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終極神醫
終極神醫 連載中

終極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陳小明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黃 懸疑驚悚 陳小明

死神是無形的,摸不着,看不到的東西,而且正所謂閻王要你三更死,絕不等人到五更,然而他卻偏偏不信這個邪,他就是要將給死神判了死刑的人救活他知人生死,手握生殺之權!加作者QQ即有紅包:2521942567展開

《終極神醫》章節試讀:

他是一名被稱為神醫的醫生,一個神奇的人,同時也是一個十分奇異的怪人。他不但醫術高超甚至能起死回生,而且知人生死。

他叫陳小明,年僅二十三歲,卻已經是本市最出名的醫生了。

這天陳小明坐在他的醫務室裏面,忽然有人破門而入,這人進來後拚命地喘着氣,顯然他是十分緊急地飛跑趕而來。

然而陳小明看到他後,卻鎮定自若,像是知道他會來的樣子。「小黃,你別急!」他輕描淡寫地對仍然是在喘着氣,還來不及說話的來人說道。

小黃再喘了一會,緩過來之後,他馬上對陳小明說:「陳醫生---華夏集團公司董事長,張華夏來我們醫院看病了---院長叫你去給他診斷!」

陳小明聽後卻顯出不以為然的樣子笑了笑說:「不用診斷了!」

小黃一聽奇怪了。「哎!陳醫生,你還沒有跟人家診斷呢!怎麼就不用診斷了?」他馬上奇怪地疑問說道。

陳小明顯出嚴肅而認真的樣子搖了搖頭說:「診不診斷,還不是一個死字!有什麼用?」

「什麼?」小黃聽後不禁地驚叫道。

陳小明仍然是十分嚴肅認真的樣子對小黃說:「你去跟陳華夏的家人說,準備後事吧!」

「什麼?」小黃聽後又是不禁地叫道。

陳小明無奈的樣子搖了搖頭說:「去吧!跟他的家人說,誰也救不了他!」

小黃顯出十分驚詫的樣子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陳醫生,這不對呢!我剛剛看過張華夏來了,他生龍活虎的,精神十分好,應該不是什麼重病,肯定只是一些小病罷了,像他們這些有錢人,一些小病都會讓你們這樣出名的醫生給他看的!」

陳小明仍然是十分認真的樣子搖了搖頭說:「我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沒得救了,讓他家裡人準備後事就是!」

小黃越來越驚詫的樣子。「陳醫生,問題是你還根本就沒有幫人家診斷呢!甚至根本就沒有看過人家,你怎麼就這樣斷定人家沒得救了的?」他不服氣的樣子疑問說道。

陳小明十分自信的樣子說:「不用診斷,也不用看,總之,他沒有得救了!」

小黃這時又顯出為難起來的樣子。「陳醫生!----」他叫了一聲,不知如何是好。

陳小明十分無奈的樣子說:「去吧!沒有辦法的!」

小黃聽後看了看陳小明,然後只得點了點頭,跟着轉身去了。

小黃離開了之後,陳小明搖了搖頭說:「沒有辦法啊!命該如此!」

小黃離開陳小明醫務室,回到院長辦公室。

而在院長辦公室,華夏集團公司董事長張華夏由他的女兒張小麗及兩名秘書陪同而來。

「陳醫生呢?」院長看到小黃回來了,就馬上問他說道。

小黃看了看院長,顯出苦笑了一下說:「院長,陳醫生說,張董事長不用看了!」

院士長一聽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什麼意思?」他不解地問清楚道。

小黃猶豫了一下,跟着才壯起膽地說:「陳醫生說,張董事長根本就沒得救了,要他們家人辦理後事就是!」

「什麼?你說什麼?」張華夏的女兒聽後即時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似乎沒有聽清楚地再問清楚道。

小黃看了看美若天仙的美女張小麗,然後降低聲調地對她說:「張小姐,這是陳醫生說的,他說你父親沒有得救了,叫你們回去準備後事就是!」

張小麗聽後即時氣憤到極點。「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打死你!」她激動地叫了起來道。

小黃聽後馬上顯出委屈的樣子說:「張小姐,這不關我事呢!是陳醫生,吩咐我跟你們說的!」

張小麗聽後仍然是十分氣憤的樣子。「什麼陳醫生,瘋子來的嗎?儘是在胡說八道!」她大聲地罵道。

院長聽到張小麗這樣罵後,就馬上忍不住地對她說道:「張小姐,我們陳醫生是本市最出名的醫生,他是被譽為神醫之人呢!」

張小麗聽後似乎更加氣憤了。「什麼神醫?你看我爸他生龍活虎的,他只不過是昨晚受了點涼,有點感冒罷了,然而他竟然說我爸沒有得救了,這是什麼神醫?」她大聲地罵道。

「的確是神醫!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院長卻不服氣地堅持地說道。

張小麗仍然是十分的氣憤。「什麼神醫?我看他根本就是一個神棍罷了!如果,他再這樣胡說八道的話,我就到法院裏面告他誹謗了!」她激動地說道。

「的確是神醫嗎!」院長仍然是堅持地說。

「神醫?好,我要見見凶!」張小麗要求道。

院長聽後猛地看着她。「你要見他?」他問清楚道。

張小麗點了點頭說:「是的,我倒想見見,這個神醫到底是什麼樣子的?」而她的心裏就在罵道:你這個混蛋,竟然無端端地說我爸沒得救了,我一定要好好地教訓一下你才行!

院長想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對小黃說:「好吧!小黃,你就帶張小姐去見陳醫生吧!」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然後他就帶着張小麗到了陳小明的醫務室。

「你這混蛋,我們與你無怨無仇,無端端的為什麼要說我爸沒有得救了!」張小麗看到張小明後不由分說馬上就對其大罵道。

陳小明打量了這一位美女,發現此美女十分漂亮,俊眉修眼,顧盼神飛,文彩精華,見之忘俗,實是漂亮!

