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連載中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

來源:google 作者:琢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染 李昭

一個鐲子,串起了兩人的命運前世他位及人臣,卻在受封前夜莫名死於輝煌府邸之中十日後,在他墓前,眾人卻發現因和親而被封為敬遙公主從不離身的玉鐲眾人搜尋上月,卻未能找到敬遙公主的蹤跡殊不知她已然回到十年前,想要憑藉一己之力,扭轉他與她的命運展開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章節試讀:

「福順,福順。」慕染剛回到慕府就跑向廚房大聲喚着她家的這個胖胖的小廚子。

福順邊擦手上的水邊往慕染旁邊走:「小姐,你今日想吃點什麼,我給你做啊。」

慕染邊解釋邊推着福順的肩膀往外走,「福順你聽我跟你說,你幫我個忙,我一好友受傷,你幫我去照顧他一下。」

福順人還迷迷瞪瞪的,全然不知自家小姐在說些什麼,就被拖來了醫館。

於是當他看見躺在床上重傷的男子時,雙眼睜大不可思議地指着他說:「小姐你打的?」

福順光溜溜的腦袋立馬挨了一下,「都跟你說了我一好友,且非我所為。我照料他不便,所以這個重任就交給你了,管家那裡我會替你遮掩過去的,你且放心。」

福順就這樣稀里糊塗的接下了照顧李昭的擔子,他按照慕染的指示,將李昭挪到了客棧養傷,而自己就睡在另外一邊,以便隨時照顧他。

慕染每日白天也都待在此處,處處謹慎,就怕福順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把這位同自己命運相連的男子給得罪了。

李昭整整昏迷了六天,期間又是發燒,傷口化膿感染,慕染與福順忙前忙後,去醫館請醫士,許久都未曾好好休息過了。

當李昭艱難的醒來,聽見震天響的鼾聲,瞥見一個光光的頭趴在桌子上時,恍惚間竟不知發生了什麼。

屋內瀰漫著一股藥味以及絲絲血腥味,慕染才推開門,二人的眼神立馬就對上了,她臉上立馬揚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快步走到李昭身邊,關切的問他:「你醒了,怎麼樣,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李昭避開了她關切的眼神,低聲回答她:「無礙,多謝。」

「那便好,那便好。」慕染高興起來,嘴邊還有一個淺淺的梨渦,有些晃了李昭的眼。他不明白,這女子究竟有何緣由以致她每日如此歡欣,看得他心煩。

他瞧見這間雅緻的客房處處擺設皆露着巧思,想必這客房住一天要花不少銀兩。一個素不相識的女子,究竟為何要這樣幫自己至此,她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在這間客棧住了快一月,李昭打定主意不能再這般住着了。昨日他在樓上,眼睜睜看着慕染在掌柜面前,將兜里的銀錢都翻遍了,卻還是缺錢。她又回家去將她的朱釵首飾拿過來,為他付了錢。

李昭負手而立,就這樣在上面盯着看了很久,眼底里諱莫如深。

「我得回去了。」

「為何啊,在這裡住得好好的,等傷完全好了再走嘛。」慕染自是不知道李昭心思,當前她的要務就是將李昭照顧好了便成。

「九霄已經很久沒見過我了,我恐它外出傷人。況且我已大好,沒什麼需要再照顧的了。這段時間真是萬分感謝慕姑娘和福順,為我所花的銀錢,李某會還你的。」

慕染的杏眸就這樣望着他,聽着他說完,李昭覺得有些不安,她彷彿將他的心思都看盡了一般。他目光躲閃,慕染裝作沒看見,未多說什麼,只道:「那行吧,我和福順送你回去。」

慕染與福順將李昭費盡心力的帶到他家門口,遠遠的就看見了蔫蔫的在院子里曬太陽的豹子。九霄似乎是聞到了熟悉的味道,抬眼一看,就看見自家主人受了傷並且身旁還站着兩個陌生人。

它瞬間變得警惕,低聲嘶吼着,看見自家主人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跟前。慕染和福順就遠遠的站着,看着這隻凶相畢露的野獸,不敢妄動分毫。就算是以往慕染前來尋李昭,也未曾見過九霄這般模樣,所以這今日,她還是不要進去了吧。

