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品醫仙/一品醫仙
一品醫仙/一品醫仙 連載中

一品醫仙/一品醫仙

來源:google 作者:藍瘦香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二柱 林彩蝶 現代言情

城裡套路深,我要回農村農村道路滑,人心更複雜展開

《一品醫仙/一品醫仙》章節試讀:

「小夥子,誰是你表叔啊?」那傢伙也愣了,放下了捂着臉的手。

「表叔,真的是你啊。」張二柱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面前的表叔,真的是他。

「張根旺?」張二柱喊道。

那傢伙一聽張二柱喊出了他的名兒,連忙問道:「小子,你誰啊你?」

「我是二柱啊,你不記得我拉表叔?」張二柱連忙說道。

「你是二柱?不會吧,你個臭小子長這麼大了?」張根旺看着面前的張二柱,頓時間傻了眼兒。

那會兒在村子裏的時候,二柱才那麼點大的娃兒,現在自己進城十幾年了,這娃兒長成大小伙兒了。

「是啊表叔,我這次進城,就是來找你的啊。」張二柱連忙說道。

「哎喲你個小兔崽子你嚇死我了,還好是你啊。」張根旺連忙拍了拍胸口說道。

「表叔,不是吧,你怎麼干起打劫的勾當來了,而且還這麼的不專業?」張二柱問道。

在自己的心目中,表叔是整個村子的驕傲,是縣城的大老闆。

自己小時候每到逢年過節時候,表叔都會開着小轎車回到村子裏。

給自己帶很多好玩的玩具,還有花花綠綠的城裡糖果和零食,那會兒的表叔可有派兒了。

現在咋混到了這地步?

