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這個假期泡湯了
這個假期泡湯了 連載中

這個假期泡湯了

來源:google 作者:安希臣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安希臣 徐楓 遊戲動漫

大學第一個假期,徐楓本想去另一個城市找曾經的高中同學去玩,卻在火車上穿越進入了一個遊戲,只有通關遊戲才可以從遊戲中出來展開

《這個假期泡湯了》章節試讀:

經過連續兩場的激烈戰鬥,七人小隊都有些累了,全躺在了地上。

「總算是消停一會了。現在如果可以洗個澡,吃頓好吃的,然後再睡一覺就好了。」鄭迪說著,想要進入美夢一般。

「這個夢就不要做了,讓你玩遊戲,可不是來做夢的。」楊若婷說道。

「隊長,你看下接下來是什麼關卡,什麼內容。」馬小凱問道。

「小馬哥,我們都在休息,等等再看是什麼關卡。」鄭迪只想繼續一動不動地躺着。

大家都美美的休息了一會。此時隊長徐楓的通訊器再次響起,通訊器顯示了進入下一關卡的提示。

大家都坐了起來,看着徐楓的通訊器,顯示的是五個字——修武校練場。

「這名字好熟悉。」馬小凱回想起來,「我之前在暗夜都市的游戲裏就有這個名字。」

「我也是,這個場景之前在我玩的游戲裏出現過。」楊若婷說道。

「我沒有,看來這個場景是都市特工類的場景。就是不知道在地宮迷城裡這個場景是不是一樣的。」鄭迪說道。

根據遊戲導航提示,此場景距離博物館有幾公里,七人小隊需要自行前往。

「這遊戲也是奇怪,還以為還是博物館場景直接變成校練場呢。」鄭迪看着幾公里外的遊戲場景地點,「我們是走過去還是怎麼去。」

「先出去看看,要是有車的話就開車。」徐楓一邊看着大家,一邊說道。「張卓,宋浩,李蘇然你們都怎麼樣。」

「沒問題,我們又不特殊。」張卓還是很興奮的。

徐楓和大家走出了博物館,看到萬物更新的都市新場景,都市區域似乎更加縱橫廣大,立體高架縱橫交錯,高樓雖不多,但有更多龐大恢弘的單體建築,都有着強烈的設計感和科技感,鬱鬱蔥蔥的樹木分佈其中,儼然一副休閑的,夢幻的,和時尚的未來之城。

這都市場景設計雖好,就是沒有設置群眾演員,顯得太沒有生機,也太安靜冷清。

不過雖無群演,但馬路邊倒是停了很多車,都是非常帶感的概念性車型。

「這些車也不知道能不能開,也不知道怎麼開。」鄭迪一邊說,一邊看向裏面。突然車門自動打開了,鄭迪正要進去,卻被徐楓攔下。

「先不要進去,遊戲提示,使用此車,需要玩家支付一個積分。」徐楓一邊說,一邊展示提示內容。

大家都趕緊看了看自己的積分,每一個人都只有兩分。

「不是吧,玩了那麼久,殺了那麼多殺手,居然只有兩分。」鄭迪有點不敢相信。

馬小凱和楊若婷也沒有想到積分如此之低。「這積分卻是和我們之前都不一樣,按照之前的遊戲設定,我們至少都有十個積分了。要是這樣低的話,我們恐怕只能步行了。」楊若婷說道。

