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至強兵鋒
至強兵鋒 連載中

至強兵鋒

來源:google 作者:步千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夢語 林放 都市小說

神秘高手林放,強勢回歸,在都市掀起驚濤駭浪!世家公子,囂張富二代,不過腳下廢物和兄弟一起懷抱美人,成就夢想!強者,就是要登臨巔峰,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展開

《至強兵鋒》章節試讀:

林放一直覺得,underwear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不需要太過複雜的設計,哪怕只是簡單的款式,也能夠將女人最有魅力的一面展現出來。成熟又或者高貴,可以很大程度上的增加一個女人的魅力。

林放的嘴角不由的慢慢向上揚起,勾起一抹淡淡的透露出些許邪氣的笑容。

稜角分明的堅毅臉龐上一雙浩瀚的猶如茫茫星空深不見底的眼神里,閃露出一絲精光,彷彿透視出這個看上去有些老土的年輕人,有着不符合年紀的成熟和精幹。

摸了摸自己滿是鬍渣子的嘴角,林放的臉上浮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他可不會認為自己帥到在路口蹲坑抽煙就會有美女主動過來搭訕,並且拉自己過來開房的地步。

林放的目光微瞥,朝隔壁的房間看了一眼。

雖然隔着門牆,但是房間里若有若無的呼吸聲卻是瞞不過他的耳朵。

毫不相識就投懷送抱,不是**難耐,就是別有所圖。只是,眼前這個自己一隻手就可以捏死的女人到底圖的是什麼?

林放深深的吸了口氣,盡量的讓自己的心境平和,他很想看看這個女人到底玩什麼把戲,反正自己也不趕時間。這次回華夏完全是為了可以拋開以前的一切,安心的靜養,消除自己體內的那股暴戾之氣。時間,他有的是……

女人撐開林放的雙腿,坐在了其中一條腿上,雙手抱住林放的臉頰,雙眼媚的彷彿可以滴出水來

「你叫什麼名字?」女人撫摸着林放的臉頰,柔聲的問道。

「林放,放屁的放。」林放有些粗俗的說道,配合上他那滿臉的鬍渣子,倒是顯得有幾分粗獷的感覺。

白了林放一眼,女人妖媚的扭動着自己的身軀,說道:「哪有你這樣介紹自己的啊,好粗俗。」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這是林放一直所奉行的真理!特別是面對如此的情景,林放又豈能無動於衷?

女人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的陰霾,心裏暗暗的冷笑了一聲,右手伸到林放的腦後,在他的脖頸之處摁了一下。

忽然,林放只覺得腦後傳來一陣力道,心下暗道這女人果然有所圖,但他並沒有暴起,而是配合著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女人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拍了拍林放的臉,說道:「小弟弟,姐姐現在沒功夫陪你玩,這次只好委屈你了。不過,姐姐會記住你的。」說完,女人從林放的身上起身站了起來。

玫瑰,人如其名。美艷不可方物,可惜,卻是渾身是刺,一不小心就會讓自己傷痕纍纍。在蘇南市道上,幾乎沒有人不知道玫瑰的名字,對她也是又愛又怕。至於她的真名是什麼,很多人都已經忘卻,只知道她叫「玫瑰」,一個美艷無比卻毒如蛇蠍的女人。

接着,玫瑰拿起桌上的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很快,電話接通了,玫瑰收斂起自己的笑容,一本正經的說道:「老闆,事情辦妥了。那丫頭已經服了葯躺在裏面,估計用不了一會藥性就會發作。男人也找到了。」

「好,這件事情辦的很好。」對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說道,「我一會就安排**和記者過去,只要事情一曝光,到時候就算葉夢語有一萬張嘴巴也解釋不清楚。這次的選舉,她就一定會輸,到時候就沒有人可以跟我小舅子爭副局長的位置了。這件事情你辦的很不錯,我不會虧待你的。你趕緊收拾收拾離開,不要留下任何證據。」

