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真命天書
真命天書 連載中

真命天書

來源:外網 作者:徐鳳年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徐鳳年 都市言情

真命天書 角色名:徐鳳年 主要講述了:同樣一本古書,師傅練了一輩子一無所成。可徐鳳年只練了一年,便習得了算卦相面的本領。而且卦卦靈驗。了斷因果之後,還會增加修為。這種外掛,不用來直播,簡直浪費!這位水友,我想送你一句話:「滿園春色藏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展開

《真命天書》章節試讀:

「爸爸,諾諾好疼!諾諾要死了......」 「諾諾不治了好嗎?」 「諾諾不要再這麼疼了,不要爸爸再為諾諾花錢了。」 「帶諾諾回家好不好?諾諾想回家......好想回家......」 icu病房內,一個小小的身子躺在那裡,原本精緻可愛的小臉蒼白如紙,但口鼻卻不斷向外溢血,渾身上下遍布出血點!! 一隻小手用盡最後的力氣,抓住葉鋒的手,大眼睛裏滿是痛苦還有對爸爸的眷戀不舍! 葉鋒紅着眼,感覺自己的心像針扎一樣疼,那種疼比左腎處的刀傷更甚一萬倍。 「諾諾乖,爸爸一定想辦法治好你。等你病好了,爸爸帶諾諾回家,給諾諾做可樂雞翅好不好?」 葉鋒抓着那隻小手,哽咽着說道。 「爸爸騙人,諾諾知道治不好的。把錢省下來,等諾諾死了爸爸還要生活呢。」 「爸爸,不要再給諾諾花錢了......」 說著,只見小傢伙艱難地抬了抬小腦袋,從脖子上摘下來一塊龍形玉佩。 「這塊玉佩諾諾戴着沒用了呢,爸爸戴,讓它保佑爸爸!」 這塊玉佩是葉鋒父親留下的遺物,據說是葉家老祖宗代代相傳之物,能夠祛病避凶。 在諾諾生病之後,葉鋒就把玉佩給小傢伙戴上了,希望能夠保佑她。 但現在看來,什麼祛病避凶,只是一個念想罷了! 聽見這些話,葉鋒只感覺心如刀割,手裡緊緊地捏着還帶有諾諾體溫的玉佩,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淌。 諾諾才5歲啊,卻這麼懂事。 但小傢伙越懂事,葉鋒卻越撕心裂肺! 胸口好像堵着一口氣吐不出來,讓他快要瘋掉! 女兒跟着自己這個沒用的爸爸,都沒有享受到這個世界的歡樂,難道就要離開了么? 不!不! 自己豁上這條命、這張臉,也要讓女兒繼續活下去。 「葉先生,你上次交的費用已經用完了,還治不治了?你女兒這情況,用上特效藥的話或許還能再堅持幾天。說不定這幾天,就找到匹配的骨髓了。」 諾諾的主治醫生面無表情地沖葉鋒問道。 「治!當然治!趙醫生,求你繼續給我女兒用特效藥!求你了!諾諾不能死,不能死啊!」 葉鋒抓着醫生的胳膊,急聲哀求道。 「交了錢再說吧。」 醫生淡漠道。 「好,我這就去湊錢!」 「趙醫生,求你先給我女兒用藥!」 「拜託!拜託了!」 葉鋒說著,瘋了一樣衝出了病房。 身後,響起趙醫生和幾名護士的低聲議論和唏噓。 「先用藥,怎麼可能?哎......」 「那傢伙為了給女兒治病,聽說剛賣了一顆腎?」 「對啊,可憐天下父母心!不過沒錢什麼都白扯......」 這個時候,葉鋒瘋了一樣衝出了醫院,卻在醫院門口站定了。 錢!錢!錢! 現在,錢就是諾諾的命。 但,上哪去湊? 剛才只一股腦想着趕緊去湊錢,這會兒才意識到,自己能借的都已經借遍了。 走投無路之下,葉鋒撥出了一個號碼! 事到如今,只能試着求她了。 哪怕,這很屈辱,很沒骨氣。 但跟諾諾的命比起來,自己的尊嚴又算得了什麼? 「哪位?」 電話那頭,響起了一道悅耳的女聲,自帶一股子媚氣。 「是我,葉鋒。」 「是你?你還給我打電話幹什麼,我們早就離婚了!」 剛才嗲嗲的女聲,聽見是葉鋒之後,馬上變得非常冷漠。 對方赫然是葉鋒的前妻,也是諾諾的親生母親,周晴! 當初的葉鋒可不像現在這麼窮,二十齣頭的他也算是小有成就,開了一家自己的小廠子,年收入數百萬。 