「哎,算了算了別說了,二柱啊,既然你來了,那表叔也不會虧你,先去表叔那住着再說。」

張根旺拍着張二柱的肩膀說道,避過這些話題。

「表叔,剛才那一腳,沒傷着你吧?」張二柱問道

畢竟剛才那一腳,自己可沒留什麼情面。

「哎,沒事,你表叔小時候也練過金鐘罩鐵布衫的,

你那一腳,我還承受不了嗎?」張根旺笑着說道,說著說著嘴裏吐出了白沫。

「表叔,你吐白沫了。」張二柱說道。

「沒事,晚上剛刷完牙,牙膏擠多了。」張根旺笑着說道,呸呸兩口吐出了白沫。

捂着自己的胸口一陣揉,這小子,一腳下去,差點沒把自己肋骨給踹斷了。

來到了小巷子的一側,一個破舊的爛尾合租樓。

門口貼滿了治療男女疾病白癜風的報紙和小廣告,地上散落着無數的垃圾和一陣陣的尿騷味。

張根旺帶着張二柱來到了二樓,拿出生鏽的鑰匙吱嘎一聲打開了門,一股霉味撲面而來。

「二柱啊,這就是我住的地兒了,剛來縣城你暫且先在我這湊合著住哈。」

張根旺晃了晃一邊帶着繩子的電燈泡,打開了燈,連忙坐在了床上朝着胸口抹着跌打葯。

看着面前不足二十平方,破落不堪的小房間,裏面一張床,兩個壁櫥。

牆面的油漆都掉了變了色,窗戶上貼着港台三級明星的三點式泳裝畫,張二柱也是醉了。

表叔住的這個地兒,還不如村子裏自己的那間茅草屋呢。

「表叔你咋回事兒啊,村子裏傳言不是這樣的,

大家都說你開轎車,在城裡住洋房,你這是咋了?」張二柱問道。

「哎呀,我告訴你,現在有錢人都很低調的知道不,你表叔雖然住的地方有點差,

但是生意還是照做的,做人嘛最重要是要有事業心,住的怎麼樣都無所謂啦,

你先坐,這個我替你拿哈。」張根旺笑呵呵的幫張二柱提着的那一袋錢給拎着,放到了床上。

此刻的張二柱在屋子裡轉了轉。

張根旺看着那袋子里的錢,笑着說道:「二柱啊,你小子,哪裡來這麼多的錢啊?」

「我幫人治病,人家給我的錢。」張二柱說道。

「不是吧,什麼人這麼有錢,治病能給這麼多?」張根旺傻了眼。

「不清楚啊,不過好像聽說是東凌集團的董事長吧,他女兒長得挺好看的。」

張二柱笑着說道,想起了林彩蝶那美麗的面孔,不由得一陣雲里霧裡。

「東凌集團,你個傻小子,你咋不多要點啊你,他們有的是錢。」張根旺連忙說道。

在城裡混了這麼多年,他當然知道東凌集團是個什麼樣的集團。

「行醫救人不能利慾攻心,人家給多少我就拿多少,

表叔啊,村子裏都說你在城裡做藥材生意,怎麼我看都不像呢?」張二柱問道。

表叔現在都混到出來打劫了,之前的公司也被人貼了大字報,張二柱怎麼看錶叔也不像是個做生意的人。

「哎,別提了,前幾年做生意虧了點錢,公司被人封了,

不過我業務還沒斷,只不過轉移了公司,這間房間是我的貨倉。」張根旺說道,打開了一個房間。

一股刺鼻的味兒傳來,張二柱一看,這裏面擺着無數的箱子。

再一看,印度神油,威爾剛,催粉,滋陰丸…

「不是吧,表叔,你是做保健品賣葯的行當啊?」張二柱愣住了。

「做什麼行當都無所謂,反正就是醫藥行業就是了嘛。」

張根旺不屑的說道,拿着報紙拍死了床上一隻蟑螂。

從席子下面拿出了半根煙頭,捋直了,點了起來抽了一口。

張二柱拿起了一盒葯,仔細的看了看,笑了起來。

「表叔,這什麼玩意啊,宏源實業製糖廠,這葯是糖啊?」

張二柱笑了,表叔不但是個賣葯的,而且還是個賣假貨的。

現在張二柱算是明白,為什麼表叔會欠下一屁股債,公司倒閉,被人給追着討債了。

「哎你管他是啥玩意,吃不死人能賺到錢就行了,總有人上當嘛是吧。」張根旺不以為然的說道。

「這可不行啊表叔,咱們這不能害人,也不能昧着良心賺錢啊。」張二柱說道。

「哎,你管那些幹嘛,這年頭誰不是昧着良心賺錢啊,二柱啊,你小子也是好樣的,

這二十萬,給你表叔我作為啟動資金,東山再起,明兒我就去進貨!」

張根旺摸着這旅行袋裡滿滿一袋錢笑着說道。

「那可不行啊表叔,這二十萬,我打算回去開發村子裏的土地用,

我是種地好手,老爺子留下的那塊地兒里,長出來的藥材可都是一流的質量,

賣到市面上准值錢,咱們幹啥要賣假藥呢?」張二柱說道。

自己修習奇門秘術,能夠使得田地里的藥材催生,迅速生長。

只需要找到表叔在城裡的路子,和表叔一起合作,將藥材給推銷出去。

到時候賺了錢,將村子土地開發,擴大種植,不但能**,還能帶着村民們富起來,報村民的養育之恩。

這都是張老爺子臨終之前托自己的大事兒,這才是自己來縣城的目標。

可是目前來看,自己的表叔好像不靠譜了。

「哎喲你個傻小子,那破村子鳥不拉屎你管他們幹啥啊真是的,

再說了這年頭藥材生意不好做,誰說你那田裡的藥材就能賣出去啊,

我看你別多想,這些錢咱們一邊享受,一邊去進貨跟着我做假藥,遲早咱們能東山再起呢。」張根旺笑着說道。

「那不行表叔,昧着良心的錢我不幹,再說了,我真的能種出上好的藥材的,

我家地兒里的人蔘,各個都有這麼大。」張二柱比划著說道。

「我去,這麼大,你真當我好忽悠啊,吹牛不打草稿。」張根旺不屑的說道,這麼大的人蔘,得賣多少錢?

自己這個表侄子,人長大了,牛逼也吹得是清麗脫俗了。

「表叔我真的不騙你。」張二柱急的滿頭是汗。

自己小時候在襁褓之中被送到了村子口的時候,自己的襁褓里就留着一本名為《通玄寶鑒》的上古奇書。

這本書不知道是誰留下來的,張二柱只知道自己和這本書一起在襁褓中被送到了村子口。

自己從小就修鍊其中各種奇門秘術,其中的靈雨術。

更是能召喚天上神露雨水,催生藥材農作物生長。。

「那好吧,那你倒是拿出那麼大的人蔘給我看看來。」張根旺說道,伸出了手。

「現在倒是真沒有,早被我當乾糧吃完了,這次坐車來縣城帶了一包人蔘當胡蘿蔔啃,

今兒早上縣城擺攤的時候剛啃完了最後一根。」張二柱摸着腦袋說道。

「那就是沒有咯,好了二柱,你小子啊身強力壯的跟着你表叔我干,表叔保證你能飛黃騰達,

別想那些沒用的,來,晚上先在這過一夜,明兒表叔帶你在城裡好好的玩兩天再說。」

表叔對着張二柱說道,心花怒放的看着旅行袋裡的錢。。

張根旺看着張二柱旅行袋裡的錢,眼睛差點都給放出了綠光來。

張二柱看了面前的表叔一眼,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自己的表叔咋就變成了這德行呢。

砰砰砰!

忽然!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