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戰神狂飆
戰神狂飆 連載中

戰神狂飆

來源:外網 作者:酷匠網一念汪洋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酷匠網一念汪洋

世人敢問,何謂戰神?「便是以肉身霸世,拳爆星空,掌裂蒼穹,一路摧枯拉朽,橫推八荒六合!」「便是懷勇猛之心,掠過繁華,吞下寂寞,無畏無懼無敵,唯己永恆不動!」為二者、為...戰神!這是一個身世神秘的少年,為了心中執念,橫渡諸天寰宇,踏遍九天十地,憑藉一雙赤手生撕萬千傳說的故事.......戰神崛起,一路狂飆!>/p< <關注小說微信公眾號 更好的閱讀小說 微信搜 索名稱:夜女小說(微信號ynxs008)>展開

《戰神狂飆》章節試讀:

「熱熱熱」

這是葉無缺此刻唯一的感覺。,

一座樸素簡潔的小屋內,葉無缺艱難維持着盤坐的姿勢,渾身滾燙,原本白皙的皮膚早已變得通紅

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淌,但頃刻間卻都被溫度高到嚇人的體溫極速蒸發。

雙目緊閉,眉頭微蹙,雖然面無表情,可從那緊緊咬住的腮幫不難看出此時的葉無缺似乎正在忍受極大的痛楚。

「嗡」

「嘩啦啦」

道道猶如江河澎湃的轟鳴聲從葉無缺的體內傳出,如果細細看去,便會發現葉無缺體表每一寸皮膚都在輕輕的蠕動

彷彿,在他的體內,正有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肆意奔騰

血肉好像被蠻力瘋狂撕扯

神魂似乎被寒刃不停卷刮

雖然兩種巨大的痛苦不斷侵襲着葉無缺的神經,但十年來早已被打磨透亮的意志卻讓這個不過十五歲的少年硬是苦苦的堅持着

且在這痛苦之下,葉無缺依舊保持着清醒的意識。

「我的身體似乎正在發生着巨大的變化這變化、正是我寂滅十年所換來的聖法本源」

「咚咚咚」

如同悶雷從體內轟然炸響,盤坐着的葉無缺身軀驟然搖晃,隨之而來的卻是劇烈的顫抖,體表原本細小的蠕動幅度也在這一刻陡增數倍

痛苦

深入骨髓、深入神魂的痛苦剎那間淹沒了葉無缺的神經,他彷彿感覺到自己置身在十座噴發的火山中心一般

燃燒、撕扯、卷刮種種比之先前更勝數倍、不能言表的痛楚齊齊襲來,縱使意志強如葉無缺,在這一刻也幾乎無法忍受。

肉身的感知慢慢麻木,清醒的意識漸漸模糊。

似乎在下一剎,葉無缺就將徹底昏死過去,再也醒不過來。

「給我守住給我守住啊不能昏過去一定不能昏過去」

無聲的厲嘯在心中響起,汗水早已打濕了他周身各處,眼前雖然漆黑一片,耳邊轟鳴不斷,猶如潮水般強烈的痛苦肆掠着他的神經

一個呼吸恰似永恆,葉無缺幾欲成狂

「轟隆隆」

「嘩啦啦」

江河湖海轟鳴的澎湃聲更猛烈三分,體表的肌肉已經虯結,體內粗大的筋脈暴突,像一條條猙獰的大蛇清晰可見。

痛苦達到了極致

忍耐也達到了極限

但葉無缺依然死死地熬着

縱然是死,也絕不放棄

沒有人知道,這個少年心中的執念是如何的可怕,看似堅韌、不屈,其實,那已經是一種近似於瘋狂的偏執。

「唉」

就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頭,一道來自葉無缺腦海深處的嘆息輕輕響起,這嘆息似乎夾雜一股滲透萬古的寂寞,又帶着一絲彷彿從沉睡中被喚醒的迷茫。

「嗡」

盤坐着的葉無缺腦後一道金芒一閃而逝。

意識已經乾涸模糊的葉無缺在這一刻突然感覺到一股清涼,好像是乾旱皸裂的大地再度得到了來自天降甘霖的滋潤。

「嗡」

模糊的意識在這驟然出現的清涼之下再度清醒了過來,原本眼前漆黑,只能憑藉感知的葉無缺忽然感覺一亮,接着一切大變

「這是我的五臟六腑這是我身體內部的樣子」

出現在葉無缺「眼前」的是一副奇異的場景。

跳動的心臟,繁雜有序的筋脈,蠕動的胃部,好似兩道火爐的腎,油光透亮的肝一切的一切帶給葉無缺是無盡的新奇。

「嘩啦啦」「轟隆隆」

也在這一刻,葉無缺終於看清了體內不斷傳出的轟鳴聲。

這些聲音,屬於修鍊者最為重要的根基氣血

如果慕容長青能看到這一幕,定然會難以置信,因為在葉無缺的體內,奔騰流淌着的正是那被其認定為莫名乾涸的氣血。

處於奇異狀態的葉無缺對於自己氣血的存在似乎毫不驚訝,他此時的注意力完全被一道居於肚臍下方三寸的璀璨光團吸引住了

「聖法本源這就是我苦苦修鍊十年的聖法本源啊鎖住氣血,澆灌本源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成功了哈哈哈哈終於是被我凝聚成功了」

