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之我有百萬皮友
重生之我有百萬皮友 連載中

重生之我有百萬皮友

來源:google 作者:苟棟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呂鴻 苟棟熙 都市小說

呂鴻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只是釣個魚而已,自己會以第10086種死法沒了,然後竟然重生到了異世界的地球,在這裡,他一人一鍵,結識了皮友裏面各行各業的人才,拳打牛頭人,腳踩不法分子……展開

《重生之我有百萬皮友》章節試讀:

涵涵作業做完,兩人看了會兒電視,等王阿姨做好飯,已經六點半,幾道簡單的家常菜,幾人卻食指大動,吃完飯,呂鴻便告辭了,騎着電動車悠閑地吹着晚風,享受在這座快節奏城市裡短暫的慢悠悠。

回到租住的地方,是個城中村,小小的城中村坐落着數百棟樓房,這個小屋子是曹叔家的,別看他只開個早餐店,但是人家那是享受工作的樂趣,這個城中村裡,有8棟房子屬於他,名副其實的包租公,但是曹叔卻是少見的老好人,不然當初也不會收留呂鴻了。

住在這個城中村的主要是兩類人,年紀較大的夫妻或者剛來這座城市的年輕人,夫妻們一般都是長住,但是年輕人卻是頻繁更換,換了一茬又一茬,不斷為這個吸血的城市提供新鮮的血液,呂鴻就是這麼覺得的,每年數百萬的年輕人從大學中畢業,潮水般湧入各大城市,懷抱着偉大的夢,想要實現80後時代的只要努力大部分人就能發財的路,卻漸漸被快節奏的生活掏空了身體,或融入這座城市成為塊磚片瓦,或狼狽離開。呂鴻覺得90後是悲哀的一代,他們不像80後,一場機遇便能實現暴富,他們也不像00後,有着80後提供的資本去社會連續試錯,甚至給老闆們上一課,其實這些事90後沒有想過嗎?想想以後的壓力,一個家庭有爺爺奶奶輩的,有父母輩的,大部分都是獨生子女,如果結婚,兩個家庭融合,更是巨大的壓力,不說結婚成本,就子女教育問題都是難以解決的,誰會想自己以後的孩子因為自己的原因在起跑線上就輸上太多,然後又像自己一樣碌碌無為,長大後背負和自己一樣的命運呢?所以呂鴻從來沒有看不起過他接觸過那些拜金的女客戶,追求優渥的生活是每個人的權力,有些嘴上說著鄙視的人其實心裏更多的是嫉妒,每個擅於利用自身優勢的人都有能讓他學習的優點,而他,只是堅守着道德而已。至少,在他認識的拜金女人們大部分都很聰明,不是無腦的,拜金總比無腦跪舔外國佬好對吧?

乘坐電梯來到9樓,老舊的二手電梯嘎吱嘎吱地運作起來,像這樣帶電梯的房子基本都是年輕人在住,年紀大一點的是不會為了每天回家少走幾步路而每個月多花上幾百塊去租的,電梯在他們看來有些華而不實。

走出電梯,一條長長的走廊,左右各有着十個小房間,幾個房間的門大開着,是裏面的人在通風,他左邊的房間門也開着,主人是一個去年來到星市的漂亮女孩黃梓怡,在某條工作,閑暇之時在某紅書上寫一篇探店文章,呂鴻有關注她,誰不喜歡一個熱愛生活的人呢,呂鴻跟她聊過天,她說自己一邊工作一邊供養男朋友讀研,聽說是一個帥氣且滿腹才華的人。

「梓怡晚上好啊。」

「呂鴻啊,今天開單了吧。」

「嗯,這不準備過幾天去你說的那家海鮮店去消費一下。」

「咯咯,恭喜啦,不好意思,來電話了。」

「嗯,你忙你的。」呂鴻知道,這是她男朋友打來的,黃梓怡順手關上房門,呂鴻隱約中聽到生活費不夠了,我工資還沒發,我找朋友想想辦法吧之類的,搖了搖頭,女舔狗並不只存在於小說中啊,呂鴻覺得黃梓怡的愛情可能不會太長久,但是他還是希望這個大方且善良的姑娘的愛情能夠豐收。過了一會兒,他就聽到黃梓怡在找朋友借錢了,聽說她一個月給她男朋友打過去4000,她一個月8000左右的工資,除去2000的房租就還剩下2000生活,不是說研究生每個月還有一兩千的補助嗎?一個月五六千還不夠用?這是啥專業的研究生啊?他的本科畢業證也才花了五萬啊。

搖了搖頭,脫下衣服去洗澡,20平的小房間,帶一個小廚房跟衛生間,冰箱跟洗衣機是他一個干長租的朋友送他的,聽說那傢伙在某如工作,之前收入挺高的,現在準備換平台了,想想也是,不是誰都能接受一份錢越來越少還動不動給你講情懷跟願景的公司,想到某如,他記起了一個憨憨的但是態度巨好的傢伙,離職前只找他喝了酒的胖子,聽說他現在開了個花店。

