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至尊狂兵
至尊狂兵 連載中

至尊狂兵

來源:google 作者:陸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莫小姐 陸濤

曾經輝煌的莫家即將面臨著史上最大變革,四大家族暗下黑手趁人之危企圖將莫家在S市的產業全部吞併,而莫家三兄弟分為兩派,本應掌控大權的莫老二出現意外,其他兩兄弟虎視眈眈,重擔最後落於一不諳世事的女子肩頭,危機四伏不過好在善惡有報,莫家二老爺多年前收留的流浪兒出現了,並且成為莫家小姐的貼身兵王......展開

《至尊狂兵》章節試讀:

「吱吱吱嘎......嘭!」

一陣刺耳的急車剎聲,打破了這個夜晚的沉寂。

此刻,位於星海市的華悅廣場轉盤處,兩輛車撞在了一起!

就看見前面那輛豪華奔馳車的後備箱,被一輛不知道是幾手的破舊捷達車給懟了一個臉盆一般大的凹坑!

「馬勒戈壁,你眼瞎了吧!」奔馳車主是個炮子頭中年人,渾身上下一身的名牌,脖子上掛着一根手指頭般粗細的大金項鏈,罵罵咧咧的從車上走下來。

而與此同時,陸濤從捷達車上緩緩走了下來。

他剃了個板寸大眼睛高鼻樑,穿着很樸素的休閑裝,倚靠 在車門上動作十分嫻熟地點了根煙。

看他那優哉的眼神,彷彿壓根就沒把奔馳車主的憤怒當做一回事兒。

「喂,你他媽聾了!你知不知道我這什麼車,奔馳啊!看你那窮酸樣,撞壞了你賠得起嗎!」奔馳車主走到捷達車面前,大力的用手啪啪地拍着捷達車的前機蓋以試圖引起陸濤的注意。

看着奔馳車主在那嘰嘰歪歪個不停,陸濤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耐煩地摳了下耳朵:「麻煩你把嗎字去掉。」

說著話,陸濤隨手將捷達車的車鑰匙扔到了腳下:「喏,你這破奔馳頂多也就換個後保險杠,加上後備箱蓋再給你換個新的,了不起了就兩萬來塊錢,現在把我這輛車整個都賠給你了。」

本來火氣飆升就要動手的奔馳車主,卻被陸濤臉上那輕描淡寫的表情給造懵了。

他不由得重新打量起陸濤,詫異地問道:「你這話當真?」

「那還能有假?」陸濤不屑的撇了撇嘴說道:「對了哈,我這車別看是二手,但是賣個五萬是輕鬆加愉快,所以你還得倒找我三萬。」

奔馳車主一聽這話茬,被氣得腦袋嗡嗡直叫,當即瞪圓了眼睛:「兔崽子,你丫跑老子這來賣車來了?」

「當然不是了。」陸濤平靜地說道,緊跟着嘴角咧起個弧度,笑了笑:「我決定剩下的三萬塊錢,還得消費在你這破奔馳上。」

話音落地,陸濤快步走到奔馳車駕駛室的跟前,對準了車門抬腳就是一通猛踹!

「咣咣咣......」

那車門處發出的爆響聲,讓奔馳車主差不點就心疼哭了!是以他惡狠狠地衝到了陸濤的跟前,一把揪住了陸濤的衣領大罵出聲:「王八蛋,你找死是吧,老子今天非廢了你!」

一邊說著,奔馳車主毫不客氣的就掄起了拳頭,對準陸濤的面門就砸了過去!

可是他的拳頭還不等落下去,卻表情突然一僵,原本那股兇狠的氣勢瞬間就萎靡到了極點,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驚恐和不可置信!

無論如何他也不能相信,眼前這個看上去瘦弱到像是沒吃過飽飯似的年輕人,竟然只用了一隻手,似乎毫不費力的就捏住了自己沙包大的拳頭!

「你......你.......」

緊隨而來的便是一種猶如骨頭被捏碎了的劇烈疼痛,讓奔馳車主疼得說不出話來,額頭上冷汗直冒!

「你什麼你,給我跪下!」隨着陸濤的一聲爆喝,手上更是加重了力道。

緊接着就聽見幾聲「嘎巴」的連續脆響,奔馳車主發出慘如殺豬般的嚎叫,噗通就跪在了陸濤的面前。

「啊......我的手!」

奔馳車主意識到自己的手百分之百是被捏骨折了,他的臉上全是哀求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陸濤。