巨大的驚喜充斥着葉無缺,神魂內視的那道騰騰跳動的璀璨光團好像宛如一道恆星一般恢弘、磅礴、宏大,更是隱隱瀰漫著一股強大至極的滔天戰意

痛楚仍然在繼續着,但在葉無缺極致堅忍再配合腦中緩緩傳來的清涼之下,比之先前欲死的境況好了太多。

在確定聖法本源凝聚成功之後,葉無缺開始不住轉換着視角,仔細端詳着自己身體內部的情況。

然而眼前的一切讓葉無缺心中巨震

金色,淡淡的金色

原本鮮紅的氣血不知何時沾染了一絲淡淡的金芒

「紅中染金的氣血這怎麼可能到底發生了什麼」

巨大的困惑讓葉無缺百思不得其解,他的「目光」循着氣血奔騰的方向追溯過去,直至那道金色光團

因為所有的氣血都是從聖法本源中洶湧澎湃而出的。

「十年來我所有的氣血都緊緊鎖在了丹田之處,用以孕養聖法本源,一絲一毫都不會外泄,如今功成,氣血卻發生了變化,難道這一切都是聖法本源造成的」

得出這個結論的同時,葉無缺也弄明白了劇痛的來源。

聖法本源凝聚成功,而早已和本源合二為一的氣血要衝出丹田,達成最後一步,這過程就好像扒皮去骨,生撕活剝一般,自然痛苦無邊,又是在體內,目不能視,豈是常人所能忍受。

「嗡嗡嗡」

好似一剎那,又如同過了永恆一般,鎖在丹田之處所有的氣血終於通通衝出,重歸肉身,浩浩蕩蕩,淹沒了五臟六腑,筋骨血脈,剎那間葉無缺便感覺到自己似乎又回到了五歲初修鍊的時候。

金紅氣血旺盛無比,奔騰不休,這是一個修鍊者強大的開始。

「嗡」

突然感覺到上方傳來的清涼之意消失,緊接着身體一震,隨即眼前一黑,再睜眼時,葉無缺回歸了肉身。

「嘭」

就這麼直直的往後倒去,葉無缺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木床之上,渾身濕漉漉的好似剛從河中打撈出來一般。一雙似是天生璀璨的眸子滿是笑意,嘴角微微翹起,有着苦熬十年終圓滿的喜悅,但還有另一種意味,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良久。

「唉」

與先前一致的嘆息聲再度迴響在葉無缺的腦海中,聽到這聲嘆息之後,葉無缺忍不住笑了,這笑容十年都不曾出現過了。

這是再見老友時才有的舒心暢快笑容。

「空,好久不見了。」

年輕悠揚的聲音從葉無缺口中傳出,似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誰訴說一般。

「寂滅十年,終成造化,葉無缺,你真是了不起啊。」

過了半響,給人感覺很滄桑,聽來卻又十分年輕的聲音緩緩回蕩在葉無缺的腦海中,好像這聲音的主人是個比之葉無缺也不過就大了幾歲男子而已。

「嗡」

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一閃而逝,葉無缺再度閉上了眼睛,他的腦海也就是神魂空間微微一顫,那種陌生卻又熟悉的感覺在葉無缺心中蕩漾開來。

「想不到我沉睡十年,你竟然真的將斗戰聖法本源凝聚成功,從而使我受到刺激被喚醒,呵呵,看來當年你雖年幼,但終究還是選擇了這條寂滅之路。」

被葉無缺稱呼為空,存在於他神魂空間的這道聲音似乎剛剛從沉睡中醒來,帶着一絲慵懶,只是語氣當中的讚賞不加掩飾。

「空,剛剛謝謝了,你一睡十年,關於你自己,可曾記起些什麼」

微笑着的葉無缺卻問出了一個問題。

似乎沒想到葉無缺會有此一問,空停頓了一下,繼而笑道:「沒有,雖然依舊想不起來我到底是誰,但殘餘的神魂力量倒是恢復了一些,足夠保持蘇醒。若不是十年期你揭開了那日月星辰禁當中的日禁,讓我棲身你的神魂空間,想來如今我早就消散無蹤了。」

