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黑蓮花影后養成攻略
重生之黑蓮花影后養成攻略 連載中

重生之黑蓮花影后養成攻略

來源:google 作者:洛晴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染 現代言情 顧彥

重生後的徐染,為了向出軌她的未婚夫和十年「閨蜜」復仇,由娛樂圈的十八線龍套,一步步成為頂流影后要說怎麼做到的,也許真要謝謝那位前世還是天降紫微星的影帝明裡暗裡對她的「關照」但徐染想不明白的是,今生顧彥怎麼成了導演,還成了她那暗中「扶貧」的金主爸爸?掉馬的顧導表示,不好好拍戲他就要回去繼承家業了啊!有一個演技堪比影帝的導演老公是怎樣的體驗?成為顧彥御用女主的徐染,白天夜裡都要接受導演手把手教學,她表示雖然成功來得很容易但是心好累!娛樂圈甜寵極限拉扯爽文,清純白切黑蓮花x外表輕浮內里專一的腹黑護短狂魔,黑吃黑女主由前世小白兔向今生小撩精晉階,重生後一步步揭開前世真相內含重生復仇、團寵、掉馬、契約情侶、救贖、修羅場要素展開

《重生之黑蓮花影后養成攻略》章節試讀:

這話一出,吃驚的徐染盯着顧彥似笑非笑的表情,嘗試去讀懂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很快她就放棄了。

這人演技未免太好了。

她只好硬着頭皮問:「有什麼事嗎?」

「聽說你試鏡失敗了,我帶你去找找感覺。」顧彥一副悠哉悠哉地說道。

「為什麼你會知道?」徐染下意識脫口而出,「你要帶我去哪?」

「利益相關,」顧彥的微笑神秘莫測,「問這麼多,是不相信我嗎?」

「噢,也對,昨天我讓你在客房等我,你一聲不吭就走掉了,」顧彥摸了摸下巴,「我看起來這麼不可信嗎?」

說實話我應付不來你這種捉摸不透的人。

腦內吐槽了一番的徐染回答:「不是的,我只是對顧先生你還不太了解。」

「那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跟我加深加深了解吧,」顧彥笑容惑人地邊說邊作了一個紳士禮,「午餐時間了,徐小姐賞臉吃個飯如何?」

徐染不知道自己是被什麼忽悠住了才答應的。究竟是來自飢餓的誘惑,還是眼前大帥哥的美色邀約,還是對演技提升的渴望,還是既然已經社死過了便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但她依舊無法保持平常心。

她坐上了顧彥的副駕上,一言不發地看向窗外。

寂靜的車內,瑪莎拉蒂發動時帶起的聲浪格外清晰。

徐染不由地出神思考,顧彥究竟什麼來頭?

昨日他一身高檔西裝出現在慶功宴,派頭可以比肩一番的演員了。今天這輛車,一看就不是打工人上班開的。

她繁雜的思緒是被顧彥拉回來的:「徐小姐,我很高興你還記得我。」

徐染心想記得啊當然記得,忘不了昨夜的風流與事後的尷尬。

她轉頭看向顧彥:「昨天要是沒有顧先生幫忙,恐怕我又要多一個麻煩。」

「噢?」顧彥目視前方,語氣里有一絲調侃,「想不到你還是個麻煩精。」

徐染苦笑,又聽顧彥發問:「昨天你離開客房以後發生了什麼?」

徐染很想說哪壺不開提哪壺。

但她忍住了,淡淡答道:「沒什麼,在洗手間和關小姐發生了一點小摩擦。」

生怕顧彥進一步發問,她先發制人:「顧先生為什麼會在璨星?」

「我為什麼不能在璨星?」他微微側了個頭,唇角帶笑,「如果你成功當選璨星的女主角,我們甚至可以一起共事。」

徐染瞭然,難怪顧彥會知道她剛剛試鏡失敗的事。

「你現在要帶我去哪裡?」

「先去換件衣服。就快到了。」

怎麼又是換衣服。

徐染盯着自己身上的淺紫色長裙,並沒有什麼覺得哪裡不妥。

十五分鐘後,她在Reformation的試衣間,看着鏡中的露肩碎花裙,這股茫然感更甚了。

這條裙子並不算很暴露,但它的風格絕對說不上大氣優雅。乳白的裙底點綴水紅色的雛菊印花,領口袖口鑲滿了荷葉邊。整體的風格是她平時不會嘗試的純欲風。

看着裙子親民的價格和設計,徐染很難明白顧彥特意帶她來換衣服的目的。

她一臉不自在地走出試衣間,等待評價。

「美女這身真的很搭你噢,超清純靚麗的!」

店員誇張的評價讓她不自覺紅了臉。

「就是啊偶爾嘗試一下這種風格,男朋友也覺得好看吧?」

她正要出聲否認,就聽到顧彥說:「不用包了,就穿這件。賬單發我助理。」

說完他掉頭走向店外,朝徐染打了個手勢。

逃出被店員的彩虹屁包圍的店內,徐染稍微鬆了口氣。

坐回副駕,徐染便緊抓疑惑不放,問顧彥:「為什麼要換這身衣服?」

不像是出席高端場合的着裝,總不可能是顧彥想看她穿吧?