「兩分,用掉一分也沒有關係吧。一輛車可以坐四個人,這樣我一分,宋浩,要不,你也弄一輛,這樣就沒有問題了。」張卓說道。

「可以,這個距離挺遠的。」宋浩也不想讓李蘇然步行。

「這個是高配的轎車,還有公交車呢,我們坐公交車就行了。這樣一個積分就足夠了。」徐楓查看了附近的車輛,公交車只需要一個積分,不過是隊長的積分。

」不行的,隊長,你的積分也很重要。」楊若婷說道。

徐楓清了清嗓子,「我的積分是也很重要,關鍵是我有七分。」

大家都被徐楓這一裝模作樣給弄懵到了。「還是隊長最有責任心。」鄭迪說道。

大家跟着徐楓上了公交車。徐楓的通訊器和公交車的自動駕駛系統連接後,公交車按照設定的導航自動駛向教練場。

穿過幾個道,拐過幾個彎,七人在欣賞外面的場景中,不知不知覺的來到了修武校練場。

一個巨大的立體式的矩形建築矗立在大家眼前,通體的灰白色,顯得傳統,但很有威嚴。

七人下了公交車,腳下是一個很有儀式感的走道,走道兩側樹立着很多的雕像,都是水晶的雕像,形態各異,都似是在練武的狀態。

穿過長長的走道,走向數米高的台階,來到校練場的門外的大平台上。大家都停了下來,只見從裏面走出兩人,是兩位身材高挑,氣質冷艷的制服女孩。一個馬尾辮的長髮女孩,另一個是偏分的短髮女孩,兩人都沒帶任何的武器,像是在等待徐楓他們。

七人小隊也放鬆了警惕。

「各位好,我們是校練場的迎賓員,我叫伊娜,她叫樂維。我們是特地在此等候你們的。」短髮的女孩說道。

「等候我們,小馬哥,楊姐,你們之前也有迎賓員嗎?」鄭迪問道。

兩人都搖了搖頭,的確沒有迎賓員,而且還是如此漂亮的迎賓員。

「各位不用擔心,這一關遊戲沒有危險,只是單純的為各位提供格鬥訓練,以便在接下來的遊戲中提高玩家的實戰水平。」短髮的伊娜說道。

「各位,請進入校場,準備接受訓練。」長發的樂維說道。

七人小隊跟着二人進入了校場。進入大門,進入迎客大廳,展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幅巨大的壁畫,畫的是氣吞萬里的落雲霞光圖,在圖畫一角,有一片小陸地,有一個小小的人影,似在感懷。

「各位,咱們先去放下武器,換上衣服。」伊娜說道。

七人小隊來到一更衣室,更衣室里備好的都是浴袍。

「大家換上浴袍,然後到浴室好好放鬆一下。」伊娜說道。

「這個需要耗費積分什麼的嗎?」徐楓問道。

「不用耗費什麼的,這裡不需要任何的花費。」伊娜說道。

「這也太好了吧,不過確實是需要好好放鬆一下。小馬哥,你們之前有這樣的待遇嗎。」鄭迪有點興奮。

「當然沒有,只是讓休息一下,然後就被帶走,直接進入訓練場,開始訓練。」馬小凱也有點感到奇怪,不知道這會不會有什麼其他目的。

「隊長,如果這都是真的,這次遊戲可是太幸運了。」鄭迪已經換好了衣服。

「我們也是第一次,玩遊戲還有這樣的待遇。」張卓和宋浩也是心情不錯。

五個男孩在伊娜的帶領下進入了男浴室,樂維帶着楊若婷和李蘇然進入了女浴室。

淋浴,浴盆,浴缸,浴池,一應俱全,這自然讓大家都非常的高興。

大約一個小時後,大家都洗浴結束,更驚喜的事情,就是為大家準備了豐盛的佳肴。

一個接着一個的驚喜真的讓大家都快忘記是玩遊戲來的。

「各位吃完之後,還有可以泡腳,徹底放鬆一下,活絡筋骨。」伊娜說道。

大家穿着浴袍來到泡腳的房間。

「各位,稍後會有師傅給你們放鬆筋骨。如果曾經有玩過這一關,可以不用再玩,在這裡自便就可以了。」

馬小凱和楊若婷決定不再接受訓練,準備在這裡好好放鬆一下。

「小馬哥,楊姐,幹嘛不啊,至少放鬆筋骨也行啊,肯定就是**啊,幹嘛不好好享受一下。」鄭迪說完,從外面來了五位漂亮的女技師,身材沒得說,但也都像是練家子,穿着的倒不是什麼技師的職業服,而是練武的武道服。

大家雖然都驚嘆於這些技師的美貌和身材,但看着武道服,可能也都感覺到不是什麼太好的事情。

大家也換上了武道服,躺在按摩床上,準備接受技師們的美妙的服務。

在外面的馬小凱和楊若婷似乎預知了不太好的事情。不大一會,裏面傳來了鬼哭狼嚎的哀叫和**。即便是李蘇然一個女孩子,也被服務的疼痛難忍,只是這叫聲有點讓其他男孩不知如何自處了。