「我問你,你把我家莫小姐拉到哪去了?」陸濤用餘光再次掃視了一遍奔馳車的裏面,冷聲問道。

當聽到莫小姐三個字的時候,奔馳車主明顯的一愣,隨即便是心頭猛的一顫。

到了這會兒他全明白了,這一次被追尾根本就不是什麼意外,而是眼前這個陸濤故意而為之。

「什麼莫......莫小姐,我......我不知道。」奔馳車主抱着一絲僥倖的心理,結巴着說道。

「不知道是吧,那看來我有必要給你提個醒了!」說著話,陸濤的捏着奔馳車主的手加重了幾分力道:「她就是在菲斯酒吧被你們灌得爛醉如泥的女孩,然後又不省人事的被你們抬上了這輛車!現在我他媽問你,她人呢!」

最後一句話,陸濤幾乎是嘶吼着喊出來的。

而奔馳車主卻在陸濤用力的拿捏下,徹底的崩潰了自己所謂的忠誠,帶着哭腔求饒道:「大哥,我說,我說還不行嗎,別捏了,求你......嘶!」

「早這樣不就對了嗎。」陸濤輕笑了一聲,撒開了奔馳車主的拳頭,用手「啪啪」地拍打在奔馳車主那鋥亮的腦殼上。

「是......是冷少。」奔馳車主苦着臉說道:「兄弟這事真的不能怪我啊,是冷少逼我的,他讓我把喝醉了的莫小姐送到興泰大酒店。」

問清楚了莫熙的下落,陸濤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指着剛才被他扔到地上的捷達車鑰匙:「去,把鑰匙給我撿回來去。」

奔馳車主一聽這話茬,如獲大赦一般趕忙爬了過去,把鑰匙撿起來然後像狗一樣恭恭敬敬地給陸濤遞了過去。

接過車鑰匙的陸濤差不點就被奔馳車主那副模樣給逗笑了:「呵呵,你要是再吐吐舌頭啊,還真像一條狗呢。記住了,開奔馳的沒什麼了不起,以後走到哪低調點,因為並不是所有開捷達的人,都是你這種貨色能得罪的起的!」

儘管奔馳車主此刻受盡了屈辱,甚至是被陸濤形容是狗,但他心裏明鏡似的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畢竟到達了冷少和莫小姐那樣層次,是他這種靠着包公拆遷起家的暴發戶比不了的。

所以他只能一邊硬着頭皮吐了吐舌頭,一邊說道:「是,是,我知道了。」

看着奔馳車主那極盡討好的態度,陸濤也懶得和他再廢話,轉身走回到自己的捷達車跟前然後坐了上去。

當插上車鑰匙擰着了發動機,猛踩下油門緩緩撒開離合的那一刻,他的眼神變得鋒利而又冷酷,口中喃喃自語道:「冷少,呵呵,冷野雲你要是敢動我家莫小姐一根毫毛,老子非要了你的小命!」

而與此同時,S市堪稱最奢華的興泰大酒店頂層的走廊過道上,站滿了西裝革履身體健壯的職業保鏢。

其嚴肅的臉孔正警惕的巡視着肉眼可看到的每一個角落。

而過道盡頭,最裏面的豪華總統套房裡時不時傳出一個男人淫邪的笑聲。

「嘿嘿嘿,莫大小姐,你就從了我吧。」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冷氏集團的大公子,冷野雲!

「你.......我警告你,你不要過來!」

看着眼前禽獸一般精蟲上腦的冷野雲,莫熙的臉上寫滿了恐懼,慌張地說道。

「警告我?」冷野雲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莫熙的臉上:「你還以為你們莫家是那個隻手遮天的莫家嗎?你還是那個哈一口氣S市就要抖三抖的莫家大小姐嗎!」

聽到這莫熙紅了眼眶,捂着自己的臉頰緊緊的咬着嘴唇沉默了。

「讓我來告訴你現實吧!」冷野雲陰沉着聲音一把揪住了莫熙的頭髮:「你們莫家正面臨著有史以來最大的家變,而包括我冷家在內的四大家族將要一點點的吞噬你們莫家在S市的產業,到時候莫家就是個不入流的小公司罷了,而我冷野雲這是在給你機會,只要你把我伺候的舒服了,嘿嘿嘿,冷家的大少奶奶還不是你莫小姐的么?」

一邊說著話,冷野雲觀察到莫熙的心理防線已經漸漸的崩潰,他怎麼能放過如此大好的時機,另一隻手不老實地從莫熙那白皙的脖子上伸了進去。

這一下算是觸動了莫熙的神經,她驚慌失措地捂住冷野雲的手,拚命地掙扎着:「別.....別這樣,我......我陸哥哥知道是不會放過你的!」

聽到陸哥哥這三個字的時候,冷野雲的動作明顯的頓了一下,可隨即他便嘲諷着說道:「呵呵,就是被你們莫家撿來的流浪兒陸濤嗎?我的小寶貝,他現在可救不了你哦,他可是當年被你父親親手送進軍隊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正馳騁沙場呢。」

「也幸虧他人在軍隊,如果他要是在的話,恐怕在這場真正的實力較量下,他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說完了這些,冷野雲再也抑制不住小腹噴涌的怒火,一把將莫熙撲倒在床上,開始瘋狂撕扯着莫熙的衣服。

而就在他眼看要扒下莫熙的衣服時,突然門外傳來的一聲爆響嚇得他差不點就萎了。

他下意識地回頭望去,就看見一個板寸頭的小伙正喘息着粗氣踹門而入!

