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成為姐姐的幕後大佬
重生:成為姐姐的幕後大佬 連載中

重生:成為姐姐的幕後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酒後亂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楚涵 都市小說 陳風

左手玄醫渡人,右手傲武驚天!三千仙域不世天才陳風隕落在仙帝劫,卻不想重回少年前世的恨與傷,今生來償!腳下的世界,必將為他的出現而顫抖!展開

《重生:成為姐姐的幕後大佬》章節試讀:

顯然,丁傑看穿了郝秀娟的想法,根本沒打算讓陳風二人離開。

「你過來,我告訴你錢在哪。」

陳風淡淡一笑,朝丁傑勾手指。

見狀,丁傑頓時眉開眼笑。

漫步到陳風面前,趾高氣昂道:「原來是你小子,聽說你欠了不少債,秦楚涵那個婊子為了你沒少借錢,回去以後告訴她,我媽的錢她拿一分,就給我吐出一分,別以為老子好糊弄!」

話沒說完,一記重重的拳頭,便砸在了他的胸口。

陳風抓住丁傑的衣領,像是拎着一個小雞仔一樣輕鬆,漠然的表情,透着凌冽無比的殺氣。

「你再說一遍!」

離別萬年,秦楚涵早已成為陳風心中的逆鱗。

觸之,必死!

丁傑忍着劇痛,抬頭與陳風對視一眼,渾身都在顫抖。

那雙眼,彷彿一道釘子般,冷漠、肅殺,又帶着睥睨天下的霸道。

這一刻,丁傑心中生不出任何反抗之意。

如潮水一樣的恐懼,瀰漫上心扉。

「媽的你小子敢動傑哥!」

另外兩名青年回過神,驚叫一句,沖了上去。

陳風微微偏頭,纏繞着殺意的眼眸盯着二人。

「不想死就滾!」

兩名青年只是普通的市井混混,哪見過這麼嚇人的眼睛,登時被嚇得不敢動彈。

陳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掐住丁傑的脖子,雙眼逐漸蒙上一層血色。

「松,鬆手,我……」

丁傑兩腿不停撲騰,臉漲得通紅,說話都變得極為艱難。

陳風非但沒有鬆手,反而逐步加大力量。

咯吱!

令人牙酸的骨骼摩擦聲,刺激着所有人的聽覺。

正在這時,郝秀娟和劉麗霞眼神一震,終於回過神來了。

「小風,快住手!」

郝秀娟焦急的喊了一句。

劉麗霞也是猛然反應過來,衝上去拉着陳風胳膊。

「不要衝動,快鬆開!」

此刻,丁傑的臉呈現出醬紫色,恐怕再有個兩分鐘,就被活活掐死了。

郝秀娟一陣後怕,縱然丁傑非常混蛋,也是自己的孩子,血濃於水。

再者說,丁傑真出點意外,陳風的下場也好不到哪。

兩人的呼喚,讓陳風找回一絲理智。

他茫然看着面前,已經快被他捏死的丁傑,緩緩鬆手。

稍許,陳風面露苦笑,同時心裏有些慶幸。

剛才的他,走火入魔了!

剛回到築基境,還不穩當,就產生如此大的情緒波動。

如果剛才郝秀娟喊的再慢點,陳風痛下殺手,那他就會徹底淪為一個只知道殺戮的怪物!

「別讓我再看見你,下次,可沒這麼幸運了。」

陳風凝視着丁傑,一字一頓道。

見狀,丁傑哪還敢多說,捂着脖子眼神中驚懼交加,緩緩向門口挪動。

剩下兩個小青年,趕忙跟在他屁股後面,逃也似的離去。

塵埃落定,陳風看着眼前的亂糟糟的樣子,十分自然的蹲在地上幫郝秀娟收拾。

「下次丁傑要是還敢過來問你要錢,你就告訴我,看我不揍死他!」

郝秀娟嘆了口氣:「那孩子,不知怎麼回事。」

「好了好了,你不是還有我們么,我姐天天念叨你,就是抽不出時間過來看看,正好我是個閑人,好久沒過來看你了,給你送個好東西。」

陳風親切的握住郝秀娟的手,語氣中,竟多了幾分撒嬌的意味。

「你啊!就會哄我開心,從小到大就屬你鬼精鬼精的,一點也不老實。」

郝秀娟欣慰的拍了拍陳風手掌,言語不乏溺愛之意。

他們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

一時間,在福利院的諸多回憶,接連不斷從陳風腦海閃過。

男兒提劍殺四方,鐵骨亦柔情。

福利院的這些人就是陳風心中的柔軟。

「我可沒哄你,你看。」

陳風咧嘴一笑,翻手拿出一個精緻的木盒,只有巴掌大小。

裏面裝着的,正是他煉好的一枚洗靈丹。

早年間,福利院沒人捐款,十幾個孩子衣不蔽體,食不果腹。

郝秀娟毅然決定出去打工,辛苦掙錢只為了讓每個孩子吃飽穿暖。

卻也因此落了一身毛病,久病不愈。

洗靈丹煉製成功,陳風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郝秀娟。

「這是什麼東西?」

郝秀娟驚訝的拿着木盒,打開一看,是一枚散發著淡淡熒光的丹藥,陣陣丹香撲鼻而來。

「這東西,是我姐花了大價錢,從一個道士手裡買來的,專門為了給你補身體,快吃吧。」

陳風微微一笑,撒了個謊。

院長的性格他再了解不過,只有用這個理由,才能讓她乖乖吃掉。

「小涵怎麼這麼不懂事,她創業艱難,還亂給我買東西!」

鄭秀娟眉毛一豎,將丹藥推回去。

「退了吧,我身體挺好的。」

見狀,陳風早就想好了託詞,板著臉道:「賣出去的東西,人家不給退,你要不吃,我就扔了。」

一邊說著,一邊蓋上木盒,作勢欲扔。

鄭秀娟趕忙摁住他,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敢扔!」

陳風嘿嘿一笑:「那你快吃吧。」

郝秀娟輕嘆一聲,摸出一張銀行卡。

「也不知道這些錢夠不夠,你先拿着吧,以後別讓小涵亂買東西!」

說完,她將丹藥吞進腹中。

陳風連連擺手,苦笑道:「院長,這我不能收,讓我姐知道,非得打死我不可!」

郝秀娟沒好氣瞪了他一眼:「讓你拿着你就拿着,你姐那邊我會通知她。」

思慮再三,陳風決定還是將錢收下。

洗靈丹雖然煉出來了,銷路卻是個問題,短時間內不太好賣。

主要是,這個功效說出去也沒人信啊。

先拿着這些錢應急,大不了,回頭賣了洗靈丹,再把錢還給院長。

打定主意,陳風將銀行卡揣進兜里。

許久沒見了,院長拉着陳風,聊了很長時間。

不過,大部分內容都是在勸他,出去找個工作,別整天弔兒郎當的。

對此,陳風也只能苦笑着一一答應。

「有人嗎?」

就在這時,一個輕盈動聽的聲音,從樓下響起。

陳風耳朵微微一動,感覺這個聲音有點耳熟。

他來到窗邊,向下望去,看清來人後,不禁皺眉。

這丫頭怎麼來了?

站在樓下的清純少女,正是蘇輕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