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重生後我虐了渣總
重生後我虐了渣總 連載中

重生後我虐了渣總

來源:外網 作者:安瀾封煜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安瀾封煜 科幻小說

安瀾愛封煜十年,付出的代價是家破人亡,親人一一死去,孩子也沒有留住...... 後來封煜愛上瘋了的安瀾,小心呵護,擔驚受怕,怕她想起一切。 當真相浮出水面,安瀾站在高樓,看着滿目猩紅的封煜:「若能重來,我一定不會再愛錯人!」 而後她轉身決絕,墜下高樓,在他眼前死去...... 重生後的安瀾,再次見到封煜,她笑着從他身邊走過,為他人穿上了婚紗。展開

《重生後我虐了渣總》章節試讀:

封寧搶救及時,保住了一條命,但她原本就傷重,加上這一刀的傷害,醫生斷言短期內醒不過來。
而安瀾以殺人未遂的罪名,被送往了看守所。
進去之前她追問着莫言,從他口中得知封寧暫時無礙後,微微鬆了一口氣。
她一方面擔心封寧的安危,也是怕她死了,那自己就真的百口莫辯了!
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她在看守所迎來了第一個夜晚。皎潔的月被烏雲遮蔽,魔鬼的爪牙也露出了尖銳的鋒芒,抓向她這隻可憐又無辜的小羔羊。
安瀾被人強行帶進廁所,後背撞上冰冷的牆壁,她痛得悶哼一聲,警惕皺眉問:「你們想幹什麼?」
「幹什麼?看你這新來的不懂規矩,教教你罷了。」為首的女人陰笑一聲,兩個手下走過去把安瀾按住,細嫩白凈的手在燈光下顯得有幾分蒼白。
「嘖嘖,多細嫩的一雙手啊。」女老大抓住她的手摩挲着,安瀾顫抖了一下,想要把手縮回去,卻無法動彈。
她強自鎮定,看着女老大問:「你們想要什麼?只要我能給的,我都給,你們放過我!」
「行啊,敢情還懂點規矩。不過,你現在說什麼也沒用。」
安瀾心驚不已,隱約有種不詳的預感。
彷彿為了印證她的想法,下一秒女老大又說:「老實告訴你,有人出錢讓我們好好招呼你!」
「是麥琳琳嗎?」安瀾咬牙,聲音里充滿絕望和憤怒。
女老大嘿嘿一笑,搖搖頭道:「這你倒是猜錯了,據我所知,出錢的那個大有來頭。我聽說,你捅了人家妹妹一刀,人家也是下了狠心要整你呢!」
「不,不可能……」安瀾瞪大眼睛,臉色蒼白的否認,她不相信封煜會做這種事,一定是有人假借封煜的名義,一定是的!
安瀾想着,指尖傳來一陣尖銳的痛,痛得她忍不住失聲痛呼。但話音還未出口,嘴巴已經被人緊緊捂住。
安瀾呲牙裂目,指甲與肉之間被人用縫衣針刺入,所謂十足連心,她痛得皺緊眉頭,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行刑的人拔出縫衣針,對準她另外一隻手的縫隙緩緩刺進去,劇烈的疼痛讓安瀾淚水都流出來了,她猛烈的掙扎着,甩掉壓制住自己的人。
「救命……」凄厲的叫聲響徹寂靜的空間,隨即她又被人抓住,按在地上動彈不得。
女老大狠狠甩了她一巴掌,惱怒道:「找死,竟然敢叫!來,把她的嘴綁住,再讓她叫出來就不好收拾了。」
手下聽令,拿出衣服塞進安瀾的嘴裏,她咽嗚的掙扎着,雙眼期盼的看向門外。
剛才那聲叫喊很響亮,外面的看守人員不可能聽不到。
只要她們聽到介入,自己就能安全。
可是,時間一點點過去,外面安靜得連蚊子打架都聽得到,她的心一點點冷了下去。
事到如今,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安瀾絕望的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那枚細小的縫衣針,伴隨着尖銳的疼痛不斷襲來,她感覺到了什麼叫做心如刀絞。
