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二零零九
重生二零零九 連載中

重生二零零九

來源:google 作者:明天就暴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自衡 蘇楠 都市小說

上市公司銷售主管周自衡重生到了高三,面對稚嫩的人生,他該如何書寫?周自衡:有一說一,魅力真是個該死的東西!展開

《重生二零零九》章節試讀:

周自衡說道,「我和王玉濤都要臉,就不當著你們的面道歉了,我倆去一邊聊,你們好不容易來一趟,正好和老師聊聊我們的學習情況。

一提到學習情況,瞬間就吸引了周啟正和郝紅梅的注意力,立馬圍上劉廣義詢問起來。

周自衡趁機把王玉濤拉到一邊。

王玉濤小聲冷笑「你很狂啊,明天老地方,還打你信不信。」

周自衡眉頭一挑,觀察了一下天花板,確認沒有攝像頭,突然詭異的笑了起來。

「你笑你媽呀。」王玉濤接罵道。

周自衡眉頭一挑,一隻手快速的捂着王玉濤的嘴,另一隻手對着王玉濤的眼眶就是一拳,王玉濤瞬間眼裡都是小星星,直接喪失戰鬥力。

與此同時,周自衡大叫,「在辦公室你還打我,還道歉,我道你二大爺。」

一邊叫,一邊對着王玉濤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直到劉廣義他們回過神跑過來把他倆拉開,這頓持續了半分鐘的暴打才算完美收官。

王玉濤哀嚎不斷,看的郝紅梅心疼不已,她像個發了情,不是,是發了狂的母獸把周自衡推開,心疼的大喊:

「劉老師,你還管不管了?」

劉廣義也大為震驚,他對周自衡的印象就是個只知道悶頭學習的老實孩子,今天這怎麼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他大聲呵斥道,「周自衡,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

周自衡一臉無辜,「我怎麼了,他動手打我,我還不能反抗了?」

「劉老師,我沒有,我什麼都沒幹,周自衡上來就打我。」王玉濤這次真委屈的辯解道。

「這樣的學生必須開除,在辦公室當著老師的面都敢打人。」

郝紅梅眼睛都紅了,王玉濤什麼時候受過這罪啊。

周自衡嘴巴一撇,「大媽,你可別亂說,我倆是打架互毆,犯罪情節都一樣的。「

「王玉濤眼淚鼻涕都被打出來了,你怎麼一點事都沒有。」劉廣義質問道。

周自衡滿不在乎的回答,「哦,我比較抗揍。」

「再說了,您不會因為王玉濤受傷比較重就判定我先打的他呀。」

「您可得公平公正的。」

這一句公平公正,格外刺耳。

「調監控,監控能證明我沒說謊。」王玉濤一邊搓着眼睛一邊大喊。

劉廣義無力道:「辦公室還沒安裝監控。」

13年安裝監控還沒那麼方便,一般只在大門口樓道口這些重要的地方安裝,很少在屋裡安裝的。

周自衡可惜的說,「啊呀,沒監控啊,那就是沒有證據嘍,可是咱凡事都得講證據,唉,好不開心啊。」

這一刻,周自衡把陰陽怪氣發揮到了極致。

周啟正摸了摸頭,有點不好意思,兒子,你嘴巴都快咧到後腦勺了,你還說不開心。

劉廣義臉色鐵青,他就是再遲鈍現在也反應過來了,他這是被周自衡擺了一道。

他重新打量周自衡,雖然穿的樸素,但是絲毫不露怯,表情漫不經心,眉間堆着桀驁不馴,眼裡透着狠辣,根本不像個學生,倒像是個混跡社會的老油條。

本來今天他是吃定了周家父子不會鬧出多大的波瀾,但是現在事情好像逐漸失去掌控了。

「周自衡,你這是自毀前途你知不知道,老師很痛心。」劉廣義有點氣急敗壞。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有點不知道怎麼搞了。