而小黃就趕緊介紹地說:「陳醫生,她就是張董事長的千金!」

陳小明仍然是在睜大眼睛看着張小麗,顯然是讓她的美色迷住了。「千金小姐,果然與眾不同,十分漂亮!」他不禁地在說道。

張小麗看到陳小明在獃獃地看着自己,卻對於自己罵他,沒有任何反應,就更加氣憤起來了。「你這混蛋,無端端地說我爸,沒有得救了,你信不信我到法院裏面告你誹謗!」她大聲地威脅陳小明道。

陳小明聽後這行回過神,他認真嚴肅地說:「張小姐,我說的是事實呢!」

張小麗看到陳小明堅持的樣子十分氣憤。「你還在胡說八道,你別以為我僅僅是威脅你的而已,我告訴你,我們有私人律師,我現在就可以吩咐我們的律師到法院告你誹謗了!」她激動起來地說道。

陳小明仍然是十分認真的樣子說:「張小姐,你不相信我也是沒有辦法的,但是,我說的是真的,你們回去跟你爸準備後事吧!」

「你還在說,你這混蛋實在是大囂張了!」張小麗激動起來地罵道。

陳小明認真地搖了搖頭,看到張小麗越來越激動,並且一點都不相信他的樣子,知道再說什麼都不會有用,就只得不再說了。他點了點頭說:「好吧!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

張小麗仍然是十分的氣憤,她怒視着陳小明罵道:「你這個該死的混蛋,竟然說我爸沒得救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罵完了之後,她氣沖沖地轉身走了。

陳小明搖了搖頭,顯出十分無奈的樣子,沒有說話。

小黃就看了看陳小明,然後問陳小明道:「陳醫生,現在該怎麼做?」

陳小明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說:「你去跟院長說,準備一個醫療事故吧!而且,對像還是華夏集團公司的董事長!」

「什麼?」小黃小聽不禁地叫了起來。

陳小明仍然是十分認真嚴肅的樣子說:「去吧!沒有辦法啊!」

小黃樣子仍然是半信半疑的,他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陳醫生,這個張董事長真的會死?」他再問清楚道。

陳小明認真嚴肅的樣子點了點頭說:「是的,而且還是很快就死了,就在一會跟他治療的過程中!」

小黃仍然是驚訝的樣子。「竟然有這樣的事?」他驚訝道。

陳小明無奈地笑了笑說:「是的,而且是在等一下的治療過程之中,所以這會是一個醫療事故!」

「這樣!」小黃依然是半信半疑的樣子。

「去跟院長說吧!準備一個醫療事故!」陳小明再次吩咐小黃道。

小黃聽後仍然是半信半疑的樣子看了看陳小明,然後無奈地點了點頭說:「哪好吧!」說著他轉身走了。

另一方面,在院長室裏面。

「這樣吧!既然陳醫生不肯跟您診治,就讓我跟您看看怎麼樣?我雖然比不上陳醫生,但是我卻也是一個在本院數一數二的主治醫生來的。」院長對張華夏建議說道。

張小麗聽後馬上點頭說:「李院長,你是一院之長,我們當然是信任你的!」

「哪好吧!哪就讓我看看吧!」院長點頭說道。

接着院長就跟張華夏診斷了起來。診斷過後,李院長笑了笑對張華夏說:「沒事,的確只是受了點涼,有點感冒而已!給你打支針就行了!」

張小麗聽後也放下心來了。「謝謝李院長!」她對院長道謝說道。

「別客氣!」李院長大方道。

正在這時小黃也來了。小黃來到後看了看眾人,然後走到院長的跟前小聲地對院長說:「院長,陳醫生說,要你準備一個醫療事故!」

「什麼?」院長聽後不禁地叫了起來。

小黃就繼續說道:「陳醫生叫我這樣對你說的!」

院長聽後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又是不知所措起來。

張小麗看到院長停在哪裡,沒有反應就問他說道:「李院長,怎麼了?」

院長聽後這才醒悟過來。「啊!沒有什麼?我吩咐護士給董事長打支針就是!」院長回應說道。

張小麗聽後笑了笑點了點頭。

然後李院長就吩咐小黃說:「小黃,你帶董事長到注射室打針吧!」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說:「是的,院長!」

小黃就對張華夏說:「董事長,我們走吧!去打針!」

張華夏聽後點了點頭。然後他就站了起來,與張小麗她們一起跟着小黃去了。

「等等!」正在這時,李院長忽然又將她們叫住。

「李院長怎麼了?」張小麗停下來後,馬上問李院長道。

李院長想了想,然後顯出為難起來的樣子說:「張小姐,我想還是先別去打針吧!」

「怎麼回事?」張小麗聽後顯出不高興的樣子問道。

李院長猶豫了一下,然後才說:「我怕會出醫療事故了!」

張小麗聽後更加生氣了。「李院長,你們剛才的說話我都聽到了,他就是一個神棍,一個騙子罷了,你們這都相信他嗎?什麼叫你準備醫療事故,他根本就是一個裝神弄鬼的神棍罷了!」她憤怒地說道。

「但是,---」李院長聽後卻不知如何說好。

張小麗不耐煩了。「李院長,你到底想怎麼樣?」她厲聲地問李院長道。

李院長猶豫了一下說,顯出為難起來的樣子說:「是的,我就是害怕出醫療事故了!」

張小麗聽後冷笑了一下說:「李院長,一個神棍的說話,你能相信嗎?我看他不但是一個神棍根本就是一個胡言亂語的瘋子罷了!」

李院長仍然是為難的樣子。「但是,我真的害怕會出醫療事故了,特別是像董事長這樣的大人物!」他仍然是為難道。

張小麗聽後看了看李院長,然後大方的樣子對他說:「好吧!這樣吧!就算出事故了,我也不追究你們這該行了吧?」

「這樣!」李院長聽後叫了一聲,思索了起來。

張小麗就催促地說道:「李院長,給我爸打針吧!」

李院長聽後再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對小黃說:「小黃,帶董事長打針去吧!」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然後她們就去了。

張華夏她們去了之後,李院長仍然是忐忑不安地坐在哪裡。過了一會後,忽然有人破門而入。

「院長,不好了出事了!」來人正是小黃,小黃來到後馬上驚慌失措的樣子叫了起來。

李院長一聽即時站了起來,樣子十分緊張。「出什麼事了?」他馬上問清楚道。

「張華夏給打了一針後,即時抽搐了起來,很快就暈迷過去了!」小黃馬上回答說。

「哪現在呢?」張醫生馬上問清楚道。

「正在搶救!」小黃回答說。

「什麼?」李院長叫了起來,顯出驚慌失措的樣子。

小黃就繼續說道:「院長,護士打的針,都是按照你吩咐去打的,她沒有出錯!」

李院長聽後又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小黃聽後卻平靜地看了看李院長,然後對他說:「院長,陳醫生說得是對的,要出醫療事故了!」

