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專屬甜妻請簽收
專屬甜妻請簽收 連載中

專屬甜妻請簽收

來源:google 作者:風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舒 褚臨沉

秦舒好心救人,沒想到救的是只狼,賠了夫人又折兵她手起針落,廢他第三條腿:讓你不能再禍害女人!養父母設計,讓她頂替好友嫁入豪門,她意外發現:新婚老公竟然不舉……秦舒似乎明白了什麼,丟下離婚協議閃人半路發現,肚子里多了個種?豪門老公怒騰騰追殺而來:「秦舒,那一針的事兒你給我說清楚!我要你立刻、馬上,讓我重振雄風!」本以為回去後會生不如死,誰知竟是被寵上天?記者問:「褚少,您不是說這是冒牌貨嗎?」褚臨沉把秦舒按在懷裡,「放屁!老子從頭到尾要的只有秦舒!」「以及,她肚子里的崽!」展開

《專屬甜妻請簽收》章節試讀:

  衛何懵了,這……什麼情況?
  褚臨沉冷冽的唇角緊繃,狹長幽暗的深眸盯着秦舒,強勢而冰冷的氣場瞬間蔓延開。
  秦舒只覺渾身一陣寒意。
  對上他鷹隼般凌厲的視線,她的心臟驟然緊縮。
  這一瞬間,呼吸彷彿被無形的大掌扼住,讓人喘不過氣。
  秦舒不着痕迹地錯開了他的視線。
  這時,褚臨沉幽冷的嗓音響起:「衛何,送客。」
  衛何明白自家少爺的意思,快步走到記者面前。
  「我家少爺現在要處理一件私事,就不留各位了。另外,請大家刪除今天在褚家所拍攝的相關視頻和照片。」
  記者們面面相覷,讓他們離開倒沒什麼,可後面這個要求卻很讓人費解,他們只好朝褚老夫人看去。
  「阿沉,你這是做什麼?」宋瑾容不滿道,這些記者都是她特意請來的。
  「奶奶,您稍後便知。」
  在褚臨沉的要求下,無關的人都被「請走」了。
  大廳里,只剩下褚家的幾人,與秦舒。
  傭人們在廳外候着。
  人越少,說明事情越嚴重。
  秦舒心裏緊張起來,臉上卻沒有顯露半分。
  褚臨沉見秦舒強作鎮定的模樣,不禁冷笑。
  他毫不客氣地拆穿,「跑到褚家來招搖撞騙,膽子不小!你是自己滾出去,還是我讓人把你丟出去?」
  秦舒臉色霎時一白。
  看來,這位褚大少早就一眼識破她了。
  秦舒動了動唇,宋瑾容卻先一步疑惑道:「阿沉,你這是什麼意思?誰騙人了?」
  「她。」
  褚臨沉冰冷的目光如利劍,刺向秦舒。
  「這怎麼可能?」宋瑾容蹭地站起,「是你說要娶她,還送了信物,奶奶才派人去接她回家的啊!」
  那信物她早就檢驗過,千真萬確。
  「奶奶,我把信物送給了一位叫王藝琳的女孩,至於她——」
  褚臨沉冷眸微眯,「我也不知道她怎麼會有我的信物。」
  「這、這是……弄錯人了?」宋瑾容渾身一震,難以接受。
  站在一旁的褚雲希蔑笑道:「奶奶,我看不是弄錯人,是某些人別有用心,不擇手段想混進咱們褚家啊!這個叫秦舒的,根本就是冒牌貨!」
  話音落下,褚家人看秦舒的目光不再友好。
  褚臨沉冷聲吩咐衛何:「給王家打電話。」
  「是。」
  衛何走到一邊去打電話。
  他很快便回來,說道:「褚少,藝琳小姐說,信物不見了,而且——」
  衛何快速看了秦舒一眼,補充道:「我提到秦舒這個人,藝琳小姐很訝異,她說秦舒跟她是同學和室友,兩家人住一個小區。前天實訓結束,是秦舒幫她收拾的行李箱。」
