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贅婿當道柳萱岳風
贅婿當道柳萱岳風 連載中

贅婿當道柳萱岳風

來源:外網 作者:吻天的狼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吻天的狼 科幻小說

第一章好消息 「岳風,把我們洗腳水倒了。」 沙發上坐着三個女人,剛剛泡完腳。遠遠看去,三個美女性感有致,美的各有千秋。這三個女人,正是岳風的妻子,和她兩個閨蜜。 聽見妻子的吩咐,岳風彎腰將三盆洗腳水倒掉,不敢有半點抱怨,只因為他是上門女婿。結婚三年了,他在家裡沒有一點地位。因為一點小事,就會被妻子和岳母罵一頓。在這家裡,岳風的地位都不如一條狗。 和柳萱結婚三年,只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實。連她的手都沒碰過!每天睡覺,岳風都睡在地板上,只因為柳萱打心裏瞧不起他。 展開

《贅婿當道柳萱岳風》章節試讀:

"哈哈... " 見朱八戒一臉疑惑的樣子,岳風很是得意,大笑着解釋道: "朱大哥,她們是琉金壇的弟子,之前和我打賭輸了。/41/41534/ " 說著,岳風就把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 我去! 聽完之後,朱八戒滿臉讚歎,衝著岳風豎起了大拇指: "整個琉金壇的弟子,見了你都要喊爹。牛啊,兄弟! " 聽到誇讚,岳風心裏更加暢快。 什麼? 這貴客,喊他兄弟? 霎時間,跪在旁邊的張娜幾個,獃獃的看着岳風,內心無比震驚。同時也意識到,之前自己都誤會了。 原來這個風濤,不是巴結這個貴賓,兩人原本就認識,並且關係匪淺。 震驚之下,張娜幾個人臉色漲紅,說不出的尷尬,幾乎是無地自容。 和這個風濤打賭輸了事兒,現在又被貴客知道了。真是丟人丟大了。 "好了,你們起來吧! "這時,岳風衝著張娜幾個抬了抬手,淡淡道。 呼啦! 張娜幾個趕緊站起來,然後衝著岳風道: "那沒其他事兒。我們先走了! " 話音落下,張娜幾個就要轉身離開。 情況越來越不妙,不能繼續留下來丟人了! "等等! " 剛走兩步,就被岳風喊住了。 張娜嬌軀一震,趕緊停下來,心裏很是忐忑不安,看着岳風小心翼翼道: "還...還有其他吩咐嗎? " 呼! 岳風輕舒口氣,笑眯眯的看着張娜,一字一句道: "你是琉金壇的大師姐,等下回去安排一下,從明天開始,每天派三個女弟子,來陪朱大哥玩樂,不得有誤,知道嗎? " 什麼? 這一瞬間。張娜那張清秀的臉,瞬間沒有了血色。 旁邊其他幾個女弟子,更是嬌軀一顫,只覺得腿發軟,忍不住後退兩步。 每天派三個女弟子,來陪貴客玩? 這...這太為難人了吧,要知道,聖宗門規森嚴,尤其女弟子,更是潔身自愛,怎麼能像世俗中的娛樂場所一樣,去陪貴客呢?其實張娜理解錯了,岳風的意思是,每天叫三個女弟子,陪朱八戒下下棋什麼的,因為岳風知道,朱八戒喜歡玩樂。 但是這話到了張娜的耳朵里,下意識的以為,每天找三個女弟子,陪朱八戒做那種事。 "怎麼? " 此時,岳風滿臉笑意,緊緊看着張娜,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父命如山,爹的話你敢違抗? " "我..我知道了! "張娜低着頭,緊緊咬着嘴唇。都快要出血了! 說真的,此時張娜的內心,無比的屈辱和憤怒,很想直接離開,但又不敢。 畢竟。這貴客是風濤的兄弟,得罪了風濤,就等於得罪了貴客啊。 見他答應,岳風露出了笑容,揮揮手,讓張娜幾個離開了。 "妙啊,兄弟! " 看着張娜幾個人的背影遠去,朱八戒反應過來,激動的手足舞蹈: "每天有三個美女弟子陪着玩,哈哈,真是想想就美妙啊。 " 說這些的時候,朱八戒看着岳風的眼中,滿是讚歎。 "哈哈! " 岳風哈哈一笑,摟着朱八戒的肩膀: "兄弟嘛,知道你喜歡美女。就特意給你安排一下。怎麼樣?這安排還滿意吧! " "滿意滿意! "朱八戒連連點頭,心裏美得不行。 話音落下,兩人相視大笑。 ....... 另一邊! 地園大陸,東海市,柳家別墅! 此時的柳家別墅。看上去冷冷清清,客廳里,老奶奶坐在那裡,看着窗外出神,滿是皺紋的臉上,透着憔悴,完全沒了當年那種一家之主的氣勢。 周圍坐着柳家其他人,一個個也都是萎靡不振。 十年前,岳風一怒之下,動用關係打壓柳家之後,柳家所有的產業,全部破產,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如今,整個柳家上下,只能靠吃老本過日子了。柳家手裡的余錢本就不多,在這種情況下,日子過的更是無比艱難。 為這事兒,老奶奶每天都愁得睡不着覺,一天比一天憔悴。 "奶奶,奶奶救我啊! " 就在這時,一聲大叫從外面傳來,緊接着,柳志遠慌慌張張的衝進來,滿臉焦急,呼喊中透着哭腔。 只見他身上。滿是腳印,一張臉也是高高腫起,很是狼狽。 呼啦! 緊接着,外面又衝進了十幾個人,清一色的黑色西裝。戴着黑墨鏡,氣勢凌人。 為首的一個人,一身休閑裝,滿臉陰戾,尤其是額頭上的兩道疤,十分嚇人。 這人叫陳浩,三十左右,原本是東海市街上的混子無賴,手下有幾個小跟班,勢力不大。屬於掀不起太大風浪的那種。 不過,十年前,東海市當時地下勢力最強的孫大聖,退出這個圈子,創立了花果山之後。陳浩才趁此機會,一下子崛起了。 如今的陳浩,名下產業,涉及東海市各個領域,儼然是東海市地下數一數二的人物。無人敢惹。地位幾乎和楊靜楊龍姐弟齊平! "小臂崽子。 " 此時,陳浩衝著柳志遠大罵著,同時衝著旁邊的保鏢揮了揮手: "給我繼續打! " 話音落下,十幾個保鏢圍上去,衝著柳志遠拳打腳踢。 "浩哥。浩哥別打了! " 柳志遠痛苦大叫着,在地上滿地打滾! 同時,柳志遠不忘衝著老奶奶喊道: "奶奶,救我.... " 這...什麼情況? 周圍的柳家人,誰都不敢上前阻攔。 "住。住手啊! " 看到這一幕,老奶奶也慌得不行,顫巍巍的站起來,看着陳浩道: "陳老闆,這到底怎麼回事兒啊?快請助手! " 陳浩微微一笑。道: "柳家老奶奶,在你面前動粗,真不好意思啊,不過我也是沒辦法了,你這孫子,欠了我五百萬,都拖了半年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 什麼! 柳志遠欠了他五百萬? 聽到這話,在場柳家人都是心頭一震。 震驚中,所有人都看向柳志遠,目光中儘是驚訝和憤怒。柳志遠花錢大手大腳,大家都知道,但現在家族都沒落了,他竟然還不改。 看這情況,柳志遠肯定是向陳浩借了錢,四處揮霍,最後還不起了。 這幾年柳家都在吃老本,日子過的緊巴巴的,哪還有錢還這五百萬啊。

《贅婿當道柳萱岳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