有生活中的瑣事,他可以暫時的忘記一切憂傷,不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