獸性終是難抑,李昭還未發出任何指令,九霄就將慕染撲倒,眼睛一直看着李昭,好像是在等李昭的命令然後便下手殺了她。一旁的福順不住的發抖,卻還是拿起旁邊的木棍想要趕走九霄,被九霄一聲嘶吼嚇得癱倒在地。

難道,這是又要重蹈覆轍了嗎?慕染側着頭,害怕的望向離她不過幾步之遙的李昭,希望他能夠讓九霄放開自己。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李昭就這樣轉身進了屋,未曾多言一句。不一會兒,就見他拿出一袋錢,丟給了福順:「拿走吧,以後不要再來找我,我也不欠你們主僕二人的了。」

然後他喚了一聲九霄,它就乖乖的放開慕染,走回了屋裡。李昭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坐在院子里處理着他獵來的獸皮。

憤怒與委屈湧上了慕染的心頭,本以為自己對他那麼好,他能有所感恩,可萬萬沒想到這人竟然是一個白眼狼,如此不識好歹。

不知怎的眼裡就蓄滿了淚水,這下子倒像是什麼也不怕了,將懷裡一直小心揣着的葯向他擲去,卻被他微微偏頭輕易躲過。

「砰」,藥瓶迸裂,粉末撒了一地。李昭頓了一下,微微抬眼看了一眼,又自顧自的做起自己的事,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

慕染噙着眼淚抽着鼻子指着他罵:「我好心好意幫你,你卻這麼對我。你以為你是誰呀,臭王八,我再也不來了。」

她疾步向前走去,福順都差點未跟上。眼瞧着離李昭家遠了,應當是看不着自己了。慕染立馬停下了腳步,蹲在地上喊道:「哎呦,哎呦,福順你快過來。」

「怎麼了怎麼了,小姐。」福順趕緊過來扶住她。

「我剛才腳扭了。」

「那小姐你怎麼不早說?」

「我不能在那個混蛋面前丟面子,我以後絕對絕對不要再去找他了,哼!」終究還是女孩子,耍起脾氣也還是一套一套的。

李昭瞧着她主僕二人離開,想起慕染剛才的樣子,面色依舊如常,毫無波瀾。她這般模樣,以前從未見過。挺好,比整日扯着張臉笑順眼多了。被他氣走了以後就不用再來找他了,他這般身份,以後的路崎嶇坎坷,他有預感,這人以後必然是自己的阻礙。