「這個要持續多久啊。」馬小凱向身邊的樂維問道。

「一般是一個鐘左右,不過也要看他們堅持的時間。」樂維說道。

「為什麼有這個服務啊,我們之前都沒有過啊。」馬小凱繼續好奇的問道。

「對不起,這個我們不清楚,我們所知權限有限。」樂維回答道。

「好吧,那我們可以到處看看嗎。」

「當然可以,不過你們不能走出這個校練場,如果走出,會被判定違規,清除出去的。」樂維說道。

「明白。」

裏面的五人從剛剛開始的享受,慢慢的變成忍受。技師們果然都是練家子,這些都是分筋錯骨,洗經伐髓的招式,欲要讓他們脫胎換骨,重新塑造一個全新的身體。雖然的確有些疼痛難忍,但技師也會不停的告知他們,堅持下來才可以更好的通過遊戲。

一個鍾似乎有些過於漫長了,只是到了最後,大家才會感覺好了一些,似是身體已經感受到了脫胎換骨的輕鬆。

結束了按摩服務,五人被樂維帶到了練武堂,這裡已經有一位師父等候了。是一位健碩的中年男人,雖是中年,但精氣十足,也是帥氣逼人。

「歡迎來到修武校練場,我是你們的教練,我叫馮康,你們可以叫我馮教練或是康教練。」馮康話音擲地有聲,很是嚴肅。

「請問馮教練,我們需要學習多久?」鄭迪問道,這也是大家都想問的。

「學到樂維同學滿意為止。」馮康指向了在旁的樂維。

「馮教練主要是教導你們,我會和你們進行實戰,直到你們徹底擊敗我為止。」樂維一臉嚴肅的說道。

「剛剛技師已經對你們進行了脫胎換骨的改變,現在你們的身體會更加的靈活,也會更容易接受訓練。現在你們先感受一下,你們可以一起進攻樂維同學,感受一下你們現在的身體,也感受一下和樂維同學之間的差距。」馮康說道。

徐楓五人相互看了看,又看了看樂維,既然教練如此說了,就說明樂維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樂維脫掉鞋子,走到大堂的**。

徐楓五人並沒有什麼武術功底,也不知道如何進攻,只得亂拳打死老師傅,胡亂的進攻起來。這沒有章法的攻擊,樂維似是已經完全瞭然於胸,遊刃有餘的攻防兼備,使得徐楓五人討不得半點便宜。

樂維也在慢慢的引導五人更有章法的進攻,徐楓五人似有頓悟了一樣,開始有模有樣的和樂維對戰。

雖然越來越有章法,但樂維也加強了攻勢和力度。正在徐楓五人進入了狀態之際,樂維瞬間加強了攻勢,將五人瞬間擊倒在地。

「現在感受怎麼樣,樂維同學只是我們這裡的中級學員,所以你們現在雖然有了基本的功夫招式,但差距仍然是天壤之別。現在我們開始學習基本的功法,通體拳和五行拳。」馮康一邊說著,一邊進入了教習模式。

徐楓五人開始進入瘋狂的苦學模式,直到徹底的筋疲力竭。

「這也太累了,而且也不知道學多久。」鄭迪累的氣喘吁吁,已經癱倒在地上。

「這也是假期嗎?這假期除了刺激,就是折磨啊。」張卓也近乎沒有了一絲氣力。

「你要是累了,就先不練了。」宋浩對李蘇然說道。

「我是不想,可是楊姐還是樂維學姐都很厲害。」李蘇然心中一直回憶着楊若婷矯健的身手,看到樂維又是如此的厲害,心中更是羨慕不已。

「你們不覺得身體更輕鬆,更靈活了嗎。」徐楓說道。

「隊長,是有這個感覺,但是就是不知道還要多少時間。」鄭迪說道。

「這次就練習到這,大家回去休息。」樂維帶着大家來到了休息處。

「你們要好好休息,一定要在床上睡覺,這床也是特地為學員定製設計的,不但有助於睡眠,也有助於身體精力的恢復。」說完,樂維就離開了。

大家都很疲倦,倒頭就睡下了。

悠閑的馬小凱和楊若婷似是約會般,在校練場里遊玩參觀,也是尋找曾經的記憶。兩人似是被牽引了一樣,不知不覺的來到了校練場的地下競技場,這裡是實戰格鬥的地方,凡是遊戲玩家的隊長都必須經過一場實戰格鬥才能通關。馬小凱和楊若婷在這裡都曾有過一場近乎生死的實戰格鬥。

