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摯愛要和親!修行,隻身戰萬族
摯愛要和親!修行,隻身戰萬族 連載中

摯愛要和親!修行,隻身戰萬族

來源:google 作者:就約在冬季的花海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清檸 陳新衣

魂穿修仙界,成為清風苑一道士,覺醒修仙簽到系統江南好,最好是青衣,江南苦,最苦是白衣那天,他心愛的公主殿下說要走了,入外域,去和親小道士沒有攔,只是安靜的目送着她……也是那一日,清風苑關了,小道士走了踏出清風苑的第一步,小道士直入六界神仙境從此,世間再無清風苑小道士,有的,無非就是準備隻身戰萬族的白衣神仙陳新衣後來,小道士隻身走入外域,隻身面對萬族,冷聲的說了句,「來戰」展開

《摯愛要和親!修行,隻身戰萬族》章節試讀:

魚秋天人真是沒有想到啊!

自己心心念念,如此想要得到的九品仙脈的陳新衣竟然是被同門宗人給趕走的。

這簡直就是貽笑四方的一個笑話!

而且,還是因為私人恩怨!

這種老鼠屎,魚秋天人恨不得有一個踢一個。

儘管,那弟子在自己的面前痛心疾首,苦苦哀求,也沒用。

「你走吧。」

魚秋天人的三個字,在李虎的腦子裡還在猛烈的迴響着,此刻,李虎跪在花宗大門前,看着對自己緊閉不聞的花宗大門,狠狠的咬了咬牙。

「該死的陳鼻子!」

「要不是因為他,自己也不會被宗主給趕出宗門。」

「該死!真是該死!」

「不僅丟了鐵飯碗,而且還毀了自己的修仙前途!」

「這陳鼻子,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聽別人說,他已經拜入了畫門門下。」

「哼!那個垃圾宗門,總共三個人,實力最高的也只是個二品仙武者,正好,趁他陳鼻子的九品仙脈還沒成長起來,趁自己還打的過他,先把這口惡氣給出了。」

想到這,李虎迅速起身,頭也不回的往畫門方向而去。

……

而此刻,天已經黑了。

入了夜,陳新衣卻還在繼續靜心盤坐在破舊的木床上吸納着天地之間的仙氣,已經一個下午了!

是啊!

已經一個下午了!

可陳新衣卻還想繼續修行,只因為,時間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寶貴了!

因為他心愛的清檸五年後就要遠嫁外域蠻族,不行,這絕對不行!

想到這,陳新衣皺起眉頭再次開始認真的修行了起來。

一呼一吸之間,循序漸進,讓人感嘆不已。

「這是,又要突破了嗎?」

此刻,一直在感受着自己已是十分充盈的仙海再次波動了起來後,陳新衣心頭靜念了一聲。

就在兩個時辰多以前,陳新衣剛剛突破了二品仙武者,現在看這趨勢,估計要突破三品來了。

此刻,陳新衣也不得不再次感慨一聲,這九品仙脈的修行速度,真快!

短短半日間,陳新衣的仙力便已然快要突破三品了。

剛想到這,陳新衣的仙海再次波動了起來。

如驚濤駭浪一般,前浪退去,後浪繼續拍打,一直衝擊拍打着仙海中那顆熠熠生輝的白色仙丹。

就像古時集市裡的鍛鐵一樣,一錘一錘不停反覆的敲打,直到鐵片被敲打成恰到好處的模樣為止。

「啊!」

某一刻,陳新衣終究是忍着仙脈被瘋狂衝擊了無數下後痛吟一聲,然後緊皺起了眉頭,額頭上,黃豆般大小的汗珠繼續不停的冒出。

「終於三品了!」

「呼!」

陳新衣沉心收氣,緩緩睜眼。

也許,這仙武者的一到三品是屬於低等級的奠基境界,所以只要修行速度夠快,突破其實是很容易的。

陳新衣相信,這越往後,提升境界只會越來越難,也會越來越慢。

就像自己在此之前從一品提升到二品的時候,花了一個時辰,而二品到三品,則花了兩個多時辰!

「還得繼續才行,不能浪費時間!」

感慨一聲,陳新衣再次閉眼,可突然,門外,卻是響起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咚咚咚……」

陳新衣聽後將剛剛閉上的雙眼緩緩睜開,「誰?」

「我。」秋如雪在門外輕聲冰冷的應了句。

陳新衣頓時溫和的問道:「師姐有什麼事嗎?」

秋如雪迅速接話道:「吃飯了。」

陳新衣轉眼看向窗外,漆黑一片,看起來還真是不早了。

這時,陳新衣的肚子也是相當配合,突然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嗯!

還是先吃飯再繼續修行吧!

畢竟,人是鐵,飯是鋼!

於是下一秒,陳新衣起身下床,隨着咯吱一聲後,他將門給打開。

「走吧師姐。」

說完,陳新衣便聽秋如雪輕聲應了句,「嗯。」

然而下一秒,正當二人準備肩並着肩一同往前走去的時候,突然,二人的一側,卻是猛的響起了夏桑桑的聲音。

「師姐,師弟。」

夏桑桑的聲音很急促,陳新衣聽後頓時皺起了眉頭。

他頓感不妙,覺得是不是出事了。

果然,正如陳新衣所猜想的那樣,真的出事了!

下一秒,陳新衣便聽夏桑桑突然着急的說,「師姐,師弟,師傅被人打了。」

「什麼!?」秋如雪頓時大聲喊道。

眉頭頓時緊鎖起來的她也是頓時衝著夏桑桑問道:「在哪?」

夏桑桑指着畫門大門方向皺眉說道:「在大門口。」

秋如雪抬眼看去,二話沒說的她便迅速動身朝着大門口方向加速飛去。

秋如雪是孤兒,那個時候,是玄機子在山下把她給撿了回來,然後一把將她給拉扯大的,在秋如雪的心裏,玄機子就跟自己的老父親一樣。

現在竟然有人敢打自己的父親,秋如雪自然是第一個不答應,也是第一個憤怒的人。

「走,師姐。」

說完後,陳新衣也是沒再繼續耽擱下去,便也趕忙朝着大門口方向騰空飛去。

然而隨即,當陳新衣剛一到大門口後,他卻見,秋如雪已是被一名青年男子一掌擊飛。

頓時,秋如雪就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朝着地上重重的砸去。

陳新衣見後頓時眉頭緊鎖,不願師姐秋如雪受傷的他立刻騰空飛起從秋如雪的身後一把托住了秋如雪的細腰,然後安穩落地。

「沒事吧?師姐。」

秋如雪落地穩住身子後緊鎖着眉頭看着陳新衣搖了搖頭,「沒事。」

「小心點,這傢伙的實力好像是在三品,甚至以上。」

秋如雪只有二品仙武者的實力,既然她看不透對方的實力,那麼對方的實力就只會在她之上。

再加上剛剛對方一掌便擊退了秋如雪,也足以說明。

陳新衣輕點了下頭說,「嗯,師姐,我剛剛晉陞到了三品仙武者,就讓我來會會他吧。」

秋如雪迅速微微瞪起雙眼愣了下,這是什麼妖孽般的修行速度,又晉陞了,真夠變態的!

「好,小心點。」

「好。」

陳新衣輕聲應道,然後踏步而出走到了秋如雪的身前。

抬眼一見,他卻見對方竟是李虎!

原來是這貨!

來報復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