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連載中

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來源:google 作者:禿頭不扎丸子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蓁蕪 謝珣

近些天來夜半時分阿蕪總被噩夢驚醒,腦海里不斷閃過一些畫面,夢裡一容貌與之相似的女子一身紅衣從城牆一躍而下,耳邊依稀傳來一句「謝珣來生但願與你不再相見」展開

《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章節試讀:

韓樾走過來隔在了三人中間,擋住了男子放肆的目光,

「原來是韓大人的妹妹,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啊,我還有些事,叨擾了」那人見時機不太對,便識相走開了。

沈蓁蕪看了眼不甘離去的男子,轉頭微笑着朝韓樾行了一禮說道「韓表哥,安好」,

旁邊曹雲汐也跟着行禮叫了聲「韓大哥,安好」臉上泛着一起彆扭的紅暈。

韓樾點了點頭對着二人行禮:「兩位妹妹安好」接着對沈蓁蕪說道:「前陣子事務繁忙,抽不出空去看你,病了一場瞧着倒是沉穩了許多,就快及笄了是該懂事了

對了,母親回來了,得閑去府里看看」

「好,過兩日我就去看姨母」沈蓁蕪答道。

正值三月倒春寒,湖面吹來的風還有些刺骨,甲板上的人群沒一會兒就躲進了艙內廂房,只剩三人和幾人的隨侍還在上面,

韓樾看沈蓁蕪打了個顫慄,便輕聲斥責道:「還不趕緊進去,當心受了風寒可得了」

「不用了,我有些暈船,吹吹風挺好」沈蓁蕪攏了攏披風。

韓樾聽了很是不贊同,可又拗不過她,一旁曹雲汐見狀吩咐丫鬟海棠把手爐拿過來遞給了她。

沈蓁蕪接過手爐,對着曹雲汐投去感謝一笑,曹雲汐見了回以寵溺嬌怨微笑,捂了一會兒,身上暖和了許多,

三人便一直待在艙外甲板上,直到船快靠岸所有人才出了船艙,韓樾本是就好友一起來的,不好一直陪着她們,於是在和二人告別後去了友人那邊,

因船實在太大,靠岸要了好一會兒,原本一直挨在沈蓁蕪身邊的曹雲汐,隨着向出口擠去的人群二人被隔的越來越遠,一旁的萍兒也被擠的不見蹤影,

只剩沈蓁蕪一人被擠到了船的邊緣,突然間腳腕處傳來一陣刺痛,身體不受控的往船外倒去,慌亂間她抓住了一人的衣袖,使勁一拽由於慣性頭直接埋進了那人懷裡,一陣熟悉的味道傳進鼻腔,

晃了下神,便立刻退出那人的懷裡,忙低頭道了聲歉不等答話看也不看那人模樣就擠向了另一邊。

過了一會兒,船上的人少了許多,曹雲汐也終於看見了早已換了位置的沈蓁蕪,趕忙走了過去拉着她的手直到下船都不曾放開。

就在二人剛下船沒多久,船上突然傳來一人尖叫的聲音「有人落水啦,快來人啊」,一時間岸上的人和船上的人紛紛探出了頭,想要看清落水的人到底是誰。

沒一會兒,下去施救的水手便將人拉上了岸,沈蓁蕪仔細一看原來落水的就是剛剛很是輕浮孟浪的何姓男子,可能嗆了幾口水,一直咳嗽不斷,頭髮早已散亂不成樣子,衣服也已經被水全部浸濕貼在身上,頭髮和衣服上的水啪嗒啪嗒的往下落,看着很是狼狽。

