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強獸人
至強獸人 連載中

至強獸人

來源:google 作者:丁古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丁古 奇幻玄幻 飛羽夢

天下蒼生,生靈萬物,難道真的不能和平相處,共存於世嗎?丁古,自小便被疑是獸人,命途多舛、遭遇凄慘,為世人所唾棄他的生存目標很簡單:就是要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不被人欺負,手仞辱母仇人,好好的活下去可是,當他踏入仙宗,走進乾武,涉足妖族,接觸到其中的神秘奇術,並將三者融合之時,卻發現,一切都只不過是他所要面臨的挑戰的開始他只有變成乾世的最強者,才能與仇人鬥爭到底!且看他如何成為乾世最強者,與世間最強大的仙、武、妖三宗對決面對數個鐘情於他的美麗的三宗少女,他又該作何抉擇?展開

《至強獸人》章節試讀:

「棕毛丁,棕毛古,來到人間就受苦;沒爹疼,沒爹護,個個當他是獸畜;長的丑,毛難梳,一生不能去京都。」
一個小鎮上,一棵大榕樹下,五六個大約四到七歲的小孩正圍成一圈,拍着手嘻嘻哈哈的一邊跑一邊喊着順口溜,玩得不亦樂乎。
這幾個小孩的中間地上,坐着一個瘦小的身軀,此時正雙手抱着頭,將臉深深埋在兩腿之間,整個身軀在不停的顫抖着。
「喂,丁古,我娘說你是妖怪,你會不會妖法呀,表演一個給我看看嘛!」說話的是一個在繞着圈子跑的小女孩,她的眼睛一直盯着中間那個瘦小的身軀。
那瘦小的身軀顫抖更劇,不過頭沒有抬起。
一個胖乎乎的男孩一邊跳一邊大聲問道:「喂,丁古,我爹爹說你是一頭野獸,你有沒有吃過血淋淋的兔肉,味道好不好啊?」
那瘦小的身軀依然沒有抬頭,不過身體顫晃得更厲害,已經能聽到他顫抖時衣衫摩擦之聲。
另一個男孩大聲道:「丁古,我媽媽說你是一個雜種,半人半獸,你知道你爹爹是什麼野獸嗎?是老虎呢還是獅子呢?」
「呀哇呀哇哇……」
瘦小的身軀突然抬起頭霍地站了起來,對着那男孩怒目而視,雙手握緊了拳頭揮舞着,嘴裏呀哇不停,樣子恐怖至極。
先前說話的那個小女孩看到他的樣子,「哇」的一聲哭着轉身就跑,其他小孩亦是同時後退了數步,這才站定看着這個叫丁古的小孩。
這是一個男孩,約莫四五歲樣,身材甚是矮小。臉上和身上皮膚裸露處都長滿了一寸余長的棕色毛髮,鼻子有些彎勾,皮膚略顯赤紅,頭髮甚是枯黃。
除此之外,他的樣子與一般正常的男孩無甚區別。
只不過,看他依呀着吼個不停,咽喉之間似乎有什麼東西堵住了,說的話別人根本就一字也聽不出來,就象是一個啞巴。
幾個婦人從鎮上左方一房屋拐角處快步走出,遠遠便大聲吆喝着,其中一人大聲喝道:「三娃子,離那獸孩遠點,別的給他傳染了獸性。」
一個小男孩轉身向她跑了過去,撲到她懷裡,然後便嘰嘰喳喳的說將起來。
一婦人上前「啪」的狠狠甩了丁古一巴掌,氣洶洶的道:「你這個野種,也不知道你娘跟什麼怪物有染生下的你,也配跟我孩兒耍玩的嗎?下次再看見你跟我家小休玩耍,老娘打斷你的狗腿。」
丁古撫着被她扇過已然腫起的那邊臉,聽着她說的話兒,全身劇烈的顫抖着,眼中露出深深的怯意和倔強,看着幾個婦人喋喋不休,他腦子裡一片空白,內心在不停在吶喊着,身體不自禁地不斷後退。
此時他的眼裡,這些婦人都變得模糊起來。
過得片刻,待他回過神來,那幾個小孩和婦人都已走了。
他突然狂叫一聲,轉身在後面那棵大榕樹上瘋狂的抓刮起來,咽喉中發出了近似於野獸的吼聲。
良久之後,他似乎已是精疲力盡了,這才停了下來,兩隻枯瘦的小手已然滿是鮮血。
頹然跌坐,依樹而靠,發了半晌呆,突然呼地竄起,向著小鎮後方狂奔而去。
這是地球大陸的紀代,也是現在地球人類文明之前唯一的一個人類文明,人們稱之為乾世。
