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愛
戰愛 連載中

戰愛

來源:google 作者:風問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希辰 風問星

他,遺傳了母親的先天道胎,學習任何道法都快速無比但他,又遺傳了父親的絕世魔種,註定成長出滔滔魔氣無論天與地,無論神與魔,無論生與死希辰,那神魔一體的少年為守護心中所愛將一戰到底,永不後退展開

《戰愛》章節試讀:

然而雙方的實力差距畢竟太大了,希辰最終還是徹底地倒下了。

他始終沒有傷到弈真一下。

但他真的已經耗幹了自己的所有力量。

他躺在擂台上喘息着,耳邊不斷轟鳴,已聽不清外界的聲音,只有一片嘈雜,他的視線越來越模糊,天色似乎越來越黑了,倦意不斷襲來。

突然,一種對他來說非常特殊的感覺從某個方向傳來,這種感覺是專屬於那個女孩的。

無論何時何地,不用眼去看,不用耳去聽,只要苗薇出現在他附近,他立馬就能感應到。

他努力轉動脖子,抬起頭,果然看見了那一抹熟悉的翠綠來到了擂台邊。

薇,你來了嗎?

一股喜悅在他心中像暗夜中的曇花一樣迅速盛放!

興奮像激流一樣涌動出來,充滿了他的身體,驅散了他渾身的酸痛!

那些大大小小的傷口此時沒有感覺了,偶爾傳來的灼熱感反而刺激得他更來勁兒!

薇,你在看着,我怎麼能躺在這裡呢?

我要讓你看到,我是最強的,我要戰勝他!

我要讓你看到,我是最強的,我要戰勝他!

……

希辰一遍遍在心裏發狠,開始施展一種宗門禁術——枯木回春。

這種禁術可以讓人透支軀體靈力,讓人爆發出比全盛時的自己還要更強的力量,但卻會對人體造成不可逆的嚴重傷害,是絕境中才會用的招式。

此時的希辰管不了那麼多了,在跟那個傢伙一對一的擂台上,他只想在苗薇面前證明自己。

隨着禁術的施展,一股微弱的綠色靈力在希辰身上流轉,眾人看在眼裡,卻都誤以為那只是一種療傷術。

「他不行了。」

眾人這麼想着,談論着。

此時火急火燎趕來的苗薇卻變了臉色,她驚訝地捂住嘴,不敢置信地道:

「那是……枯木回春?」

她是唯一知道希辰會這門禁術的人。

那天,希辰用很多貢獻點從宗門換取了這門禁術,然後信誓旦旦地對她道:

「苗薇,從今以後有我在,沒人能傷你!」

她當時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

「希辰,打不過我們可以跑,我可不希望你用這種禁術。

你說你辛辛苦苦地給宗門種藥草,好不容易攢了這麼多貢獻點,卻換了這麼一門傷害自己的禁術,唉,看來改天我要給你煉製一顆益智丹了。」

……

擂台邊,苗薇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她不知道希辰為什麼要挑戰弈真,她更想不通,希辰為什麼在宗門比武中用出這種會嚴重傷害自己的禁術。

「為什麼希辰,你為什麼要這樣?」

眾人覺得希辰已經徹底輸了,然而希辰雖然還躺在地上,但他身上的氣息卻在飛速變得強大起來。

苗薇臉上焦急起來,心裏不知所措地想着:

「我該怎麼辦?我應該上去阻止他。」

「可他們在比武,我衝上去是不是不太好?」

「弈真師兄會怎麼看我?」

……

這時,弈真似乎發現了對手的異狀,他雙目一凝,手指開始輕輕摩挲劍柄,少數幾個感知敏銳的人也陸續注意到了希辰的異狀。

隨着時間推移,注意到異狀的人越來越多了。

苗薇眼見越來越多人開始露出疑惑神色,心知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如果希辰真施展出了禁術,那她就不好再上去阻止了。

