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斬魔戰紀
斬魔戰紀 連載中

斬魔戰紀

來源:google 作者:畢清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畢清蟬 謝曉 都市小說

劍修+都市奇幻+單女主+少年+家國情懷(不寫刀子文)悠悠古國披着一身霞光,浩瀚開闊,風景錦繡,謂之華夏,謂之中原大地然而不知從何時起,有天魔亂世,民不聊生,生靈塗炭有六人自亂世中而立,突破天地桎梏,成就九品之境,誓要斬盡天魔謝曉自和平年代而起,從家族中走出,見證亂世,掩蓋鋒芒十六年,只等天道祈福,雙魂分離既然天魔侵略,世道不公,那吾等少年必挺身而出,匡扶正義,誓守華夏!展開

《斬魔戰紀》章節試讀:

「對了謝曉,聽說你們南月這邊出了一個特別厲害的天才,三品殺了五品巔峰,有這回事?」畢清蟬忽然想起什麼,出聲問了一句。

謝曉點點頭,面色突然變得凝重,似是忌憚什麼,他過了許久才開口,「是有……不過,那是個天魔。」

「什麼?!」眾人大吃一驚,天魔?謝曉皺了下眉,不願多說,手中符籙一甩,變成一桿金燦燦的長槍,他略微試了試,走到隊伍前方,與畢清蟬並列,給他貼了一張傳音符,語氣頗沉重的說了一句話,「那是人變得天魔,是陸逸澤。」

(千里傳音是九品才能用的本事)

畢清蟬眼睛瞪大,隨即又冷靜下來,看了看謝曉,「所以那傢伙沒在你身邊?」

「嗯……」

「唉,終究還是沒有用嗎,我們……小心!」畢清蟬正說著,突然感覺前方一道黑影閃過,急忙出聲提醒,謝曉一槍掃過去,那團黑影不躲不避,張開血盆大口,猛地咬下,把金色長槍咬了個粉碎,

畢清蟬皺了皺眉,扶住劍柄,用力一拔,只聽「鐺」的一聲,純鈞出鞘,光華四射,他一劍劈出,一道磅礴劍氣激蕩而去,那黑影似惱怒了,再次張開大口,但畢清蟬輕蔑地笑了笑,「無知。」

「唰!」

劍氣掃過,那黑影的頭顱直接一分為二,無數黑血飛濺,眾人連忙退後,生怕被沾到。

董黎夜凝目看着它,手中匯聚出一團光芒,他朝天一舉,心中默念,「借神上體,光明必將灑落四方!」

霎時,光芒照亮場中,驅散黑暗,董黎夜伸手一招,光明聖劍憑空出現,飛入他的手中,一縷神焰繚繞,

董黎夜一劍掃過,神焰瞬間席捲大地,呈燎原之勢向黑影攻去。光明的照耀之下,黑影早已現形,正是那極惡鬼!

謝曉也甩出符籙,數道天雷憑空落下,狠狠地劈在極惡鬼身上,引起後者一陣慘叫,陳琛抓住機會跑到它背後,魚腸出鞘,一道火焰隨行,但劍身卻如同浪潮一般捲曲而來,三重攻勢夾擊,直接把極惡鬼打倒在了地上。

場中諸人誰也沒有大意,畢竟這點攻擊根本不足以要了五品的命,更何況這天魔興許不止五品。

不出眾人所料,極惡鬼捧着那半顆頭顱站了起來,嘴裏黑血橫流,但一直嘿嘿地笑着,令人心底生寒。

董黎夜皺了皺眉,嘴上嘀咕:「裝神弄鬼。」他舉起聖劍,一劍揮過,划出一道光波,向極惡鬼襲殺而去,但是那天魔不閃不避,反而張開了只剩一半的大嘴,血肉橫飛,一口咬住光波,像嚼薯片一樣咔咔地吃了下去,吃完之後還衝董黎夜咧嘴笑了笑,只不過那笑容……當真讓人不寒而慄。

眾人心裏一陣涼氣上升,剛才那一記光波雖說是試探,但直接吃了,這天魔的實力絕對超過了五品。

李青陽此刻眉頭緊鎖,他上前一步,站在畢清蟬面前,輕聲道:「少爺,這天魔太強了,我殿後,你帶着謝曉少爺他們先走吧。」

「你說什麼話呢?我怎麼可能……」畢清蟬看着他,話還未說完,便被李青陽一把按住,他有些急切的聲音傳來,「少爺你不能這麼任性!你天賦極高,是畢家的少爺,只要幾年便會成為這世間數一數二的存在,你不應該喪命在這裡,我死不足惜,但少爺你不可!」

