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之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原神之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連載中

原神之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來源:google 作者:唐不是糖07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葉卡捷琳娜 遊戲動漫 達達利亞

(無男主與官配非爽文,治癒非致郁,文風較慢,也許?食用需要點腦子)某個已經沒有世俗慾望的菜雞·穿越者的自述:葉卡捷琳娜覺得,自從穿越之後遇到女士然後離開女皇來了璃月,她指不定就是有點水逆,被上司(某麻煩事賊多的達達利亞)盯上就算了,還被凝光挖牆腳,她是去呢還是去呢?遇到熒之後,她以為熒是個美麗凍人的小姑娘,沒想到就差撲過來喊:葉卡捷琳娜貼貼!到最後她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是博士的試驗品,還是成為某個火神的復活容器,以為有個穿越者可以陪自己一起倒霉,啊呸,同甘共苦,卻發現對方是天理?還被卷進了巨大的陰謀里,好傢夥,一直以為我是個菜雞而且已經躺平了,沒想到我竟然是個小丑,開擺!絕對要開擺!可是就當她對於前路躊躇不定時,朋友的逝去,死亡的逼近讓她不得不放棄逃避的想法,既然如此,那就努力成長吧在一個原本她以為是遊戲的地方,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成長着,不論是心靈還是能力上,自己去抉擇一個美好的結局展開

《原神之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章節試讀:

牆後的站着一個氣質絕佳的女人,過腰的白髮被玄色的寶石木簪挽成精緻優雅的髮髻。

白金色的旗袍盡顯雍容華貴,背靠在牆邊半個人隱藏在黑暗中,一雙大長腿在臨近落日那淺淺餘暉的光暈下更顯白皙。

黑色的手套不累贅反而襯的雙手越發纖細,漫不經心的把玩着手中的寶石星璇,唇角掛着優雅神秘的微笑。

百曉忍不住納悶:「她明明已經心動了,可到最後卻依舊拒絕我們,太奇怪了。」

「這就代表着我們的情報還是有偏差,那位招待員小姐可沒有傳聞中的那麼過於迷戀財富。」

女人硃紅色的眸子帶着些許若有所思的笑意,低聲呢喃,嗓音透着優雅矜貴。

「這位小姐倒是有點意思啊!」凝光低喃着,眸光晦暗不明。

「凝光大人?」女人回神,重新揚起優雅神秘的笑容,並沒有回答,收起手中把玩的星璇。

微微側眸,淡淡落下三個字:「跟上吧。」步伐不緊不慢反而倒像是在自家庭院中優雅的散步。

葉卡捷琳娜晃了晃腦袋,試圖打斷自己的思緒,可還是一團亂。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位天權凝光小姐會想要找到她然後挖牆角。

但以那位凝光小姐的心胸來看,應該不至於因為拒絕她,就對她這個小職員出手吧。

而且,為什麼要大費周章的來找她,如果說那位凝光小姐覺得她得到了執行官的重用的話。

那找過來就不僅僅只是為了挖牆腳,而是……想要讓她反水說出至冬的情報?

不惜用重金來誘惑她嗎,真是可惜了那筆豐厚的報酬啊!

想起那安全的崗位,默默數着凝光小姐開的價格,還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嘶!那可是雙倍工資啊!

雖然說北國銀行給的薪資待遇是不錯,但因為是外鄉人所以留下的也並不豐厚。

根據璃月的法律還是得繳納一定的摩拉作為異鄉人來璃月的費用。

除去這些還有日常花銷,雖然說她已經比大部分人還要富有,可距離自己想要的生活還很遠很遠。

天已經慢慢暗了下來,緋雲坡那家名叫希古居古董店裡的店主還在笑吟吟的忽悠着那位在碼頭占卜算命的綺命小姐。

看見她來笑吟吟的問着:「葉卡捷琳娜小姐對這些有興趣嗎?」

「希古居這裡的古董又上架了好多啊,我的錢包又要扁了。」

綺命苦着一張小臉,故作不滿的嘟囔着:「琳琅姐!我買了這麼多居然還不給我打折!過分過分!」

「每個古董都有他們自己的意義和故事,這是不能用金錢去衡量的,自然不能有打折一說。」

琳琅正了正臉色,指尖輕撫着擺在桌子上的瑩白色瓷器,眸子里罕見的帶上幾分溫柔。

「不過琳琅姐你介紹商品真的很像忽悠別人啊。」葉卡捷琳娜半靠在深藍色的桌布上,歪着腦袋問她。

「什麼岩王爺石槍上的燧石,還有曾經貫穿世界的古木化石,可以讓男人斷子絕孫的惡龍的毒血粉末……」

「這一聽就是像是在忽悠小孩子啊!」面對她的吐槽,琳琅輕笑着,掃了她一眼,罵道。

「小孩子家家的,管這麼多幹什麼,那些真正懂古董意義的,喜歡古董熱愛古董的人哪裡會被這些勸退。」

「我可不願意把這些孩子賣給那些只為好玩卻不懂愛惜的人。」

「那種人買來只是當玩具,討厭死了,你要是也像那些人一樣,下次你要買東西我絕對坑你一筆。」

琳琅輕哼,揮了揮手趕她走,「走走走走,小孩子家家的,別打擾我做生意。」

還未過橋就可以隱約聽到西里哐啷的聲音還有吶喊謾罵聲。

葉卡捷琳娜半垂着眸子,看向旁邊那家璃月港最大的賭坊。

雖然岩上茶室這個名字無比風雅,但這可是不折不扣的賭坊。

茶室本來就是文人墨客用來交流寫詩尋找靈感的地方,取着這麼好聽高大上的名字,卻做着截然不同的交易。

突然,門被猛的打開,一個男人被人提着後領從岩上茶室里丟了出來。

「你們怎麼這樣!」那人站起來想要和他們理論,「太過分了!」

一個身材高大壯碩滿身肌肉的白髮男人板着一張臉凝着他,語氣不善:「這裡可不是你這種人該來的。」

那個被丟出來的男人還想說什麼,卻被那個白髮男人一瞪,頓時不敢吱聲。

周圍人彷彿沒看見一般做着各自的事情,倒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男人只得低下頭不甘心的嘟囔着什麼,憤憤離去,大抵是吐槽謾罵岩上茶室的話吧。

雖然說大部分璃月人不太瞧得起玩牌賭錢這種行為,但還是有人喜歡。

她倒沒想到那位愛民的岩王爺和七星居然會允許賭坊這種東西出現在民間。

不過也因此,北國銀行的小半數業務都是為了借錢來賭一把。

卻砂木立燈昏黃的燈光灑在卧室里,乾淨簡樸又毫無人煙氣息。

葉卡捷琳娜洗完澡之後坐在杉木書桌前盤算着自己的財富。

看着這個數據還是不太滿意,輕策庄那邊的莊園房屋可是現在這個數據的幾百倍。

她想要遠離至冬,在璃月定居,輕策庄西南部的那一處竹林她可是喜歡的很。

那種依山傍水而居的生活她只在那些詩人的詩句里看到過,確實羨慕的很。

等璃月這邊的事情結束了,她應該也可以找個機會脫離愚人眾。

不過在此之前還是得好好賺摩拉啊!

輕嘆完伸手一拉一旁的枕頭往鋪着柔軟被褥的床上一撲,美美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