「什麼?」李院長聽後猛地看着小黃叫道。

正在這時,又人一人沖了進來。李院長看清楚,正是主治醫生許醫生。

「院長,張華夏搶救無效死亡!」許醫生進來後馬上這樣對李院長說道。

「什麼?」李院長聽後不禁地叫了起來。

許醫生驚惶失措的樣子問李院長道:「院長,這可是一個醫療事故來的!」

李院長聽後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這也是跑不掉的!沒有辦法啊!」他無奈地說道。

這時小黃聽到李院長這樣說後,就猛地看着李院長,似乎猛地醒起來的樣子。「陳醫生真的是神了,他真的是一個神醫呢!」

李院長聽後顯出不以為然的樣子笑了笑說:「他本來就是一個神醫,是一個十分神奇之人,只不過你剛來不知道罷了!」

正在這時又有一個人沖了進來,眾人定神一看此人滿臉淚水,梨花帶雨的,原來此人正是張華夏的獨生女,張小麗。

「你們到底怎麼回事?我爸好好的,怎麼會忽然就沒有的!」張小麗進來後,即時大聲地叫了起來,樣子十分激動。

李院長馬上回應說道:「張小姐,這個我們也很難跟你解釋的,總之,你父親這樣,我們也無能為力,沒有辦法的!」

張小麗仍然是十分激動的樣子。「什麼無能為力?我告訴你們,你們一定要負責!」

李院長聽後顯出精神起來的樣子問道:「哪張小姐你到底要我們怎麼樣做呢?」

張小麗樣子仍然是十分激動,而又不知所措,十分可憐的樣子。「你們一定要將我爸救活!」她大聲地回應說。

「什麼?」李院長聽後不禁地叫了起來道。

許醫生就馬上解釋地說:「張小姐,你父親已經去世了,怎麼救呢?」

張小姐聽後又顯出顯出蠻不講理的樣子。「我不管,你們一定要對此負責,一定要救活我爸!」她堅持地說道。

李院長也顯出為難起來的樣子說:「張小姐,人已去世了,我們又不能起死回生,這怎麼救呢?」

「我不管!」張小麗大聲地叫了起來。

許醫生馬上說道:「張小姐,真的沒有辦法的,就算你要我們的命了,我們也救不了一個死人的!」

李院長也說道:「就是嗎?你殺了我們,我們也沒有辦法的!」

許醫生也再次說道:「是的,我們只不過是個凡人罷了,又不能起死回生!」

「你們!---」張小麗聽後咬牙徹齒地叫了起來,或者因為他們都說得有道理,她雖然十分激動,十分心急卻也不知說什麼好了。

李院長就沮喪地對張小麗說道:「張小姐,沒有辦法,人死不能復生,我們是無能為力了!」

張小麗聽後忽然大哭泣了起來,哭了一會她忽然停了下來,猛地看着李院長。「還有一個人!還有一個人!」她大聲地叫了起來道。

李院長聽到她這樣叫後,奇怪了。「還有誰人呢?」他問清楚道。

「就是哪個神棍!」張小麗回答說。

「你就說陳醫生?」李院長問清楚道。

張小麗猛地點頭說:「是的,他既然早就知道我爸沒有救了,既然可以預先就知道我爸會出事故,他就肯定有辦法將我爸救活的!」

李院長聽後明白過來了。「是這樣!」他明白道。

張小麗這時又心急起來了。「李院長,我要去見他!」

李院長聽後想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說:「哪好吧!」

跟着李院長又吩咐小黃帶張小麗去找陳小明。

張小麗來到陳小明醫務室門前,她也顧不上敲門了,破門而入。

「是你!---」陳小明看到張小麗破門而入,就意外地叫道。

張小麗來到陳小明面前,即時在他面前跪了下來。

陳小明看到她二話不說就在他面前跪下來,就奇怪了。「這怎麼回事呢?」他不解地問張小麗道。

張小麗哭泣着哀求道:「求你救救我爸吧!」

陳小明聽後明白過來了。他馬上搖了搖頭說:「我救不了你爸!」他回應說道。

張小麗卻繼續哀求道:「你既然可以預先知道,我爸會出事故,就肯定可以救活他的,你一定可以的!」

陳小明再次搖了搖頭說:「不,你錯了,我真的沒有這樣的能力,人死不能復生,我只是一個凡人,哪可以起死回生呢!」

「你可以的,你可以的!」張小麗激動起來地肯定道。

陳小明又是再搖了搖頭說:「真的不能!如果死人我都可以救活的話,我就不是凡人是神了!」

張小麗聽後忽然猛地看着陳小明。「你就是神,你被譽為神醫,你就是神!」她大聲地肯定道。

陳小明苦笑了一下說:「張小姐,神醫,只是因為我醫術高明,治好了一些人,他們給我的一個稱讚的稱謂罷了,我只是一個凡人而已!」

「不,你就是一個神醫,你一定可以救活我爸的!」張小麗仍然是跪在哪裡堅持地說道。

陳小明又是再搖了搖頭說:「張小姐,沒有用的,死人我真的治不了!」

看到陳小明十分堅持,張小麗激動起來了。「你可以的,你可以的,你為什麼就不救救我爸呢?」她大聲地哀求說道。

「我真的不能起死回生!」陳小明再次強調地後,然後他吩咐小黃道:「小黃,將張小姐扶起來,扶她回去休息一下吧!」

張小麗聽後又是激動起來了。「你可以救活我爸的,為什麼就是不肯救我爸呢?為什麼呢?」她大聲地叫了起來道。

陳小明就再次對小黃說道:「小黃,將張小姐扶回去休息吧!」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然後強行將張小麗扶着走了。