「你他媽是誰,給老子滾出去!」冷野雲憤怒地咆哮道。

面對冷野雲想要殺人一般猩紅的眼神,板寸頭小伙只是平淡的說道:「我是你爸爸。」

冷野雲一聽簡直氣炸了鍋,哪來的愣頭青膽敢打擾自己的好事,他從莫熙的身上爬了起來剛想揮着拳頭教育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可隨着莫熙怯怯的叫了一聲「陸哥哥」,冷野雲的拳頭竟懸停在了空中,倆腿抑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陸.....陸濤!」冷野雲驚詫出聲,雖然他和陸濤從未有過正面的接觸,但畢竟人的名樹的影,他打小就是聽着這個陸濤神乎其神的傳說長大的。

當中最恐怖的要數那五年前的那個晚上了,因為在一次招標大會上,一個新崛起的家族頂撞了莫家主幾句,這陸濤就只身前往那個家族的總部。

沒有人知道那一晚到底發生了什麼,總之從太陽升起的那一刻開始,那個家族徹底的消失在了S市!

要知道,那一年的陸濤才剛滿十八歲!

想到這的冷野雲下意識的嘶吼出聲:「來.....來人吶,快......快來人把他給我拿下!」

可任憑冷野雲喊破了嗓子,門外的保鏢們一個個的就跟睡著了似的,沒有任何動靜。

「呵呵,就你門口那幾個酒囊飯袋的傢伙,也攔得住我?」陸濤沉聲說道:「不過你應該感到幸運,如果今天不是我家莫小姐在場,老子一定會要了你的狗命!」

面對陸濤那強大的氣場,冷野雲沒出息的噗通一聲跪在了當場,確切的說他是被嚇軟了腿。

「不過呢,欺負我家莫小姐,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說著話,陸濤拍了拍巴掌,緊跟着四個打扮妖艷卻長相難以下眼的女人,扭動着肥胖的身軀一窩蜂的涌了進來。

「你們幾個,今晚買點利器。」陸濤用手拍着冷野雲的臉蛋:「讓這傢伙體會一下什麼叫做被強上的滋味兒!」

陸濤的一聲令下,四個女人「鬼哭狼嚎」的撲了過去,一邊撕扯着冷野雲渾身上下的衣服,一邊妖媚的說著那令人作嘔的情話......

緊跟着,陸濤緩緩地抱起了已經哭得泣不成聲的莫熙,在其耳邊輕聲說了一句:「小姐,我們回家咯。」

莫熙看見冷野雲被幾個長得比豬精還甚人的女人給壓在地上,破涕為笑的點了點頭。

直到陸濤抱着莫熙踩過那些不知死活的保鏢的身上走到走廊的盡頭,身後還傳來冷野雲那凄厲的慘叫聲。

「大姐,別!啊,你那腿太粗了!」

「啊啊啊,要多少錢我都給你們,別碰我!」

「求你了,大姐你太沉了!嗷!」

......

聽到這樣的聲音,莫熙的俏臉一紅,可隨即她委屈的抽泣起來,然後整個小腦袋都鑽進了陸濤的懷裡,嚎啕大哭。

是的,她壓抑了太久,當父親遭遇車禍躺在醫院裏不省人事的那一刻起,她這個曾經千呼萬喚的莫小姐似乎在一夜之間變成了灰姑娘,而那個龐大的正瀕臨着被對手分崩瓦解的莫家卻再無她容身之處。

到頭來,在最危難的關頭,她連個可以依靠的人都沒有。

這一刻的陸濤很平靜地摸了摸莫熙的小腦袋,柔聲說道:「我回來了,就沒人再敢欺負你,也再沒人能從你的手裡奪走莫家。」

這句話就像是一個承諾,莫熙抬起頭怔怔地看着陸濤,然後口中反覆呢喃着那句話。

「你能回來.....真好。」

...... ......

第二天的一早,陸濤開着那輛破舊的捷達車,帶着一身職業裝打扮的莫熙出現在了莫氏金融中心大樓的門前。

在停好了車以後,莫熙看着那曾經自己出出進進的旋轉大門,突然間有些膽怯起來。

「陸哥哥,我有點緊張,哦,不,我是有點害怕。」

就在這時,陸濤緊緊的握住了莫熙的小手,笑着說道:「別怕,有我呢,我一定讓你安安穩穩地坐上你父親的那把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