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開局:為何美女師尊想撩我
重生開局:為何美女師尊想撩我 連載中

重生開局:為何美女師尊想撩我

來源:google 作者:夢回神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寒 奇幻玄幻 蘇檸柚

【系統】【空間】【師徒戀】開局雲寒綁定了成就系統,通過完成各種任務,獲得各種不同的獎勵「恭喜宿主,成功綁定成就系統,獲得新手大禮包,萬古神體一份!」「恭喜宿主簽到成功,獲得《萬古真經》一本」某師尊本人:「小寒,從今日起,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呢!」展開

《重生開局:為何美女師尊想撩我》章節試讀:

那種異樣的感覺,讓蘇檸柚臉色瞬間爆紅,更是嗔怪的看了一眼雲寒,低聲咒罵道:「SP。」

似乎是聽到了什麼,雲寒頓時更加尷尬。

但是當雲寒再一次回想到方才那種香艷的場面,以及被颶風擋住視線的一幕之時,雲寒直接就捂住了口鼻,仰頭望天,強迫不讓自己流鼻血。

不過,也幸虧周圍由於天色過晚,沒有什麼人氣的存在,不然的話,恐怕自己瞬間便會被弟子們,一人一口口水的淹死。

畢竟,蘇檸柚作為宗主,在弟子的眼中,那就是神女一般的存在。

雖然雲寒作為一個穿越者,屬於是後來者,但是這種事情,雲寒還是挺清楚的。

-------事業分割線-------

此時,膳房之內......

由於天色已經很晚,膳房之內沒有其他人在吃飯,只有剩餘的幾個廚師。

但是令兩個人有些無語的是,膳房之內,已經沒有吃食了,只剩下個個白面饅頭了。

不過這對蘇檸柚來說,也不算什麼。

「你在那邊等等,我親自給你做吧!」

只聽到蘇檸柚像是哄小孩子一般的語氣,讓雲寒沉醉其中。

甚至對蘇檸柚產生了某種不可言傳的感情。

雲寒便只得乖乖聽話,隨處找了地方坐了下來,等待着蘇檸柚出來。

但是很快,雲寒便要後悔了。

廚房內......

剩餘的幾個廚師,看到了蘇檸柚推門而入,瞬間便渾身一個激靈,撲通通的跪在地上,齊聲問好。

「不知宗主需要點什麼。」其中一名廚師顫顫巍巍的抬起頭來,與蘇檸柚的眸子四目相對,有些不知所措的問道。

聞言,蘇檸柚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雙手微托,一股柔和的武氣將幾位廚師託了起來,巧笑嫣然的說道,

「你們出去吧,我只是來借用廚房的。」

聞言,那幾名廚師抖如篩糠,強忍着對蘇檸柚的恐懼,顫顫巍巍的說道:「別了吧,宗主,您還是請說,需要什麼,我們來代勞就好了。」

「不必了,你們出去就好,把廚房交給我就行。」蘇檸柚擺了擺手,語氣溫和的說道。

幾名廚師面面相覷,回想到了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頓時便緊張了起來。

那件事情,簡直可以稱為蘇檸柚的黑歷史了。

前段時間,蘇檸柚來到了廚房,聲稱自己要做些東西吃,廚師們自然是欣然答應。

不過,他們沒想到的是,蘇檸柚居然把廚房炸掉了。

沒錯,正是字面意思上的炸掉了。

就在最近幾天,整個膳房才完整的修好。

「宗主,請小心行事,不要......」

那名廚師還沒等說完,蘇檸柚騰地一下火氣便竄了上來,語氣沾染了些許怒氣道:「什麼意思,你在質疑我的能力?」

「不敢不敢!」

那廚師頓時便全身冷汗直流,生怕蘇檸柚怪罪自己。

「不敢的話,就給本宗主滾出去!」

「好的好的,這就滾這就滾。」

幾位廚師對視一眼,紛紛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無奈,最後只得遵從蘇檸柚的指示,走出了廚房。

數十分鐘之後.......

蘇檸柚擦了擦臉頰上的香汗,微微一笑,小心翼翼的端起了,所謂的「白米粥」,走出了廚房。

由於無人的緣故,蘇檸柚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得到雲寒的位置,便端着「白米粥」,快步的來到了雲寒的面前,將其放下。

「好了,吃吧吃吧!」

蘇檸柚將「白米粥」推到了雲寒的身前,巧笑嫣然的說道。

起初雲寒還挺開心的,蘇檸柚居然能夠為自己做這麼多。

但是當雲寒打開蓋子,看向裏面的「白米粥」之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哪裡是白米粥,分明就是「黑米粥」才對吧。

只見,那碗裏面的「粥」,乾巴巴的,就連米飯都算不上。而且,那米粒子雖然被煮的焦黑,但是實際上,可以見到,那米粒子竟然還沒有熟透。

雲寒就很想問,蘇檸柚是怎麼做到的。

那米粒子焦糊,卻並沒有煮熟......

所謂是,真·黑暗料理。

雲寒吞了口唾沫,看向了蘇檸柚那滿含期待的眼神。

就彷彿是等待着誇獎的小孩子。

見到了蘇檸柚這個樣子,雲寒哪裡還忍心浪費,只得咬了咬牙,心中發了狠,一口直接吞下了那所謂的白米粥。

連嚼都不嚼,便直接咽了下去。

雲寒險些當場暈死過去。

「唔,真好吃!」

似乎是害怕蘇檸柚不太想相信自己,雲寒甚至違心的發出了一聲喟嘆。

可以說是求生欲滿滿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以後我來為你做飯怎麼樣。」

見此一幕,蘇檸柚頓時便喜笑顏開,有些興奮的說道。

「快別了吧,我怕我系統還沒捂熱乎,就被你投毒而死。」

雲寒在心中默默吐槽,但是嘴上卻還是極力勸阻道,「還是別了吧,以後我來為師尊做好吃的吧。」

「什麼,你是在說為師我做的東西不好吃?」聽了雲寒這話,蘇檸柚微微挑眉,語氣有些危險的質問。

「不不不,師尊,我是說,您作為宗主,自然是日理萬機,所以作為師尊的好徒兒,做飯的事情,本應該就由我來做才對。」

雲寒瞬間便急忙擺手搖頭,趕忙換了個說法,解釋道。

聽到了雲寒這個解釋,蘇檸柚才收起了那危險的目光,核善的笑道,「嗯嗯,小徒兒真乖!」

說罷,還摸了摸雲寒的頭。

雲寒:......

「師尊,我就先回去修鍊了,天色不早了,師尊您也早點休息。」

為了擺脫折磨,雲寒便只得信口胡謅了一個借口,正想着離開。

卻被蘇檸柚拉住了手臂。

「那麼急着走幹什麼,師尊有些累了,徒兒幫我捏捏肩如何?」

蘇檸柚換了個坐姿,有些期待的看向了雲寒。

雲寒一愣,有些抵觸,但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來到了蘇檸柚的身後,用一種極其溫柔的力道,捏着蘇檸柚的香肩。

「嘖,徒兒的手法還真是嫻熟呢,究竟是從哪裡學到的?」蘇檸柚忍不住有些嘖嘖稱奇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