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贅婿出山
贅婿出山 連載中

贅婿出山

來源:外網 作者:李閑魚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李閑魚 都市言情

軟飯也是飯,但得講究個吃法。山村贅婿李子安偶得西周方士姬達的傳承,大惰隨身爐傍身,醫、卜、星、相樣樣精通,要風得龍捲,要雨發大水。他吃軟飯,那得老婆跪在地上伺候着吃。這是一輛開往幼兒園的車,要上車的趕緊上啦。展開

《贅婿出山》章節試讀:

「子安,你把小美帶到休息室玩吧。」余美琳說。
李子安點了一下頭,抱着李小美進了休息室。
房門一關上,李小美就說道:「爸爸,媽媽看不見了,你快給我變魔術。」
李子安拿她沒辦法,騰出一隻手來,悄悄往她的衣兜里塞了一塊巧克力,然後說道:「小美,你閉上眼睛。」
李小美閉上了眼睛。
「嘛咪嘛咪哄,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變!」李子安念叨完就把李小美放在了地上,笑着說道:「小美,你摸摸你的兜里。」
李小美跟着就把小手伸進了兜里掏出了那塊巧克力,高興地道:「爸爸好厲害!」
李子安笑了笑,來到了門邊。
門外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余總,余家勇來了,還帶着一個人,兩人剛剛下車,估計很快就會上來。」這是馬川的聲音。
「你認識那人嗎?」余美琳的聲音。
「不認識,那人開的車是勞斯萊斯,很年輕,穿的都是名牌shu17.cc。」馬川說。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余美琳說。
李子安離開了門口,打開了電視機,找了一個動畫節目播放,然後對李小美說道:「小美,你看一會兒動畫片,爸爸出去跟媽媽聊聊,好不好?」
「嗯,我很乖的。」李小美盯着電視機看動畫片,吃着巧克力,連看都沒有看李子安一眼。
李子安苦笑着搖了一下頭,開門走了出去。
「子安,剛才那個馬川來過,說余家勇帶了一個人來。」余美琳說。
李子安說道:「我聽見了,估計是余家豪來了,所以我出來看看。」
「我猜也是他來了。」
「你有對策嗎?」
余美琳說道:「還沒有,看他來意吧。」
頭的話音剛落,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余美琳說。
辦公室的房門打開,兩個人走了進來,一個是余家勇,一個是余家豪。
「家豪,你怎麼來了?」余美玲站了起來,打了一個招呼。
余家豪笑着說道:「我昨天就想過來看看,可是事情實在是太多了,脫不開身。這不今天有點時間,所以就過來看看你。」
「你還真是有心,坐吧。」余美玲說。
余家豪走到沙發前,大大咧咧的坐了下去,然後才正眼看了李子安一眼,嘴角帶着一絲輕蔑的笑意:「姐夫,給我一杯水就可以了。」
余家勇看着李子安,似笑非笑的樣子。
余美玲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余家豪這樣使喚李子安,打的不只是李子安的臉,還有她的臉。
不過她並沒有發作,她從來就不是一個衝動的女人。
李子安笑了笑,移目看了余家勇一眼:「余科長,你還站着幹什麼,去給我大舅子倒杯水。」
余家勇頓時愣了一下,然後抬起手來指着自己,相當驚訝的樣子:「你讓我去倒水?」
李子安淡淡地道:「就這屋子裡的三個人,論身份地位,你不去倒水誰去倒水?」
「你……」余家勇漲紅了臉,本來想說你一個贅婿,你居然敢讓我一個余家人去倒水,可眼角的餘光瞥見了余美玲,看見余美玲正一臉寒霜的看着他,這句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
余家豪呵呵笑了一聲:「還真是看不出來呀,姐夫居然這麼大的架子,不過我很好奇,姐夫你是從哪來的這麼好的自信?」
李子安笑着說道:「你都叫我姐夫了,想來也是知禮的人,也分得清楚大小,我不知道你們這裡的風俗習慣,但在我老家,我是從不會使喚比我年長和輩分高的人去給我倒水。」
余家豪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他本來是想挫挫李子安的銳氣,卻沒有想到反被李子安將了一軍,說他沒大沒小,不懂禮貌。他長這麼大,就連他爹都沒有這樣教訓過他!
「我……我去倒水。」余家勇最先沉不住氣,邁步向牆角的飲水機走去。
余家豪冷哼了一聲:「回來,我不想喝了。」
余家勇跟着又退了回來。
李子安笑着說道:「余科長,你耳朵真好,讓你回來,你立馬www.shu28.cc就回來。我認識個人,他姓汪,脾氣性格都很相像,回頭我介紹你們認識,你們一定會成為朋友的。」
余家勇沒好氣地道:「我不感興趣。」
