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八零:開局當個攪屎棍
重生八零:開局當個攪屎棍 連載中

重生八零:開局當個攪屎棍

來源:google 作者:錢小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城 白小雲 都市小說

葉城這一生,覺得遺憾甚多最淳樸的親情,最純潔的愛情,他都沒有抓住,空守着滿腹的遺憾度日重生一次,他改了兄妹慘死的命運,把前世念念不忘的初戀也娶到了身邊這一世,他再也不留遺憾,親情愛情他都要,本來想着踏實過,無奈搶先知道時代潮流,想不賺錢都難……然而這一世,格局決定人生,他再無虛榮可言,不管手握多少財產,都要實實在在,舒服愜意的過日子!展開

《重生八零:開局當個攪屎棍》章節試讀:

葉梅和葉榮聽到這嗚嗚的聲音,心裏都怕得要命,爹娘在他們面前從來都是高高在上,除了訓斥喝罵,沒說過一句軟話,今天這情形,他倆還是頭一次遇見。

他們擔心等這群人走後爹娘把氣全撒在他們仨身上!

特別葉城今天還讓他們吃了苦頭。

葉梅用顫抖的手拉了拉葉城,在他耳邊小聲說道:

「二哥,你趕緊替爹娘求求情吧……」

葉城知道,大哥和妹妹被這倆人販子壓榨的夠嗆,心裏已經產生了陰影,估計要好長時間才能走出來。

這該死的人販子!

前世把他們直接送進監獄便宜他們了!這輩子一定要好好的懲罰懲罰他們!

葉城剛要安慰安慰大哥和妹妹,就在這時,門口有了動靜,幾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

按說在這個節骨眼上,誰都能看出這院里情況不對,不會進來沒事給自己找事,可這來人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在門口說說笑笑,聲音一點都不收斂。

等來人進門,葉城嘴角一彎,來的這三個人他都認識。

走在最前面的那個女人是村裡有名的王媒婆,據說特別擅長說和倒插門的親事,誰家沒小子想招個上門女婿延續香火,或者家裡閨女有殘疾,怕嫁到婆家受欺負,招個上門女婿好好伺候閨女之類她都能辦成,當然,前提是得給夠錢。

據說,村裡有四家被她鼓動的把兒子倒插門嫁進了隔壁村裡。

要知道這時候人們思想還沒那麼開放。

誰家兒子去做倒插門女婿,那是很丟臉面的事。

上門女婿在老丈人家也要守很多規矩,過的是連頭都抬不起來的日子。

所以這媒婆乾的也是缺德的買賣,並不招人待見。

她出現的地方,八成都是想招女婿!

媒婆旁邊就是那個蛇蠍心腸的女人——白鳳仙。

前世葉城為了能夠多接近白小雲,經常跟白鳳仙在一塊。

後來發現這女人心思歹毒,她出於對白小雲樣貌的羨慕和嫉妒,總想着算計白小雲,而且手段毒辣,葉城又暗中做起了白小雲的保鏢。

可後來由於葉城家中的變故離開,白小雲最終還是被白鳳仙算計了,最終被個老男人逼着生孩子凄慘而死。

想到這裡,葉城心裏一陣嘆息,這輩子可得把人追到手裡。

走在最後面的就是白家當家的——白長喜。

他可是村裡有頭有臉的人物,在村裡開了獨一份的小賣部,是全村第一個暴發戶。

白長喜今天來之前特意換了件新褂子,身上沒一點褶,中山領,最靠上的一顆扣子系的挺規矩,似乎是因為最近發福了,正卡在脖子上,看着有點勒。

不過這絲毫不妨礙他昂首挺胸的姿態,一進門聞到滿院的臭味,看着院子里亂七八糟的樣子,他趕緊掏出了手絹捂住了鼻子,眼底浮起濃濃的鄙視和諷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白家雖然現在在村裡的地位高了,但就是人丁並不興旺。

白長喜的爺爺原是當地有名的大地主,家大業大,可偏趕上兩個兒子不務正業,都抽大煙,把家業敗了個底兒掉。

不過這也不算是壞事,要不是因為這個,他家定成分的時候,肯定得是妥妥的地主富農,但由於家裡確實一貧如洗,連做飯的鍋都被拎出去賣了廢鐵,所以就被定成了貧農。

到白長喜這一輩,他腦筋活,會來事兒,生產隊一解散,很快就托關係拿了縣城供銷社代銷點的牌子,就在村裡做起了小賣鋪的生意。

剛開始雖然東西沒縣城供銷社裡的全,但距離近,不用為了買東西起大早趕着驢車去縣城,更別提要是純走着買東西,去一趟,來回就得一天!

而且縣城供銷社是國營單位,裏面服務員都是鐵飯碗,去買東西總是愛搭不理的。

可白長喜這裡不一樣,每次來買東西,他都先和人家拉一通家常,而且不管你買的東西多不值錢,就是小到針頭線腦,他都一樣客客氣氣的。

他這沒有的東西,他都一樣一樣記到小本本上,過不了幾天他准把貨進來。

慢慢的,大家都愛來他這兒買東西。

經營範圍也一點一點在擴大,不論是茶缸暖壺,還是瓶塞兒鍋蓋兒,他這應有盡有,以至於後來在附近幾個村也都小有名氣。

這個年代做生意的先行者就相當於躺着賺錢,他小賣鋪里的東西全,以至於其他再跟風的人很難短時間超越,所以生意也越做越大。

在這兩年里,白長喜嘗到了做生意的甜頭,成了村裡的首富後,做人做事也開始高調起來。

其實他本來還有個大哥,前幾年染上肺癆死了,留下個女兒,就是白小雲。

後來他大嫂耐不住苦日子,把女兒送到他家,走了就再也沒回來過。

他本來不想替大哥養丫頭,可又怕村裡人說閑話,落下話柄,要是因此再影響了生意,那就得不償失了,只好把侄女留在家裡養着。

不過白小雲也不是孤身一人,空口白牙的過來白吃白住,她把家裡的房產和分到的田地一同給了白長喜。

饒是這樣,白長喜心裏還是不舒服,自從他發家以後,一直盼着能有個兒子繼承家業,特別是看到別人家三四個兒子出出進進,而他家來來回回就兩個丫頭,心裏更不是滋味兒。

於是他找了不少偏方給老婆吃,錢是沒少花,砂鍋都熬壞了好幾個,就是沒半點效果。

前幾天,有人給他介紹了個算命先生,說算的特別准。

他拿着50塊的厚禮,把人請到家裡來,報上八字,算命先生一算,倒給白長喜算出了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