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我帶着淘寶系統轉運了
重生七零我帶着淘寶系統轉運了 連載中

重生七零我帶着淘寶系統轉運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三隻小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淺淺 現代言情 董紹元

倒霉鬼夏淺淺穿越了!坐擁淘寶系統,哈哈,轉運了轉運了,小錢錢快快來,看我玩轉七零年代!沒事虐虐渣爺渣奶、渣小姑,帶着爸媽離家致富!只是......夏淺淺:哎哎哎,說你呢,別以為你救了我!我就要以身相許啊!某男眼神怨念:親愛的,我討不到老婆啊,你就勉強收了我吧!展開

《重生七零我帶着淘寶系統轉運了》章節試讀:

這句話彷彿踩了蔡氏的神經,一把拍下夏淺淺的手,破口大罵:「滾!要個屁的錢!沒有!」

夏淺淺也不看蔡氏,只緊緊盯着夏爺爺,「爺,你確定嗎?咱們可沒分家,我爸、你兒子的命,你不管了嗎?」

「小小年紀,提什麼分家不分家的,只是家裡困難,沒有錢,你自己想辦法吧!」夏爺爺橫眉一豎,生氣了。

「可是我前天還看夏國旺吃了麥乳精,大哥、二哥還買了新膠頭鞋,怎麼,到我們這邊,就沒錢了?」

「你個討債鬼托生的,昨天上醫院花的不是錢啊!」蔡氏伸出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戳向夏淺淺的額頭,那粗糙的指甲還刮破了一處皮肉。

一絲痛意襲來,夏淺淺忙向後退了幾步,睜着紅腫的眼睛,大聲哭喊:「你還說昨天的醫藥費,我昨天看病,你就給了我爸三塊錢,救我的人好心借了我們十幾塊錢,才將看病錢結了。」

「三塊錢不是錢啊,要我說,你就應該死了一了百了,還欠別人十多塊?你的命哪裡值得上十多塊!告訴你,這可是你們自己欠的,可別指望我拿錢給你還!」

「我們又沒分家,我爸種地也好,打零工也好,掙得錢可都上交了!這幾年,我爸掙得可都有好幾百了!這時候我們要用錢了,你卻不給!我爸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

蔡氏恍惚了一下,「當然、當然是我生的,你可別瞎逼逼,就一句話,沒錢!」

「奶,你要是不掏錢,讓我爸有個好歹,我就報警抓你!你要逼死我們一家,我就跪死在公安局門口也要抓了你償命!」

「還有,你長期虐待我、打我,這些都是證據,昨天醫院的大夫也可以證明!我這些傷給公安看,我就看你得被關幾年!」夏淺淺擼起袖子和褲腿,新傷舊傷層層疊疊,根本看不出小姑娘原本皮膚的顏色。

「哎呦,可憐的娃,平日雖然知道這個刁婆子打孩子,沒想到都打成這個樣子了,這是不拿娃當人啊!」

「就是就是,可憐的娃哦,前幾天我還看她背了老大一捆柴回家,我問她,你怎麼這麼晚了還上山砍柴,你猜怎麼著,她說,她奶說她洗壞了一件衣服,這是懲罰!」

周圍的討伐聲不絕於耳,充斥在蔡氏的耳邊,「你們瞎說啥!誰虐待她了?誰家不打孩子!」

蔡氏掐着腰,將臉往旁邊一扭,氣呼呼的直喘着粗氣,「告訴你!我可不是嚇大的,你嚇唬不了我!」

「那分家吧,分家了,我家的債我們自己背,只求爺奶給我們一條活路!」

這時終於緩過勁兒的張秀蘭,由幾個大娘扶着,緩步走了過來,在夏爺爺和劉村長的跟前站定,目光堅定,腿兩側微微顫抖的手卻出賣了她內心的忐忑和緊張。

「我的女兒、我的男人,在這個家裡只配掙錢幹活,不能享受哪怕一頓飽飯,這麼過下去我們一家就都沒命了!」張秀蘭用盡了一生的力氣與勇氣,終於喊出了這句心裏話。

「你分我們些錢,我們自己上醫院,再給我們分一些糧食,其他我們什麼都不要!」

夏淺淺在一旁震驚了一下,沒想到自己娘親這麼給力,自己一步一步的,就是想逼着夏爺爺趁着這次的事情把家分了。

沒想到,母親居然聽懂了自己話中的意思,而且,自己畢竟是小孩子,提分家會顯得名不正言不順,而母親此時提出分家,用分家錢救自己丈夫,就顯得更順理成章了。

只是母親不知道,自己因為坐擁金手指,才會對未來的好日子胸有成竹。沒糧、沒錢、甚至沒住房,母親的心理壓力得有多大啊!