洗完澡出來,隔壁沒了動靜,應該是出門跑步了,打開英雄聯盟,一百多個好友只剩兩個還亮着,點了匹配,艾歐尼亞進入遊戲還挺快的,進去隊友都是秒選,尤其是中單的亞索,呂鴻不禁苦笑,留下的是打野位,選了雪人補ap傷害……遊戲結束得很快,亞索沒有辜負大家的期待,對線期就打出了0/7的傲人戰績,對面中單琪亞娜直接帶飛,遊戲停留在失敗界面,躺地板的索子哥亮着圖標。

呀快嗦我牛子:「垃圾琪亞娜,要不是我隊友垃圾,我必殺穿你。」

不卡我還能莎:「rz」

趕緊退出,呂鴻不想看垃圾話,又點開匹配系統。

……四把遊戲結束,終於拿下了今天的首勝,呂鴻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多了,打開皮皮搞笑,送出幾個神評,順便舉報幾個釣魚引戰的段子,呂鴻關掉手機,合上了眼……

呂鴻驚恐地看着四周,他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封閉的房間內,沒有窗戶,只有一道冰冷的鐵門,映入眼帘的是純白色的被子跟床單,而他身上穿着的是藍色的病服,手腕上一個機械手錶,一塊標着24的鐵牌子掛在錶帶上。

呂鴻正在驚疑之時,他的房間門被打開,一個穿着白大褂的金髮外國人進來,身後跟着兩個荷槍實彈的人。

「把24號帶去3號實驗室,崔利佛教授要給他注射藥物。」

「yes,sir!」

呂鴻被那兩個丑國大兵打扮的人用槍指着走出房間,外面是寬敞的走廊,潔白乾凈的瓷磚能夠映出人像,全金屬的牆壁發射出寒光,他跟着白大褂來到電梯前,白大褂從胸前的口袋裡掏出一張磁卡,在機器上一刷。

「滴」電梯門打開,四人走進電梯,電梯總共16層,白大褂按在15層的按鈕上,電梯啟動。

「叮」電梯門打開,眼前是一個寬敞的實驗室,實驗室有三百多平的樣子,各個功能區分開,中間是一間用鋼化玻璃圍起來的手術台,裏面有着各種呂鴻認不出來的儀器。

「崔利佛教授,我把24號帶來了。」

一個紅頭髮的謝頂老頭回頭看了一眼呂鴻,對旁邊的黃種人女助手開口:「準備注射3代基因藥劑,先試試5毫升的劑量。」

「崔利佛教授,3代基因藥劑還沒有進行過人體注射,而且之前的實驗體都死亡了,是不是太急了?」

「莉莉絲,我希望你記住自己的身份,你是我的學生,也是丑國新公民的身份,不要因為這個傢伙是**人就帶上個人情感,我們都是為了丑國偉大的基因戰士計劃服務的,讓傑森來吧,你去聯繫那些孤兒院,最近送來的實驗體太少了,沒有足夠的數據,怎麼加快研發進度。」

「有幾家孤兒院的要求是人送來後要能定期聯繫,不然他們拒絕我們的合作。」叫莉莉絲的女助手開口。

「哼,那就加錢,加到10萬一個,這些貪婪的**人就是想坐地起價,定期聯繫不過是借口而已,他們把人賣去挖煤不也才五萬一個嗎,就10萬,我不信他們不心動。」

「好的,教授。」莉莉絲憐憫地看了一眼呂鴻,走向電梯,帶呂鴻過來的傑森接過她的工作,去冰箱冷藏室拿出一個盒子,調製起試劑,呂鴻被兩個大兵帶進玻璃房,四肢被束縛,接着進來兩個白大褂,在他身上接上各種各樣的數據線,崔利佛教授拿着一個空的注射器進來,從呂鴻手臂上抽出一管血,分裝進5支PE管中,貼上標籤。

崔利佛有些病態地盯着呂鴻。

「多麼年輕健康的身體啊,馬上,你就要為偉大的丑國貢獻出你的軀體,如果這次能夠成功,那麼,我,崔利佛·加里森,將會成為丑國最偉大的科學家,丑國也會因為我稱霸世界。」

「教授,試劑準備好了。」傑森拿着一個裝着發出藍色熒光的注射器過來。

「靜脈注射,其他人準備記錄數據。」崔利佛教授沒有感情的聲音傳出,他走出玻璃房,關上門,在外面觀察,針頭扎進呂鴻的手臂,傑森緩緩推出試劑,呂鴻感覺到似乎有一股岩漿進入了他的身體,順着他的血液在他體內肆虐,他痛苦地大叫起來,不斷掙扎着,旁邊幾個白大褂似乎早已經習慣,盯着各自負責的屏幕記錄著數據。