競技場的大門緩緩打開,兩人還是決定進去重遊一番。綠燈響起,兩人進入了地下競技場。

人聲鼎沸,好不熱鬧。這和上面的安靜儼然是兩個世界。不過隨着馬小凱和楊若婷漸漸的走向**,喧鬧的競技場慢慢的安靜下來,大家都看向馬小凱和楊若婷二人。

很多玩家都是在這一關失敗了,做為不多的通關競技場的二人,自然受到了關注。只見上方的大屏上顯示了二人,也說明二人此次是為重遊。

「大家安靜,現在我來介紹,這二位是曾經的英雄,馬小凱和楊若婷,此次重遊競技場,是我們競技場的榮光。」競技場的廣播突然響起。

正在競技台上對戰的兩人也停了下來,走下競技台。

面對如此眾多人注視的目光,馬小凱和楊若婷都有些不自在了。

「現在有請馬小凱和楊若婷為我們展示英雄的風采。」一個主持人走了過來,「兩位英雄,既然來了,就請給我們所有的玩家朋友展示一下。」

馬小凱和楊若婷有點不置可否,但全場眾人注視,且盛情相邀,只得同意。

「二位,誰先來。」

「我先來。」馬小凱說道,便走向競技台。

眾人歡呼。此時從人群中走出一人,一個身材魁梧,面無神情的男人走到馬小凱對面。

「我叫朱建恆,應該比你大幾歲。不過這裡不比年齡,希望可以從馬兄弟這裡領略英雄的風采。」朱建恆雖有些粗糙,但說話還是很講規矩的。

朱建恆說完,兩人隨即進入了貼身搏殺的對戰。競技台上沒有裁判,對戰雙方可以盡情的全力對戰,直到對方倒地不起或是認輸。但雙方不得使用暗器或是消極應戰,否則都會被遊戲系統判定違規而被清除出去。

馬小凱終是遊戲的通關者,到底是實力非凡,即便朱建恆蠻力強勁,但最終也不是馬小凱的對手。

朱建恆的失敗,讓大家都看到了通關者的實力,此時眾人也都不敢輕易上台對戰。

突然一人縱身一躍跳上競技台,是一個年歲輕一點的男子,年約二十五六歲。男子相貌平平,也無什麼氣質可言,身材倒是像個練家子。「我叫孟子豐,剛剛看了馬哥的對戰,很是羨慕,所以也想交流學習一下。」

「好,咱們都是相互學習。」馬小凱說道。

具有縱身躍上競技台的實力,已說明孟子豐天賦極佳。其雖樣貌平平,但眼神執着堅毅,且有一絲不服輸的勁頭。

孟子豐身手靈活多變,且帶有一絲的狠辣之氣。馬小凱一直處於防守狀態,孟子豐的實力多少有點讓馬小凱感覺到意外。兩人進入了膠着狀態,面對孟子豐的凌冽攻擊,馬小凱到底是經驗豐富,總能從容化解。

膠着的激烈的狀態持續了好大一會,馬小凱已經完全可以應對孟子豐,也已經控制了孟子豐的攻擊節奏,但看着孟子豐也是一個可造之材,只得拖慢節奏,保持孟子豐的心氣和自信心。

孟子豐一直在攻擊狀態,但也一直無法獲得優勢,似是明白了馬小凱的用意,也探知了對方的實力,只得在慢慢耗儘力氣的結果中,認輸了這場比賽。

馬小凱結束了競技台的展示。在主持人的邀請下,楊若婷走向了競技台。

到底是美女,身材氣質樣貌俱佳,自然引得更多的歡呼。

根據規則,如果沒有特殊要求,上台對戰的也只能是女子。

走上競技台的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孩,穿着武道服,面容美艷但有一些冷清。

「楊學姐好,我叫李木華。」李木華說著,竟脫去了武道服,裏面是一身貼身短衣的打扮,初看雖然有少女的誘惑,但看結實的線條,也看得出這不是一個柔弱的女孩。

到底都是喜歡看熱鬧的觀眾,歡呼聲更加熱烈。

一場讓人血脈噴張的女子貼身格鬥比賽正式開始。美貌在這裡已經完全被遺忘,拳拳到肉的衝擊力才是引得大家目不轉睛。

李木華似有用不完的力氣,乾脆利落的招式,都讓楊若婷感到後來者帶來的壓迫感。兩人的嘴角都有了流血,身上也有了淤青傷痕。

不知道是好勝心,還是規則規定的不能消極應戰,兩人都沒有任何的退卻。

楊若婷似是下定了更強的決定,上身的外套脫去,扔到了一邊,露出強壯的臂膀,還有那顯示力量的馬甲線。

大家的歡呼聲,更是讓人充滿強烈的勝負欲。楊若婷加強了攻勢,利用豐富的經驗,找出李木華的破綻,全力的快速的攻擊。李木華吃了數下重擊,被迫後退。勝負欲也有點掩飾不了強烈的疼痛。