躺着的葉無缺微微一笑,忽然抬起右手,伸向懷中,拿出了一封信。

這封信看起來很普通,信封表面沒有任何字跡,但右手拿着這封信的葉無缺神情卻變得悲傷和寂寥。

「唉,果然如此,便是這執念一直支撐着你甘願寂滅十年,甘願放棄你絕世天才的身份,也要凝聚斗戰聖法本源么就是為了拆開這封信,我問你,如此選擇,葉無缺,你後悔么」

看到了葉無缺手中拿的這封信,想到了什麼的空忍不住繼續發問。

「你可知道,若你沒有選擇凝聚聖法本源,以你的資質,如今的修為必然極高,可為了這斗戰聖法本源,你一直停留在鍛體五重天,這一切,值得么」

空的疑問迴響在葉無缺的腦海中,望着手中的這封信,葉無缺輕輕一笑:「值得么當然值得。」

「自我記事以來,我便一直跟隨在福伯身邊,直到四歲那年,福伯帶着我來到慕容家,留下了這封信和血龍玉便悄然離去,我甚至想不起四歲之前的記憶,只知道我叫葉無缺,卻不知道我是誰我的父母是誰我的故鄉究竟在何方」

說到這裡,葉無缺神情卻變得很溫馨和懷念,但他沒有停下,這些深藏十年的事,他只能也只願意和空訴說。

「在我四歲之前殘留的某些畫面當中,我依稀記得福伯雖不是我父,但待我如親子,我似乎跟着他到過許多的地方,最終來到了慕容家。我的生世,我不知道,但我卻有一個希望,便是福伯留下的這封信和血龍玉。」

「空,當年福伯離開之後,我悲傷無比,於跌跌撞撞中去到了那個地方,無意間揭開了日月星辰禁,遇到了你。你告訴我,這封信上被下了一道聖法禁制,就算以後修為再高,不曉聖法永遠也拆不開這封信」

聽到這裡,空一時間也沉默了。

葉無缺的話他怎會不明白,在這個少年看來,再高絕的修為也比不了他對於親情的執着,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來自何方,父母故鄉又在何處,唯一的線索便是這封信和血龍玉。

葉無缺和他,是何等的相像

「我是忘卻了自己,而他,卻是從來沒有知道過自己,我們都在追逐尋找,希望找到自己的根啊。」

一時間小屋內陷入了沉寂。

良久過後,空打破了這份沉寂。

「呵呵你知道么葉無缺,你寂滅十年修成了斗戰聖法,將會成為你此生最大的造化終有一日,你會知道,你的選擇是多麼的正確鍛體境便修成了聖法如此際遇,如此造化」

滿是驚嘆和開心的聲音在腦海中回蕩不絕,葉無缺有些愕然,但隨即便想起了和慕容天約戰一事,面色一凝。

「嗡」

心念一動,體內金紅氣血澎湃震蕩不休,葉無缺嘴角漸漸露出一抹笑容。

「如今斗戰聖法已成,我的氣血從丹田之處衝破枷鎖,回歸肉身,空,我應該可以繼續修鍊了吧」

當下,葉無缺便將與慕容天約戰一事告訴了空。

「你在五歲之時便達致鍛體五重天,煉筋小成,這些年,你不斷孕養凝聚斗戰聖法,無形之中已使得你肉身日益強大,早已煉筋大成。至於煉骨和煉髓你需要的只是時間而已,有斗戰聖法加持,你的修鍊一途從此與常人徹底不同,這是一條造化之路,至於氣血為何會發生改變,或許與你的體質有關,對了,你試試修鍊一下元力看看」

再度看了看手中的那封信,眼中光華一閃而逝,葉無缺鄭重的將信收入懷中,按照空的指示盤坐而起,運轉早已爛熟於心的昊天勁,體內金紅氣血震蕩

「嗡」

聖法本源忽然一跳,隨即一股沛然莫御的浩大吸力從丹田之處向外擴散,頓時體內所有的元力立刻被這股吸力牽引盡數沖入丹田的聖法本源之內

「嗡,嗡,嗡」

葉無缺迷迷糊糊可以感覺到騰騰跳動的聖法本源之內似乎發生了某種不知名的變化,但此刻他相信空,只是抱元守一,全神貫注

「轟」

一刻鐘之後,整個聖法本源驀然間大亮,金色光團輝耀起燦爛的光芒,葉無缺整個人被這股光芒淹沒。也就在這瞬間,葉無缺神色一變

「嗡」

道道熟悉又陌生的淡金色元力從聖法本源當中洶湧流淌而出,瞬間分佈四肢百骸,和先前沒什麼兩樣。

只是,葉無缺知道此刻體內流淌的再也不是先前的元力

磅礴、恢弘、浩大,更瀰漫一股強大至極的滔天戰意

「空,這到底怎麼回事」

感受着這淡金色元力澎湃而過的氣勢,葉無缺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果然如此凝聚斗戰聖法本源,第一個好處便是從今以後,你修鍊的不再是普通的元力,而是由聖法本源得來的聖道戰氣」

