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連載中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來源:google 作者:鯨魚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礪宸 金如惜

原名:流氓空姐:我是總裁心尖寵【輕鬆雙潔雙強團寵虐渣不隔夜】父母離異,親爹失蹤,她成為空姐勇闖天涯尋找父親一個意外闖入頂級豪門總裁的世界,從此總裁走上水深火熱的不歸路:早上被她笑死,中午被她氣炸,下午被她蠢哭,晚上被她撩暈…————————————不般配?帥爹:瞎嗶嗶的,突突警告!能力差?未來公公:她專治幺蛾子!沒教養?未來婆婆:我媳婦人美心善!出身低?親媽:王炸在我手裡…展開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章節試讀:

白礪宸的眼神從電腦屏幕前離開,面無表情地看着她說:「謝謝,一會兒要加水的話,我會叫你。」

言下之意是:沒事別來。

這人教養還不錯!很多乘客對乘務員或服務員都是呼來喝去,甚至惡言相向,白礪宸倒是挺客氣。

「好的!」一對上他的眼睛,金如惜的心就漏跳半拍,她趕緊轉移視線看旁邊的「沙漠王子」。

阿明醒了,可是他的龍井茶卻一點都沒動,金如惜尋思他可能不習慣喝龍井,微笑着輕聲問他:「阿明先生,請問需要給您換杯紅茶嗎?」

gay也是人,要一視同仁。

阿明眼睛一亮,徵詢式地問白礪宸:「可以嗎?」

白礪宸對金如惜說:「給他換。」

金如惜應着轉身,聽見身後白礪宸對阿明說:「以後這種小事就別問我了。」

她心想:原以為那老外是攻,沒想到白先生才是,剛才看他的神情,妥妥的強攻啊!

「Excuse me!」阿明追着金如惜進了廚房,試探地問她:「能不能在紅茶里放很多很多的冰塊?」

「沒問題!」金如惜拿出茶包,往裡茶杯里加了四分之一開水泡開,然後裝滿冰塊,再倒進礦泉水直到七分滿,她想了想問道:「需要檸檬嗎?」

阿明面露喜色:「如果有的話,那就太好了!」

金若惜從冰櫃里夾出一片檸檬放進去,笑着說:「好啦,請慢用。」

阿明笑得像個小孩子,與一開始的陰鷙完全不同,他一口把茶水喝光,只剩下冰塊,說了句:「More please!(再加點)」

金如惜又倒進礦泉水:「等一會兒才有茶味呢。」

阿明等不及了,又一口乾掉:「太好喝了……我來你們國家這麼多年,始終喝不來綠茶,可是我們老大……」

「蛤?」金如惜起疑。

阿明伸長脖子往白礪宸那看了一眼,然後小聲說:「看在你對我這麼好的份上……」

金如惜忙笑着擺手:「不不不,這是我應該做的!」

「我是說,只有你觀察到我沒喝茶。」

「其實……您隨時可以叫乘務員給您換飲料。」

「在老大面前,我哪裡敢擅作主張?」

「誰是你老大?雷總嗎?」

阿明嗤笑了一聲:「他算哪根蔥。」

好大的口氣!金如惜眼珠一轉:「那……白先生是你老大?」

阿明露出笑容:「你真聰明!他也是雷總的老大。」

「雷總的老大?雷總是副總,那白先生難道是……我們集團的總裁???」金如惜震驚了,大眼睛睜得渾圓。

阿明伸出食指壓在嘴唇上:「噓……這個消息還沒公布,老大先微服私訪來了。」

「真的假的?還微服私訪?您別逗我玩。」金如惜感到難以置信,覺得阿明此時一本正經的樣子很像個神經病。

「真的!反正一會兒到了花國你就知道了。」

金如惜疑惑地眯起眼道:「恕我直言,你們二位看起來不像是熟悉民航的人。」

連基本的民航安全規則都不知道,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航空公司的Boss?

阿明輕笑道:「因為我們之前只坐私人飛機。」

這……勉強算個理由吧,金如惜又問:「還有,總裁為什麼不坐頭等艙?」

「那些人都是他的朋友,盡地主之誼嘛。」

好一個地主之誼!隨便十張頭等艙機票就夠普通人打工好幾年的,有錢真是為所欲為……

金如惜的大腦飛速運轉了一圈之後,還是不太相信阿明說的話……這個總裁當得未免太草率了些吧!

經常有客人搭訕空姐用這種吹牛皮的方式,認真就輸了!

她給阿明倒滿水:「如果白總不想曝光,那您該坐回去了,不然他會起疑。」

「啊對對!你真的很nice,謝啦!」阿明回頭拋出一個沙漠王子般的迷人微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金如惜在心裏暗道:你跟你老大搞基,要不要這麼刺激呀?

巡視客艙時,金如惜看見雷總戴着眼罩躺着一動不動,心裏覺得好笑,看他這個樣子,也許阿明說的是真的——雷總怕費菊不識好歹,當著白礪宸的面對他獻殷勤,所以只要白礪宸在,他就裝睡,剛才白礪宸下樓,他才得空起來和費菊聊天放鬆,現在白礪宸一回來,他不得不重新躺回去。

憋一路,真夠為難他的。

金如惜路過阿明時,對他微微一笑,他也微笑着露出大白牙。

emm……越看越像是個智障gay。

過了一會兒,區域乘務長陶莉起來換班,金如惜進了休息室睡覺,這一覺睡得昏天黑地,跟休克了一樣,完全不知道過了多久……

她是被張憶夏叫醒的,張憶夏給她帶來了落地時間:花都當地時間下午4點。

整理了儀容儀錶,補了妝之後,金如惜對着鏡子臭美了一番:落地也要美美噠!

她長得極為甜美,笑起來嘴角有兩個梨渦,鼻子小巧而提拔,眼睛大而狹長,睫毛密密地向上卷翹着,每眨一下眼睛,那眼睛就好像在說話。

落地前還有一次客艙餐飲服務。金如惜這次學乖了,早早地去頭等艙幫忙,費菊的臉色總算好了點,不再找她茬。

如此相安無事到飛機降落在花都機場,金如惜來了最後的一次廣播。

當她說到最後的「再見」時,心裏多少有些失落:恐怕今生再也不能見到這麼帥的人了,不管您是不是大Boss,或是gay,和我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所以……您一路走好……啊不對,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撒由那拉。

飛機停穩後,金如惜像火箭一樣衝下樓,站在普通艙的過道前方,她這是在攔住普通艙的客人,讓兩艙VIP先走——這是金錢的權力。

機艙門打開,白礪宸宛如天神降臨一般,緩緩從樓上下來。

阿明穿上了黑色風衣,但白礪宸不穿外套,就這麼手插褲兜從金如惜面前經過。金如惜這時才發覺他的個子真的很高,金如惜身高167,穿上高跟鞋也就到他的肩。

她暗自道:有一說一,白先生這顏值和身材怕是再也無人能超越了!

白礪宸下來之後和頭等艙的朋友們打招呼:「先走一步了。」

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眼睛圓圓的姐姐笑着對他說:「快去吧,Lisa早就在家等你了。」

等等……Lisa?女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