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這也能叫御獸
這也能叫御獸 連載中

這也能叫御獸

來源:google 作者:思瑤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思瑤琴 都市小說 陸硯之

【御獸】【醫生】【學院】【單(無?)女主】「胸悶氣短,窒息突發,心悸嚴重,兩星彈跳狗鑒定為焦慮症,建議心理輔導加藥物治療」「飯點渾身抽搐,嚎叫嘶鳴,如受炙烤,三星木木豬鑒定為癔症,建議進行暗示治療,你家得少吃豬肉」穿越至靈氣世界,超凡生物橫行,人類憑藉著御獸天賦「天契」才有一方立足之地然而陸硯之卻因特殊原因無法御獸,在老師的幫助下成為了一名天才醫師誰說一定要有天契才能御獸?家貓也能給你培養成九星神獸!不信?「小花,來喵一個!」展開

《這也能叫御獸》章節試讀:

一行人在電梯內小候片刻,便到了五層頂樓。

豐富飯莊每一層樓的樓高都在七八米以上,五樓是一個全樓層拉通的布局,東側是較為空曠,但裝潢極為豪華的禮廳,東邊則是放有圓桌的宴廳。

陸硯之私下猜測這棟樓以往是不是哪個大戶人家的私宅。

出了電梯後,發現會廳里已經有六七十號人,各自聚在一起有說有笑的閑聊。

電梯門口旁立着個身穿正裝,挺拔俊俏的青年男子,見有人從來到,趕緊迎上。

「莫老!」

他看來人,先是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趕忙行了一個大禮,迎道:「莫老,蕭叔叔,裏面請裏面請。」

莫問懷笑着點了點頭,往裏面走,同時說道:「佑元啊,好久不見,畢業之後可有繼續進取嗎?」

高佑元恭敬答道:「學院教誨學生自是不敢忘,每日都在努力修持呢。」

他挨個招呼後,領着眾人往裡走去,四周的人紛紛向此處靠近,對莫問懷見禮。

一聲聲「莫老」、「莫院長」響起,莫問懷也點頭致意。

八星馭獸師,放在全行政區都是排的上號的人,沒有任何人敢小覷怠慢。

還沒走到最前方,就見一個還算壯實的老頭帶着中年人迎來。

「莫老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莫問懷一隻手背在腰後,一隻手衝著他們晃了晃,笑道:「你小子,日子過的可還滋潤,今年多大了來着。」

此人乃是高家當今的家主與其父,皆有六星修為,一個快接近兩百歲,一個才六七十。

這個世界雖然沒有晚婚晚育的說法,但在二十至四十歲這個階段,實力仍處在快速上升期,所以即便早結絲蘿,生子卻會往後延遲許久,以免耽誤大好時機。

高家老爺子高泉哈哈笑道:「莫老貴人多忘事,在下今年一百九十六咯。」

一群人聚在一起寒暄了一會,高泉便請莫問懷入座。

本來他既為主,又是壽星,理應位居首座,但現在來了個不論是輩分還是實力都極高的莫問懷,自然就坐次位。

像這種宴會,座位一般都是按譜系和輩分綜合考慮,例如高家和高家的坐一起,蕭家和蕭家的坐一起,而其中小輩又會單獨一桌,以便於增強各家之間的交流聯繫。

莫問懷入座後,陸硯之站在他身側,不斷有人前來見禮,時至中午,在場差不多滿座,高泉才好奇問道:「莫老,這位是?」

「呵呵,這是我們學院新聘的教師,陸硯之。」

莫問懷簡單介紹了幾句,與之前和蕭康等人所說的差不多,高泉自然也能想到其中關竅。

莫老借他生日設宴的機會,將此人帶到蓉天市的各大圈子裡。

此人是誰?莫老想要做什麼?

其子,也就是當今高家家主,高絳民也一直在主桌旁走動,招呼來客。

他聽後想了想,說道:「可是那位年僅二十三歲便取得高級職稱的天才醫師,?」

「如果沒有同名同姓之人也是高級醫師的話,那應該便是晚輩了。」

陸硯之謙虛應道。

雙方你來我往奉承幾句,高佑元走了過來,道:「爺爺,爸,人差不多都齊了。」

高泉一揮手,道:「行,準備開飯吧。」

高佑元走到陸硯之身旁,請道:「陸老師,不若我們到這邊就坐如何?」

陸硯之謙虛答道:「恭敬不如從命。」

他跟着高佑元來到側方靠外的桌位,發現蕭婧妤也在此處,周圍三四桌都是幾歲到二十來歲的年輕一輩。

「陸老師,這邊。」

蕭婧妤見陸硯之走來,連忙起身,將身旁留有的空椅往外挪了幾分。

「好傢夥,不愧是大戶人家的長女,對宴會的各種規矩那是門清,要是我早知道會來這桌,又何必跟着莫老站那麼久。」

陸硯之對向自己投來的各種目光毫不在意,坦然坐在蕭婧妤身旁,這一桌瞧起來都是二十上下年紀的同齡人,再小一點的基本坐在隔壁幾桌。

會場最前方,高泉聲音雄厚的陳詞一番,即便沒有藉助擴音設備,也能讓每一個角落的人聽得清清楚楚。

當他宣布開宴後,服務員們接連端着各式各樣的餐盤開始走菜,乒乒乓乓的動筷聲在會廳里形成浪潮,卻又淹沒在鄰近之人的交談中。

陸硯之看着一桌子的珍饈玉盤,哪管什麼人際交往,他今兒來就是吃飯的!

他端着食指寬的精緻白瓷小碗,淺淺的喝了一口按人數上的濃湯,便聽斜對面的一位年輕男子問道:「婧妤,這位是?」

蕭婧妤看向那人答道:「這位是我的老師。」

「老師?」

他看陸硯之這般年輕,似乎和自己也差不多,舉杯自我介紹道:「王爾新,梵凈學院二年級,三星馭獸師。」

對於王爾新的主動,陸硯之卻是不為所動。

在蕭婧妤為自己挪開椅子時,他就已經感受到,來自王爾新的敵意。

對於研究各類御獸心理,以及擁有觀察心智體能力的陸硯之而言,敵意是最容易察覺到的心態。

「因為嫉妒么……」

心中冷笑一聲,方才在眾人面前介紹自己的時候,可沒有藏着掖着,在座這麼多御獸師,不可能這點聲音都聽不到。

連聲老師都不喊,王爾新此言無疑是把他當做平輩來看,想占自己便宜?

陸硯之端起餐位前的玻璃高腳杯,略一示意,便不作過多理會。

哪想到沒吃幾口,王爾新又是說道:「陸老師,您是高級醫師,正好我有點事情想請教一下,不知道飯後是否方便?」

陸硯之嘴裏嚼着飯菜,還沒等他回答,蕭婧妤便橫了王爾新一眼,督促道:「吃你的飯吧,這裡可不是看病的地方。」

他們幾家都是蓉天市的上層圈子,各輩交流頻繁,可以說是一起長大也不為過,王爾新的性子蕭婧妤自然是清楚無比。

這傢伙純屬是看到年輕且優秀的人,心有不服,想試試深淺。

可他哪裡知道,坐對面這位舉止淡然的年輕男子,已經是一位五星馭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