然而張小麗給小黃強行扶着走的時候仍然在叫道:「為什麼你不肯救我爸呢!為什麼呢?你這個該死的滾蛋,我恨你!」

陳小明只得搖了搖頭,長嘆一口氣,沒有說話。

小黃將張小麗強行扶走安置好她之後,他有些不解,有些疑問,就又回到陳小明處。

「將張小姐安置好了沒有?如果她再鬧的話,就給她打支鎮定藥劑吧!」陳小明看到小黃後就馬上這樣對他說道。

小黃點了點頭說:「已經將他安置好了,不過她在罵你,十分惡毒地罵你!罵你見死不救,罵你不配做一個濟世救人的醫生!」

陳小明聽後沒有說話,只是在沮喪地思索起來。

小黃看了看陳小明,忍不住地問他說:「陳醫生,我總覺得你是可以救張董事長的,你為何不救他呢?」

陳小明聽後搖了搖頭,然後「唉!---」地長嘆一口氣。

小黃看到陳小明沒有回答,他越來越好奇的樣子,就又忍不住地問道:「陳醫生,你為什麼不救張董事長呢?」

陳小明聽後輕輕地看了看小黃,然後顯出十分嚴肅而凝重的樣子回答說:「是的,沒有錯,我是可以救他,但是,救他就必須得罪一個東西了!」

小黃聽後更加奇怪了。「到底是什麼東西?合著你如此害怕得罪他了?」他馬上又疑問說道。

陳小明又再看了看小黃,樣子更加的嚴肅而凝重,他停了一下,然後才回答說:「我說你也不會相信!」

小黃聽後卻更加的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呢?陳醫生,你說跟我說說吧!你到底害怕得罪什麼東西了?」小黃追問說道。

陳小明再看了看小黃,然後搖了搖頭說:「你不會相信的!」

小黃不解了。「陳醫生,你沒有說,怎麼知道我不會相信呢?」他心急地回應說道。

陳小明又是看了看他,問清楚地說道:「你真的很想知道是什麼東西?」

小黃猛地點頭說:「是的,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害怕得罪什麼東西了?合著為了害怕得罪它連人都不敢去救!」

陳小明繼續看了看小黃,然後點了點頭說:「好吧!我告訴你就是!」

小黃一聽即時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到底是什麼東西?」他馬上又追問說。

陳小明停了一下,跟着才回應說:「死神!」

「什麼?」小黃聽後似乎是沒有聽清楚地叫了起來。

陳小明點了點頭說:「是的,沒有錯,就是死神!」

小黃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陳醫生,你說的是死神?」他仍然是似乎沒有聽清楚地再問清楚道。

陳小明再點了點頭說:「是的,就是死神!」

小黃聽到陳小明再次強調地說後,就平靜了一下,然後笑了笑對陳小明說:「陳醫生,你不要開玩笑好不好?」

陳小明卻仍然是十分認真嚴肅的樣子。「我沒有跟你開玩笑,真的是死神!」他強調地說。

小黃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陳醫生,你不會說的是真的吧?」他雖然仍然是在懷疑陳小明是跟他開玩笑的,但是看到陳小明認真的樣子又有些相信了,所以他再問清楚說道。

陳小明認真地點了點頭說:「是真的!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是真的!」

小黃聽到陳小明再次肯定是回答後,想了想忽然猛地看着陳小明,並且顯出驚恐萬狀的樣子。「是的,陳醫生,像你這樣的醫生怎麼又可能會跟我開玩笑呢!這是真的!」

陳小明笑了笑,樣子很是無奈。

小黃驚恐的樣子,他又是想了想,跟着又顯出不解的樣子看着陳小明問他說道:「陳醫生,我仍然是不解!」

「你還有什麼不解?」陳小明大方的樣子問清楚道。

「救活張董事長,為何會得罪死神呢?」小黃將他不解的東西說了出來。

陳小明無奈的樣子笑了笑說:「你知道有一句說話嗎?」

「什麼說話?」小黃奇怪地問清楚道。

「閻王要你三更死,絕不留人到五更!」陳小明回答說。

小黃一聽明白過來了,他又是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你是說,死神要張董事長死?」他再問清楚道。

陳小明聽後點了點頭說:「是的,否則我怎麼會知道張董事長會沒有得救,會死呢?」

小黃徹底明白過來了。「原來是這樣的!」他明白過來道,樣子十分驚恐。

陳小明就再次搖了搖頭說:「沒有辦法啊!救張董事長就會得罪死神了,我只得不去救他!」

小黃聽後也顯出無奈的樣子點了點頭。忽然他又醒起來什麼了,猛地看着陳小明。「陳醫生,你見過死神嗎?」

陳小明搖了搖頭說:「沒有,或者永遠也見不到它,但是,我能感覺到它的存在!」

「這樣!」小黃聽後又是明白過來地叫道。

陳小明又是無奈地說:「總之,死神要讓其死的人,就是救不得!」

小黃聽後也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了。

這時陳小明看了看他,然後對他說:「去吧!去看看張小姐,看看她現在有什麼需要的,我們能幫的就盡量去幫助她吧?沒有去救她父親,我心裏其實也是十分難過的!」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去了。

「等等!」正在這時,陳小明忽然又將小黃叫住。

小黃聽後停了下來。「陳醫生,還有什麼嗎?」他問陳小明道。

陳小明十分認真嚴肅的樣子對小黃說:「小黃,我剛才之所以會對說出是死神的原因這些說話,哪完全是因為,你要成為我的助手了,有些事情我必須跟你說清楚!但是,這些東西可別跟其他人說了!作為一名醫生,是絕對不能跟人說,病人的死亡是因為死神要他死這樣的說話的!」

小黃聽後也明白過來了,他馬上點了點頭說:「陳醫生,我明白的!」

陳小明聽後笑了笑對他說:「總之,你以後好好地做我的助手,當然在這過程中你還會發現一些奇怪而可怕的事情的!」

「嗯!」小黃十分認真而驚恐的樣子點頭答應道。

「去吧!」陳小明對小黃說道。

小黃轉身繼續去了。

小黃走了之後,陳小明心裏馬上在想道:是的,沒有錯,我有起死回生之術,的確可以將張華夏救活,但是,我真的不能再得罪死神了,如果我再得罪死神的話後果肯定會是十分嚴重的。

我曾經用起死回生之術救過很多的人了,為此死神很不高興,甚至都已經警告我了,昨晚我就差點給高空墜物壓死,這肯定就是死神對我運用起死回生之術救了一些它要其死的人,生氣了而對我發出的強烈警告。