「好痛……」她心裏想,好想就這麼痛死過去,就不用再承受這樣的折磨。
可是,越疼痛她的神智越清醒,眼睜睜看着細針刺入,卻無能為力只能感受恐懼和憤怒,想必沒有人不刻骨銘心。
女老大看她痛得面無人色,也不由得搖搖頭道:「冤有頭債有主,我們也是拿錢辦事。要怪,就怪你喜歡上不應該喜歡的人。如果他真的愛你,怎麼可能會讓你受這樣的罪呢?」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安瀾在意識模糊間想起封煜冷絕的臉,他無情的眼神盯着她,充斥着無盡的厭惡和嫌棄,還有不屑。
「安瀾,你真臟!」
「安瀾,你這個賤女人,懷了別人的孩子來冒充我的血肉。」
「安瀾,如果封寧有事的話,我要你百倍償還!」
句句錐心的話語,伴隨着尖銳的縫衣針,痛得她淚水直流,漸漸失去意識。
翌日,安瀾緩緩轉醒,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恍然失誤,昨夜的一切都是場夢吧?
然而,她尚未慶幸,指尖傳來的劇痛立刻就提醒她,一切都真實發生過。
她低頭看着紅腫的十隻手指,輕微的觸碰都讓她痛得渾身發顫,而身上其他的疼痛也一併襲來,痛得她幾乎無力承擔。
她強忍着一陣陣暈眩和疼痛,艱難的挪到門口,沙啞的聲音呼喊着看守人員。
很快,一個女看守過來,冷眼不耐煩的看她,問:「什麼事?」
「警官,我要……我要見封煜,我……」
話未說完,已經被冷笑着打斷了,看守人員滿臉鄙夷的看着她,嘲諷道:「你以為這裡是酒店還是旅館?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乖乖回去做好,不要找事!」
「不,警官,我真的有事……」安瀾急切的說,伸手抓住她的手臂。
下一秒,手背被狠狠的抽了一下,她痛得縮了手,看守人員兇狠的警告道:「老實點,再這樣別怪我不客氣!」
說完,轉身便離開了。
而安瀾突然感覺頭皮一痛,女老大陰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看來昨晚教訓得你不夠,竟然還有力氣想告密?」
安瀾寒毛直豎,立刻想要掙脫跑掉,無奈她的力氣敵不過人家,再次被拖進了洗手間。
在看守所的那一個月,每天對安瀾來說,都是無窮無盡的煎熬。
那些女人變着法兒的折磨她,不僅是身體還有意志。
剛開始安瀾還能緊咬牙關不求饒,後來實在沒辦法了,只能順從的求饒,但她們顯然還不想放過她。
只是短短一個月時間,安瀾便被折磨得不成人樣,骨瘦如柴。
深夜,她一如既往捲縮着身體,躺在洗手間冰冷的地上,刺鼻的臭味依然讓她想作嘔。
冷清的月光透過窗檯,照在她泛紅的臉上,透着一股不正常的意味。
冷熱交替的感覺不停折磨着她的身體,頭暈目眩更讓她痛苦不已。
她痛苦的咬着牙呻吟着,恍惚間,眼前出現一個幼小的身影。
身影蹲下來輕撫着她的臉龐,稚嫩的聲音叫着:「媽媽,別丟下我,我好害怕。」
「寶寶不怕,媽媽在……」安瀾張開嘴,無聲的說著,伸手想要撫摸她的臉,女兒的臉龐去突然消失了。
她心頭一驚,強撐着坐起身子四處尋找着女兒的身影,遍尋不到間很是心灰意冷,想起自己這段時間的遭遇,唇角揚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寶寶別怕,媽媽這就去陪你!」
砰!
一聲悶響在黑夜中響起,伴隨着猩紅的血花,在這個黑夜悄然綻放……

《重生後我虐了渣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