慕染的腳崴的徹底,等到家後已經是腫得老高,挪半步便疼痛難忍。果不其然她又被敏銳的娘親發現了,被禁足於家中,而福順則被罰刷了多日的恭桶,主僕二人俱是苦不堪言。

冷靜過後,慕染盯着裹着厚厚藥膏的腳踝出神,思量起今日的所作所為。

她今日氣急,用鞋子扔了李昭,並且罵他臭王八。她也不想再去找他了,隨他去吧,無論他之後是何命運,都同她無關。

「慕染,不得如此,你得去尋他,並將他帶進府中,竭力幫他做他想做的事。」通碧鐲此次開口語氣中竟然有些無可奈何。

「為何?我就搞不懂了,為什麼我非得幫這個白眼狼,你讓我幫別人不好嗎?」慕染打定主意要撂這個攤子了,反正自己能活一天算一天,也決計不要再受這個窩囊氣了。

「如若你本月未能將李昭帶進府中,你便可以試試。」通碧鐲也發了狠,讓剛才還十分正常的慕染有心如同上絞刑般劇痛。

迫於威脅,慕染不得不去尋這個他現如今厭煩至極的李昭。

可是她如今卻被困在府中,娘親派了她身邊最為親近侍女的淑娘寸步不離的跟在她身邊,慕染是再怎麼樣想逃都逃不出去。

「淑娘,求求你了,放我出去吧。」 慕染可憐巴巴的望着淑娘,希望她能放自己出去。

淑娘左右為難,自己看着從小慕染長大,這般可憐模樣讓她心中也有些不忍,可是夫人下了死命令,決不能放她出去,她權衡之下還是回絕了小姐的請求。

這已經不知道是她知道多少次求人了,府中的人都求遍了,硬是沒有一個人敢放她出去。等慕染被放出府,看見外面的天地,已然是不知多少日以後了。

瞧着平鄴城的天光,慕染覺得自己現在似乎是抱着壯士赴死之心去找李昭,這一路上,她已經想好了種種後果,越想越後悔當日的衝動之舉。

走到熟悉的院子門口,她偷偷往裡探了探頭,九霄似乎沒有在家,可是卻沒有勇氣敲開他的家門了。在門口躊躇了半天,門卻突然從里打開了。

慕染被嚇了一跳,肩膀一聳,可還是硬着頭皮抬起手與他打招呼:「好久不見,李昭!」

其實不僅是慕染,連李昭也被嚇了一跳,一個月未曾見到她,還以為慕染就此被自己氣走了。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當慕染一個月後再出現在他眼前時,他心中竟帶着一些驚詫與喜悅。

「那日之事,甚為抱歉,我不該這麼罵你的。」慕染嘴上雖然伏低,可是心底里卻是不服,若非她必須如此,早就離這個混球十萬八千里了。

李昭面無波瀾,低低的「嗯」了一聲,慕染卻是感到不可思議,這樣便完事兒了?心裏長舒了一口氣,活下來了,活下來了。

「喂,慕染你在幹什麼?」不遠處傳來一聲怒吼,慕染一聽當下便感到不妙,把李昭往他屋子裡推,然後砰的一下關上了門。雙手背在後面死死的抓住門鎖,想要阻止裏面的人出來。

慕染轉身看見了此人,極其不自然的跟他打招呼:「巧啊,成彧,你怎的也在這裡。」

成彧一臉怒氣,看着慕染又帶着些委屈:「我還想說你怎麼會在這裡呢,我找了你好多天,你一直不見我。好不容易見你出府了,你竟然來此處找一個鄉野村夫,你置我於何地啊?」

慕染根本攔不住成彧,他直直的就往李昭面前沖,上去就給李昭一拳。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被打這一拳徹底激起了李昭的怒氣,兩人打作一團,一時竟難分伯仲。

慕染想上去攔,卻不知被誰手肘狠狠一碰,鼻子里瞬間淌下兩行鮮血。可這兩人根本沒有發現誤傷了他人,依舊打得不可開交。她也不想管了,兀自在一旁仰着頭止鼻血。鼻血止住了,兩個人也終於停了下來。

慕染看着二人誰都沒有佔到便宜,都被對方打得鼻青臉腫的,煞是無奈。

就算停止了動手,彼此還是不服。成彧見這莽夫竟然敢如此打自己,對着李昭大聲斥責:「你個無知豎子,你可知染染是誰?她可是我未過門的妻子,等再過兩年,她是要嫁予我作我妻子的。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讓染染給你道歉。她平日里是個最好相與的人,所有人都把她當個寶,你算老幾,你憑什麼這麼欺負她?」

慕染聽着成彧罵得越發過分,趕緊上前踮起腳捂住成彧的嘴,抱歉地朝李昭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成彧脾氣有些急,你別跟他一般計較。」

「走吧,我不想再看見你們倆。」李昭現在心中也是氣急了,言語間儘是決絕,「咳咳咳——」他突然劇烈咳嗽起來,感覺人都快喘不上氣了。

瞧見李昭臉色越來越難看,心想他是不是傷口又不舒服了,她想要上前去看看他,卻被拒之千里。成彧見此景,拉着慕染就走。慕染犟不過他,趕忙從身上掏出傷葯放在地上,邊被拖走還邊對他說:「這是傷葯,你記得塗,明日我再來找你——」

這瓶葯她已經備在身上很久了,就怕有朝一日李昭又受傷,能夠救急。

成彧一見慕染竟然拖拖拉拉不想走,還給那個臭小子留傷葯,把人扛起來就走,絲毫不管她願不願意。

李昭立於院中,看見成彧將慕染扛走,雙拳緊握,脖子上暴起一條青筋,這個仇,他記下了。

《重生之拯救權臣計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