所以我是不能再運用起死回生之術救張華夏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惹怒了死神,死神甚至會至我於死地。

「唉!---但是,這是在救人呢!我又怎麼能見死不救!我心裏實在是大難受了!」陳小明不禁地在說道。

第二天,陳小明由於十分內疚,就去參加張華夏的葬禮。這時張小麗看到陳小明後,即時激動了起來,她推開人群跑到陳小明的跟前,向陳小明赴了向去。

「你這混蛋,你還敢來,我要殺了你!」張小麗赴在陳小明身上,用手卡住陳小明的脖子,大罵道。

陳小明奮力將了張小麗推開。「張小姐,我對你父親的死很是難過,但是,我真的無能為力的!」他馬上向張小麗解釋地說道。

張小麗怒視着陳小明。「什麼無能為力?你根本就有這樣的能力,只是你喪心病狂,見死不救罷了!你這該死的混蛋!」她激動地大罵道。

陳小明無奈而痛苦的樣子搖了搖頭說:「張小姐,你真的錯怪我了,我真的無能為力!」

張小麗聽後卻更加的激動。「你這混蛋,還在為自已開脫!你就是見死不救,明明可以救我爸的,卻見死不救!你這該死的混蛋,我要殺死你!」她說著又向陳小明赴了向來。

而眾人見狀馬上將張小麗拉住。

「張小姐,我真的是無能為力的!」陳小明再次強調地說,然而他的心裏猶如給一把刀**去一般,十分痛苦。他心裏:在想作為一名醫生,最痛苦的莫過於,見死不救了,然而我卻正是這樣!

張小麗聽後仍然在罵道:「你這混蛋,還在為自已開脫,你這個見死不救的混蛋,你不得好死,你一定會死得很慘,死得很難看!」

陳小明聽後也只得無奈地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正在這時,忽然有一個男人,一個年輕的男人走到張小麗的跟前,問張小麗說道:「小麗,怎麼回事?」

張小麗聽到男人這樣問後,馬上用手指着陳小明大聲激動地回答說道:「就是他,就是他見死不救,我爸才會死的!」

這男人聽後卻馬上笑眯眯的樣子對陳小明說:「對不起,小麗她大激動了!」

陳小明笑了笑大方地回應說:「沒有關係的!」

男人仍然是十分客氣的樣子。「我是小麗的男朋友,小麗她大衝動了,她有什麼得罪的地方,請多多抱函!」他卻再次道歉地說。樣子極其友好,甚至有感激陳小明的樣子,讓陳小明看到他這個樣子後都覺得很不自然了。

陳小明聽到他是張小麗的男朋友後,心裏是一陣的不舒坦,他打量了一下這個男人,發現他說不上英俊,而且雙目十分不安份,有蛇頭鼠眼的樣子,他配美若天仙的張小麗實在是十分免強。

陳小明就笑了笑仍然是大方的樣子回應說:「沒有關係的!」

然而張小麗仍然是十分激動的樣子,她讓眾人拉住,卻仍然是對陳小明大罵道:「你一定會不得好死,你一定會死得很慘,你這混蛋,竟然死見不救!你還做什麼醫生?」

陳小明搖了搖頭,他看了看張小麗忽然感覺到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到底是什麼,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有一種感覺,有一種生命受到威脅此類的感覺。

而這時張小麗繼續對陳小明大罵道:「你這滾蛋,一定會死很慘的,一定會死得慘不忍睹!你見死不救,就一定會得到報應!」

而陳小明看到張小麗一至都在激動地罵他,他留在這裡也不行了,就再看了看張小麗,然而他這樣一看又是有一種不祥之感,一種生命受到威脅此類之感。

他想了想,然後轉身走了。

陳小明回到醫院,他坐他的醫務室里,樣子十分沮喪,小黃看到他回來了,就走了過來。

「陳醫生,怎麼了?看你好像是很沮喪的樣子,給人罵了嗎?」小黃來到陳小明的跟前馬上關心地問陳小明道。

陳小明搖了搖頭說:「我並非是因為給人罵,才沮喪的!」

小黃聽後奇怪了。「哪是因為什麼?」他馬上好奇地問清楚道。

陳小明聽到小黃這樣問後就想了想,忽然猛地看着小黃說:「我是因為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了!」

小黃一聽即時顯出驚恐的樣子。「不祥的預感?」他問清楚道。

陳小明點了點頭說:「是的,就在剛才張華夏的的葬禮上!」

小黃的樣子越來越驚恐。「在葬禮上,到底是什麼預感呢?」他馬上問清楚。

陳小明再想了想,然後說:「我似乎預感到有人生命受到威脅此類的預感!這種感覺跟對張華夏哪種預感是差不多的!」

「什麼?」小黃聽後不禁地叫了起來。

陳小明就繼續說道:「也就是說,我預感到,有人要死了!」

小黃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樣子驚恐萬狀的。「有人會死?會是誰人呢?」他說著忽然猛地看着陳小明。「陳醫生,這個生命受到威脅的人,不會是你吧?」他馬上問清楚道。

陳小明聽後卻笑了笑搖了搖頭說:「不,不是我!」

小黃聽後不解了。「不是你到底是誰?」他馬上疑問說道。

「是張小麗!」陳小明回答說。

「什麼?」小黃聽後不禁地叫了起來。

陳小明就繼續說道:「是的,沒有錯就是張小麗!」

小黃聽到我強調地說後,又是不解起來了。「陳醫生,我就是不明白,你怎麼會感覺感到張小麗有生命之憂的呢?」

「當我在看張小麗的時候,我忽然有這樣一種感覺!」我解釋地說道。

「是這樣!」小黃聽後明白過來了。

陳小明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點了點頭說:「是的,我的確有這樣一種感覺,而這種感覺跟張華夏來到醫院裏時候我的感覺是一樣的!」