  事實似乎擺在眼前。
  秦舒跟王藝琳關係親近,想偷信物太容易了。
  褚臨沉看秦舒的目光愈加冰冷,強勢逼人的氣場籠罩在秦舒頭頂上方。
  「你還有什麼話說?」
  「我沒有偷過藝琳的東西。」
  秦舒下意識辯解,但對上褚臨沉寒冰似的雙眸,她意識到,既然已經被拆穿,再多的說辭還有什麼意義?
  她索性坦白:「但我的確是冒充的……」
  她現在才明白,養母發的最後一條微信,為什麼讓她跟王藝琳絕交。
  原來,他們讓她冒充的竟然是她。
  見秦舒承認,褚臨沉眼底多了一抹厭惡。
  「哥,這個女人還有臉承認?真是太噁心了,趕緊把她趕出去吧!」
  褚雲希滿臉鄙夷地看着秦舒。
  褚臨沉薄冷的唇緊抿着,高俊的身體散發冰冷寒意,猶如淡漠無情的神邸,令人生畏。
  秦舒背脊綳得筆直,垂在身側的手攥緊了掌心,等着他的處置。
  半晌,他不含一絲感情的沉冷嗓音響起:「趕出去太便宜她,打電話讓**來處理。」
  把她交給**?
  秦舒臉色唰地一白。
  她要是進了警局,這輩子豈不是毀了?而且,奶奶那邊怎麼辦……
  咚!
  身旁傳來一聲悶響。
  「奶奶!」
  「媽——」
  「老夫人……」
  宋瑾容突然毫無防備地倒在地上,眼皮上翻,身體不受控制的抽搐。
  褚家人被嚇了一跳。
  老夫人身體向來健朗,之前從未這樣。
  距離最近的秦舒愣了一秒,然後很快反應過來。
  她下意識地蹲下身想要幫忙。
  另一道身影比她動作更快,如疾風而至。
  秦舒感覺後背被狠狠撞了一下,她重心不穩地跌倒,膝蓋着地,摔得悶疼了下。
  等她抬起頭來,只見褚臨沉面色冷峻,已然快速地扶起了老夫人。
  他低沉的嗓音透着冷厲,「衛何,叫救護車!」
  衛何立即打電話。
  褚序等人也立即圍上來幫忙。
  秦舒被擠到了外面,皺着眉頭看褚家人忙成一團。
  「快拿毛巾和水來!」
  柳唯露見老夫人唇角溢出白沫,急聲吩咐傭人。
  褚序和褚雲希則幫忙按住她不停顫動的四肢。
  他們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急得方寸大亂,不知所措。
  這時,一道清亮沉靜的聲音響起:
  「你們這樣只會害了老夫人!」
  秦舒從地上爬起來,神色嚴肅。
  褚雲希立即回了個白眼給她,「閉嘴!都是你這個冒牌貨把奶奶氣倒的!」
  秦舒:「……」
  她已經看出了褚老夫人是什麼癥狀,任由他們這樣胡來,肯定會出事。
  「你過來!」
  磁性低冷的嗓音響起。
  褚臨沉看着秦舒,深邃的眼眸比常人多了一分冷靜。
  秦舒既然和王藝琳是同學,那她也懂醫術。
  褚雲希詫異,「哥?」
  醫者本心,秦舒沒打算坐視不管。
  所以褚臨沉一開口,她便直接走上前,將褚雲希拽到了一邊。
  「老夫人這是癲癇發作!不能按她的手腳,會傷到肌肉和關節。」
  褚雲希根本不信秦舒的話,「什麼癲癇?我奶奶從沒得過癲癇,你少胡說八道!」
  說著,她就要上來拽她。
  褚臨沉冷喝一聲:「退到一邊去!」
  褚雲希腳步僵住,在褚臨沉強勢的氣場面前,只得懊惱地退了一步。
  秦舒感激看了褚臨沉一眼,卻對上他陰鶩的目光,透着一股狠勁兒。
  他冷戾的警告道:「我奶奶要是出事,饒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