「心率160。」

「腎上腺素分泌超出6%。」

「血壓180mmHg。」

「體溫42.6。」

……伴隨着呂鴻痛苦的嘶吼,實驗室內各種儀器發出滴滴運行聲,彷彿是地獄的協奏曲。

「各項數據恢復正常,實驗體未失去意識,是否繼續注射?」

傑森的聲音從玻璃房內傳到崔利佛教授面前的電腦里。

「再注射10ml。」

「是。」

新一輪的痛苦開始,這次要更加劇烈,呂鴻皮膚中的血管凸顯,臉上是猙獰的表情,他仇恨地盯着傑森,咬着牙,似乎想從傑森身上撕下一塊血肉。

「嘿,小子,恨我沒有用,要恨就恨你那個心狠的院長,是他為了五萬塊把你賣給了我們,哈哈哈,說不定你能成功獲得力量,到時候你感激我都來不及呢。」

傑森暢快地笑着,絲毫不在意呂鴻眼中的仇恨,在他看來,呂鴻今天是必會死在手術台上的。

半個小時過去,呂鴻已經發不出聲音,喉嚨傳來撕裂般的疼痛,但他已經麻木了,只是死死盯着眼前的幾個白大褂。

「教授,實驗體恢復正常,依舊保持着意識。」

「很好,看來這次配方成功的多,再註冊20毫升。」

「是。」

就在試劑進入呂鴻體內的那一刻,他聽到了「噗」的一聲,彷彿什麼東西被捅破了,他的雙眼變得血紅,身上血管猶如要隨時炸裂一般,肌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隆起,皮膚因為高溫發出烙鐵般的紅色,一絲絲水蒸氣從他皮膚上蒸發出來。

「教授,實驗體有反應了。」

「心率280。」

「腎上腺素超200%。」

「體溫55。」

「啊啊啊啊啊」呂鴻感覺自己現在是一頭髮怒的野獸,他手腕上的機械錶錶帶被隆起的肌肉擠斷,隨着他的掙扎,束縛他四肢的特製布條被掙斷。

「實驗體暴走,準備注射鎮定……」崔利佛教授的話還沒說完,「轟」的一聲從外面傳來,整個實驗室如同發生了地震。

「糟了,是1號實驗室。」

「轟隆隆」「噠噠噠」槍聲傳來,呂鴻此刻已經暴走,他現在只想撕碎眼前的一切,兩個大兵剛想開槍,他已經沖了上來,子彈打偏,射在了心率機上,開槍的大兵突然看到了背後的景象,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刻意識到,自己的脖子被扭斷了。

「1號實驗室8號實驗體暴走,戰鬥力超出基地鎮壓,準備撤退,5分鐘後基地啟動自毀程序,啟動所有**相關孤兒院毀滅計劃。」

廣播里傳來一個焦急的聲音,崔利佛教授有些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跺了跺腳,拔出電腦主機上的u盤,看着在呂鴻擊打下已經出現裂紋的防彈玻璃,按下一個按鈕,跑向電梯。

玻璃房內幾根管子噴射出冷氣,似乎是要把呂鴻凍住,呂鴻此刻也恢復了意識,加速錘擊玻璃。

「嘭」防彈玻璃碎裂,地震更加劇烈,金屬牆壁都已經出現裂紋,呂鴻從傑森的胸口口袋裡拿出磁卡,迅速鑽進電梯,按下1樓的按鈕。

「叮」電梯打開,走廊不復往日的潔凈,地上是各種被丟棄的東西還有殘肢斷臂,凌亂不堪,呂鴻朝着標有出口的門跑去……

呂鴻跑了出來,這裡應該是哪裡的郊區,周邊只有幾座破敗的房屋,地上是凌亂的輪胎印,幾輛車朝着不同的方向開着,呂鴻只見眼前一道影子閃過,追向其中一輛車,呂鴻思考了片刻,發足狂奔……

「啊」呂鴻從夢中驚醒,這不是夢,這是他記憶中真是發生過的事,他只是選擇性的將這段記憶封閉,但是他永遠忘不了那家發生爆炸的約翰·塞納國際運輸公司,那個一條蛇纏繞着一把劍的標誌,那個紅髮謝頂老頭,以及那家說是給他介紹工作自力更生實際上卻把他賣了給人做實驗的孤兒院。後來他去過那家孤兒院,已經被大火付之一炬,那個平日里刻薄混賬的院長在自己家中自縊,還被警方查出大量現金。

「丑國,崔利佛,約翰·塞納公司。」呂鴻咬着牙,牙齦被擠壓出鮮血。

「呸」呂鴻吐出了口中的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