小黃這時顯出十分氣憤,也十分不服氣的樣子。「為什麼是張小麗呢?為什麼偏偏就是她呢?要知道,她可是剛剛失去了父親的,現在又輪到她了,這公平嗎?」他叫了起來道。

陳小明無奈地搖了搖頭說:「沒有辦法,我們也沒有辦法的,哪是死神,肯定是死神!」

小黃想了想,然後猛地看着陳小明。「陳醫生,你不是會起死回生之術的嗎?」他大聲地提醒陳小明道。

陳小明聽後也猛地看着小黃。「你是要我救她?」他問清楚地說道。

小黃點了點頭說:「是的,而且她父親你已經沒有出手相救,現在你必須出手相救!」

陳小明聽後即時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他想了想,然後卻搖了搖頭說:「不行呢!」

小黃聽後十分生氣與不服氣。「陳醫生,你可是一名醫生來的,救死扶傷本是你的天職,你怎麼能見死不救的呢?」他由於十分激動所以罵了起來。

陳小明顯出極為難的樣子,他搖了搖頭說:「如果,我救她的話,就會惹怒死神了!惹怒了死神,它肯定會要我的命的!」

「什麼?」小黃聽後又是不禁地叫了起來,似乎也無話可說了。

陳小明繼續沮喪地說道:「死神,哪可是神來的,我只是一個凡人,要我這個凡人如何跟神斗?」

小黃聽後忽然也顯出沮喪起來的樣子,他沒有說話了,當然也無話可說。

陳小明就繼續沮喪地說道:「沒有辦法的,正所謂閻王要你三便死,絕不等人到五更!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

小黃聽後看了看陳小明,然後思索了起來。

陳小明再次無奈地說道:「沒有辦法的,我們救不了她!」

忽然小黃氣憤了起來罵道:「這個死神怎麼能這樣做的呢?它怎麼能好壞不分,張華夏是出了名的好人,大慈善家,她們兩父女都是出了名的好人,然而它卻讓她們父女死於非命,而且這樣大不公平了,張小麗已經剛剛失去父親了,現在又要了她的生命,這大不公平了!」

陳小明一聽猛地看着小黃,也顯出不服氣,十分氣憤的樣子,沒有說話。

小黃就繼續憤憤地說道:「這個死神,實在是可惡,這麼多的壞人,它不讓他們死於非命,卻偏偏讓一個好人死於非命,而且張小麗還這麼漂亮!」

「就是嗎!」陳小明聽後也憤怒地肯定道。

小黃看了看陳小明,然後繼續憤憤地說:「張小麗,大漂亮了,就如天仙一般,這樣的女孩子就這樣沒有了,實在是可惜,如果我能救她的話,我一定會不顧一切地救她的!」

陳小明聽後猛地看着小黃,然後在思索起來沒有說話。

小黃再看了看陳小明,跟着繼續對他說道:「而且呢!我覺得你跟張小麗根本就是一對來的,你看張小麗這麼漂亮,而你這麼英俊,你們在一起,就是一對金童玉女!」

陳小明聽到小黃這樣說後,卻顯出不爽的樣子說:「別胡說了,人家有男朋友的了!」

然而小黃聽後卻顯出不以為然的樣子說:「男朋友又怎麼了?她不是仍然沒有結婚嗎?她沒有結婚,你們就仍然是有機會!」

陳小明聽後看了看小黃,沒有說話,繼續思索了起來。

小黃繼續再看了看陳小明說:「而且嗎!如果,你能救了人家的話,哪你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了,她一感激你,肯定會接受你讓你成為她男朋友的!」

陳小明聽後又是思索起來,沒有說話。

小黃繼續在努力地說道:「你們根本就是天生一對,我看張小麗本來就是屬於你的!」

陳小明又再看了看小黃,然後繼續思索起來,仍然是沒有說話。

小黃再繼續努力地說:「陳醫生,張小麗根本就是屬於你的女人呢!難道你的女人你也能見死不救嗎?」

陳小明又是看了看小黃,跟着再想了想,然後一咬牙說:「好,我救!」

小黃一聽即時精神了起來。「陳醫生,你真的去救?」他馬上問清楚道。

陳小明顯出憤怒的樣子激動地說:「是的,你說得對,死神大可惡了,張華夏父女是出了名的好人,慈善家,這樣的好人怎麼能讓她們死於非命的呢?而且,張小麗還這麼的年輕漂亮,這樣年輕漂亮的女孩子,怎麼能讓她就這樣死了的!世間上有這麼多兇殘,可惡的壞人,死神卻視而不見,偏偏瞪住張華夏這兩父女,這個死神實在是可惡,我現在就要跟它宣戰,與它決一雌雄,看看誰勝誰負?」

小黃聽後馬上又補充地說道:「而且,張小麗根本就是你的女人,你的女人能讓她給死神拿走了嗎?」

陳小明聽後又是猛地看着小黃,他點了點頭說:「是的,張小麗是我的,我一定要將她得到!」

小黃笑了笑說:「對,如果你能救她的話,她一定會感激你,從而她肯定會接受你的!」

陳小明咬牙切齒地說:「好,我去救她,我要與死神決戰!」

「對,就這樣做!」小黃馬上肯定道。

「嗯!」陳小明點了點頭,然後又平靜下來地思索着。

小黃看了看陳小明,然後問他說:「哪怎麼救呢?從什麼地方下手呢?」

陳小明聽到小黃這樣問他後就想了想,然後說:「以往我也救過幾個死神要了其生命的人,方法就是讓他們死後,我運用起死回生之術將他們救活,或者是因為死神要人死也只能是死一次,不能死第二次的原因吧?所以,這些已經死了,而讓我用起死回生之術救活的人,現在都活得好好的,沒有事了!」

小黃聽後馬上睜大眼睛看着我。「陳醫生,你現在也想用起死回生救活張小麗?」他問清楚道。

陳小明再想了想,然後卻搖了搖頭說:「不,我現在忽然不想用這個方法了,而且這個方法用得大多,死神早有所覺察,所以,它到時候可以能打破不讓人死第二次的規矩,也就是說,到時候我即使用起死回生之術將張小麗救活了,死神仍然會讓張小麗死第二次的!」

「這樣!」小黃聽後明白過來地叫道。

陳小明就繼續說道:「是的,如果我救活一次,死神就讓人再死一次,這根本就沒有意義,而且大煩瑣了!」

小黃忽然又是睜大眼睛看着我。「哪你現在想用什麼辦法救張小麗呢?」他馬上問清楚道。

陳小明再想了想,然後才說:「我想用防患於未然的方法!」

「哪到底怎麼做?」小黃馬上十分有興趣的樣子問清楚道。

「就是我用運用我的醫術或者其他的方法,在張小麗死之前,將死神讓她的死法破解,比如,如果死神讓張小麗死於某種病疾的話,這是死神最常用的方法了,我就運用我高超的醫術,將這種病疾治好!」陳小明說明白道。