此時兩人都滿身大汗。這樣的場面,換來的是更熱烈的歡呼聲。楊若婷和李木華明白這些人的心思,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在這場較量獲得勝利。

競技場有一個不明說的傳統,就是戰勝曾經的遊戲通關者,玩家這一關的通關率會極大的提高,甚至直接判定過關,不過這都要依賴戰鬥的過程和結果。而曾經的勝者是不用擔心的,這不會對曾經的勝者有任何的影響的。

戰鬥已經徹底的白熱化。此時的兩人進入了力氣的消耗戰,招式和身法已經漸漸被最原始的力量所取代,只是李木華一直的強攻,力量消耗的更多,此時也更難以長時間維持,漸漸的已經落入下風。

楊若婷獲得了最終的勝利,維持了英雄的尊嚴。

楊若婷接過衣服,走到馬小凱身邊。兩人也結束了競技場的重遊。

不知是睡了多久,徐楓五人都醒了過來,精神狀態還是不太好,都有點迷迷糊糊的。

「你們都沒有睡好嗎?」徐楓問道。

「你好像也是吧,好像我們都沒有睡好吧。不是說這裡可以得到很好的休息嗎?怎麼越休息越累啊。」鄭迪打着哈欠坐了起來。

「你們是不是睡覺都做夢了,夢裡好像在繼續練功。」張卓說道。

「你也是嗎,你們都是嗎?」宋浩問道。

大家都點了點頭,大家都好像做了同一種夢。這時李蘇然從另一個房間進來,也是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

「你也是沒有睡好,是不是做夢了。」宋浩下了床,走到李蘇然身旁。

「是,我做夢好像在練功夫,頭也有點痛有點暈暈的。」李蘇然說道。

「看來大家都做了同樣的夢,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不過做一樣的夢也太奇怪了。」鄭迪說道。

此時樂維進來。「你們準備一下,稍後繼續訓練。」

徐楓五人只得稍稍洗了臉,就去了練武堂。

馮康教練已經在等着了,還和之前一樣。

「現在坐下靜思一會,恢復一下精力。」馮康一邊說著,一邊打坐。

徐楓五人也跟着坐下來,閉上眼睛,靜思。

這神奇的事情就在這一瞬間發生了。靜思之中,五人的精力似是在快速的恢復。夢中學習的功法也在快速的貫穿全身,功力好像在短時間內快速的增強。

「好了,大家都睜開眼睛吧。剛剛你們都應該感受到了精力還是功力都在變化,這一切都是為了快速增強你們的功力和力量而幫助你們設置的,比如你們做了同類型的夢,說是夢,也不全是,現在你們可以試着舒展身體,感受身體的變化。」馮康說道。

徐楓五人都伸展了身體,身體的確感到了更加的輕鬆,也更加的疏通,像是打通了七竅八脈,對身體的控制也更加的自如。

「之前你們練習的通體拳和五行拳都是基本的煉體功夫,而在你們夢中學習的都是更有實戰性的功夫。現在你們繼續和樂維同學還有伊娜同學進行再次的對戰。」馮康說著,伊娜也來到了練武堂。

伊娜和樂維都換上了武道服,走到了徐楓五人的對面。

徐楓五人開始攻擊伊娜和樂維二人,這次的對戰更有章法,也更有可看性和對戰性。

一場對戰下來,雙方基本是有來有往,難分勝負。徐楓五人雖然經驗欠缺一點,但功力提升迅速也的確出乎了伊娜和樂維的意料。

「這次對戰就到這吧,現在我們學習最後的一套功法,嚴格來說不是一套功法,而是一套功法法則,也就是實戰的法則,熟悉掌握這套法則,加上多多實戰,以後過關遊戲都會更有助力。」