「是,老闆。」玫瑰點頭應了一聲,掛斷了電話。朝屋內看了看,葉夢語還躺在床上,昏迷着還沒有醒。玫瑰不由的露出一抹得意的勝利的笑容,辦好了這件差事,自己又有不少的好處呢。

就在玫瑰轉身準備穿回自己的衣服時,忽然間,卻發現林放坐在沙發上叼着香煙,一臉呵呵的傻笑着看着自己。「啊……」玫瑰本能的大叫一聲,緊接着連忙的捂住嘴巴,驚愕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你……你什麼時候醒的?」玫瑰驚愕的問道。

「我一直都是醒的啊,只不過剛才看你玩的那麼認真,所以配合你一下嘛。」林放咧嘴笑了一下,說道。

玫瑰的眉頭微微的蹙了蹙,冷哼一聲,說道:「我倒是看走眼了啊。不過,既然你已經來了,那今天這場戲你就必須要給我演下去。」話音落去,玫瑰大喝一聲朝林放沖了過去。在蘇南市的道上南征北戰這麼久,玫瑰自然不是簡單的角色,手底下的功夫自然也不弱。

林放玩味的笑着,眯着一雙眼睛看着玫瑰朝自己衝過來,動也未動,彷彿根本就沒有意識到有任何的危險似的。就在玫瑰的拳頭快要接近林放的身邊時,忽然間,林放動了,快如閃電,疾如流星,根本就沒不清楚他有任何的動作,玫瑰的雙手被他扭到了身後,慣性的驅使之下,玫瑰一屁股坐在了林放的身上。

林放湊過鼻子在玫瑰的脖頸之處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好香啊。」

「你放開我,快放開我!」玫瑰不停的掙扎着,可是,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在林放的面前她就如同是一個孩童般,沒有絲毫的力氣。

「是你主動拉我開房間,主動脫掉自己的衣服,主動坐在我懷裡。我如果不接受你的好意,豈不是顯得我太不人道了?我可是正常的男人,不是坐懷不亂柳下惠啊。」林放嘿嘿的笑着說道。

「混蛋,流氓,放開我。」玫瑰掙扎着憤怒的吼道,「你要是敢亂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眉頭微微的蹙了蹙,林放冷哼一聲,說道:「怎麼?你是在威脅我嗎?雖然我自認為自己很有魅力,但是,卻也沒理由相信無緣無故的有個美女上前來勾搭我這樣一個窮小子,還主動的跟我開房間。我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想玩什麼把戲。說吧,你叫什麼名字?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哼!」玫瑰哼了一聲,偏過頭去,顯然是不準備回答林放的話。

淡淡的笑了笑,林放說道:「怎麼?想在我的面前表現出你多麼的忠心耿耿嗎?我勸你還是放棄這個打算。對你這樣的美女,我實在是不願意動手,不過,如果沒辦法的話,那我也不得不用些手段了。如果你不想吃苦頭的話,最好還是乖乖的說出來,這樣對大家都好,你說呢?」

「我倒是看走眼了啊。」玫瑰冷哼一聲說道,「不過,咱們出來混的,那就要講一個道義,不管你用什麼手段,我都是不會說的,我勸你還是打消自己的念頭吧?」

雖然林放並不確定對方的陰謀到底是什麼,不過,剛才假裝昏迷的時候聽到玫瑰和那個男人的對話,已經基本可以確認對方的目的不是自己,而是躺在另一間卧室的女人。至於自己,只不過是被倒霉的選中了作為他們利用的棋子而已。林放可不喜歡被人當做棋子的感覺,自然要弄個清楚了。

「是嗎?」林放的嘴角不由的勾勒出一抹邪邪的笑容,說道,「我見過很多自稱嘴巴很硬的人,包括一些經過嚴格訓練的殺手和特工,不過,最後我都從他們的口中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事情。我想,想從你的口中問出我想知道的應該不是太難吧?既然你想試試,那我也只好滿足你的要求了,我這人向來都很友善。」

話音落去,林放從自己手腕上一隻花花綠綠的護腕上拔下一根細如牛毛一般的銀針**了女人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