「是這樣!」小黃明白過來道。

然而這時陳小明又是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不但,我擔心的是,死神會讓張小麗死於意外,讓我們防不勝防了!」他說道。

小黃聽後想了想,然後對陳小明說:「哪我們就去提醒她,要她小心點!」

陳小明聽後苦笑了一下說:「人家會相信你嗎?你如果這樣直接跟她說的話,她會說你是神經病的,而且,她現在對十分有成見,更加不會相信我了!」

小黃聽後也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哪該怎麼樣做呢?」他馬上問清楚道。

陳小明又是再想了想說:「不過,去提醒她,甚至是對他進行貼身保護,這是唯一預防死神讓她死於意外的方法了!」

小黃聽後睜大眼睛看着陳小明。「也就是說,還是得要去提醒她?」他問清楚地說道。

陳小明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點了點頭說:「當然了,最好還是對她進行貼身保護!」

小黃想了想,然後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說:「問題就在於,她根本就不會相信我們!」

陳小明點了點頭說:「是的,正是這樣的!」

小黃猛地看着陳小明說:「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讓她相信我們!」

陳小明沮喪地搖了搖頭說:「問題是,能讓她相信我們嗎?」

小黃想了想說:「陳醫生,事在人為,我相信只要我們努力去做,她會相信我們的!」

陳小明苦笑了一下說:「希望是這樣的吧?」

「放心吧!她一定會相信我們的!」小黃再次激勵道。

陳小明再苦笑了一下,沒有說話,思索起來。

小黃看了看他,然後對他說:「陳醫生,我就是覺得你與張小麗是一對,你們肯定會有結果的!」

陳小明聽後又是苦笑了一下。「人家有男朋友了!」他不爽的樣子提醒地說。

然而小黃聽後卻顯出不以後為的樣子說:「什麼男朋友?她哪個男朋友根本就配不起她,你跟她才是一對!你一定可以打敗她現在這個男朋友,成為她的新男朋友的!」

陳小明聽後又是苦笑了一下,忽然他似乎猛地醒起來什麼的樣子,他猛地看着小黃,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說:「說起她的這個男朋友,我忽然覺得這個人有些不妥!」

小黃聽後也奇怪了。「有什麼不妥?」他馬上好奇怪地問清楚道。

陳小明想了想說:「此人的眼睛很不安份,不像是一個好人!而且,我忽然覺得張小麗生命有威脅與他有關!」

小黃一聽猛地看着陳小明。「與他有關?」他再問清楚說道。

陳小明點了點頭說:「是的,我忽然覺得與他有關!」

小黃想了想,然後問陳小明道:「會與他有什麼關係呢?」

陳小明聽到小黃這樣疑問後,就想了想,然後卻搖了搖頭說:「這個就不知道了!」

小黃聽到陳小明這樣的回答後,就想了想,然後猛地看着陳小明問他說:「會不會,是因為他要謀殺張小麗呢?」

「這個!」陳小明聽後思索了起來,然後他卻搖了搖頭說:「應該不會吧!好歹他也是張小麗的男朋友,這似乎不大可能?」

「不然,與他有關,哪到底是什麼關係呢?」小黃馬上這樣疑問說。

陳小明又再想了想,然後仍然是搖了搖頭說:「真想不出,到底與他有什麼關係?」

小黃聽到陳小明這樣的回應後,又再想了想,然後說:「也就是說,要救張小麗就必須提防着這個張小麗的男朋友!」

陳小明點了點頭說:「是的,當然了,最好是直接叫張小麗提防他!」

小黃聽後點了點頭。

陳小明卻馬上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說:「只是,張小麗肯定不會相信我們的說話的,所以如果我們要求她提防她男朋友,她肯定不會去做!甚至還會以為我們故意挑撥離間了!」

小黃聽到也覺得陳小明分析得有道理,就點了點頭同意了。然後他又說:「但是,既然她的這個男朋友與她的生命威脅有關係了,我們總得做些什麼?」

陳小明聽後無奈地苦笑了一下,顯出不好受的樣子說:「還能怎麼做?人家是她的男朋友,天天跟她在一起,我們還能怎麼做?」

小黃想了想說:「或者還是得去提醒一下她,要求她提防着點她男朋友吧?」

陳小明聽後睜大眼睛看着小黃。「這有用嗎?」他憤憤地疑問說道。

小黃想了想說:「但是,似乎即將沒有用了,我們也必須去做!」

「唉!---」陳小明聽後無奈地長嘆一口氣。

小黃看到他嘆氣,就馬上看着他說:「陳醫生,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戰勝死神的!」

陳小明聽後卻顯出沮喪起來的樣子說:「希望是這樣吧!否則,不但救不了張小麗的命,就連我的命也會給死神奪了去的!」

小黃聽後即時顯出歉意的樣子。「陳醫生,我忽然又覺得不該勸說你去救張小麗,不該勸說你去與死神對抗了!」他歉疚道。

陳小明聽後卻顯出大方的樣子笑了笑說:「也與你無關的,死神也實在是可惡,不用你勸說,我遲早都會與它決一雌雄的!」

小黃聽後笑了笑,沒有說話了。

陳小明忽然又顯出精神起來的樣子說:「好吧!開始幹活吧!我們一定要將死神打敗!」

「嗯!」小黃聽後點了點頭,也精神起來了。

另一方面在張小麗家裡,張小麗正十分悲傷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她的男朋友李建雄看到她坐在哪裡,就轉了轉眼珠想了想,然後向她走了過去。