「哦,我感覺上六中就很有前途啊,我她媽現在就想上六中。」周自衡滿不在乎的說道。

劉廣義是教數學的,他現在心裏很想說,解:此題無解。

這個混蛋不按套路出牌啊,哪有學生想上六中的。

「你本來是可以考上本科的,去了六中,你連專科都考不上。」

劉廣義感覺自己班主任的威嚴受到了挑釁,拍着桌子怒不可遏的說道。

「不在三中我照樣上本科。」周自衡回敬道。

「白日做夢吧你就。」

周自衡軟硬不吃,沒辦法,劉廣義只能朝周啟正擺手道,「你家孩子我是管不了,你自己管吧。」

然後就和郝紅梅一起把大呼小叫的王玉濤往醫務室送了。

辦公室就剩父子二人,周啟正滿腦子疑惑,還不等他詢問,周自衡解釋道:

「大大,我知道你不想我被開除,但是這三中我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你也就看到了,這班主任明顯針對我,還有王玉濤的那群狐朋狗友,以後肯定也還會找我的麻煩,我還不如換個新環境。」

「本來想趁這個機會給你訛點見面禮,額,訛點醫藥費的,但是打了他一頓出出氣也就算了。」

周啟正眼神黯淡了不少,手伸進衣服里掏了個空,又訕訕的拿出來。

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秋收,是大大沒本事,讓你受委屈了。」

周自衡走過去,給了自責的周啟正一個擁抱,笑着道,「剛打了王玉濤一頓,爽得很,不委屈。」

周啟正明顯顫慄了一下,長這麼大,這還是兒子第一次抱自己。

時間過得真快呀,曾經他肩膀上的娃娃,現在已經比他高一個頭了,他伸出手,顫顫巍巍的,同樣擁抱周自衡。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是什麼,就是當你擁抱你愛的人,發現他更用力的擁抱你。

周啟正想不到的是,上輩子直到去世,周自衡也沒擁抱過他。

這是周自衡兩世為人,第一次擁抱父親。

上一世他也很愛父親母親,但是卻總是羞於表達。

三十八年,從未對他們說過我愛你,也從未擁抱過他們。

等到最後,終於成了遺憾。

「大大你放心好了,不管在哪,我都能考上大學,你且等着吧,我考個全縣第一給你看看。」

周啟正被逗樂了,「全縣第一俺可不敢想,你能考個本科俺就開心的睡不着覺了。」

「對了,那個王玉濤不會被你打出問題來吧。」周啟正有點擔心,剛才王玉濤叫的可真慘。

周自衡搖頭道,「我有數,剛才沒往要害上招呼。」

果不其然,父子倆在辦公室等了沒一會,王玉濤母子和劉廣義就回來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郝紅梅看見周自衡恨不得活撕了他。「你個沒教養的小雜種,一副窮酸相,看着就像流氓,這事咱們沒完。」

吵架這種事,周自衡當仁不讓,周啟正是不擅長的。

只聽他恥笑一聲,「你還好意思說別人,你看看你自己,一個水桶粗,兩個水桶高,除了脖子全是腰。」

「一把年紀了,還學小姑娘塗脂抹粉的,拉你去拍鬼片都不用化妝了。」

「對了,我冒昧的問一句,王玉濤他爸晚上經常不回家吧,上次我還在桃園大酒店門口看見他和一個年輕小姑娘有說有笑的。」

「不過這事你也不用擔心,等時間一長,你就習慣了。」

「哦,我又想起來了,當時他爸還說王玉濤這號已經練廢了,他要跟你離婚重新開個新號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唉,王玉濤,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周自衡越說越起勁,要不是周啟正制止了他,他還能說上幾分鐘。

周老爹實在想不明白,自己這麼老實的人,生個兒子怎麼這麼不老實呢。

郝紅梅被氣的炸毛,衝上去就要撓他。

周自衡不但不躲,還朝劉廣義叫囂,「劉老師這次您可看清楚了,到底是誰先動的手。」

這陰陽怪氣的本事也是沒誰了。

無奈,劉廣義只能動手攔住她。

王玉濤也氣急敗壞,衝上去要打周自衡,結果又被周自衡趁機打了一頓。

一邊打,他還一邊叫,「劉老師,這次是王玉濤先動的手哈。」

這時候正逢下課,很多老師下課回到辦公室,正好看到這一場人間鬧劇。

最後,在周自衡不懈努力下,事情得到了完美解決。

影響惡劣,通報批評,兩人退學,劉廣義也因為處理不當受了處分。

周自衡可不管這些,背着書包走出二中大門的那一刻,他感覺2013年的空氣格外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