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真嫡女硬剛帶系統綠茶
重生後,真嫡女硬剛帶系統綠茶 連載中

重生後,真嫡女硬剛帶系統綠茶

來源:google 作者:一阿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燼 姜落

【1v1雙潔+打臉虐渣+雙重生+甜寵】真嫡女姜落被帶有女主搶奪系統的真綠茶竊取了氣運,前世受盡折磨、家破人亡重來一世的姜落拽到起飛:金手指是吧?看我不把它給折斷了!忙着收拾吸血表親、綠茶白蓮的她,無暇顧及兒女私情可一道聖旨下來,無數妙齡少女以淚洗面、芳心碎了滿地,就連真綠茶也恨的牙痒痒:那位風華絕代的昭晏世子竟主動求娶被批了凶命的姜落?!處於中心點的姜落:我只想報仇,我要退婚!可退婚當天,身邊清冷自持的小侍衛竟化身為昭晏世子,將她圈在懷中,紅了眼眶——「你要退婚?」展開

《重生後,真嫡女硬剛帶系統綠茶》章節試讀:

許久未見到爹爹娘親的姜落同他們寒暄了好一陣子,戀戀不捨的告退後。

便循着記憶中的路線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中,期待着再次遇見語卉。

「你竟然還在偷懶,趕緊把這桶衣服給我洗了!」

剛推開院門,姜落就聽見了她這輩子也不會也忘記的聲音,她緊皺着眉頭、瞧見了兩名女子正在院子**互相對峙着。

語卉看着眼前裝滿着臟衣服的大桶,實在是忍無可忍了,衝著眼前囂張的女子辯解道:

「流雲,你我二人同是小姐的貼身婢女,憑什麼你的衣物還得由我來清洗?」

流雲叉着腰,得意地笑道:「憑什麼?就憑我最得小姐的歡心。」

被流雲無恥的話語噎住了,語卉咬着下嘴唇卻找不出其他辯解的話語,就要提起那裝滿臟衣的大桶,把氣都往心裏收。

卻被一隻手溫柔的攔住她的動作,語卉驚奇的叫出了聲:「小姐!」

姜落觸到了語卉粗糲的手背,內心一片凄涼:

最後來救她的竟是被自己一直忽略、不善言辭的語卉,而她最為親近的婢女則成了捅她眼睛的惡人。

「小姐,你回來了,外面太陽大,流雲陪你回房歇着吧。」

流雲擠開語卉,滿臉笑意地湊到姜落的眼前,一幅乖巧聽話的模樣。

而一旁的語卉只能安靜的垂着頭,不安地攪動着自己的手指。

「流雲,這一年來,你過得挺好。」

姜落推開流雲殷勤纏上她手臂的動作,直直地盯着她看。

被盯的頭皮發麻,流雲裝着糊塗:「小姐,這一年裡,我可是天天盼着您回來呢。」

「是嗎?」

姜落笑了,轉身走向一旁沒有存在感的語卉。

「你剛剛發號施令的模樣,可是比我這個主子還要風光呢。」

質問着流雲,姜落牽起語卉的小手、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薄繭,還有些陳年的小傷疤。

流雲慌了神,連忙走到姜落的身邊,就要朝她辯解。卻被姜落一聲令下:

「跪下!」

語卉瞪大了雙眸,驚奇的看着眼前發生的這一幕,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般。

戰戰兢兢地跪在滾燙的青石板上,流雲癟着嘴巴,也不知道自己哪兒做錯了。

「流雲以下犯上,罰跪兩個時辰。」

周圍的婢女們一聽此言,頓時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了,安安靜靜聽着姜落的話:

「若是有人幫她,便同她一起跪着,跪滿兩個時辰。」

「小姐,小姐,流雲知道錯了,您放了流雲吧!」

流雲這才開始着急起來,抓住姜落的衣角,苦苦哀求着。

可姜落卻沒有給她一點兒好臉色,反倒拉起不受寵的語卉進了屋內。

周圍流言四起,流雲心中憤恨,大吼一句:

「都圍在這兒做什麼?還不趕緊做你們自己的事情!」

眾人皆作鳥獸散,只餘一名形色匆匆的婢女,藉著這樣混亂的局面離開了小院內。

屋內姜落同語卉私語着什麼。

「小姐,你說的可……」

驚嘆出聲,語卉提高了聲調,又硬生生被姜落給阻止。

她立刻會意,放小了音量,謹慎的轉頭看了看緊閉的房門,還是有些不敢置信:

