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原來我是那隻喵
原來我是那隻喵 連載中

原來我是那隻喵

來源:google 作者:郵局向北五十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單單 現代言情 霍璽

一個小甜文他突然出現,她萬分驚艷他陪她做了好多事,對她體貼照顧、百般溫柔,就是不對她說喜歡,後來甚至遠走他鄉她追到機場他都不曾開口後來聽人說他好像戀愛了,跟一個像小貓一樣的女孩怪不得呢!他一直說她看起來像只倉鼠,而他喜歡的是像貓一樣的女孩,像一隻倉鼠的她註定打不過貓的很多年後,他又出現在她面前,對她百般討好,細心照顧,口口聲聲要追她娶她,她又氣又惱的想要要回當年他送她的小禮物「貓貓掛鏈還我!」他笑的狡猾又寵溺:「那你把初吻還我啊」她臉色爆紅,不就是當年硬啃了他一口嗎?!所以原來她就是那隻喵啊展開

《原來我是那隻喵》章節試讀:

阿秋~阿秋~阿秋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單單揉了揉不舒服的鼻子,覺得頭有點懵懵的。屋裡沈戴宇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就說讓你別開窗,你非不聽,大冷天的非要打開車窗,感冒了發燒難受,讓你難受死,真是要氣死我。」說著把單單拉到壁爐邊坐下,摸了摸額頭,感受到如常的溫度稍微放心,轉身進廚房熬了一杯薑湯可樂。

翌日早上,單單一身清爽的起床,沒有感覺的任何不適,單單有些欣喜,現在她的身體已經可以抵禦冬日的寒風的打擊了,對着鏡子舉起胳膊,看自己微微凸起的肱二頭肌,單單滿意點頭,覺得自己有強壯了一點呢。

下樓看見沈戴宇面色微微潮紅坐在餐桌前用早餐,單單擔憂問道:「爸,你有點憔悴,是不是感冒了。」

沈戴宇拍掉單單探過來的手,手指向離她最遠的桌子一角,示意她坐遠一點,嗓音微微嘶啞「扁桃體有點發炎,我已經吃過葯了,別擔心。等會帶好口罩,我帶你去學校。」單單乖乖點頭,坐下慢慢吃早餐。

……

一中學校門口

「我走了,你今天不舒服要早點下班休息哦。」看見車裡的沈戴宇聽話點頭,單單擺擺手轉身走向學校。

沈戴宇環顧四周,看來往的學生們,腹誹這學校哪有什麼好看的小兔崽子,不知道自己閨女是不是眼光不行。從鼻孔嗤出一口氣,黑色的雷克薩斯勻速跑遠。

「吃不吃?」陳頊把手裡的煎餅果子送到單單面前,單單微微後撤擺手:「不吃,太辣了。」

陳頊嘆息着搖頭:「不吃辣,很多快樂你是無法體會的。」

「吃了辣,很多痛苦我要親身經歷的。」單單想起來上次吃的烤魚沒忍住點了個微辣,但是肚子還是難受了。

「你沒吃早飯嗎?」一般陳頊是不可能在教室里吃早餐的。

「嗨,吃了,走到學校門口又餓了,主要是劉超他媽做的煎餅果子太香了,我見劉超沒在,我就買了一個。」一般劉超在的時候,他們班的同學都不會過去買煎餅果子吃,既害怕劉超不好意思,又害怕人家看同學的面子不收錢自己也挺不好意思的。

背着黑色大書包的劉超走了進來,手裡同樣拿着一個煎餅果子,煎餅果子外還包着印有『劉媽煎餅』的紅色卡通字體,見陳頊也拿着煎餅啃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復平常面無表情的模樣走過來坐下。

陳頊見劉超看見了,大大方方誇讚:「劉超你媽做的煎餅果子真香,我吃遍了合江的小吃街就沒有比你媽媽做的更好吃的煎餅果子了。」

劉超點頭說多謝,臉上淡淡的沒什麼表情,但是心裏卻在瘋狂腹誹自己敗家老媽:當然好吃了,每天早晨從自家農場採摘的新鮮生菜葉,麵糊是專業廚師調好的,薄脆是最好的師傅炸好的,鹹菜是請老師傅腌制的,就連辣椒油等調料的配方都是尋得經驗豐富的老人買的。

不一會教室里的人多了起來,有人開始背書了,還在吃早餐的同學自覺加快速度,加入背書的陣營。教學樓漸漸傳出滔滔讀書聲。

終於熬到放學,沈戴宇因為感冒已經提前下班回家了,原本沈戴宇說讓沈衛去半塔的時候捎上沈單單順路把他送回家,但是今天沈衛貌似走的很早,等沈單單走到他們班之後,發現沈衛沈意都不在。

