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浴火重生:瘋批大佬的寵妻要虐渣
浴火重生:瘋批大佬的寵妻要虐渣 連載中

浴火重生:瘋批大佬的寵妻要虐渣

來源:google 作者:月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暮螢 沈夜覃 現代言情

【重生+馬甲+男主病嬌寵愛、醋精受氣包隨時切換+女主虐渣專業戶】沈夜覃是眾所周知的瘋子,對林暮螢的愛瘋態而執拗,可為了救林暮螢,他死了,屍骨無存林暮螢重生後,為了不再重蹈覆轍,也變成了佛擋殺佛、神擋殺神的「瘋子」她是世界武術冠軍的首席弟子;她是暗網未來的主人;她是蟬聯賽車界冠軍「疾風車神」;她是神秘老人苦苦哀求得來的繼承人;她是著名機械工程設計師......所有人都對林暮螢聞風喪膽只有被眾人唾棄的沈夜覃,是這個瘋批女人的掌心寵世人眼中的夫妻倆:沈夜覃是瘋子,林暮螢也是瘋子林暮螢眼中的沈夜覃:她的心她的肝她的寶貝甜蜜餞兒沈夜覃眼中的林暮螢:她到底愛不愛我?她到底愛不愛我?她是不是不愛我了?!她肯定不愛我了!展開

《浴火重生:瘋批大佬的寵妻要虐渣》章節試讀:

「走吧夜覃,我和你一起去。」林暮螢斂下眸底冷意,主動道。

「好。」沈夜覃頷首,微微嘆氣。

其實他已經很久沒發瘋了,每次一發瘋,就鬧得帝京人盡皆知,徐醫生來了也好。

徐醫生是跟診他多年的心理醫生了,他倒是要問問,自己這次發了瘋病,又和林暮螢有關么?

他對林暮螢的依賴,已經這樣變態了?

不過……他倒也不介意。

沈夜覃輕拎住林暮螢的後衣領,把她從懷中拉出來一些。

「你這樣抱着,我怎麼走路?」他強繃著回到冷漠彆扭的表情,不讓林暮螢看穿他現在狂喜的心思。

林暮螢這才乖乖地從沈夜覃懷中鑽出來,但眼疾手快地緊緊抓住沈夜覃的大手。

「這樣牽着總行吧?」她舉起自己抓着沈夜覃的手,抬起來可愛地晃了兩下。

「那,行吧。」他勉強地撇撇唇,邪肆甜膩的笑卻不自覺溢出嘴角。

他任由林暮螢牽着往電梯的方向走,前往四樓的休息室。

林暮螢低着頭,晶瑩的眸底卻猛地閃過三分劇寒的光。

休息室,林惜泠,善兒……

方越倚在不遠處看着,滿臉的難以置信。

艹!

他真是做夢也沒想到林暮螢和覃哥還能有這樣和諧的一天。

沈夜覃遠遠地睇了眼方越,如畫般俊美的眉眼間全是得意:

「看什麼看?」

「單身狗。」

方越:「……」

拜託他在林暮螢這個女人面前,能不能別表現得和一個戀愛腦一樣?

還單身狗…..

單身怎麼了,他招誰惹誰了?!