此刻是乾世公元1386年秋,這小鎮是鼎日帝國邊陲大鎮古狼鎮以西兩百里處的一個小鎮,叫雅秀鎮,人口大約有一兩千人。鎮上的人多從事農業和手工業,周圍百姓多有養蠶者,因此鎮上從事紡織作工的人很多。
丁古的母親丁氏本為古狼鎮一丁姓富戶之女,有一天隨她父親外出返家,經過一座大山時獨自到林中小解,而後便失蹤。十數日後返回,卻並未說出失蹤的原因。三個月後,家人發現她的小腹微微脹起,有嘔吐現象,她父親便差人請來大夫診治,大夫診號之後說是懷孕了。
她父親自是大怒,百般追問之下,丁氏才說出是在山中被污。她父親無奈之下,只得撿了打胎葯給她煎服,不料吃了數劑之後仍沒有結果,丁氏的腹部反而一日脹大勝一日。而丁家員外女兒未出閣竟先孕的消息不脛而走,自此周邊謠言四起,眾說紛紜。
丁氏的父親迫於壓力,又覺得她敗壞門風,有辱丁家聲譽,便將她送到這邊遠小鎮雅秀鎮,買了兩間房屋供她居住,言明從此父女之情已斷,任她自生自滅。
丁氏情孕之後十二月方才產下一子,竟然一身棕毛,不似常人,穩婆說那是怪胎,勸丁氏把孩子丟到山溝里任其天生天養。但母子骨肉相連,丁氏終是不忍,便哺養了下來。因孩子沒有父親,只能隨母姓,取名丁苦,後又覺得「苦」字不祥,改為「古」,這便是丁古的身世了。
只是這些事兒除了丁氏的家人和古狼鎮的少數人知曉外,旁人並不知道,雅秀鎮上的人也不知道。
而丁氏也從來不跟丁古說過他的身世,至於她在山中那十數日發生的事,更是一個謎。
丁古的出生卻給丁氏帶來無窮無盡的災難,由於丁氏對於丁古身上的怪異現象始終保持沉默,人們也不知他為何全身長滿棕毛,有的以為是怪胎所致,稍有些見識的老人說那是返祖現象。但有很多人則視他為禍害怪物,有稱之為妖,也有稱之為獸的。
丁古漸漸長大,但是長到五六歲(因他身材矮小,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小了許多)仍不能說出一句清楚的話語,於旁人的話倒也能聽得懂。由於長期營養不良的原因,他的身材甚是瘦小,一身棕毛也一直未褪。
單身婦人帶子獨自生活,在鎮上又沒有親戚朋友,兩人一直倍受周圍人歧視,鎮上孩童多稱丁古為獸孩,也有叫他雜種,更有人說他是妖族。
丁古自小便抬不起頭來做人,想與周圍之人接觸,然而即便是鎮上的孩童們想與他親近結交,也會被大人驅趕,他想要助人也為人所斥,久而久之,便是說不清的話語也甚少說出口,仿似成了啞巴一般,性格內向,懼怕旁人。
象今天這樣的情況,在丁古身上已經不知道發生過多少回了。但是他有口不能言,想要跟人家辯駁一番也自不能,很多時候他只能強忍着,低着頭接受鎮上孩童的恥笑和侮辱。
看到丁古發了瘋一般的衝進家門,跑進自己的小房,「嘭」的一聲將門關上,丁氏知道,兒子又受了委屈了。
放下手中的針線活,她輕輕的閉上了秀目,兩滴淚珠兒沿着清秀的臉龐悄悄滑落。
「古兒,開開門,是娘,小夥伴們又欺負你啦是不是?他們都是在跟你開玩笑的,你別當真。」丁氏敲了敲門,以盡量平緩、柔和的語句輕輕勸慰。
丁古的房間里靜寂無聲,既沒有哭聲,也沒有敲打聲。丁氏知道,他一定是躺在他的小床上發著呆。
每一次受了委屈回來他都這樣,除了三歲那年哭過一回,兩年多來他沒有再哭過一次,回到家就躲在房間里悶不作聲,叫他他也不理。
「古兒,你開一下門行嗎,娘有些事想跟你商量。」丁氏又敲了敲門,見仍沒有反應,便道:「我知道古兒你很喜歡讀書,經常跑到私塾外面的窗下聽夫子講課,但以前那夫子對我們有些偏見。所以你不讓娘給你報名。」
她聽到房間里傳來了床板的響聲,知道丁古應該已經從床上坐起來了,便道:「娘聽前面的四嬸說,前幾天原來的李夫子已經回老家安享晚年去了,現在來了一個谷夫子,很有才華,為人很好,你喜歡讀書,明天娘帶你去私塾報名讀書如何?」
「吱吖」一聲,木門猛的打了開來,雙眸閃着光的丁古站在門口處,興奮的呀依兩聲,比了比手勢。
丁氏點了點頭道:「不錯,娘不騙你,這回一定讓你上得成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