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拯救美強慘反派【穿書】
拯救美強慘反派【穿書】 連載中

拯救美強慘反派【穿書】

來源:google 作者:我不是個大麻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莫念 翟錦卿

片段一:系統:「請女配完成溫暖反派的任務」反派從小過的很慘擁有一個黑暗的心反派想要殺死所有人,想要把原主千刀萬剮反派壓根不敢承認喜歡她在以前只想要平平淡淡過完一生,對於他來說都是奢求系統:請儘快完成女配死亡的結局片段二:他鼻尖忽然一酸,在她的額頭落了一吻她半夢半醒中,感覺到幾滴溫潤的水滴落在她臉頰,從她的臉頰順勢流了下去片段三:那年她終於死了,在死之前看見他慌慌張張的影子系統:「請完成反派死亡的結局」那年他的心刨出來,只為給她解毒展開

《拯救美強慘反派【穿書】》章節試讀:

在一處花園當中,慕莫念慢慢睜開眼睛,陽光刺眼,她抬手擋了擋太陽。

她用餘光看見地上跪着的下人,大概有十個左右,他們頭上還頂着仙人球,每個人都是骨顫心驚。

慕莫念十分驚愕,嘴巴微微張開。

感覺到手中還拿着什麼東西,她緩緩低頭抬起手一看。

手上拿着的是一根花椒刺棍,上面有密密麻麻的花椒刺,在刺上面還可以看見一些血跡。

是剛才打下人時留下來的。

好像不該在這個時候過來,一來就看見這麼暴力的場面。

她僵硬轉頭,和身邊站着一位少年目光相撞。

少年唇紅齒白,漂亮的臉蛋菱角分明,他的身形看起來修長單薄,樣子十分病態,就好像一推就能倒下。

他是本書的反派,翟錦卿。

慕莫念在少年淡然的注視下,惶恐不安的把手中棍子丟了出去。

在她耳邊憑空傳來女人的聲音:「加油啊,我先把電話掛了,有事電話聯繫啊。」

慕莫念是書籍管理者,大多時間都會穿越在書中修補裏面有問題的地方。

至於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地方,還得從前天說起。

有一本書突然發生了爆炸,燃起了熊熊大火。

書被炸成碎片,字飛的滿天都是,還有的字被炸碎了,要想了解書中的情況只能慢慢把字一點一點拼湊起來。

在經過一天一夜調查中,她們核實了爆炸的原因。

在書中一位反派,因為從小遭遇很慘,被母親報復推入火坑,最終黑化了。

翟錦卿原本的結局本應該被男女主殺死,可是他因為仇恨變得很強大,斬殺天帝,斬殺天地間正道,六界因為他民不聊生,妖物越發變本加厲。

最後他成神被眾仙圍剿,用了世間最厲害的禁法,讓這些正道的人與他同歸於盡。

仇恨力量太過於強大,翟錦卿使出那禁法有着前所未有的傷害,一不小心就把書給炸了。

這是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的。

在前期時,因為翟錦卿母親對他父親的仇怨,在他體內種下萬蟲,他十三歲時就成了一個軟弱無力之人,任人欺負。

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自己是妖,也不知道怎麼修鍊。

而書中。

原主的名字和慕莫念名字相同,所以她被其它管理員全票送到了這裡。

她們還用了辦法,讓原主心甘情願去投胎。

在各位管理員討論下,慕莫念需要阻止這位反派讓他不要把這本書炸了。

最好是用愛來感化他,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上也是有人愛他,不是每個人都對他仇視。

慕莫念看着翟錦卿俊俏的臉,咂嘴結巴說道:「你···你們···都快走吧。」

翟錦卿眼底掠過一絲困惑道:「慕莫念?」

跪在地上的人不敢動,甚至還大幅度打抖。

她把這些都看在眼裡,原主是個兇巴巴的潑婦,最喜歡乾的就是打人和罵人,就像是一個瘟神一樣被人避而遠之。

慕莫念扶了扶額頭,煩悶道:「你們快走,再不走別怪我後悔。」

翟錦卿眼底閃過微微冷意,又很快消失,他不緊不慢道:「謝過。」

她險些被這句謝過嗆到,翟錦卿這個反派在這會實在太過於卑微。

在翟錦卿轉身離開的時候,步子踉踉蹌蹌險些摔倒,好生柔弱,中途還虛弱咳嗽了幾聲。

下人們見他走,半刻也不想在這裡多停留下去,一路小跑,生怕一會慕莫念把棍子撿起來打他們。

慕莫念凝望着翟錦卿的背影,臉不自覺抽搐一下。

他那雙腿,被原主以前用釘子釘滿,再用大鎚子打碎了兩回,每一次都被原主使用邪門歪道接了回去。

很頑強,不愧是後期差點錘爆男女主的妖。

也在之後,翟錦卿會把整個慕家的人殺死。

原主之所以這麼蠻橫,是因為她父親是這裡的城主,只不過很多時間那位父親都在拜佛,很少能見到他,就算見到也只是打一個招呼。

原主還有四個伯伯。

書中女主就是原主表姐,名叫慕月巧。

是個聖母心到處散發的女人,比原主大兩歲,現在已經十九歲了。

古代十九歲沒有嫁人,已經算高齡了,因為慕月巧的娘死了還在守孝期,不能嫁。

慕三溪是三伯超級愛財,有一女。

慕五明五伯超級愛財,有一兒一女。

這兩位伯伯賴在原主家不走。

除了五伯和三伯家中的妻子健在,其餘伯伯的妻子都死了,他們也沒有娶小妾,非常專一。

因此慕家有克妻克夫的謠言,因為三嬸也是個病秧子,大夫說活不過幾年了。

男主姜靖年是原主父親手下,也得原主父親重用。

原著還是本小甜文,最後男女主得到仙藥,成仙,又在仙界一路飛升。

翟錦卿這個妖呢,是原主從外面綁回來喂狗的奴才,天天的活就是喂狗,時不時被叫去跑腿,被人不待見,所有人欺負的對象。

最後不知道原主抽的什麼瘋,竟然指名道姓說要翟錦卿嫁進城主府來。

不嫁就強迫他非嫁不可。

就這樣他們在一場鬧劇中成了親,成了慕家贅婿。

慕莫念想到這些揉了揉臉長吁短氣,實在是造孽啊。

「小···小姐,你餓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啊?」

她朝着聲音的地方看過去,站着兩個丫鬟,看起來不大,眉清目秀。

這是一直陪着原主長大的兩個丫鬟,小書還有小畫。

當慕莫念掃視過她們手中端着的糕點,從原主腦中想起什麼表情難看:「天吶~~~。」

小書和小畫你看我,我看你。

小書小心翼翼問道:「小姐是有哪裡不舒服嗎?」

原主沒有事的時候會列一些清單出來,讓府中的下人吃還有翟錦卿吃。

原主甚至還會讓他們吃狗食,豬食,又或者是其他難以下咽的食物。

這些東西就連眼前兩個丫鬟也沒有倖免,包括城主府其它下人也無一列外。

慕莫念只能說,原主真是個好東西。

這種不是人過的日子翟錦卿過了整整兩年時間。

下賤的狗奴,能這樣待在這裡就不錯了,還被賣去青樓做過雜役,誰知道有沒有染病,還是一個沒有出息的贅婿廢柴,原主覺得輕賤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