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以為獨一無二,小丑儘是我自己?
以為獨一無二,小丑儘是我自己? 連載中

以為獨一無二,小丑儘是我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歷史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歷史旺 周防尊 都市小說

警察:老實交代,大前門天橋下擺攤算命的到底是誰?周防尊:哼哼,沒錯,是我!警察:那錢湖南路的隧道也?周防尊:也是我坐莊的!警察:這麼說,長城書院鬧招靈遊戲也?周防尊:那不順手的么?(笑)警察:殭屍和道士……周防尊:你猜對了!警察:那發現的類人形生物屍體……周防尊:嘿嘿!警察:……知道我是誰么?周防尊:窺見超凡後新生敬仰的普通人?警察:在下,第三神秘力量管轄處葉良辰邊說著邊亮出了他的加強版麒麟臂周防尊:哥,你看我還有機會么?展開

《以為獨一無二,小丑儘是我自己?》章節試讀:

萬籟俱靜的夜晚,略顯昏黃的燈光微微閃爍,氣氛正詭異着。

突然。

響起「咚咚咚」的敲門聲音……

周瑾的小心臟都快被嚇得從嘴裏蹦出來了。

好半天,緩過來的周瑾,發現是周防尊的惡作劇後。

像是找到了宣洩恐懼的口子,河東獅吼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大病啊?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么?」

周防尊尷尬一笑,趕忙起身給對方添了杯茶,壓壓驚。

「我只是試一下……。」

「沒想到你身為**,居然還真信這玩意??」

「我以前也不相信。」

周瑾幾次深呼吸,壓下心中的驚恐與怒氣。

咬牙道:「但是當事實擺在我眼前的時候,由不得我再自己欺騙自己,與其固執己見,不如積極的去面對。」

這話說的實在。

畢竟某巨魔戰將曾經有言:「我們遇到什麼困難都不要怕,微笑着面對他,克服恐懼的最好方法就是面對恐懼,加油,奧利給!」

真要是埋頭裝鴕鳥,連面對的危險奮起反抗的膽氣都沒有,怕是會死個不明不白,連個明白詭都做不了。

而且眼下即便官方做出了網絡風控等措施,但網上也有一大堆的叼圖屢禁不止,什麼「金漢宮魅影」,「湘江趕屍人」,「夜總會吸血鬼」,「馬路拍頭男孩」,「貓臉老太太」……

再加上一直沒有官方人士下場打假澄清。

種種跡象,讓本就不怎麼堅定的唯物主義戰士,先被破了防。

除了受害者,緊隨着接觸詭異案件的,就是負責調查案子的人。

走夜路多了,遇見鬼……也很正常。

聽說國外詭玩意更多,到了半夜,甚至連小混混都不敢出來亂逛了!

一時間犯罪率居然實現了奇蹟般地負增長。

「你想我怎麼做?這老太太凶的很,我怕是對付不了。」

了解事情原委的周防尊,面無表情的推諉道,他不打算摻和其中。

「實際上,我沒想過要將普通市民牽扯其中,來找你是想問問,你這裡有沒有什麼捉詭指南之類的?」

周瑾有些拘謹的對周防尊說道:「我是**,我的職責是維護治安,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我不強求你來幫我。」

像是在回憶什麼,她的眼眶微微發紅,聲音有些哽咽:「但是,眼看着應該被自己保護的群眾死在自己面前,而我卻無能為力,我只是有些不甘心,感覺愧對國家,愧對人民。」

「呼......!」

周防尊有些頭疼,他不太會應對女人的眼淚,尤其是好心腸的女人。

他抬手示意了一下,想要點根煙冷靜一下子,道:「不介意我點根煙吧?」

「這是你家」

周防尊的面容被繚繞的霧氣籠罩,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一根煙過去。

「關於怎麼對付詭,我不能給你答案。」

周防尊平靜的說道,「有些東西本來就沒有答案,也無需去追尋。」

「......」

周瑾的期望被澆滅了。

她蠕動了下嘴唇,最終什麼也沒有說出,只是道。

「我明白了。」

周防尊的想法很簡單,他雖然覺醒了「靈覺」,也曾經通過「靈覺」,切實感受到一些心悸的氣息,但真的「詭」他還沒見過。

心頭雖然好奇,想着要不要去看看。

只是心中還有些忌憚,萬一鬥不過對方怎麼辦?

