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之金盆洗手
重生之金盆洗手 連載中

重生之金盆洗手

來源:google 作者:路文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路文良 都市小說 陳榮西

小混混路文良,在某天清晨,回到了那個曾經毀掉他一生的家……別誤會,這其實這只是個不苦大仇深的年輕人改變命運的故事——end大圓子文筆有限,此文僅求博君一樂,感謝所有陪伴大圓子一起走來的看官們,你們的每一個評論和支持都是大圓子寫下去的動力,此文臭不要臉齷齪受配忠犬攻,大圓子是忠犬忠實擁護者!希望看文的親們能多多收藏留言,在看完章節後花一分鐘給大圓子一個好評也好,讓大圓子知道自己不是…展開

《重生之金盆洗手》章節試讀:

回到自己的小時候,這真的是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但這事情,渴求的人最多也就是發一發白日夢,鬼神之說,不可盡信,更別提穿越時空時光倒流,如果此刻路文良出門去拉着一個人說自己是從未來回來的,百分之百會被人嘲笑一通,相信他的人只能是神經病和研究狂。

路文良這個人生性其實還挺好,小時候也是個五講四美三熱愛的好孩子,但架不住被生活剝皮抽筋一次又一次,吃多了苦頭摔多了跟頭,他待人處事,慢慢就變得涼薄溫吞起來。

在盤龍會的這些年,他見血不少,也開了不少的眼界,所以忽然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時期,路文良除了一開始的驚慌失措,很快的,就慢慢的冷靜了下來。

說實話,如果真讓他選擇,他倒寧願自己能在那次鼓足勇氣的自盡里就這麼死了。
重新在這個給了他無數黑暗記憶的家裡再生活一遍,真的不是什麼好福利。

看到腿上的大水泡,路文良不用多想,立刻就記起來自己回到了什麼時代。

這水泡跟了他十來年,路文良一輩子都忘不了幼時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

這也是他頭一次,對人性、對家人絕望到骨子裡,如果不是這個後期潰爛發炎幾乎要奪取他生命的水泡,路文良也許就不會成為那個在幫派里出謀劃策殺人不見血的狗頭軍師,也不會在眼看就要金盆洗手迎來光輝未來的十幾年後,活生生的撞死在西建幫行刑的地下私牢里。

路文良靠在床頭,挪動了一下腿,仰頭看向天花板霉斑遍布的石灰頂,半響沒有回過勁來。

這水泡是他十四歲夏天得的。

路文良讀書遲,十四歲才六年級畢業,升學考試的成績不算差,班主任也建議他挑一個在縣裡的好中學,路文良回家和父親路功商量,但路功和繼母趙春秀都不想讓他繼續上,家裡的各種活計都要人幫忙,還有門口的店面里需要人看管,繼母趙春秀年紀不小了,到如今才懷上孕,才四個多月,寶貝的就跟眼珠子似地,兩個月起就什麼活兒都不肯幹了。

她的意思是讓路文良留在家裡幫忙打雜,然而路文良不願意,他在這個家裡呆的太憋屈,想多學點東西日後能去更遠的地方發展,一來二去就和父親繼母吵起來了,繼母抱着肚子嗚嗚直哭,父親被鬧的心慌,一腳踹了個東西就想教訓路文良,哪知道腳邊放着的恰好是個熱水瓶,裡頭灌滿了剛剛燒開的新水,水瓶飛到路文良腳邊就炸開了,撲的他滿腿都是。

結果父親和繼母非但沒有說要帶他去醫院看,反倒還臭罵了他一頓,把人搬到了裡屋就沒再管了。

路文良伸出手,緩緩的在那一層緊貼着血肉的死皮上來回摩擦,疼痛令他的眼神逐漸的陰鬱了起來。

也正是因為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這個巨大的瘡口後期全部腐爛了起來,新肉全都長臭了,路文良差點被一把高燒活活憋死。

就是因為這場傷,他連初中都沒能上全!

就是因為這場傷,他一輩子險些就葬送在路功和趙春秀的手裡!

就是因為這場傷,他日後的人生……才會這麼跌宕辛苦,才會……流落到和黑幫打打殺殺!

而造成這一切的……全都是那兩個絕情的「爹」「媽」!

路父和路母離婚已經有三年,三年前,路母方雨心和同鎮的一個姓趙的男子偷漢子被發現,路父和那個男子私下打了一場,路母第二天就提出離婚,帶着大了路文良一歲的姐姐路婷婷離開路家住進了趙家,還給路婷婷改了姓。

鎮上的那些碎嘴的婆娘們都背地裡說嘴,說路婷婷不是路父的種,是路母和姓趙的男子生的,加上路婷婷眉毛眼睛都沒有和路父相似的地方,如同當了烏龜的路父因此對路母深惡痛絕,連帶着路文良,也逐漸的被他棄如敝屣,這種情況,在路文良的繼母趙春秀過門後,越演越烈。

趙春秀是個鄉里人,父母健全,又有弟妹,條件不太好。
路父在鎮上有一棟房子,還帶着臨街的門面,趙春秀嫁給他,已經算是風光了,但她只是頭婚,路父卻是離異還帶着個兒子的老男子,心中千般不甘,也只有趙春秀自己清楚。