徐楓五人看着這個叫《驚世訣》拳法,拳法多變,走步多樣,攻防兼備,退身之法,多有涉及。這就是一個實戰的百科全書。

「現在進入輪迴教學,也是一個小小的通關遊戲。」馮康神秘的說道,說完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徐楓五人目瞪口呆之時,練武堂也似乎變了模樣,變成了一個五邊形的灰色大廳,每一邊上有一個門,上面都有一個名字。

看到每一扇門上各有一個名字,就是他們五人的名字,徐楓五人都明白了什麼意思。

「看來這就是馮教練說的輪迴教學,我們都要單獨訓練了。」徐楓說道。

五人相互鼓勵一下,然後各自走進寫有自己名字的房間。

徐楓走進屬於自己的房間里,這是一個挺寬敞的大廳,周圍的牆上投影着功法招式的練習光影動作。徐楓仔細看了看,這就是《驚世訣》的一部分。

徐楓觀摩間,突然一人從上空落下,重重的落在地上。那人身穿白色武道服,頭戴白色面罩,雖知道是一個男子,卻看不出年齡多少。

那人也不說話,直起身來後,徑直衝向徐楓。徐楓看清楚那人的招式,這就是正在展示的那些光影的動作招式,徐楓這才明白這就是實戰中的輪迴教學。

徐楓只得全力迎戰,那光影戰展示的動作似乎如流水般,自動注入徐楓的身體,對戰的動作也越來越流暢,優勢也逐漸向徐楓傾斜。

徐楓越來越興奮,白色道服也漸漸不支,直到最後化作光影消失不見。徐楓清楚自己是通過了第一關,那緩緩開啟的門意味着第二關正式開啟。

進入這第二道房間,對戰的是一位灰色的武道服,頭戴灰色面罩,仍不知年齡多少。和上一關一樣的模式,只是這位灰色武道服的對手功力明顯在增強,徐楓也更顯吃力不少,不過隨着光影招式的灌入,自己實力的不斷增強,這一關還是通過了。

隨着《驚世訣》招式的不斷灌入,徐楓又過關了藍色武道服的對手,黃色武道服的對手,紫色武道服的對手,每一位對手的實力都在增強,不間斷的過關對戰,徐楓已經感受到了力量的損耗,體力的不支,但遊戲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此時徐楓的對手是一位穿着黑色武道服的女子,這次倒沒有戴上面罩,而是戴着一個可愛的少女面具,想必這女子年齡也不是很大。

徐楓鼓了鼓勁,開始進入戰鬥狀態。

面具雖可愛,但這女子的動作是一點也不可愛,甚至充滿着兇殘的暴戾。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高級學員的實力,不但實力強勁,而且頗有毒辣的狠勁。

一路的順暢,確實讓徐楓有點輕敵。光影動作的灌入似乎也進入了瓶頸,無法即刻轉為有效的招式應對對手的進攻。被動的徐楓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只得快速的躲避,尋找喘息的時機,儘快的消化這些新的功法招式。