因為今天周五,一中的學生也放假了,趁着放學,校門打開,單單輕而易舉就進入了一中。

學生早已經走得七七八八了,教室顯得有些空蕩了,沈單單扒着門框往裡看了看,沈衛和沈意的座位上乾乾淨淨,連書都沒有。教室最後一排的窗邊有個人趴着睡覺,雖然沒看見臉,但單單篤定那個人就是霍璽,沒有別人比他的腿更長了,無處安放的大長腿都伸到別人桌子低下了,單單微微犯花痴,這個人連後腦勺都這麼帥。看着霍璽的後腦勺痴痴的笑了半天,突然身後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單單轉身回頭,身後空無一人,只有黃昏下微微昏暗的長廊空蕩蕩的,單單咽了一下唾沫,拍拍自己的心臟,肯定有人惡作劇,右耳突然陰森森的一句「單單」單單立即尖叫起來,直接抱頭蹲下。

單單眼睛閉得緊緊的,不敢睜開眼,男生爽朗的笑聲傳來,單單小心翼翼睜開雙眼,抬頭看見林方圓得意的眼神,大笑着取笑她:「呦,妹妹是不是想着我看不見鬼,鬼就看不見我。」

看着他嘲笑的樣子,單單微微生氣,隨即想起霍璽還在這裡,那她剛剛驚慌失措的模樣……轉頭看向最後一排,奈何眼前的桌子擋住了視線,正想起身,身後一雙手架住她的胳膊將她提溜了起來,有一股好聞的薄荷茶香縈繞,單單抬頭看見了那雙黑沉的眼。

他把她放到身側,瑞鳳眼直直看過來,單單感覺有電流微微激勵她的全身,全身的汗毛都戰慄了,心也跟着抖了抖,臉上微微發燙。單單微微低頭,眼帘低垂,我看不見他他就看不見我在看他。

霍璽看向林方圓凝眉,冷聲說道:「她膽子小,你嚇唬她幹什麼?」聲音還帶着剛剛睡醒的暗啞。單單站在一邊心裏猛點頭,就是就是,嚇唬我幹什麼,還讓我在我喜歡的人面前丟臉。

林方圓伸手拍了拍單單的腦袋,抱歉道:「不好意思了妹妹,哥哥沒想到你膽子這麼小。」

單單抬頭看他,眼眶微紅,被氣的!

林方圓嘖嘖兩聲,不自在摸了摸鼻樑,他也沒想到這年頭還有人這麼好騙,這一套把戲,他五歲的侄女都騙不到了。

霍璽看着她瞪着眼,氣鼓鼓的模樣微微牽起嘴角「沈衛和沈意早就走了。」

單單輕咬嘴唇,不敢看他,點點頭,哦了一聲。

「妹妹,怎麼回家?我們送你吧。」林方圓挑眉,看着單單偷看霍璽的小眼神,覺得有趣。

單單想要猛猛點頭,但是好歹矜持一些,說了一句:「謝謝!」眼神亮晶晶的,側眸瞄一眼霍璽。

手機屏幕關上,霍璽把手機收入褲兜「走吧。」眼睛看着單單,單單哦了一聲,跟上。

三個人走出一中校門,林方圓突然說自己捧着肚子說自己不舒服,要去廁所,你們先走吧。說著在霍璽面無表情的注視下又走回了學校。

單單眉頭一跳,看向霍璽,見他面色如常的向前走,她也坦然的跟在他身後慢慢走着,回頭看了一眼林方圓正站在一中的鐵門後面朝她眨眼,單單沒忍住笑了一下,偷偷對他抱了一下拳,今日恩情來日一定全力相報。

快速回過頭,霍璽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她,她有點懵,頭微微一歪,小心翼翼問:「怎麼了?」

「單單,你走前面。我不認得你家的路。」好看的瑞鳳眼銜着一絲笑意,眼神都溫柔了起來。

單單臉猛地一紅,哦了一聲,迅速走到前面,語無倫次的說:「我家……我家不遠的,其實,就在就在,呃,咱們好像走反了。」單單若無其事轉身向前走,耳朵發燙。剛剛只顧着看人,都沒仔細看路,好丟人啊。

後面的人只低低嗯了一聲,她沒有說坐交通工具,他也沒有開口。單單就這樣一小步一小步走着,看着灰色的柏油路上自己和霍璽斜斜靠在一起的影子偷笑。

本來走半個多小時的路硬生生走了一個小時,他也沒有催,單單想他耐心真好,將來他一定可以輔導孩子的作業,想到這裡,嘴角又控制不住的上揚。

「我到家了。」單單指了指一棟小花園洋房。

霍璽隨着她的視線看過去,暖黃色的花園洋房,門前種着冬青還有一些矮花木,蕭條的細枝上點點綠芽,旁邊還有一架木製鞦韆吊椅,房子不是很大,但是溫馨可愛,看着就與她相配。低頭看她正睜着眼睛盯着他,她今天倒是沒有把口罩戴上。「不怕流感了嗎?」

