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雲桑佟寧
雲桑佟寧 連載中

雲桑佟寧

來源:外網 作者:夜少追妻99次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夜少追妻99次 都市言情

雲桑愛夜靖寒,愛的滿城皆知。卻被夜靖寒親手逼的孩子沒了,家破人亡,最終聲名狼藉,慘死在他眼前。直到真相一點點揭開,夜靖寒回過頭才發現,那個總是跟在他身後,笑意嫣然的女子,再也找不回來了。……重生回到18歲,雲桑推開了身旁的夜靖寒。老天爺既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她絕不能重蹈覆轍。這一世,她不要他了。她手撕賤人,腳踩白蓮花,迎來事業巔峰、各路桃花朵朵開,人生好不愜意。可……渣男怎麼違反了上一世的套路,硬是黏了上來呢……有人說,夜二爺追妻,一定會成功。可雲桑卻淡淡的應:除非……他死。展開

《雲桑佟寧》章節試讀:

三年前,佟寧為從火中救他,重度燒傷。
明知道異體植皮的成功率極低,可是夜靖寒還是殘忍的把她拉上了手術台。
她的腿上,到現在還有當年留下的疤痕。
她還清楚的記得,當初佟寧說想要一個孩子。
夜靖寒深夜闖入她的房間,將她折騰的死去活來,最後卻手撫摸着她的疤痕,對她說:『雲桑,你的疤痕,真讓人倒胃口。』
三年後,佟寧需要換肝,明明只要夜靖寒願意,就可以從任何地方找到肝源。
可他卻偏偏只要自己的。
原以為,認識了夜靖寒,自此以後鶼鰈情深是他,風雨同舟也是他。
可到頭來,她的所有劫難,竟全都是夜靖寒給的。
罷了,無所謂,反正,她早就不在乎了。
雲桑將文件,慢慢的放迴文件袋中,擺在了身旁的座位上。
「我不簽。」
夜靖寒眉心一冷,聲音雖平靜,卻令人寒徹刺骨:「不簽?」
雲桑不與他對視,只低頭看着那文件袋上白色的線繩。
「不簽。我沒有理由,為她捐肝。」
「呵,恬不知恥,她變成這樣,都是拜你所賜,你……」
「夜二爺,」雲桑打斷夜靖寒的話,抬眸望向他,目光薄涼。
這是雲桑第二次叫他夜二爺。
上一次,還是她18歲生日那天清晨,夜靖寒從她的床上醒來。
她笑嘻嘻的望着他,撒着嬌問道:「夜二爺,生米熟飯了,娶我不?」
明明都是三個字。
可這一次,她卻叫的讓人覺得那麼的冷漠疏離。
「我知道你手眼通天本事了得,」她伸手輕輕的拍了拍自己肝臟的位置。
「我的肝臟就在這兒,想要,你可以讓他們來割,麻藥都不需要,我雲桑絕不吭一聲。」
夜靖寒身子微微前傾,一把捏住雲桑的下巴。
他冷睨着她的眼睛:「兩年了,你還是沒學乖。」
乖?
夜靖寒錯了,她現在很乖,非常乖。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可這不代表,她會對眼前這個惡魔妥協。
要是她被逼死在手術台上,就當老天爺給了她一個解脫。
夜靖寒唇角勾起,「你該知道,我有的是辦法讓你妥協。」
雲桑聲音也冷冽了幾分:「是嗎?那你只管試好了,我絕不救那踐人,我就是要讓她死。」
夜靖寒捏着她下巴的手用力了幾分:「你還敢這麼惡毒。」
雲桑嘲諷地笑着看他,不語。
夜靖寒甩開她的臉,「好,很好,你別後悔。」
他拿起掛在車邊的電話,吩咐了一聲:「改路線,去會所。」
會所?
雲桑心裏有些不安。
夜靖寒又想幹什麼?
車子來到皇爵會所,夜靖寒長腿兩步邁下了車。
他邊往會所里走,邊對楊管家吩咐:「把這個骯髒的女人給我弄乾凈,送去包房。」
「是。」
夜靖寒先一步離開。
楊管家望向車裡一動不動的雲桑,有些為難的道:「雲小姐……」
雲桑思索着,自己現在斗得過夜靖寒嗎?
鬥不過。
既然如此……
她站起身,下了車。
楊管家派人將她送去收拾乾淨後,換上了一身超短連衣裙。
雲桑知道,沒有夜靖寒的授意,楊管家絕不會用這種衣服羞辱她。
她什麼也沒說,由着楊管家把她送進了包間。
包間里人很多,男男女女的十幾個。
夜靖寒優雅的坐在沙發正中央,手裡握着紅酒杯,目光冷冽的睨着她。
當看到她手臂上、腿上那一道道刺目的疤痕時,他眉心微縮。
可隨即,他就想起了當年她的所作所為。
狠毒至極。
他心下一橫,將視線上移。
化過妝、換了衣服的雲桑,一副嬌弱可人的模樣,忽略掉那些傷疤,削短的頭髮,她依然美的攝人心魄。
加上這身衣服,呵,還真是讓人血脈噴張。
雲桑一進來,原本喧鬧的包間里,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有人認出了雲桑,驚道:「喲,這不是皇城最美名媛雲桑嗎?」
「是呀,她不是在坐牢嗎?」
「你們看,她手臂和腿上好多疤,好噁心呀。」
「二爺,您這是……」
夜靖寒淡淡的打斷眾人的話:「今晚,你們誰想帶她走?」
聽到這話,雲桑怔了一下,抬眸落到了夜靖寒的臉上。
這是她今晚,第二次看他,眼神中帶着深深的不置信。
「夜二爺,您這不是在開玩笑吧?這種絕色,您不留着自己……」
夜靖寒面帶一抹嫌惡:「我夜靖寒,可不是什麼貨色都碰的。」
有人立刻附和道:「就是,咱們二爺可是個專情的人,他只愛佟小姐,我聽說,佟小姐想要個孩子,二爺可是二話不說,就給領養了個兒子呢。」
夜靖寒眉目清冷的睨着雲桑,他在等,等雲桑求饒。
他太了解雲桑了,這樣的羞辱,絕不是她能承受的。
可他沒想到……

《雲桑佟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