畢清蟬推開他,心間流淌過一陣溫暖,他拍拍李青陽的肩頭,輕聲說了句,「青陽大哥,我啊,正如你說的,我可是畢家之人,畢家家訓,男兒當死在戰場,永不可退!」

「再說了,你怎麼就確定我們會死,還沒打仗呢你就繳械了?我是三品,但又不止三品,謝曉不也一樣嗎?你不用擔心,」

「這玩意,我們殺定了!」

「謝曉,掩護我!」話音剛落,畢清蟬緊握住劍,快速奔跑起來,謝曉領會,抬手甩出一把符籙,霎時天雷滾滾,雖小卻驚心動魄,畢清蟬腳下七星浮現,步伐變換間便已來到極惡鬼身前,

「第一星·天樞·星河天劍!」

劍光閃爍交錯,隱隱勾勒出一幅星之畫像,畢清蟬持劍一斬,星河傾瀉,瞬間淹沒了極惡鬼,後者慘叫一聲,身上不斷冒出黑氣,突然衝破了星河,伸爪向畢清蟬抓去,它的爪子黑氣繚繞,爪刃猛地伸長,映着白光,像是利刃一般。

「嚓!」

它狠狠地撓過畢清蟬的胸膛,鮮紅的血液飛濺,後者的胸膛上瞬間出現了三道深深的血痕,畢清蟬冷哼一聲,沒有退卻,雙手持劍而上,與那極惡鬼戰在一起。

利爪劍刃不斷對碰,金鐵交擊之聲不斷傳來,火星飛濺,

畢清蟬揮劍變得越來越快,他的腳下赫然出現連在一起的七顆星辰,只不過只有三顆星是亮着的。其中第二顆星光芒變得更加璀璨,無數星辰點綴在純鈞劍上,畢清蟬大喝一聲,

「第二星·天璇·璇影劍輪!」

星辰轉動,星河也隨之盤旋,逐漸在畢清蟬身後形成一道光輪,光輪劍氣四溢,施展完這一招後,他臉色變得煞白,但全力揮出了這一劍,光輪飛速轉動着朝極惡鬼而去,在其上劍氣縱橫,

極惡鬼看着光輪,眼裡閃過一絲忌憚,它雙掌合十,漫天的黑氣自它身上爆開,剛要聚勢,一道金光打在它的頭顱上,「五品·鎮金符!」

一道金色光芒衝天,把極惡鬼鎮壓在其下,謝曉此刻滿頭是汗,這五品的符籙竟然鎮不住它!謝曉無奈地看了看周圍眾人,怎麼都看着呢?打團啊!

「幫忙啊!都愣着幹嘛!」

陳琛和董黎夜最先反應過來,手持劍沖了上去,陳琛手裡魚腸閃爍金光,心裏默念:「金之劍舞。」霎時劍身金光大閃,陳琛不斷舞劍,挽出無數劍花,金色的劍氣在他周身縈繞,董黎夜也調動元力,再度凝聚出光明神焰,二人同時出劍,雙劍破空,成風雷之勢斬在極惡鬼身上。

極惡鬼痛嚎一聲,黑氣消散,還未出手,李青陽一拳砸了過來,把他僅剩一半的頭顱再度打飛,任菲菲從後方襲來,一記拔刀式斬出,刀身翻轉,一刀斬斷了極惡鬼的手臂。

畢清蟬雙目充血,轉砍為挑,一劍斬掉了極惡鬼的脖頸,眾人紛紛退散,都止不住地喘着粗氣,總算是結束了。

謝曉也累得坐在了地上,他的天賦確實極高,但以三品之境使用五品的符籙,體內的元力總量根本消耗不起。他皺了皺眉,看向極惡鬼的方向,那無頭的屍體看着是那麼詭異。

「是不是太輕鬆了……」謝曉心裏暗想,突然想到父親以前教他的時候,跟他說過,

「謝諭,父親以前跟咱們說,極惡鬼有個特殊的地方是什麼來着?」

「可以吞噬同類,然後到了六品會有個進化,好像會什麼……什麼屍化?」

「屍化?!」謝曉心裏一驚,迅速起身,衝著眾人大喊,「快跑!它還沒死!還沒死!」

「什麼?」畢清蟬心裏一震,可他體力已經透支,無法再戰,其他人也好不了多少,董黎夜身上的光芒越來越弱,陳琛雖然沒怎麼出手,但五行劍舞太過霸道,一出手必是大消耗。李青陽、任菲菲、還有他們那個小隊,都不是強者,如果沒死,這還怎麼打?

突然,一股龐大的黑氣爆發,衝破了黑夜,一陣陰森的的笑聲傳來,

「桀桀桀,你們這幫可恨的人類小鬼,竟然逼得本座動用屍化,」

「那本座便……」

「賜你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