余家豪冷聲說道:「姐夫你這是在罵家勇是狗吧?」
李子安說道:「我可沒說,這是你說的。」
余家勇本來沒想到李子安是在罵他,聽余家豪這麼一說,一下子就把那個「汪」字咀嚼出來了,頓時惱羞成怒,他指着李子安的鼻子:「你竟敢罵我是狗?」
「夠了!」余美琳呵斥了一聲。
余家勇恨恨的瞪着李子安。
李子安面帶微笑,一副我就喜歡你想打我又不敢動手的樣子。
「家豪,你來我這裡不是為了跟你姐夫鬥嘴的吧?」余美琳的聲音有點冷。
事實上對眼前這兩個人她已經夠剋制了,尤其是余家豪,逼她退位不說,還讓人偷新星公司的商業機密,這擺明了是要把她往死里整。如果不是李子安事先叮囑過她,她早就翻臉了。
余家豪把背往沙發上一靠,兩腿一架,翹了一個二郎腿:「姐,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就不饒圈子了。新星公司欠大江集團財務公司八千萬,這筆欠款下個月就到期了,我特意來提醒一下你,不要到時候沒錢還賬。」
「沒錢還的話,你打算怎麼做?」余美琳問。
余家豪笑了笑:「以前這家公司是大江集團的子公司,沒錢也能過去,可它現在是你的公司,你也得為我考慮考慮,我要是shu23.cc銷不了賬,董事會那邊我也交不了差。要不,你去大伯那裡說說,讓他寬限你些時間,利息嘛我給你算最低的,你看怎麼樣?」
「你知道我不會去求情。」余美琳說。
求也沒用。
余家豪攤了一下手:「姐,你總不能跟我在法庭見面吧?我知道新星公司還有好幾個債主,他們要是知道我都要打官司向你要錢了,他們還不卷着鋪蓋來你這裡堵門啊?你是我姐,我怎麼能看你走到那一步,那不是打余家人的臉嗎?」
余美琳聽出了這話里話外的威脅,她的臉色也越發冰冷了。
李子安笑着說了一句:「大舅子你還真是好心,還有一個多月才到期的款子,你今天就特意趕過來提醒了。」
余家豪輕哼了一聲,一副不搭理的樣子。
李子安淡淡地道:「大舅子,實話告訴你,新星公司在雲地有一座銅礦,儲量驚人,這個消息還沒有對外公布,一旦公布,想往裏面投錢的人多了去了,別說八千萬,就是八個億都不是問題。」
「哈哈哈……」余家豪突然笑了。
李子安也笑了:「大舅子,你笑的樣子真好看,就是嘴巴張太大了,要是再小一點就完美了。」李子安說。
余家豪不笑了,冷眼看着李子安:「不要叫我大舅子,我可不認為你是我姐夫,從你嘴裏聽到這個詞,我多少都會有點噁心的感覺。」
「大舅子。」李子安很乾脆的叫了一聲。
余家豪頓時愣在了當場。
「大舅子?」李子安又叫了一聲。
余家豪的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點。
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也未遇到過敢這樣當面挑釁他的人。在魔都這塊地面上,他余家二少不說最頂級的,前十還是能進的,誰人敢不給面子!可這鄉巴佬卻將他的臉面摁在地上摩擦,一再的摩擦!
「大舅子,你不會是想打我吧?」李子安繼續在余家豪的底線上白鶴展翅。
余家豪怒極反笑:「姓李的,你少在我的面前噉瑟,你以為我不知道新星公司在雲地的那座銅礦嗎?」
李子安看了余家勇一眼。
余家勇有些心虛,避開了李子安的視線。
「家豪,你是怎麼知道的?」余美琳問。
余家豪說道:「你別管我是怎麼知道的,我昨晚讓我的人去打聽了一下,你那座礦到目前還沒找到礦脈,說什麼儲量豐富,你能騙得了別人,你騙得了我嗎?」
「你究竟想幹什麼?」
余家豪笑了笑:「一座沒有礦脈的銅礦我不感興趣,那邊礦山多的是,我要開礦還用得着算計你那座破銅礦嗎?昨天聽說新星公司掖着一座銅礦,我還感到驚訝,佩服你好算計,把我們大家都蒙在了鼓裡,可一打聽……呵呵,才知道你是在賭。」
李子安雖然很討厭余家豪這個人,可這個時候卻對這個傢伙的手段和效率另眼相看。昨天余家勇才把雲地的銅礦送來的文件搞到手,而且余美琳還特意做了假,可他卻只是打一個電話就把那座礦的情況調查清楚了,這貨還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啊。
余美琳沉聲說道:「你究竟想要幹什麼,或者說你究竟想要什麼?」
余家豪淡淡地道:「你是我姐,我們畢竟是一家人,這一把你要是賭贏了,我不會來這裡。我來這裡也不是想看你的笑話,我是來幫你的。」
「不用跟我說這些,直說吧,你想要什麼。」
「呵呵,不愧是我姐,那好吧,我就直說了,我喜歡盧家嘴的環境,你那套房子還不錯,你把它過戶給我,我拿錢出來給你銷賬。我吃點虧無所謂,誰讓你是我姐呢,你現在這種情況,我不幫你誰幫你?」
余美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忽然抬手指着辦公室的門:「你給我出去!」

《贅婿出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