她一咬牙,腳下一點,直接飛身上了擂台。

「祝賀你,弈真師兄,祝賀你獲得了第九百八十一次比武勝利。」

苗薇臉上甜甜笑着,朝弈真拱手祝賀道。

一句話,一聲雷。

希辰如遭雷擊,身體一下子僵住了。

「苗薇你……你祝他勝利?」

一瞬間,希辰的內心中如驚雷閃電,狂風暴雪,然而轉念一想,他又立刻釋然了。

「是啊,你肯定認為他贏了,你本來就……認為他是最好的。」

腦海中,苗薇雙眼發光地談論弈真的畫面一一閃過,希辰滿腔的震驚很快轉變為冰涼的苦澀。

一口心氣一下子泄了。

禁術也就隨之散了。

轉眼之間,希辰就變成了一個普通的戰敗者,像木偶一樣毫無生氣地躺在擂台上。

弈真看了希辰一眼,雖然有些奇怪他的變化但也並未深想。

他朝苗薇點了點頭,轉身騰空而起,再度化作一朵劍雲風馳而去。

……

那場比武已經過去三天了。

希辰一直心情低落地坐在藥草谷中發獃。

他開啟了藥草谷的陣法,不讓任何人進來。

這三天來,他就做一件事:

一動不動地盯着一個地方,然後換個姿勢,再一動不動地盯着另一個地方。

此刻,希辰盯着不遠處的一棵三星蓮,上面只剩一朵藍色星蓮花還在隨風飄搖着,另外兩朵早已送給了苗薇。

他還記得當初苗薇接過花時,綻放的笑顏讓整個春天都黯然失色,他還記得那天他們坐在那裡,討論了許久星蓮花的使用方法,一直到星光漫天。

突然,一顆大腦袋從那裡冒了出來,將僅剩的那朵星蓮花頂出了土壤。

希辰臉色一變,不用細看他就知道來的人是連客,他的好損友,那貨的土遁術在宗門裡無人能出其右,只有他才能輕鬆地用土遁術穿越進藥草谷。

連客的腦袋轉了轉,看見希辰後眼睛一亮,趕忙跳出地面,嫻熟地將頭上的三星蓮拿了下來放進了儲物袋中,然後笑嘻嘻地走了過來。

「嘿,辰子,我聽說了,你竟然挑戰了弈真?你可真行啊,怎麼樣啊,現在感覺?」

希辰冷着臉不搭理他。

連客一撇嘴:

「看你四肢健全,五官端正的,看來沒啥問題。」

唉……

希辰長嘆了口氣。

雖然身體上沒啥大礙,但心靈上的創傷之巨大,沒有人會懂的。

沒有人會懂的。

希辰微微搖了搖頭,眼神中一片灰白。

連客在他身邊坐下,雙腳疊在一起悠閑地晃動着,瞥見他這副模樣,嗤笑一聲道:

「你是不是在想苗薇的事啊?」

希辰眉毛一皺,當即愁苦地道:

「你不知道,苗薇上了擂台後,不但沒有給我說一句打氣的話,反而直接去祝賀那傢伙獲勝了,你不知道,我這心裏有多難受。」

連客把腳一跺,一瞪眼道:

「你難受個得兒!」

「你難道還沒想明白,苗薇是為了保護你?如果苗薇不上去制止這場比武,你覺得你還能全須全尾地在這喘氣兒?」

「要是放任你打下去,你覺得你會是什麼下場?」

「你真覺得你現在能打贏弈真?」

「我……」希辰梗着脖子還不服氣,然而他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最後頭一垂,無奈承認道:

「我打不贏。」

儘管他心裏其實也知道,他就算用了禁術也打不過弈真,甚至會被弈真用大招重創,但他滿腔的不服氣,憤怒,早就讓他選擇性無視了這個事實。

現在連客逼他親口承認,他才終於認真面對了這個事實。

而在清晰地認識到這一點後,他忽然就理解了苗薇的做法。

希辰猛地抬起頭,眼中瞬間燃起了光亮。

「原來她不是不支持我,她是為了保護我,哎呀,我一直想跟那傢伙分出個高低,竟然誤解了她,薇,我早該想到的,你一直對我那麼好……」

希辰揉搓着眼睛,感動和欣喜一下浸**他的手背。

《戰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