「流雲真的投靠了那李家小姐?」

姜落點點頭,特意提醒道:

「此番我九死一生從私宅回來,得知了這個消息,咱們院里我就只信你一人,咱們可要加倍小心了。」

吞下驚疑,語卉堅定的點點頭道:

「小姐,你放心,語卉發誓,今生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聽着語卉情深意重的誓言,姜落溫涼的血液重新變得沸騰起來,她揚起真誠的笑容,特意叮囑道:

「一概是從流雲那兒接手的事物,咱們絕對不能吃。」

李葳還沒給她種下那個稀奇古怪的玩意兒,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嗯!」

用力點着頭,語卉將姜落剩下的叮囑也牢牢記在了心間。

*

另一處馨香的小院中。

「你說,流雲被姜落狠狠的責罰了?」

李葳修剪着房內的花卉,漫不經心的問着。

「奴婢所言,句句屬實。」

一名婢女低垂着頭,恭敬的回答道。

「思蕊,你找個機靈的人去拉攏拉攏流雲。」

李葳邊說著話,一邊輕嗅着月季花芬芳的香味。

李葳剪下一朵月季花、鮮嫩的花瓣被她一瓣一瓣的撕開,她輕聲對着跪在地上的女子說道:

「你做的很好,放心吧,她們暫時不會有危險的,只要你聽話。」

跪地的婢女立刻回道:「奴婢謹遵表小姐的吩咐。」

「行了,回去吧,別讓她起了疑心。」

掉了滿地的花蕊,李葳平息着任務未能完成的沮喪之情:

明明一年前的姜落,就如同潔白的月季花根本不是她的對手,怎麼回府後像突然換了個人似的。

似乎想到了什麼,李葳神色大變:

「思蕊,你去找人將私宅里的張嬤嬤給……」

她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思蕊立刻點點頭,忙着去找死士打點這一切了。

*

夜色漸深,剛用完晚膳的姜落同語卉回到了小屋內,只瞧見語卉一副慌慌張張的模樣把門給關的緊緊的,在姜落耳邊小聲低語着:

「小姐,你說的沒錯,流雲的確與李家小姐有着來往。」

她特意關注着流雲的動向,果不其然被她給蹲守到了流雲與李家小姐院中的婢女有着私下的來往。

姜落瞭然地點點頭,不過還是有些疑慮蕩漾在心頭,倒也沒怎麼放在心上。

讓語卉回去好生歇着,別在流雲面前露出馬腳,便自個兒在房內捋着以後將要面對的招數。

吱呀一聲。

姜落背對着大門,還以為是語卉重新回到了屋內、催促她早些休息,便輕聲道:

「語卉,我等會兒就歇息了。」

可身後的腳步聲卻不像是女子所發出來的聲音,姜落警覺的抬起頭,發現自己籠罩在黑影之下,立刻回過頭,剛想喊人。

又立刻止住了聲音:「阿瑾,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姜落瞧着阿瑾的模樣,乾淨整潔像是換了一整套衣物,懸起來的心微微放了下去:

「你沒事吧?」

阿瑾也不多做解釋,直接從袖口中掏出他從張嬤嬤那兒拿到的神秘小袋,遞給了姜落。

「你真殺了她們?」

姜落訝異道,接過這袋東西,瞪大了杏眸、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

「是。」

從阿瑾嘴裏蹦出一個簡單的單音節。

似乎殺兩個人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或許是姜落看他的眼神愈發詫異,他才解釋道:

「她們傷害過你,殺了她們,是我的職責。」

阿瑾說完這句話後,還有些罕見地垂下了頭,不敢抬頭看向姜落。

姜落沒想到重生一世,竟然還給了她一個這麼厲害的武器。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阿瑾,湊到他的跟前,主動的對上他的黑眸。

阿瑾的呼吸滯了一瞬,二人的距離近在咫尺,都能聽見二人彼此心臟的跳動聲。

呼吸開始放緩,阿瑾輕抿着薄唇,攥緊了拳頭、在姜落看不見的地方,耳根處漸漸染上紅暈。

姜落粉唇輕啟:

「不如你教我武功吧!」

現成的武林高手不去運用,這不是暴殄天物嗎!

原來是因為這個,不知是失望還是鬆了一口氣,阿瑾退開與她的距離,輕輕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