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大佬主動讓我抱大腿
重生後,大佬主動讓我抱大腿 連載中

重生後,大佬主動讓我抱大腿

來源:google 作者:七月糖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靖堯 現代言情 袁梓熙

【甜寵爽文,強強聯手】袁梓熙將一手好牌打得稀爛,人美,家富,還能力超強,妥妥的富家千金女強人結果,前世看上勤奮的窮屌絲,為了他低調無華,沒想到屌絲逆襲後連她的家產也吞了,她也一命嗚呼重活一世,袁梓熙綻放自己,又美又颯,打壓負心漢,狂虐渣渣,忙得不亦樂乎前世曾經暗戀她的大佬主動靠近,笑得邪魅惑人:「我不介意給你抱大腿」袁梓熙驕傲地揚起頭,「不需要,謝謝」大佬將她抵在牆上,眸光炙熱:「我需要」袁梓熙不屑一顧,他又道:「強強聯合,不比你孤身奮戰更好?」她覺得有道理,從此後,雲城再無敵手人人都說袁梓熙是靠着凌靖堯才走上人生巔峰,凌靖堯卻說,她是他黑暗中的一束光為了這束光,他願意用盡全力寵着,愛着,哪怕為她流盡最後一滴血袁梓熙被寵成女王,每天夜晚凌靖堯都要跪着哄她,也玩得不亦樂乎展開

《重生後,大佬主動讓我抱大腿》章節試讀:

就在這時,一隻野兔竄了出來,蹲在台前的路中,被摩托車燈嚇傻了,瞪着圓圓的大眼睛望着他們。袁梓熙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想剎車,可這個時候凌靖堯和她幾乎在同一條直線上,她若剎車一定會落後。

這時,凌靖堯車頭微偏,朝她這邊擠過來,讓她沒有退路,連繞開障礙物都不行。

袁梓熙瞪着那隻兔子,彷彿看到了兔子眼中的驚恐和無措,心被揪了起來。

「吱——」輪胎摩擦地面,颳起一串火花,被燒焦的味道沖鼻而來,刺耳的聲響淹沒那些人的叫聲,又戛然而止。

凌靖堯已經停在台前,距離檯子不過五公分距離。

而袁梓熙因為那隻兔子,生生落後了他一個車頭。

場上靜謐了許久,才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歡呼聲,口哨聲,尖叫聲此起彼伏,響徹這片天空。

袁梓熙看着在她車輪下嚇暈過去的兔子,像經歷了一場大戰,額頭秀髮汗濕。她摘下頭盔,輕輕揚了揚,長發飄逸,看向凌靖堯的眼神多了幾分不甘。

如果不是這隻兔子,她才不會輸!

凌靖堯眯了眯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是我輸了。」她大方承認,雖有不甘,但終究是輸了,只怪自己運氣太差。

凌靖堯點頭,說道:」你是輸了。剛才我如果不擠過去,你還可能繞開,說不準還能和我齊平,你是不是怪我?「

袁梓熙最初有一瞬是覺得挺冤的,也怨他耍手段,可細想來賽場上競爭,不就要用盡各種手段去贏嗎,要怪只能怪她心太軟,不捨得撞死一隻兔子。

她搖了搖頭,說道:「雖然不想承認技不如人,但輸了就是輸了,心軟也是一個缺點,在戰場上有缺點存在就是致命的。」

凌靖堯看她這麼平靜,多少有些詫異。他確實想給她一個教訓,被渣男背叛了還學不會強硬,以後要怎麼管理公司?

可是,當她轉身跨上摩托準備離開,眼中一閃而過的失望還是讓他動容。

「等下。」

袁梓熙轉頭看他,有些不解。

蘇烈落後他們第三個到達,對這個結果也挺有意見的。他苦練了這麼多年,連個女人都比不過,讓他情何以堪!

