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命撩寵!重生陸太太又甜又野
致命撩寵!重生陸太太又甜又野 連載中

致命撩寵!重生陸太太又甜又野

來源:google 作者:立冬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雨薇 現代言情 陸景年

【重生+先婚後愛1V1甜寵+虐渣】前世,宋雨薇一心只想遠離陸景年,人人艷羨的陸太太她避之不及,不料剛逃離陸家,就遭遇了慘烈的車禍,濃煙四起那人不顧安危向她奔來,卻還是晚了一步,直到那時她才看清那雙冷若寒潭的雙眸下隱藏的深情她死了,陸景年像是也跟着死了,而她珍而重之的宋家對她的死只有一句話:咎由自取死有餘辜一朝重生,欠她害她的必百倍奉還,涅槃重生開啟虐渣打臉之路當她一路所向披靡,可以與那人比肩之時,那人卻想推開她陸景年:「我知你嫁我不是自願,我願意放你自由」宋雨薇:「在床上你可不是這麼說的,你想當個渣男?」陸景年:「??」展開

《致命撩寵!重生陸太太又甜又野》章節試讀:

睡的迷迷糊糊之際,脖頸間傳來了癢意,溫熱的呼吸順着耳畔擦過,宋雨薇不適的扭了扭身子,腰間橫亘的大手又把她往裡帶了帶。

宋雨薇瞬間驚醒,猛地一把甩開那禁錮着自己腰的大手,力道又大又嫌棄,彷彿丟開什麼髒東西。看清是誰後,猛地一下宕機。

「宋雨薇,我的忍耐是有限的。」男人的聲音浸着冷意。

看着陌生又熟悉的臉,還是那張俊美無雙又含着冰霜冷意的面孔,一眼驚艷卻不想靠近。

「陸景年,怎麼會?我明明……」宋雨薇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人。

一時有些腦子短路,看着屋內熟悉的一切,這是她嫁給陸景年之後一直在住的別墅。下一秒猛的想到什麼,難道……她回到了兩人剛結婚的時候?!

上輩子她在趙思遠和自己妹妹的攛掇下,準備逃婚,可惜還沒邁出家門就被陸景年的人給發現了,最後無可奈何的嫁給他。

卻在結婚的當晚得知,趙家即將面臨破產,趙思遠本人被狠狠教訓了一頓,她一聽就急了,以死相逼,那人奪下她的匕首,自己的掌心卻被利刃傷到,自此兩人本就不融洽的關係降至冰點。

「明明什麼?當陸太太這麼委屈你嗎,甚至不惜去死。」

陸景年攏了攏她被冷汗濡濕的鬢髮,不出意外那人縮了縮身子,眼裡的冷意越來越深。

「你怕什麼呢?」陸景年又緊了緊她略微凌亂的睡衣,手上動作輕柔,語氣卻冰涼的不像話,「真要對你做什麼早就做了,我告訴你,一天是陸太太,一輩子都是陸太太,你別妄想跟趙思遠雙宿雙飛。」

宋雨薇還沒理清腦海中那雜亂的思緒,「嘭」的一聲關門聲徹底讓她回了神。

獃獃的坐在床上良久,直到那暖和的被褥逐漸變得冰涼,宋雨薇才動了動壓得酸麻的腿。

抬起手看着右手上的鑽戒,回想着陸景年給她戴上戒指時的神情,又想到自己臨死前他不顧安危朝她奔來,宋雨薇覺得或許這人也沒有自己想像的那般令人害怕。

宋雨薇想起聽到的最後一句:雙宿雙飛?

怎麼會,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她怎麼會還拎不清呢,口口聲聲說愛自己的人不惜算計她,要是再看不清,這雙眼睛可以捐了。

她竟然回來了!