單單沒有聽清,呆愣愣「啊」了一聲

他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樣東西,放到單單面前,單單下意識張開手,小小白白的一隻手上落下一顆銀質金屬袖扣,略帶笑意的聲音響起:「有個醉鬼跟我說這個值兩萬塊。」

單單看着上面MK標誌立即認出這是沈意的寶貝羽絨服上的,訕訕一笑,把袖扣塞進上衣口袋裡,雙手合十睜着大眼睛看着他說道:「不能告訴沈意。」

霍璽嘴角微微揚起,點了點頭:「快進去吧。」

單單走了兩步,倏爾想起什麼,又跑回來,往霍璽手裡塞了一個招財貓的手機掛鏈,小姑娘細細的聲音甜甜說了一句:「謝謝霍璽哥哥送我回家。」然後火速跑回家。

霍璽倒是有點明白了,真是小桃花啊。抬起手,可愛精緻的招財貓鼓着圓圓胖胖的臉對着他眯眯笑,那雙向來平淡的瑞鳳眼彎起,盡顯多情。

單單急哄哄跑進門,一鼓作氣開門,換鞋,走到客廳,然後躺在沙發上。沈戴宇端着碗從廚房走出來:「單單,回來了,看今天老爸給你做了你最愛的油燜大蝦。」嗓音還有一絲沙啞,但是比早上好了很多了。

「爸,你都感冒了,幹嘛不找個阿姨做飯,或者咱們也可以點外賣啊。」單單接過碗筷,整整齊齊擺好在桌子上。

沈戴宇得意的看着自己懂事的閨女,笑眯眯說道:「我回來睡一覺就恢復活力了,你看我現在多精神呢。」

單單審視一番沈戴宇的臉色,沈戴宇坐正讓單單看清楚,見他臉色紅潤有光澤,不像早晨那樣蒼白疲憊,單單滿意的點了點頭,拍了拍沈戴宇的肩豎了個大拇哥:「真棒!」。沈戴宇看着單單小大人模樣寵溺的笑了笑。

兩父女吃完飯坐在客廳看電視,屏幕上動畫片喜氣洋洋唱着歌,單單突然對沈戴宇說:「爸,我覺得我馬上就要戀愛了。」

沈戴宇一驚,面上笑的溫和:「你今天表白了?」

單單搖搖頭:「沒有,但是我覺得我有戲。」自信的揚了揚眉,一臉神采奕奕。

沈戴宇不動聲色鬆了一口氣,旁敲側擊:「那他喜歡你嗎?」

單單歪頭想了想,伸出手拇指捏着食指比了比:「有一點吧。」

沈戴宇凝眉,看着單單嚴肅道:「閨女,要想一個男生珍惜你,你得讓他先表白知道不?」看着她歪着腦袋一臉不解的模樣,沈戴宇拍了拍胸脯:「嘖,你的親老爸,年輕的時候我可是校草,多少小姑娘拜倒在你老爸的校服褲下。」

看着自家老爸年近四十多歲仍然俊美的臉蛋,單單面露難色:「可是萬一他不喜歡我咋辦?我得追他呢。」

「那你就繼續追,但是不要表白。」沈戴宇一拍大腿,他敢不喜歡你。

作為一個戀愛小白,沈單單對這種做法很是費解:「啊,我不表白他怎麼知道我在追他。」

「還用說,如果你真的喜歡他,他一定會感覺到的。沒感覺到,你就繼續追,然後……你就開始冷落他,他肯定想啊,你為啥不追了,是不是不喜歡他了?為啥不喜歡了?他就開始關注你了。相信我,男人都這樣。」沈戴宇一本正經忽悠親閨女。說著說著又撇着嘴呢喃一句:「你追上了可能就不喜歡了呢。」

單單耳尖的聽見,立即反駁道:「才不會,今天我都想到我們孩子輔導作業誰負責了。我要是追上了,大學畢業我倆就結婚,然後就給你生個小外孫……」說著說著就不好意思的捂着嘴嘻嘻嘻的笑倒在沙發上。

看着自己閨女捧着小臉陷入遐想,沈戴宇搖搖頭,魔怔了,魔怔了。走進書房偷偷偷偷打電話:「喂,小意啊,最近你幫三叔看着點單單,我覺得最近有男孩子纏着她,啊,對,怎麼沒有,肯定有,你注意一下,行行行,絕對不能讓她早戀。」

沈意掛斷電話,看了一眼手機,覺得莫名其妙,閉上眼、翻個身繼續睡覺,他可是要做明星的人,美容覺不能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