這女子雖無殺意,但拳腳之力卻是沒有半點猶豫和憐憫。看着自己身上的紅腫和淤青,徐楓也更想看到這個面具背後是什麼樣的面孔,居然如此的兇狠。

但是一拳一腳的打擊,讓徐楓心生了一點退意。只是對女子的好奇,對這面具背後是什麼樣貌的好奇,讓徐楓心中的**沒有完全熄滅。

此時徐楓也感受到了這一關的光影動作招式已經全部貫通身體,被動的局面也有了希望的改變。雖然還是無法戰勝對手,徐楓也自知難以戰勝,便開始全力攻取女子所戴的面具。

這面具似是女子的命門一樣,徐楓一時無法得手。此時徐楓也有了別的心思,但是不知道使用一些比較下流的招式,會不會有什麼影響。

徐楓對着女子敏感的部位進行**裸的進攻,但也只是點到為止,最終目的還是摘下女子的面具。那女子倒是沒有異常的反應,還是從容對戰,保護面具。

既然不會下死手,徐楓突然緊緊抱住了女子,死死的也不撒手,結果還是被女子重重的甩了出去,順帶着甩出去的還有面具。

徐楓也只是在一瞬間看到了那女子的面容,腦中飄過仙女姐姐四個字,還沒有來得及多想些其他的詞語,那女子消失了。徐楓看着手中的面具,心中多了一點可惜,也多了一點想像。

此時下一關的門開啟,徐楓放下面具,帶着不舍走向了下一關的房間。

對手還是一個身穿黑色武道服的,是一位露着面孔的大美女。

「一路勝利走到這一關還是很厲害的。我這裡是最後一關,只要戰勝我就結束了,也不能說是結束,只能說輪迴教學結束了,因為還有終極考驗。」

一路對戰過來,沒有一個可以說話的,這最後一關既不戴面罩,也可以開口說話,想必肯定是最特別的一關。「你沒有帶面具,還可以說話,和之前的每一關都不一樣。」徐楓說道。

「當然不一樣,前面的幾關都是在提升你的功夫的貫通能力,包括抗擊打能力,我這一關只有實踐和實戰。」

「那我能不能先休息一下,現在還有點疼,還有點累。」徐楓說道。

「按照規則不行,但我身為學姐,就破例允許你休息一會。」

「學姐?那能不能說下你的名字。」徐楓問道。

「都是遊戲,問名字也沒有什麼用,你叫我許學姐就行。再給你十分鐘的時間,然後我們的教學就開始了。」許學姐說道。

徐楓還想聊些什麼,只見許學姐打坐養神起來,自己也只得靜坐下來休息。

大概是十分鐘過去了,徐楓似是入神太深,許學姐喊了幾聲才喚醒了徐楓。

「看來你入定很深,休息的應該差不多了。這一關,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和之前的都不一樣。」許學姐的話似乎有些奇怪,語氣中還透着神秘。

話音落地,許學姐騰空而起,飛身襲來,兩米有餘的高度直撲徐楓。徐楓一時傻了眼,這有點不符合萬有引力定律啊,太誇張了吧。回過神的徐楓只得雙臂護住身體,硬抗了許學姐的這一重擊,身體也被擊退了數米。

「這也太誇張了吧。這我怎麼應戰啊。」徐楓說道。

「每一關都有每一關的目的和道理。畢竟這也是遊戲,一切都是可以設置的。當然最終目的還是為了玩家在接下來的關卡中更容易通過遊戲。」

徐楓重新舒展了幾下臂膀,又輕輕的彈跳了幾下,身體的確更加輕盈,這重力似乎也變得輕了一些。

許學姐繼續進攻,這力道雖不強勁,但身姿靈活,更強調快速招式下的攻擊,拳,掌和指尖的功夫的變幻配合,讓人防不勝防,若是換了兵刃利器,這攻擊會直接索人性命的。

兩人有來有往大戰了數十個回合。不過徐楓沾不得半點優勢,一直處於被動防守的狀態。而許學姐時不時的來幾下實招,打得徐楓直喊疼痛。

許學姐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徐楓也明白,許學姐既是在考驗自己,也是在訓練自己,更是在教導自己。徐楓也感受到自己的實戰經驗在不斷豐富,功夫也在不斷增強。許學姐像是系統一樣在調整徐楓,提高徐楓的武力值。

在挨了幾次拳腳之後,許學姐終於停止了進攻,兩人的戰鬥也停了下來。

「你過關了,我們算是不分勝負,可以說是你勝了。輪迴教學也算是結束了,現在你的實力也是校練場的高級學員了,只要再過了競技場擂台賽,這一關就算真正的結束了。」許學姐說完,徐楓腳下的地板瞬間碎裂,帶着徐楓掉了下去。

沒有反應的徐楓只聽見了一句許學姐的祝福的話,便掉落到下面一層,重重的摔在地上。徐楓看向上方,也不知有多少高度,但應該很高。

看着周圍,這是一個房間,牆面上掛滿了各色的穿着武道服的學員。此時有廣播的聲音傳來:「下面請大家準備歡迎這次的通關挑戰者徐楓上場。」

聽到這裡,徐楓這才明白,終極過關擂台賽幾乎是無縫銜接就開始了。通道的門漸漸打開,一束亮光照來。聽到外面的熱烈的歡呼聲,徐楓只得走出來,走向競技台。

看到無數的觀戰者,還有小隊的隊員都在,徐楓似乎有了些壓力。這些只在影視之中的場景看到過,從來沒有感受過,更何況是自己參加的這種比賽。

順着通道的指引,徐楓走上了競技台。場上眾人歡呼,掌聲雷動。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