宴會廳在一樓,而休息室在四樓,沈夜覃牽着林暮螢出了宴會廳,等電梯下來。

林暮螢緊緊牽着沈夜覃的掌心,滲出一層潮潮的薄汗。

她目光死死盯着電梯數字的變化,從四樓依次往下遞減,每減少一個數字,她心中的恨便翻一倍。

前世這個時候,沈夜覃被自己和桑爍在一起的樣子刺激到,本來是要強行帶她去休息室的。

可林惜泠從電梯中出來,把自己從沈夜覃身邊帶走,讓沈夜覃一個人去了四樓的休息室。

就是因為自己沒跟着沈夜覃一起去,讓她誤會了沈夜覃整整十年。

現在的休息室中並沒有瑞管家口中的徐醫生,只有被林惜泠迷暈過去的妹妹,善兒。

林惜泠在那間休息室中點了讓人變得狂躁的迷香,一下子讓瘋病剛得到緩解的沈夜覃突然發狂,林惜泠就是這個時候衝進去,用水果刀刺破善兒的心臟,然後將善兒的小腹剖開……

服務員發現不對勁,帶着林暮螢和父親,還有一眾賓客衝進去的時候,林惜泠不見了蹤影,地上躺着被剖腹的善兒,還有已經沒有任何理智,瘋狂地用拳頭砸着自己腦袋的沈夜覃。

所有人都以為是沈夜覃發了瘋病,在沒意識的情況下,用那樣殘忍的方式殺了林善兒。

林暮螢也是。

可當天四樓休息室的監控壞了,甚至連兇器也沒有找到,警方最後也沒能找到直接證據證明,林善兒就是沈夜覃殺的,這個案件最後成為了一宗迷案。

林暮螢卻記恨了沈夜覃滿滿十年。

如果不是臨死前三天,她被林惜泠和桑爍抓走,他們以為自己死定了,才告訴了她善兒和父親的真正死因。

林暮螢恐怕到如今還在恨着沈夜覃。

這一次,她絕對不會再讓悲劇重演。

林暮螢踮起腳尖,附身到沈夜覃耳邊:「你聽我說,待會林惜泠下來,你就……」

沈夜覃小心翼翼地彎下腰,仔細認真地聽着林暮螢的悄悄話。

他能清晰地感覺到林暮螢溫熱的呼吸,噴洒在自己的頸窩。

沈夜覃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跳動起來。

他如墨般深黑的眸里,全是林暮螢願意這樣親昵地靠近他的驚喜。

「聽懂了嗎?」林暮螢說完自己的計劃,小聲地問。

沈夜覃只感覺自己眼前都是幸福的星星,對林暮螢剛剛的計劃最多只聽進去了一半。

「嗯,懂了。」他猶豫地點點頭。

其實,他沒懂。

但他不說,因為他怕螢兒嫌他笨。

他相信以自己的反應能力,到時候一定會見機行事,完美地配合她的。

林暮螢對沈夜覃的回答沒有任何懷疑,沈夜覃是商業奇才、對任何事情都能運籌帷幄,況且自己的計劃並不難理解。

她給父親林傲青打了電話過去。

父親如今還沒有被桑爍、林惜泠和林家的宿敵裡應外合地害死,他現在是暗網唯一的主人。

按照前世的記憶,父親今晚會來參加自己的生日宴。

他也目睹了善兒慘烈的死狀,後來才會一病不起,讓桑爍和林惜泠有了可乘之機……

這一次,她就要父親看清楚林惜泠的本質面目,就算不能一次性讓爸爸把林惜泠趕出林家,也要讓爸爸不再信任這個白眼狼。

思慮間,林傲青已經接起了電話。

「螢兒,爸爸就快到了,路上有點堵車。」

「你別因為爸爸遲到就生氣哦,女孩子生氣會不漂亮的。」林傲青溫柔的嗓音從話筒中傳出來。

時隔一世,再聽見父親對自己寵愛溫柔的話語,林暮螢鼻子一陣陣地泛酸。

她強忍着一陣陣的心酸和難過:

「好,爸爸你來了就打電話跟我說。」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林傲青見女兒沒生氣,樂呵呵地笑着回答:「知道了,小祖宗。」

林暮螢掛了電話,此刻電梯上的數字,也變成了1。

她冰冷的唇邊,露出抹怪異幽深的笑,危險而詭譎。

如果爸爸親眼目睹,林惜泠想用那樣殘忍的方式殺了善兒,爸爸把她趕出林家都是輕的,她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還要另說……

林惜泠,算是涼了。

叮的一聲,電梯門在眼前打開,林惜泠一襲粉色的荷葉小禮裙,笑吟吟地站在電梯中,衝著她無辜溫柔地笑着。

「姐姐,你要上樓?」

她活潑可愛地從電梯中跑出來,見沈夜覃和林暮螢的雙手牽在一起,上來一把扯開。

「沈夜覃,你這個討厭鬼,你別拉着我姐姐!不知道我姐姐討厭你嗎?」她兇狠狠地對着沈夜覃大聲道。

沈夜覃眼線自然上挑的眸子懶懶一抬,狠戾地掃了眼林惜泠,警告意味十足:

「關你屁事?」

「滾。不然我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