周晴跟葉鋒是大學同學,還是當初系裡的系花,在一次同學聚會上,她仗着自己頗有幾分姿色,主動接近撩撥葉鋒,最後走到了一起領了證。 婚後開始還好,周晴還給葉鋒生了女兒。 然而就從諾諾得了髓細胞白血病開始,一切都變了。 為了給女兒治病,葉鋒花光了所有的積蓄,甚至把廠子都抵押賣了出去。 葉鋒從一個中產階級,變成了窮光蛋之後,周晴便露出了她勢利冷血的真面目,甚至一再阻撓花錢給女兒治病。 並且,開始在外面不老實起來,還沒離婚便勾搭上了一個富二代,給自己謀後路。 終於,一個月前提出了離婚,無情地踹開了葉鋒父女。 作為親生母親,這一個月甚至都沒來看過孩子,彷彿擺脫瘟神一樣!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葉鋒絕對不會主動聯繫對方。 「周晴,你可不可以......借我點錢?」 葉鋒艱難地張嘴問道。 「哈......找我借錢?姓葉的,你可真行啊,怎麼混得?我當初真是瞎了眼,竟然嫁給了你,多虧老娘醒悟的早。」 「趕緊給我滾,你哪來的臉?」 周晴聞言嗤笑一聲,極盡嘲諷道。 「諾諾快要不行了!」 「如果交不上醫藥費,諾諾就要死了啊!」 「周晴,看在女兒的份兒上借我二十萬行嗎?不,十萬也行!」 「我一定會還給你,一定!」 葉鋒語氣急促地說道,生怕周晴直接掛電話。 話音落下,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 「不好意思,我現在跟劉哥生活的很好,請別來打擾我!白血病根本治不好,就是個無底洞。你也算了吧......」 嘟......嘟......嘟...... 冰冷的忙音,讓葉鋒的心如墜冰窟! 周晴,你好狠的心啊! 諾諾怎麼說也是你的親生女兒啊,你怎麼忍心不管不顧? 怎麼忍心啊!! 他恨! 恨老天的不公! 恨周晴的絕情! 更恨自己的無能! 想到女兒躺在那裡痛苦無助的樣子,想到小傢伙抓着自己的手,一聲聲喊着爸爸的一幕,葉鋒的眼神從絕望慢慢變得堅定而瘋狂! 不! 諾諾,爸爸一定不會讓你死! 爸爸一定會弄到錢,哪怕豁出我這條命! 二十分鐘之後...... 一條省道路邊,只見高速駛來一輛賓利慕尚,葉鋒用儘力氣猛然沖了出去。 對不起了! 誰讓你開賓利呢? 讓你撞死我,應該能賠不少錢吧? 諾諾,就拿爸爸的命續你的命吧。 就算寶貝你最後還是要離開這個世界,大不了爸爸陪你一起上路。 爸爸沒用,能做的只有這些了! 寶寶,爸爸先走一步! 哐! 伴隨着一聲沉重的悶響,葉鋒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 落地之後,一灘觸目驚心的血跡,在葉鋒的身子底下蔓延開來。 手裡,還緊緊地攥着那塊龍形玉佩。 彷彿這塊女兒戴了幾年的東西,是他最珍貴的寶物。 只是,當血跡染到他手裡的龍形玉佩時,卻詭異地被吸收了。 嘎! 這個時候,賓利慕尚停了下來,從車上急匆匆地跑下兩個人。 一男一女。 男的像是保鏢或者司機,那位冷艷美女看起來才像是主子。 對方風華正茂,五官精緻絕美,身材也是窈窕修長,比那些所謂的女明星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身ol職業裝,讓她的氣質冷艷幹練。 「碰瓷?」 司機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葉鋒,陰沉着臉道。 「拿命碰瓷?」 冷艷美女皺了皺眉,語氣清冷地吩咐道:「不管怎麼樣,趕緊叫救護車吧。」 而此時,昏迷當中的葉鋒,只感覺自己腦海當中,隱約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廢物!吾怎麼會有這麼廢物的後人?」 「沒了一顆人腎,吾給你一顆龍腎!」

《真命天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