水手安撫了一會兒何姓男子,又上下看了一下有無傷處,看人神志還算清楚便恭敬的問道:「郎君可有哪裡不適,可否需要幫您喚郎中來」

「無事,……不過是一時失足…不小心落水了,沒什麼大礙」何姓男子有氣無力的說道。

水手見人確實沒事,便返回了船上

其他圍觀見人沒有什麼事,作鳥獸散,曹雲汐看了看聳聳肩準備拉着沈蓁蕪往馬車那邊走,身後突然傳來崔玲玲的喚聲,

沈蓁蕪二人回頭看見崔玲玲疾步過來,到了二人面前站定氣沖沖道:「沈蓁蕪,今日算你走運,日後咱們走着瞧」

曹雲汐聽了崔玲玲的話以為她是為之前沈蓁蕪的舞讓大家驚艷而嫉妒

看她盛氣凌人的樣子很是不忿當即回懟道:「今日咱們阿蕪可是出盡了風頭,日後不一定誰比誰厲害呢」

崔玲玲狠狠白了曹雲汐一眼,對着沈蓁蕪冷笑了一聲繼續道:「就算你舞跳的再好,也照樣是入不了子玉公子的眼,不過是跳樑小丑罷了」說完滿臉嘲諷從沈蓁蕪身旁擦身而過。

曹雲汐還要趕去去崔玲玲理論,沈蓁蕪一把拉住了她,對着她安撫道:「不過是逞幾句口舌之快,何必與她計較這些

說不定她比咱們更氣呢」,曹雲汐想了想倒也不無道理,又抬頭看了眼早已沒了蹤影的人這才放棄了。

等隨侍的人安排妥當兩人各自上了馬車起駕回府。

回沈府後,沈蓁蕪將路過西市時喚了萍兒買的些珍饈閣桂花八珍糕給沈老太太送了去,陪着老太太吃了些點心喝了茶這才回了南院。

剛進屋,萍兒立刻將沈蓁蕪的披風解下來掛上,給屋裡的點上了燈,沈蓁蕪坐在妝台前萍兒利落的幫着卸釵鬆散髮髻。

沈蓁蕪回想着今日的事,白天見那何姓男子本就覺得很是古怪,後來人群擁擠不知是被什麼東西刺了下腳腕

瞬間感覺整個人都麻木險些落水,再然後那人掉入水中,這樁樁件件

顯然就是衝著她來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幹的,不過還好她知道崔玲玲不懷好意,沒有與她過多糾纏,也從未落單一人獨處,

沒有給她可下手的機會,可後面失算一點,萬幸最後拉住一人沒有落水在眾人面前出醜。

看來有些事情並不是你一味地避讓就能倖免的,或許有些人還是得讓她知道些厲害才能收起張揚的爪子。

沈蓁蕪眼神突然變得幽深,萍兒在身後無意間抬頭看到她的眼神,突然打了個寒顫,一眨眼那眼神又不見了,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洗漱更衣萍兒服侍沈蓁蕪睡下便退出了內屋。

………………………………………………………………………………

今日沈蓁蕪起了個早,去東院向沈老太太請了安就帶着萍兒和兩個隨侍出了門。

馬車朝着韓府去了…

到了韓府,萍兒敲了門告知了來人,裏面的婆子急忙打開了門迎着沈蓁蕪進來,邊走邊給旁邊的丫鬟道:「快去給夫人說,二姑娘來了」

因楊氏去的早,韓夫人便把沈蓁蕪接來照顧了許久,又時常說她就如自己的孩子般,府里的人便都叫沈蓁蕪二姑娘了。

丫鬟應了聲急忙跑開了。

「這幾日夫人還念叨您呢」婆子笑吟吟道:「從靈山回來聽聞您病了一場,擔憂的很呢,您身體可好了」

「無礙了,姨母還是老樣子,每年都要去趟靈山啊」沈蓁蕪道。

「是啊」婆子答:「夫人多年無子,在靈山請願後生下樾哥兒,夫人每年都會去還願,來去一趟都得半月多」

到了正廳,便聽見一婦人的聲音傳來「阿蕪,快讓我看看,哎喲,感覺都瘦了一大圈呢」只見婦人急忙從正位起身迎了過來,雖年近四十,

可她臉上卻沒留下什麼歲月的痕迹,肌膚光滑柔嫩,透着不符合年齡的韻味,唯有笑起時眼角的一絲細紋才能察覺,此人正是韓樾的母親韓楊氏韓夫人。

「姨母安好,阿蕪想死你了」沈蓁蕪抱了抱韓夫人道:「表哥前日說您回來了,這不今日我一大早就過來了」

「還算我沒白疼你,今日你姨父和表哥在宮裡當值,估摸着得申時才回,今日你可得多陪陪我」,韓夫人笑道:「太晚了話,今晚就在府里住下」

「好啊,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沈蓁蕪玩笑道。

「唉,這日子過的真快啊,眨眼間你就長這麼大了,過些日子就要及笄了,不久就該議親了」韓夫人感嘆。

「阿蕪啊,不如就嫁給你表哥如何,正好我也不用再費盡心思尋個滿意的兒媳,更不用擔心你嫁到別人受人欺負」說到此處韓夫人雙眼瞪的賊圓。

「姨母,你可別開這種玩笑了,表哥聽到又該說教你了」是的,這種話韓夫人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只要韓樾在場聽見肯定得說教一頓韓夫人,

沒錯,兒子訓誡母親,場面相當精彩。

韓夫人聽見沈蓁蕪的話趕緊朝門外瞅了瞅,又急忙正回身子嘴硬道:「哼,我還怕他不成,好歹我可是他母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