在周口鎮的風俗里,爹媽的家產是要均分給家裡的男丁的,這雖然是個很不科學的重男輕女思想,但畢竟筵席了那麼多年,眾人也都將這種風俗看的稀鬆平常,路文良是路父的獨子,自然要承擔起贍養父親晚年的義務,所以在周圍人看來,路文良日後繼承鎮上的這棟房子和門面,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原本趙春秀也只是心裏不甘,覺得被路文良佔去了便宜,但晚年還要靠着路文良來贍養,所以並不敢得罪,最多也只是吹吹枕頭風添油加醋的說一些路文良的壞話,挑撥一下父子關係,但大檯面上,例如讀書穿衣吃飯之類的,趙春秀還是不敢輕易得罪這個路家未來的棟樑的。

可變故就出在年初,趙春秀查出她居然懷了孩子。

她已經四十來歲了,誰也沒料到她居然還能懷上,村裡的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說她肚子又尖又不顯懷,一定是個大胖小子,趙春秀欣喜若狂過後,心思就慢慢的多了起來。

家裡如果有兩個男丁的話,日後的家產當然是要兩個孩子來平分的。

但他的兒子日後肯定要比路文良更加親近自己家,好端端的房子店面無緣無故被分走了一半,趙春秀懷着孩子,就越想心越不甘,恨不得每一天早上起床去把路文良趕到深山老林去,簡直是多看一眼都膈應的慌。

可路功對這個兒子還是有那麼一點責任感的,他愛打牌打麻將喝酒,喝醉了脾氣暴躁要打人,趙春秀也不敢太忤逆他,只能循序漸進,在小地方上一點一點剋扣出屬於他兒子的東西來。

現如今上初中還是需要書本費的,如果繼續花錢,現在還好說,萬一考個高中大學,那花費可真不少。
於是路文良剛到暑假,趙春秀心裏就打起了算盤。

她覺得,路文良就算再怎麼不中用,也是個幫手,她現在自己懷着孩子,當然要多加小心好好養身體,家裡的重活累活家務事和門口守店面的事情當然就可以交給路文良來辦,更何況現在上初中還不是義務的,書本費啊助學費亂七八糟的費用一學期也得好幾百,那可都是她兒子日後的家產!
趙春秀一想到這裡就心痛,當下就決定了要讓路文良在能幫忙的時候多給自己家裡做點貢獻,至於上學,那還是先放一放再說。

她和路功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路功的態度是有點猶豫的。

路父自己是個大老粗,對上學這事情還是有點憧憬的,路文良以後能成個書生,對他來說也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但路母方雨心的出軌,就像他心裏的一根刺,他無時無刻不在懷疑,路文良是否真的是他的親生兒子。

正因為這種懷疑,在趙春秀提出了要讓路文良輟學的想法時,他才沒有斷口拒絕。

趙春秀抹了幾把眼淚,說自己懷孕困難顧不上家裡的事情,又說,路文良當不了狀元,她肚子里的那個早晚能填補上路父的缺憾。

這樣嘮嘮叨叨的念了幾天之後,路父也就默認了。

卻沒有一個人真的去徵詢過路文良的想法。

也許在他們看來,路文良就是個任由他們捏扁搓圓的糖球吧?

路文良輕笑,這倒是沒錯,上輩子他發燒的快要死掉,傷好之後,對自己的未來就心灰意冷了,也很老實的給趙春秀和路功當牛做馬了許多年,直到二十歲快到,才偷到一點錢逃出來想要發展,結果最後吃了幾年的苦,卻因為學歷的原因和沒知識處處碰壁,最後才誤打誤撞在盤龍會名下混到口飯吃。

那麼多年,他對路家父母的怨恨,一天比一天濃。

在他被路父扒光了用皮帶抽打的時候。

在他在盤龍會中受盡屈辱的時候。

在他用匕首捅進第一個被自己殺死的人的心臟的時候。

在他……每一次被走投無路的生活逼迫到絕望的時候!

沒有一個人!
從沒有一個人來關心過,他是否能吃飽、是否衣能蔽體,是否有一個狹小的出租屋居住。

因為什麼都不懂,他在路家任由趙春秀和路功虐待了五年多!

這期間,沒有一個人為他伸出援手,生母方雨心更是在明知道他被虐待的情況下和繼父趙志安搬離了周口鎮,去了市裡居住!

那些所謂的親朋好友、街坊鄰里,全都秉承着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甚至在某些時候,還對路功說一些自己不用心幹活或是忤逆繼母趙春秀的風涼話!

路父的皮帶和竹棍,每一下都抽在了他的心裏,他多少次夜裡驚醒,向自己發誓,一定要報仇!
讓這些不把他當人看的傢伙全部都跪在他腳下求饒!

在陳榮西的場子里自殺的時候,他最遺憾的,大概就是沒有及時報復這家人這件事情了。

卻沒料到,上天居然還會再給他一次機會。

天意弄人。

路文良微笑着,那張髒兮兮仍舊掛着嬰兒肥的小臉上詭異的露出了一個毒蛇般陰險的笑容,他撫掌搖着頭,微眯的眼睛裏,迸射出的都是狡黠的寒光。

再活一次,他要是還像從前那樣任人擺布,那他路文良的名字也滿可以倒過來寫了。

人嘛,總得為自己謀算些東西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