但今晚最重要的是,堯哥最後險勝,還有些勝之不武,他心裏不爽。

見凌靖堯叫住人家,急忙湊過去,笑着說:「袁小姐,雖然你沒能贏堯哥,不過呢,這只是意外,依我看,你們不如再比一次,堯哥你是這個意思吧?」

眾人嘩然,莫名又有些興奮。

剛才兩車幾乎同時靠近終點,同時踩下剎車,他們甚至一度都替凌靖堯緊張,以為會是平手。

現在如果能再來一次,那可是很難得的機會,這輩子又能有幾次看堯哥親自出馬?

「再來一次,再來一次。」

觀眾歡呼雀躍。

袁梓熙訝異,又多了分期待。如果再來一次,她一定不會輸!

凌靖堯看着不嫌事大的蘇烈,眸光冷了一下,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

「我的意思?你又知道?」

蘇烈捂着頭,委屈地看着他,是他悟錯了嗎?那堯哥叫住她是什麼意思?

「剛才賭注什麼袁小姐忘了?」

袁梓熙臉色一僵,怎麼把這事忘了。

她咬了咬唇,那張精緻的小臉露出幾分懊惱,貝齒輕輕咬在紅唇上,清澈的雙眸顯出幾分無辜。

凌靖堯看得心頭微顫,忽又想起那天夜裡,這張小嘴柔軟又甜美的味道。

「凌少要什麼?」

凌靖堯靠近她,忽然長腿一跨,坐到她的身後,長臂伸了過去,握住車把,連同她的小手也一起握着。

「開車。」

袁梓熙:……

為什麼她覺得他說的這兩個字別有深意,是她誤會了嗎?

袁梓熙腦子有點亂,反應不過來。因為身後那人渾厚的陽剛氣將她裹得緊緊的,夾雜着淡淡的煙草味,還有他說話時噴出的溫熱氣息,就灑在她脖頸上,彷彿用他的唇輕輕拂過。

凌靖堯看她半天沒動,直接替她發動了車子,摩托車一下子疾馳出去,將目瞪口呆的眾人甩在身後。

冷風吹來,袁梓熙才漸漸清醒過來,側過頭想問他到底要怎樣。

可他身子前傾,幾乎將她圈在懷裡,俊臉就在一旁,她一側頭,唇瓣若有似無地擦過他的臉。

還沒等她說話,他微眯了眼眸低頭看來。

「這麼主動?」

「我……」

袁梓熙頭往後仰了仰,想離他遠點,可剛一動,他忽然追了過來,在她唇上輕輕啄了 一下。

「你能這麼主動我很高興,不過這種事還是我來比較好。」

袁梓熙:……

她的臉頰已經一片通紅,又羞又惱。

什麼嘛,誰想主動了。

凌靖堯心情很好,盯着她發紅的耳朵,只覺得喉嚨一緊。剛才就不該蜻蜓點水。

袁梓熙不知道他要帶自己去哪裡,也沒心思問。他的一隻胳膊不知何時伸到她腰間,將她摟住。她除了那天晚上,還是第一次和男人這麼親密接觸,整個人都有些軟,腦袋也是暈乎乎的,心跳劇烈得彷彿隨時要蹦出來。

直到凌靖堯將車子停下, 她才發現自己被他帶到了山頂。

袁梓熙下車,拉開了和他的距離,這才平靜地問:「你的條件是什麼?」

凌靖堯斜靠在車上,點了一支煙,斜乜了她一眼,淡淡開口:「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

袁梓熙一愣,問道:「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

他說這幾個字時,眼睛直勾勾看着她,深邃的眸子像藏着什麼,讓人看不清。但他臉上那帶着痞氣的笑容讓這句話的深意大打折扣。

袁梓熙捉摸不透,也不想多想,眉頭輕輕蹙了蹙,沒說話。

凌靖堯彈了彈煙灰,繼續道:「對敵人不該心慈手軟,不過,你剛才心軟,我很喜歡。」

袁梓熙越發弄不懂他的意思了。

「你也是因為我才輸的,所以我可以幫你一次。」

這句話她倒是聽懂了,眼睛一亮,等着他的條件。

「至於條件嘛,暫時沒想好,先欠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