回到了二十歲這年,成了人人艷羨的陸太太。

那扇關上的門就像某人封閉的心,上天垂憐,既然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她肯定會好好把握,現在她就站在十字路口,上輩子悲慘的結局經歷一次就夠了,這輩子她還有機會彌補。

宋雨薇想着那人剛剛離開時的表情,披睡袍的動作都快了幾分。剛要下樓,卻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

頓住腳步,一時僵在原地。

聽見這聲音她就渾身難受,這個聲音可以說像是陰魂不散的陰影,籠罩住她,凡是她出糗丟臉的事,宋如歡必定在場,曾經她不懂那種感覺是什麼,現在她懂了。

上輩子,她錯把魚目當珍珠,在宋如歡的攛掇下,不顧與陸景年的婚姻,偷偷與趙思遠見面,還聽信渣男的話,把陸景年送她的股份轉手就低價賣了,甚至有意無意跟她打聽陸氏機密。

最後陸氏股價暴跌,陸景年一氣之下把她困在了名下之一的一座別墅里。

那個對自己噓寒問暖無微不至的人就在這時又聯繫她了,她以為這人是來救她的,踏出別墅門口時她以為自己看見了希望。

可惜不到五分鐘希望破滅,那人在她上車後直接將她迷暈,等她再次醒來卻發現自己被困在地下室里,等待着她的是無邊無際的黑暗。

她的好妹妹毀了她的臉,趙思遠給她下了慢性毒藥。

好不容易逃離地下室,她以為自己奮力逃出來了,殊不知是那對渣男賤女故意的,要榨乾她死前的最後一點價值。

兩人穩噹噹的開着車跟在她身後,卻在她離大門還有百米遠的地方加速撞向她。

本就滿身是傷的身子直接被撞飛出去,像是怕她命硬,還倒回來碾壓她一次,離去前趙思遠還朝她擺了個拍照收藏的姿勢,那笑容令人汗毛倒豎,往日溫柔的面孔變得面目可憎。

哪怕是現在回想起那個笑容,宋雨薇都覺得心理不適,大概這才是趙思遠的本來面目。

壓下心裏的不適感,宋雨薇順着扶梯緩步下樓。

陰影又怎麼樣呢?死過一次了還有什麼可怕的,以後誰是誰的陰影還說不準呢。

「姐夫,你還沒吃吧,剛好我準備了早餐。」一道清脆甜美的聲音從餐廳的方向傳來。

宋雨薇沒有停頓的直接過去了,甜美的聲音再次傳來,似乎還有點高興:「姐,你可算下來了。」

「他胃不好,不宜空腹喝咖啡」宋雨薇倒了杯溫開水遞到他的面前,拉開椅子坐在他的身旁,「早餐不錯,妹妹日後說不定會成為一個出色的廚師,可惜我跟你姐夫正在備孕,這些嘛是吃不了的。」

宋如歡:「?」

陸景年:「??」

話音剛落,宋如歡臉上的笑意淡了不少,低頭收起精心準備的食物,再抬頭時語氣帶了些低落,「啊,抱歉,我不知道你跟遠哥已經……」

這話一出,明顯感覺到剛剛臉色緩和了些許的陸景年,這下臉色又變臭了。

宋雨薇看了陸景年一眼,直接握住他的手,讓兩人的婚戒對着宋如歡的方向,半是調侃半是認真的說:「我的老公只有一位,就是我身旁的這位,千金易賺好老公難找啊,相信遠哥也會為我高興的。」

被她抓在掌心裏的手一直緊繃著,宋雨薇說完側過頭,俏皮地沖他眨了眨眼,這話是出自真心,倒是沒想到她就這麼說出來了。

這下宋如歡臉上的笑意是完全沒有了,疑惑的視線,在她和陸景年之間來回掃,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你……你上個禮拜還跟我說姐夫是個變…,不是,你上個禮拜回來的時候還跟我說你要跟姐夫離婚呢。」

看着宋如歡那看似擔憂實則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得表情,宋雨薇無辜地說:「跟你開玩笑的你也信啊。」

想看我笑話啊,偏不讓你看。

「老公,你老婆這麼好看,結了婚還有人追,這不能怪我吧。」

「這件事我會處理。」說完不着痕迹的收回了自己僵硬的手,放下已經空了的水杯起身走了。

這就走了?喊句老公就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