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爭霸:只為江山如畫
爭霸:只為江山如畫 連載中

爭霸:只為江山如畫

來源:google 作者:秦小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木子辰 高婉茹

(重生+熱血+爽+爽+爽)既然來了那就干出一番事業,沒有系統,那就創造自己的輝煌,不求富貴,但要達濟天下不爭功名,卻要護我河山,你不行,那就我來坐這江山展開

《爭霸:只為江山如畫》章節試讀:

這武德堂還真是與眾不同,說是學院倒不如說是演武場,院中沒有附庸風雅的竹林,沒有增添詩情畫意的疊石流水,連屋舍建造的都方正平整,捨去了雕樑畫棟和飛檐翹角,空蕩蕩的場地正中有一方擂台,名曰「風雲台」。

前院為一年新生,中院為二進,後院為三進,每一院都有精舍四間,為甲乙丙丁。

穿過三層大院乃是後宅,也是高慶芝的住所、辦公之地。

高慶芝突然駐足回頭問道:「你剛才那一招是何來歷?」

木子辰一愣,隨即明白:「擋腿別臂!」

「擋腿別臂?」高慶芝微微擰眉,他還是第一次聽說如此粗鄙的招式名稱,想必也是些山野村夫琢磨出來的一招半式,隨即沒了興趣。

進入花廳,只見早已有兩名少年立於廳內,左邊的體材壯碩,身着勁裝,一看就是孔武有力之輩。

右邊少年身着長衫,雖不是虎背熊腰,但也可看出其實力不容小覷。

「見過院長大人!」二人見到高慶芝急忙行禮。

高慶芝微微點頭坐到上首對三人揚聲道:「本來今年考核已過,生源已滿,但你們皆為故人所託,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我考考你們,如果能讓我滿意,就將你們破格留下,反之則另謀高就去吧!」

那瘦高少年急忙上前一步:「學生林政絕不讓院長大人失望。」

那壯碩少年反應略微遲鈍,後知後覺的行禮道:「學生元霸也絕不讓先生失望。」

高慶芝點點頭:「你們二人一個是明威將軍元吉之子,一個是幽州望族林家嫡傳長孫,想必也是有才學之輩,希望你們不要讓家族蒙羞。」說罷看向木子辰等他表態。

木子辰只是平靜地站在原地並未出聲,高慶芝以為其自慚形穢,心中暗自嘆息一聲便自出題:「北有邊城,大敵壓境,數倍與城中守兵,當如何化解?」

元霸當仁不讓上前一步:「兩軍陣前斬其大將,挫其銳氣,再堅守城池必勝!」

高慶芝點點頭:「如有此良將也可守一方太平。」

林政心中冷笑上前道:「兩軍交戰豈可逞匹夫之勇?北方異族狼子野心且善馬戰,想要城池不失,當於城頭備雷石、儲滾木,燒火油,軍士分三隊,晝夜輪值,交替休息,以逸待勞,待敵耗盡糧草自去。」

高仙芝點點頭:「中規中矩,算是守城良將。」說罷看向木子辰。

「你呢?」

木子辰似在發獃。

林政心中冷笑一聲,第一眼看到木子辰時就滿心鄙夷,俗話說窮文富武,如果這種粗野鄉夫進了武德堂,他都感覺拉低了自己的身份。

元霸則是沒有這麼隱晦,出言不遜道:「這種泥腿子懂什麼?院長大人何必在他身上浪費時間趕出去算了!」

高慶芝看到木子辰的表現心中又是嘆息一聲,正自思量是不是將那《吳子兵法》還回去,雖然不舍,但也不想壞了自己名聲。

「院長大人稍等!」木子辰說著跑到院子中撿來一塊土坷垃,蹲在地上勾勒起來。

三人都被木子辰的舉動整懵了,院長考驗,這小子竟然蹲在地上畫圈圈去了。

林政和元霸忍不住笑出聲來:「泥腿子終究是泥腿子,永遠也上不了檯面!」

高慶芝的老臉越來越黑,起身呵斥:「木子辰,老夫在問你話呢!」

此刻木子辰將自己視作立於城頭的將軍,正從容不迫鎮定指揮,哪裡聽見高慶芝的呵斥?

看到木子辰不理不睬,林政和元霸幸災樂禍,只等着看他如何接受院長的怒火。

高慶芝也確實怒了,龍驤虎步一抖長衫,氣浪翻滾而來,吹散地上塵土,留下線條痕迹。

習武之人眼觀六路,余光中高慶芝看到地上的各種圖形與符號,雖不明白,但也知道絕不是臨時起意意、肆意而為。

他出身軍伍一生廝殺、閱兵法無數,仔細一看便明白了七七八八:「此代表城池、此代表騎兵,你的意思是攻守協防?」

「正是!」木子辰終於畫完最後一筆丟掉土坷垃站起來,「我來為院長大人一一解讀吧!」木子辰徐徐道來。

「北方游牧民族善於游騎,卻不善攻城戰,所以想要守住城池絕非難事。」

「我於城下挖壕溝,可防暗道與堆土;立拒馬,可減雲梯、攻城車的行進速度;箭矢壓制,可拒數倍敵軍攻城;再派出兩隊騎兵,一隊重騎左出右進,在城下藉助箭矢掩護掠殺步兵;另一隊遠離城池,繞道敵人大軍後方不分晝夜滋擾,能毀其輜重最好,即使不能,也可疲其軍、勞其神、渙其心,此戰必勝。」

「敵軍善騎,若追殺當如何?」高慶芝問。

「敵退我進,敵進我退。」

高慶芝眼前一亮:『此為何戰術?』

「游擊戰!」

「游擊戰?」高慶芝喃喃自語不停 念叨這幾個字,眼中浮現一縷異彩。

誰知木子辰語不驚人死不休:「此戰術戰時可用於止敵,平時可用於擾敵,讓其應接不暇,也可起到練兵的作用,此消彼長,異族自然沒有精力進犯我中原。」

高慶芝目中頓時大放異彩,剛要說話,暗處一道微不可聞的聲音隱隱傳來:「游擊戰?」

高慶芝急忙咳嗽一聲,壓住那突如其來的聲音:「這一關你們算是過了,去一乙學堂報到吧!切記,月考時不要讓我失望,否則依舊不能留在武院。」說著取出三枚學子的腰牌放在桌上。

「謝過院長大人!」三人接過腰牌行禮離去。

轉身間,元霸望着木子辰一臉不屑:『信口開河、紙上談兵,一個泥腿子懂個屁!』

而林政卻未言語,眼角露出一絲狠戾,他在高慶芝臉上看到了一縷閃瞬即逝的讚許,這讓他產生了危機感。

武德堂每屆前三甲,都可被推薦入朝廷為將,這也是家族讓其來此的真正目的,林家在幽州舉足輕重,但想要更進一步必須有人在朝中為官。

為了這個計劃,家族會不計一切代價助其除掉擋在前面的攔路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