再加上他現在還被陰妻纏身,自己身上還一攤子事情。

不過,做視善良的人們白白犧牲,他也有些過意不去。

周防尊低頭思考,心神進入精神空間,想了想, 在筆記本上寫了幾行字。

【造物:宿慧】

【擁有靈覺的人有幾率可以看到前幾世的記憶】

【周防尊,前世修道有成,只缺鬼怪的刺激,就能回憶起曾經降妖除魔的經歷】

寫完後,他睜開眼睛,凝聚心神,嘗試運用其自身的靈覺。

他看到了, 四周出現了無法準確描述的東西,小球一樣的光團,飄蕩在空氣之中,不停地釋放着粒子一般的煙氣。

原本像是第六感一樣的靈覺,從模糊的感知變成了現在能確實看到的東西。

心中有了把握,現在他想試試。

「咄!」

心中暴喝,周防尊右手五指曲起,呈現虎爪狀!

一顆細小的,似是不斷冒着煙氣的小球被他攝取到了手中。

然後一捏!

心有所感的下意識道。

「稼夢!」

細小的靈魂碎片像是被擠碎的泡泡,沒入周防尊的手心中。

沒有畫面,沒有記憶。

這純粹就是一種「高興」的感覺。

周防尊的嘴角,抑制不住的翹了起來。

他也不知道在高興什麼,但就是高興.......

周瑾原本準備告辭,但看到周防尊低頭,突然伸手在虛空掏了掏,緊接着就詭異的笑了起來。

這讓她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下意識的摸向腰側還沒上交的手槍。

乾巴巴的道:「喂……你還好吧?」

周防尊揉了揉臉,從那種詭異的感覺中回過神來,搖搖頭,道:「還好,你們除了來找我,沒找過其他大師去看看?」

先探下底,等把這女人忽悠走以後,在自己摸過去看看情況。

「你以為我們沒找?」

周瑾也有些無奈:「但有些東西,會就是會,不會就是不會,**局已經偷偷找了不少個所謂的大師,除了增加受困者外,沒別的用處。」

「至於一些志怪書籍,我們也收集了不少,可惜的是,每個字我們都懂,但是連在一起........」

「等等!」周防尊精神一震:「你說增加受困者?那些個大師沒事?」

周瑾仔細想了想,搖頭道:「我也不太清楚,我現在被調到交警部了,具體情況我也不太了解,但是那些個大師活的確實比一般人要長一些。」

「畢竟都是高額懸賞請來的,想必也是有一些真本事的?」周瑾也有些不確定這些個大師是不是有真本事的。

周防尊沒回答周瑾的話,他抓住了一個關鍵詞「高額懸賞?有多高。」

「三四層樓那麼高吧。」

「???這是什麼比喻?」

「意思就是,解決了案子,夠你買三四層樓了。」

周防尊豁然起身,道:「走,帶我去酒店!」

周瑾:「……」

……

凱瑞大酒店!

中控室內。

幾十個小型屏幕,將酒店大堂的所有角落呈現在所有人的面前,沒有任何一處死角遺漏!

曹達華精神疲憊有些萎靡,忍不住點了一根煙來提神。

他眼睛死死盯着監視畫面,今天距離上次案發已經第6天了,再過一會就是第7天,按照規律,又要出事。

疑似是傳說中的詭怪作祟,即便是見過不少奇怪案件的他,壓力也大的很。

經過爭取,他把所有的住客都集中在了酒店大堂。

不顧住客們的反對,禁止任何人出去,這在法理上,已經屬於非法監禁了。

一開始還好。

但是眼下,不只是一些住客,連他的部下都開始有意見了。

幸好,封鎖的還算及時,再加上網警的協助風控,沒有引起過大的社會輿論。

否則曹達華這小身板無論如何都扛不住的。

但隨着受害人數的增加,眾人的精神壓力已經來到了頂點。

在壓,怕是要群情激奮,觸底反彈了。

「MD!」曹達華越想越煩,罵道:「那幫子大師想出辦法了沒有,虧他們還舔着臉提前拿錢?」

「還是老三樣,童子尿,處男,紫外線……」旁邊青年**頓了下:「而且,上次被襲擊的人確實也沒死,只是昏迷不醒。」

「怎麼叫都不醒,跟死了有什麼兩樣?」曹達華把煙頭砸在地上,道:「現在住客中的處男都讓這幫子大師用盡了,昏迷的都是青壯,等所有青壯年都躺下,誰知道會發生什麼。我有預感,詭的行為模式,會不會最後演變成群體襲擊。」

**不說話了。

確實!

雖然傷亡得到了控制,但是那些個大師也沒保證過詭會一直守規矩,一個一個來。

萬一,有一天詭突然不講武德搞群體襲擊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曹達華總覺得昏迷的人臉上都帶着些許的黑氣。

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不好的事。

「曹隊!」中控室外面,有人喊道。

「怎麼了?」曹達華煩躁的道。

「周瑾回來了。」

「讓她滾回交通隊去!」

「她已經不是我們重案組的人了!」

「她說她帶來個有真本事的。」

「……」

猶豫了好半晌。

曹達華還是起身走了出去。

他現在是病急亂投醫。

但凡一點希望,都要緊緊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