「小麗,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李建雄坐在張小麗的身邊小心翼翼的樣子對她說道。

張小麗無精打彩的樣子。「我現在沒有心情商量什麼東西?」她心不在焉在回應說。

李建雄聽後又是轉了轉眼珠想了想,然後又對張小麗說:「但是,這件事十分重要的,特別是對於我們來說!」

張小麗聽後看了看他,仍然是無精打彩的樣子。「說吧!」她有氣無力的樣子答應道。

李建雄看到張小麗同意了,就馬上顯出精神起來的樣子。「小麗,我們結婚吧!」他馬上這樣說道。

張小麗一聽即時氣憤了起來。「李建雄,你給我滾,給我滾得遠遠的!」她二話不說就馬上趕李建雄走道。

李建雄顯出委屈的樣子說:「但是,小麗,我真的十分可望與你結婚的,你就答應我吧?」

張小麗怒視着他說:「現在什麼時候,我爸剛剛才去世,你叫我與你結婚,你是不是瘋了?」她大聲地罵道。

李建雄仍然是委屈的樣子說:「就是因為你家裡出了這麼一件哀事,我想辦一件喜事來沖沖呢!」

「混蛋,我爸剛剛去世,能辦喜事嗎?」張小麗仍然是十分氣憤地罵道。

「小麗,---」李建雄仍然是想說什麼卻讓張小麗給打斷了。

「滾!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張小麗大聲地趕李建雄走道。

李建雄仍然是顯出極委屈的樣子,他沒有走。「小麗,你聽我說好不好,我真的是為你好的!」

張小麗看到李建雄仍然在說,就更加氣憤了。「我叫你給我滾,你沒有聽到嗎?」她激動起來地趕張建雄走道。

張建雄看到她如此的態度,樣子也越來越激動,沒有辦法只得很不情願地站了起來走了。

「我爸剛剛去世,竟然要我結婚,想叫我不孝嗎?」李建雄走了之後,張小麗卻仍然是憤憤地在罵道。樣子仍然是十分激動。

正在這時,張小麗的一位好朋友,許麗華走了進來。

許麗華來到張小麗的身邊坐了下來,她關心的樣子看了看張小麗,然後問她說:「怎麼回事呢?是誰惹怒你了?」

張小麗依然十分氣憤的樣子。「還會有誰?就是李建雄這個滾蛋!」她憤憤地罵道。

許麗華聽後奇怪了。「他怎麼惹怒你了?」她馬上問清楚道。

張小麗激動的樣子說:「這混蛋,竟然要我與她結婚!」

「是這樣!」許麗華聽後明白過來了。

張小麗仍然是十分生氣的樣子。「我爸剛剛去世,他就叫我與他結婚,你說我能不生氣嗎?」她憤憤地說道。

許麗華聽後點了點頭說:「是的,這個李建雄的確是過份了!」

「是的,真的是氣死我了!」張小麗仍然是十分氣憤地叫了起來。

許麗華這時忽然顯出迷惑不解的樣子對張小麗說:「小麗,我有一件事就是不明白了!」

「是什麼事?」張小麗又是無精打彩的樣子問清楚道。

許麗華顯出眉頭緊皺十分不解的樣子說:「這個李建雄怎麼會成為你男朋友的呢?他根本就配不起你!」

張小麗一聽即時顯出極無奈的樣子。「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追求我很久了,或者是因為我覺他對我忠心不異吧!你也知道的,現在的男人都不保障,口是心非,並非都對你忠心!」她憂鬱的樣子說道。

許麗華聽後搖了搖頭說:「但是,我也覺得他對你也並非是哪么忠心的,總是覺得他並非是你想的哪么老實的!」

張小麗又是無奈的樣子說:「算了吧!湊合著吧!」

許麗華卻顯出不服氣的樣子憤憤不平地說:「但是,我就是覺得他配不起你,你看從他的模樣,他的出身,他的身份哪一樣不是跟你天差地別的呢!你現在就是一朵鮮花插在他這堆牛糞上了!」

張小麗卻仍然搖了搖頭說:「算數了吧!」

然而許麗華仍然是不服氣的樣子。「但是,小麗---」然而他還沒有說完卻讓張小麗給打斷了。

「好了,麗華,我現在根本就沒有心情談論這個問題,還是過一陣子再說吧!」張小麗打斷許麗華說道。

許麗華聽後雖然仍然是十分之不服氣,卻也不再說什麼了。「唉!---」她長嘆一口氣,沒有說話。

然而她們的這些說話都讓仍然在門外,沒有離開而是故意在聽她們的說話的李建雄聽到了。

李建雄聽到張小麗和許麗華的這些說話後,就站在哪裡再想了想,然後轉身走了。

李建雄從張小麗家走了出來,他的一名手下,一個小混混向他走了過來。「大哥,怎麼樣了?」這名小混混來到李建雄的跟前馬上心急地問李建雄道。

李建雄顯出沮喪的樣子搖了搖頭說:「她沒有答應!」

「是這樣!」這名小混混聽後叫了一聲,然後思索了起來。

李建雄就憤憤地說道:「這個女人實在是大難搞了,弄了這麼久,還是沒有搞定她!」

這名小混混聽後又是想了想,然後他一咬牙猛地看着李建雄說:「大哥,我看還是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就將她---」他說著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做了個殺人的動作。

李建雄聽後即時顯出眉頭緊皺十分不願意的樣子。「這個!」他馬上思索起來。

這名小混混就繼續對他說道:「大哥,你想財色雙收肯定是不行的了,這個女人怎麼可能看得起你呢!不可能得到她的。她之所以讓你做他的男朋友只不過是隨便湊合著罷了!我看還是將她的財弄到手就行了!」

「這樣!」李建雄聽後又是叫了一聲,繼續思索起來。

小混混繼續努力地對李建雄說:「現在只有將她做了,才能將華夏集團公司弄到手!只要她一死,華夏集團公司就沒有了當家人,而你這個華夏集團公司的副總經理自然就可以接手華夏集團公司了!」

李建雄聽後看了看小混混然後繼續思索了起來。

小混混再繼續努力地說:「大哥,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呢!現在張華夏已經意外死了,就只剩下張小麗一人,只要我們將張小麗做了,哪華夏集團公司就會是你的了!這可是機不可失,機不再來!」

李建雄顯出眉頭緊皺的樣子,他再想了想,然後顯出十分不願意的樣子說:「但是,張小麗這個女人,我真的捨不得!」

小混混馬上說道:「大哥,你就別想得到這個女人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這麼久了,你別說跟她上床,就連手都沒有給你碰過,這樣的女人你能得到嗎?你還是將心思放在她的財產上吧?」

李建雄聽後覺得小混混言之有理,就點了點頭,然後思索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