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宇宙創造者,是我男朋友
宇宙創造者,是我男朋友 連載中

宇宙創造者,是我男朋友

來源:google 作者:雲小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扈江離 現代言情 辟芷兮

那天,他心血來潮買了個小宇宙球,認識了宇宙里的613號文明和文明裡的她三大定律被證實會使小宇宙球自爆,為了保住613號文明和她,他設定循環,每每自爆時宇宙重啟,回到他剛進入小宇宙的時候不畏浮雲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扈江離,時空粒子的發現者,帝都理工大學的驕陽,時粒界的奠基人他退隱學術界五年,讓幾十位專家消失,人類唾棄,親友指責,只為尋找拯救宇宙的方法!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辟芷兮,帝都理工大學的教授,纖塵實驗室的負責老師她不能讓父母哥哥的心血付之東流時空粒子,宇宙法則,她要一一探清!展開

《宇宙創造者,是我男朋友》章節試讀:

辟芷兮急忙出來也不是懶得理會李子宮,而是為著扈江離。

自他離開實驗室已有五年之久,五年來,他不見外人,包括她。

扈江離的父母和辟芷兮的父母一樣,同是是帝都理工大學的教授。不同的是,辟家夫婦專研學術,扈家夫婦看到商機,開了公司。

本來也是開開看的,不料一天天做大,不過二十年,竟成了國內首屈一指的企業。

雖說身價過億,扈家夫婦依舊節省,保姆不曾請,房子不曾換,就與辟家在同一棟樓里,時常走動串門。

父母如此,孩子常見,扈江離、辟芷亦、辟芷兮也是小時候光着屁股長大的。

辟芷兮至今還記得,自己小時候帶着兩桶鼻涕跟在這兩位哥哥身後的情景,那是她人生中最美的時光。

如今父母離世、哥哥消失,父母又都是獨生子女,沒幾家親戚,扈江離算得上是她最親的人。

酒店門口,記者一個挨着一個推搡。

也是扈江離出來一趟必定要帶十幾個保鏢,此刻正攔着過來的記者之類。

「老師!」

只聽得身後一句。

自是身邊的保鏢知道辟芷兮,不敢去攔,退到一邊。

扈江離扭頭,望見辟芷兮已到跟前,卻是平靜,問:「兮兮,有事嗎?」

「五年來,老師過的可好?」

「打獵、讀書、寫字、畫畫,當然好。」

「老師不問問我過的好不好?」

可是當年他扔下偌大的實驗室離開,再不過問。

「你呢?過的可好?」

辟芷兮望了眼身上的衣服,皺皺的,道:「當然好了,這幾年我學會了節約,頭髮不用去理髮店,自己也能剪,衣服不用常換,即便是十幾塊的衣服,也能穿個兩三年不破。」

憶起五年來的心酸不覺得眼中晶瑩。

卻是為了支撐實驗室,她不得不節省開支。

扈江離聽出言外之意,故作不知,道:「你缺衣服,我替你買幾件,明天叫人送過來。不過今天晚了,再見吧!」

轉身要走,辟芷兮已上前來攔住去路:「我想知道,今兒早上救我的,是不是你?」

扈江離低頭,許久,冷冷一句:「不是。」

辟芷兮知道扈江離的心事,他的冷漠全然是因為五年前的實驗。聽說,當年是辟芷亦將他推出來,一命換一命。

「當年的事不是你的錯,沒人會怪你,何必這樣,耿耿於懷?」

「可是我會怪我自己。」扈江離道,雙目已失了光澤。

「那你便將痛苦加到我一個人身上?」

這句話讓扈江離有了觸動,見此,辟芷兮忙將他抱住,道:「我需要你,纖塵實驗室需要你,小離子,回來,好嗎?」

卻是小時候,辟芷兮一直「小離子,小離子」的稱呼扈江離,到大學都沒改過口,直至後來成了他的學生,為著避嫌,這才稱呼老師,卻是私下裡「小離子」三字是不離口的。

許久,許久……

周圍的記者趕忙拿相機拍照,扈江離則是頓了下,將辟芷兮推開,道:「對不起,兮兮,如果實在不行,就把實驗室解散吧!」

「你說什麼?」

「人生苦短,何必為難自己。解散實驗室,跟我回莊園,我養你一輩子。」

「這是我爸媽一輩子的心血,你就說的這麼輕易?」

「又怎樣呢?難道你也想重蹈他們的覆轍?為了時粒的研究死了多少人,伯父伯母、芷亦,那些無數我們知道的和不知道的。難道你也要死在那兒?」

辟芷兮低了目光,道:「所有人都知道時粒的研究危險,可是你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前仆後繼的研究?」

「不過是為了錢而已。」

「不,是真理。」

「真理有命重要嗎?有人類的命運,宇宙的存亡重要嗎?」

宇宙的存亡?人類的命運?辟芷兮望他,似乎這其中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說什麼?」

扈江離改了話,道:「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總之當年,我是為了錢。」

當年時粒專業是公認的天坑專業,有話說「生化環材,四大天坑,時空粒子,天坑之坑。」。

時空粒子,危險不說,工資也是低的離譜,而扈江離當年所有志願都是填的時空粒子。如今說是為了錢,不過是搪塞而已。

「你真的一點也不為我想想,一點也不顧及以前的情誼?」

「我正是為你想,正是顧及以前的情誼,才說的這些話。兮兮,我們一起住在鮮花盛開的地方,沒有科研勞形,沒有生死驚心。醉眼冷看城市鬧,煙波中老去,不好嗎?」

辟芷兮甩開扈江離的手,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扈江離,之前,全當我看錯你了。」

扈江離頭微微低了,此刻,他不知說什麼,也沒什麼好說的。

「你去過你閑雲野鶴去吧,不過我告訴你,除非我死,否則,沒人能解散實驗室。」

「兮兮……」

辟芷兮轉身而去,只留下扈江離在風中,許久,許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