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再遇前夫纏不休免費閱讀
再遇前夫纏不休免費閱讀 連載中

再遇前夫纏不休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溫悅顧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溫悅顧遇 都市言情

溫悅從來不知道,顧遇的人生里還有個前任。直到那一天,那個女孩兒喊他爸爸,她才知道,自己三年的婚姻,過成了一個笑話!展開

《再遇前夫纏不休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他的聲音是極好聽的一種,透着一種桀驁,眼底有一種別樣的意味。
溫悅抿唇一笑,「好啊!」
她順着曲文川眼神的方向轉過身去,打火機點着,然後就愣在那兒了。
顧遇就坐在對面的沙發上,手裡擎着一杯酒,翹着一條長腿,目光極度陰冷無聲的睨着她。
因為那個方向是在房間的暗處,溫悅便一直沒有發現。
她身形一陣僵硬,怎麼都沒想到曲文川嘴裏的顧先生竟然是顧遇。被酒意迷惑的腦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當下輕聲笑了笑,轉過頭來,向著曲文川道:「顧先生他不吸煙,曲少還真是難為我了。」
她意興闌珊的按熄打火機,拾起地上的那打酒,心裏還罵了一句:狗男人,三年了,長的越發人模狗樣。
曲文川斜斜挑起眼梢,不羈中帶着一抹玩味,「你怎麼就知道顧先生不喜歡抽煙?他睡過你?」
他抬手就捏住了溫悅的下巴,清涼的氣息吹拂在溫悅臉上。
一顆心有點癢。
溫悅望着那雙漂亮的不懷好意的眼,諷刺的勾起唇,「是啊,他睡過我五年。」
這次是曲文川愣住了。
一屋子人都愣住了。
溫悅拎着那打酒從包間里出來,才感覺到後背濕了一片。
身後總像有陰冷的鋒芒盯着她,讓她渾身不舒服。
見證她風塵女一般向一個男人,張手要錢的落魄和難堪,他一定很開心吧!
溫悅提着酒離開。她沒有再去推酒,找了個安靜的地方,背靠着牆,任思緒翻湧。
眼角不知不覺就是一片晶瑩。良久,她深吸一口氣準備離開時,卻愣住了。
眼前不知何時多了一道挺拔的身影,他站在背光處,面目英俊,目光卻冰冷如削。
「說吧,要多少錢,這地方不是你該來的,我給你一筆錢,去做些別的營生!」
他開口,一種說不出的低氣壓籠罩在溫悅的周身。
溫悅嗤的一笑,眼神諷刺,「我要你的整個身家,你給嗎?」
顧遇一雙銳眸夾帶着一縷鋒芒直直盯視着溫悅,有那麼一會,又慢慢淡下去,「我可以給你,但你用什麼去掌控?無法掌控的財產就是懸在頭上的利劍,隨時會要了你的命。」
他側過身去,目光也變得淡漠深沉。
「所以最好,你說個數字。」
溫悅忽然笑起來,笑的花枝亂顫,然後怒瞪着他,滿眼的鄙視,「虛偽!」
罵了他一句,便掠過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她捅過他一刀,差點要了他的命,她才不會相信,他會有什麼好心。
顧遇垂眸,月光映進來,可以看見他臉色白森森的。
溫悅和小麻雀從金頂王宮出來,一輛積架在眼前停下,車上下來一人,「這位小姐,曲少叫您過去一趟。」
那人指了指車上。
溫悅向那車子里望了一眼,「抱歉,我和你家少爺不熟。」
溫悅要走,車門卻打開了,曲文川嘴裏叼着根煙一臉陰鷙走過來,「怎麼,小爺都請不動嗎?」
小麻雀下意識便上前擋在溫悅面前,「喂,你幹什麼?」
曲文川一抬手就將她撥開了,小麻雀摔了個跟頭,爬起來時,便見曲文川已經站在溫悅面前。
「勢兒不小。」
漂亮的眼睛斜斜將溫悅上下掃了一遍。
「曲少是有什麼事嗎?這裡不是場子里了。」
溫悅興緻懨懨的,眼前浮動着的是顧遇的身影。
不得不承認,即使過了三年,他仍然能左右她的心情。
曲文川弔兒郎當的晃了下身形,一口煙噴在溫悅臉上。
「爺就想睡顧遇的女人,你開個價兒,爺保證你後半輩子都不用為錢發愁。」
溫悅蹙了蹙眉,「你好像搞錯了,顧遇的女人是宋芝,你如果想睡宋芝,可以去找顧遇商量。說不定他正好有這個癖好。」
溫悅徑自繞開曲文川,扶起小麻雀,「我們走吧!」
小麻雀卻嘴角抽抽着,用眼神指了指溫悅身後。
溫悅回頭,便見不遠處的台階上,一道頎長挺拔的身影,顧遇一臉青森的望着這邊。
呵,她的話讓他生氣了?溫悅勾勾唇,拉着小麻雀離開了。
「金頂王宮你以後是不能來了,那個曲少惦記上你了。」
的士里,小麻雀擰着眉頭,一臉擔憂,別的女人巴不得被曲文川看上,但小麻雀看得出,溫悅不是那樣的女人。
溫悅沉默,她確實得想些別的出路。
小麻雀忽的又歡快起來,看着外面奢華富麗的東方明珠大廈說,「今天賺了不少,我請你吃宵夜吧!」
溫悅正好也餓了,淡淡的笑了笑,「好啊。」
溫悅總算知道小麻雀為什麼存不下錢。她就像當初的自己一樣,賺了就花掉,只不過她大多都捐掉了,小麻雀是敗掉了。
就像這頓宵夜,放在普通的大排檔花個幾十塊就不錯了,她非要選在東方明珠這麼個燒錢的地方。
兩份奶茶兩份西餐就花了她一晚上的收入。
溫悅的喝酒後遺症來了,一頓飯她跑了好幾趟廁所。
最後那趟的時候,她就被顧遇堵在廁所里了。
彼時,她才起身,伸手拉開隔間的門,便悚然屏住了呼吸。
顧遇一身黑色阿瑪尼的西裝,就站在門口。也不知道他來了多久了,是不是她小便的全程他都站在外面。

《再遇前夫纏不休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