「分分分,趕緊分,討債鬼,趕緊滾了拉倒!」蔡氏罵罵咧咧的擺手,像是在趕蒼蠅。

本以為爺爺會拒絕,夏淺淺都做好長期攻堅戰的準備了,畢竟要打破人們「老人在,不分家」的固有觀念,讓大家看到夏老二一家的各種凄慘,才能有更大把握成功分家。

且他們小家的一家之主還在昏着,沒有權利就定了這麼重大的事情。可是此時,卻被夏爺爺的一句「我同意,分家吧!」這句話給整不會了。

看着震驚中的眾人,夏爺爺咳嗽了幾聲,接著說道:「咱家沒那麼多錢給你們,就給你們二十塊,加上剛收上來的糧食,給你們一百五十斤,夠你們勉強吃到明年了。至於房子,村東頭河邊還有咱家的祖屋,你們收拾收拾住吧。」

夏爺爺深深的嘆了口氣,他也是內心幾經掙扎才下了這個決定。

自己媳婦不懂法,自己可是上過掃盲班的,這些見識還是有的,如果夏大生死了,自家老婆子也討不得好。

「但是你們去了醫院,無論治沒治好,都不許報警!」

夏淺淺內心笑了一下,果然這個時代的人最怕進監獄啥的,「再加一百塊!」

蔡氏頓時急了,「你搶錢啊!」

夏爺爺內心掙扎,「五十,不能再多了!」

「一分不降,加上這一百,一共一百二十塊,如果不給,我就告你們殺人未遂,然後去婦聯告你們長期虐待婦女兒童!

想蹲監獄還是怎麼樣你看着辦!快點決定,我們還趕着去醫院呢!」夏家肯定有錢,多敲一點算一點。

劉村長想着既然都決定分家了,那就幫夏老二一家多爭取點也行。

夏老二家這些年幹了那麼多活,吃了那麼多苦,這些錢是他們該得的!不然這醫院花錢,糧食還不夠吃,家裡的日子得有多難啊!

於是他咳了兩聲,待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這邊時,才開口說道:「永吉,你就答應了吧,別因為你一家連累了咱們村!」

夏爺爺掙扎許久,終於點頭同意。

旁邊蔡氏急眼了,對着夏老頭就撓上去,「你個死老頭,瞎答應什麼!憑什麼出那麼多錢!」

兩個妯娌對視一眼,見已成定局,趕緊將婆婆拉回屋,低着頭不敢看公公臉上的血道子。

沒了吵人的叫罵聲,夏爺爺叫大兒子去屋裡拿了錢,又抬出來一百五十斤的糧食,給了張秀蘭。

張秀蘭接過錢,顫抖着手,一時有些錯愕。

夏淺淺推了她媽一把,「媽,你先去醫院,我來處理剩下的事情。」

「對,對,我先去醫院!」

看着母親消失的身影,夏淺淺才對着村長開口:「村長爺爺,是不是應該寫分家書?」

劉長根點頭稱是,於是幾人又找來紙筆,一式三份,村長和夏爺爺一同在上面簽了字,由於夏大生不在,由夏淺淺代簽了父親的名字。

夏淺淺朝着村長和眾人鞠了一躬,「謝謝村長爺爺,謝謝各位叔伯大娘娘大嬸,我爹雖然不在,但是我和我媽都記得各位今天幫扶的恩情,等我爸好了,再讓我爸去各家道謝!」

劉長根幾人見夏淺淺是個懂禮的,也感嘆一句世事無常,希望夏老實一家以後能過上好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