空的聲音在這一刻也變得有些興奮,不等葉無缺再度提問,他接著說道:「聖道戰氣,算是一種品質極高的天地元力,比之普通元力渾厚十倍,凝練十倍,殺傷力,同樣更強十倍也就是說,修鍊出聖道戰氣的你從今以後擁有了越階而戰,以弱勝強的能力」

「越階而戰以弱勝強么」

葉無缺的璀璨的眸子隨着空的解釋越來越亮,感受着體內金紅氣血和聖道戰氣,心中火熱一片。

嘴角含笑,葉無缺平靜的雙眸深處,一絲極其迫人的鋒芒隱而不發

「福伯,你留給我的血龍玉,我一定會好好守住;慕容天,就拿你作為我葉無缺重放光芒的第一塊踏腳石」

c

低沉的自語聲恍如驚雷,卻充滿着無比的信心。

晴空萬里,大日高懸。

「咻、咻、咻」

慕容家的子弟院落前,七八道身影快速前行,為首兩人卻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材健碩,左臉頰有一道猙獰刀疤,正是慕容海;而那女子一身火紅貼身綢裙,將其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材烘托得誘惑無比,只是此女俏臉含煞,一雙美目當中閃爍的卻是恨意與屈辱,除了慕容冰蘭還有誰。

緊緊跟隨二人身後的卻是慕容家年輕一代的幾個強者,他們雖然處於前行當中,但目光卻大都集中在慕容冰蘭姣好的身材之上,眼中的愛慕不加掩飾。

「冰蘭,你也太小題大做了,教訓廢無缺那樣的垃圾,還要我們這麼多人。」

「沒錯,我一隻手就可以把他鎮壓。」

「廢無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還敢約戰慕容天,簡直是找死啊。」

行進中的慕容冰蘭聽到身後傳來的話語聲,也不回答,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這一次麻煩大家了,事後冰蘭必有所報。」

「誒喲,冰蘭瞧你這話說的。」

「這慕容家誰敢得罪你就是得罪我們。」

「你們別搶啊,教訓葉無缺,我來就行。」

慕容海雙眼微眯,瞥了一眼身旁的慕容冰蘭,眼中深藏一抹炙熱,微微一笑,他自然猜出慕容冰蘭此行的目的和原因,這也是他一起來的原因。

教訓葉無缺,在慕容冰蘭面前博得一絲好感,對於慕容海來說,太過簡單了。

「嗖嗖嗖」

在一座大小適中的木屋前止住身形,慕容冰蘭望向小樓的眼神煞氣十足,一旁的慕容海哈哈一笑,大步向前一踏,站在慕容冰蘭身後的那些慕容子弟見狀倒是悻悻的停下。

「垃圾,出來,我慕容海無聊想找你玩玩兒,這一次,讓你兩隻手。」

張狂無比的聲音從口中傳出,左臉上的刀疤微微跳動,慕容海負手而立,心中卻暗暗有些警惕,葉無缺雖然已經廢了,但據其所知這十年當中除了公開的比試,想要欺壓此人的慕容子弟並不在少數,可成功的卻一個都沒有。

「吱呀」

木屋的門打開,一道身姿修長的身影緩步而出,正是葉無缺,慕容海細細看去,突然感覺此時的葉無缺與過往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我道大清早的是哪條狗在我門前發病叫喚,原來是你,呵呵,既然瘋狗發病,我就勉為其難的收拾一下。」

人還未出門,比之慕容海更狂三分的話卻剎時傳遍此處。

見到葉無缺出來,慕容冰蘭眼如尖針,目光狠狠剜向葉無缺,可後者卻視而不見。

聽到葉無缺的話,慕容海臉上怒容一閃而逝,不過隨即壓下,瓮聲說道:「廢無缺,希望你的本事有你說話一半,否則就算我讓你兩隻手,你也不過是個垃圾而已。」

緩步走到距慕容海十丈的地方,葉無缺璀璨的眸子透亮無比,緩緩地抬起右手,緊握成拳,悠然一笑,只是這笑聲當中卻有股藏不住的煊赫

「慕容海,你信不信,我三拳就能打爆你」

~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戰神狂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