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八零,我靠預言逆天改命
重生八零,我靠預言逆天改命 連載中

重生八零,我靠預言逆天改命

來源:google 作者:天元小太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方落落 現代言情 黎凌軒

年代+種田+團寵+爽文+復仇+陰陽眼金手指方落落前世死於買賣和虐待,重活一世的她能說出村裡所有人的前途和命運,年少成名的她成功脫離陰暗的原生家庭,成為了當代最有名的大仙,卻被相信科學的男主盯上多次打假方落落:我可是大仙!爾等宵小得罪我是要受天道制裁的!黎凌軒冷哼:我只認識法律的制裁……展開

《重生八零,我靠預言逆天改命》章節試讀:

這回不光鄭芳芳愣了,連方福來都停下了筷子。

方落落:文化人還真是文化人,要麼不開口,要麼一劍封喉。

鄭芳芳自然想到黎凌軒在暗示昨晚的晚飯,自尊心受挫的她撇着嘴巴,哇得一聲就哭出來了,起身馬上飛奔了出去,這回腳下利落,沒摔成狗吃屎。

方福來一個頭兩個大,說:「昨天芳芳心情不好,平時這丫頭做飯還是可以的,就比如今天這個黃花魚就做的挺好,要不你嘗嘗?」

繞來繞去還繞到了黃花魚頭上,方福來這老東西妥妥的笨人,還在替鄭芳芳找補呢!

你連人家介意什麼都不知道,還找補個毛。

黎凌軒不明意味抬眼看他,黎凌軒以前的社交圈不說都是人精,但好歹都稱得上是聰明人,只要一個眼神別人都能知道意思,絕不會三番兩次的湊來討嫌。

黎凌軒估計沒想到有一天他需要把話說的這麼透明,才能讓人聽懂。

他語氣更淡道:「我不習慣吃別人筷子夾來的東西。」

黎凌軒頓了頓,又加了一句:「只是用餐習慣不同而已,方叔叔不用介意。」

方福來臉色很不好看,他雖然是村裡人,但該懂得人情世故也不會差於城裡人,剛才他沒注意鄭芳芳用自己吃過的筷子給黎凌軒夾菜,只以為是飯菜不合他的胃口,可誰想到,居然是在這事上丟了人。

方福來在這勸吃半天,黎凌軒肯定也覺得他這人不愛講衛生。

得,鄭芳芳自己丟人就算了,還連累他這個舅舅跟着丟人現眼!

方福來臉色窘迫,想解釋又怕越抹越黑,尷尬的點頭應了聲。

黎凌軒沒動筷子,用自己從城裡帶來的杯子裝了點熱水,上了樓。

桌上轉眼只剩方福來和方落落二人。

方落落剛吃完飯方福來便意味不明的打量着她。

「那個,落落啊,昨晚你乾爹找你了沒?」

方落落放下筷子,裝遺憾着嘆了口氣,「村長叔叔,我昨晚告訴乾爹這個事了,夢裡乾爹給我回信,說洋洋哥陽壽已盡,不能起死回生。」

方福來早知道她要這麼說,畢竟經過這一兩天的深思熟慮,他越發懷疑方落落根本是在騙他,什麼起死回生,什麼認了閻王做乾爹。什麼他會得天花,應該都是假的!

回想起方落落弔死的那天晚上,他害怕大於求證,所以只是用手探了探鼻息,根本沒摸過她的脈,很可能那時候她就是裝死的。

至於方福來的村長位置怎麼得來的這些年來的傳言很多,方落落可能道聽途說了什麼,昨天才用來詐了他一回。

方福來心裏有了主意,哼笑了聲,「是嗎?落落啊,你今年才十五歲吧?倒是挺會編故事啊。」

方落落猜到他緩過勁,已經懷疑了。

她也不急,胸有成竹說:「我之前就告訴你乾爹不會答應的,是你非要等回復,現在回復給你了,你又不信,你要是不信,我也沒辦法。但天花的事千真萬確,再過三五天就會應驗!這是你讓我和公雞拜堂的懲罰,你如果還不信,就等得病再說吧。」

天花的潛伏期至少五天,算算日子,三五天後肯定要有癥狀出現。

方福來瞧她一副信誓旦旦,不禁有些狐疑,但貪圖利益的心思終究是佔了上風,他選擇不信。

但目前他不打算拆穿方落落,反正人就在村裡頭,也跑不遠。

方奶奶賣方落落的賣身契還放在卧室的床頭櫃里,就算方落落跑回去,方奶奶也絕不會收。

這樣想着,方福來又高興了。

他想起黎凌軒,說:「行,方叔信你還不成嗎?這事咱們就先不提,方叔是有個事要請你幫忙。」

「什麼事,方叔你有話儘管說吧。」

「芳芳到底是太不懂事了點,你王嬸子又天天把自己關在房間不出來,軒軒大老遠來咱們全福村做客人可不能連一頓像樣的飯都吃不上啊,落落啊,你就當幫叔一個忙,給叔家做幾天的飯,叔保證等你嬸子緩過勁來以後,就不再讓你做了。」

方落落哪能猜不出來方福來的想法?他就是覺得方落落是他花了兩千塊錢拐來的,多少要為這個家付出點。

他不過是說的好聽了點罷了。

方落落「哦」了聲,掰着手指頭開始算。

「我給江叔家做兩菜一湯一次是兩毛錢,三菜一湯是三毛,打掃廚房衛生另外要再加兩毛,趕集買菜的跑腿費算五毛,方叔,你是打算一頓一頓的給我結工錢,還是一天結一次?」

方福來聽到這話臉色立刻不好看了,「落落,你可別忘了我是給過你奶奶兩千塊錢的!按道理說,你暫時算是我家的人,這一家人計較這麼多做什麼!」

方落落立刻說:「那錢是你給我奶奶的,又不是給我的?況且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不是畜生!我奶奶根本沒有權利賣掉我,方叔叔,你說我已經是你家人了,請問我和你兒子有結婚證嗎?我的戶口在你家戶口本上嗎?我們之間有什麼法律證明嗎?我乾爹的話我也轉告你了,你再執迷不悟是要倒大霉的,看來你是一點都不在乎。」

方福來怔了怔,聽到方落落有理有據的一番話,頓時沒由來得心慌了,方落落這是怎麼知道這麼多的?結婚證,法律,這些詞怎麼可能從這個沒見識又膽小的小姑娘嘴裏蹦出來?

方落落看着壓根沒了之前的軟弱無能,他方福來真不確定能控制得住她,萬一方落落有一天把事情鬧大,他這個村長身份可夠他吃一壺的了?

方福來立刻投降,「好好好,是方叔叔說錯話了,方叔叔給你道歉行不行?就按照你說的價格來,方叔叔給你付工錢請你做飯,行不行?」

方落落伸出手,「方叔,先給錢,待會我就去集上買菜。」

方福來額頭一抽,不情不願從兜里掏出來十塊錢交給了方落落。

方福來對方落落此時的精明深感不安,心裏暗暗浮現一個計策。

只要有派出所開具的結婚證明,再忽悠她說**承認她和方洋的夫妻關係,方落落是不是就永遠跑不掉了?

方落落年紀不到法定結婚年齡,派出所也不可能給一個死人開結婚證,所以解決這個事情的唯一辦法就是辦假證明。

方落落可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鄉下姑娘,想騙她豈不是易如反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