只聽顧彥一副引誘的口吻:「昨天,我幫了你的忙對吧?」

「嗯……所以?」

「你報恩的機會來了。」他神秘一笑。

……

顧彥將徐染領進了一間高檔私人會所。

幽暗的空間里只有幾盞氛圍燈打出暖黃色的頂光,室內彌散着典雅的麝香與木質香,輕鬆舒緩的爵士樂。

會所休閑愉悅的氛圍讓徐染不禁放鬆了一絲心中的不安。

才坐進卡座里,她便禁不住用目光環顧四周。

想到方才顧彥所說的任務。

原來她這身打扮,當真是有備而來,顧彥竟是要求她去套一位作曲家的聯繫方式。

據顧彥所說,這位名曲家相當傲慢,僅僅與他的助理進行商務對接是無法與他合作的,所以他想到了直接聯繫他本人。

雖然徐染想不明白,顧彥一個演員為什麼要與作曲家合作?

正所謂投其所好,傳聞那位名曲家,唯獨對清純風的美女感興趣,於是他想出了在對方經常出沒的會所里安排這麼一出美人計。

正好也讓她找找試鏡那部戲的感覺。

進行了好一番心理建設,徐染從卡座中走出,坐進了**吧台。

狩獵開始。

跟酒保點了一杯雞尾酒,徐染便假裝放空,默默獨酌了起來。

白天的會所大廳內相對冷清,來客並不算多。又在昏暗的環境里,她的一身白裙很是惹眼,不一會兒已經有幾個男人試圖想和她搭訕。

但她很清楚這些都不是她的目標。

她借喝酒掩飾,目光看向酒櫃的玻璃反光,看到一個人緩緩朝她走來。

徐染的心開始緊張起來。

「這位小姐,我們老闆想和你聊一聊,不知能否請你去卡座喝一杯?」

她斜睨了一下來人,淺笑道:「你們老闆也太沒誠意了吧,名字都不報就想邀人去玩。」

「于振東,想必你應該聽過吧?」

上鉤了。

徐染抿唇一笑:「好啊,那就去看看。」

跟着走進側方的卡座,裏面坐着好幾個中年男人。

徐染感到一陣胃痛。

她沒來由地想到自己昨夜逃脫的陪睡任務,當真是僥倖。

但她的演員素養讓她依舊保持着甜美可人的微笑:「各位老闆好。」

「來來,美女坐這邊,我們於老闆你對很感興趣啊。」一個光頭男人指了指主座空出的位置。

她順着看去,正對上主座大叔的臉。

這年紀,都可以當她爺爺了?!

徐染勉強控制着她的表情管理:「久仰於老闆大名。」

邊說著她邊走進了卡座內,自然從容地坐進了沙發中。

這位於老闆轉頭看向她,親切地問候了她一堆問題。

徐染硬着頭皮編了起來。

被問到職業,徐染拿出了顧彥給她安排的人設,璨星的未出道練習生,夢想是當一名歌手。

終於進入射程了。

旁邊的人果不其然討好道:「美女別擔心啊,跟着我們於老闆什麼歌沒有?雖然於老闆更擅長的還是電影插曲啊,但是人脈這麼廣,隨便拉個業內響噹噹的編曲師配給你,想不紅都難咯。」

眾人一眾吹捧之下,于振東微笑看着徐染。

徐染心想來了來了,立馬擺出了顧彥教她的架勢。

她轉頭正對着于振東,半掀眼帘,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眼裡有期待與誘惑:「於老闆,要不咱們加個微信聊聊吧……」

徐染按下了扳機,拿到聯繫方式是順理成章的事。

旁邊陪坐的人很是認同,英雄也難逃美人關。

用顧彥給的號加上了于振東,徐染淺淺彎起唇角,才小坐了一會兒便道了聲失陪,往洗手間去了。

於是卡座內的眾人看着那白衣款款的背影消失在視野中,再也沒出現了。

他們一定沒想到,最頂級的獵手往往是以獵物的姿態出現的。

走出大廳,徐染的手不由地撫上胸口。

她的心砰砰直跳。

好幾次那個老東西的手就快碰上她,她都借口躲掉了。

她感到沒來由的頭皮發麻,這樣的體驗不想再經歷第二次。

雖說她也算自願接受的,因為顧彥給過她選擇的機會。但為了突破自己,找到演技中的缺陷,她咬咬牙便上了。

實際體驗到這樣的現實,她當即決定還是繼續做個有尊嚴的糊糊演員好了。

她胡思亂想着走在會所幽暗的過道,不經意間一個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成功了?」

她一驚,轉身望去,看見顧彥斜靠在分岔路的牆壁,抱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她苦笑着掏出手機朝他晃了晃微信界面。

「很好,」他溫柔一笑,「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說完他起身,示意徐染跟上:「接下來是你的獎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