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醫品狂妃,戰神王爺請接招
醫品狂妃,戰神王爺請接招 連載中

醫品狂妃,戰神王爺請接招

來源:google 作者:顧綰夏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秦景墨 穿越重生 顧綰夏

全科醫生顧綰夏一穿越就嫁給了病鬼王爺,為了不守寡,不陪葬,她只能先治病救人,再提出和離一路上手撕白蓮,腳踩渣男,半夜爬到王府的高牆上,準備逃之夭夭不料一旁有人問道:夜深了,愛妃這是要去哪裡?找美男!本王這麼美,愛妃看不見嗎?展開

《醫品狂妃,戰神王爺請接招》章節試讀:

蘇怡是個聰明人,此時忙笑着說道:「王爺息怒,其實……臣婦只是想和王妃開個玩笑。」
顧綰夏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瞬間變成了可憐蟲:「是啊,姨娘用家法來和我開玩笑呢,還嚇唬我說,要鞭打二十下,王爺,我怕!」
一雙大眼睛裏汪着泉水一般。
清清澈澈,楚楚動人。
當然,前提得忽略她那張醜臉。
這句話,卻說出了重點。
讓秦景墨的眸底染了墨一般,黑沉黑沉的:「本王尊你一聲岳母,是看在綰夏的面子,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想在他面前搪塞過去。
沒門。
他一向霸道,狂妄。
說一不二。
「可……」顧馨柔更急了,「她先是顧家女,再是盛親王妃。」
她無法看到自己的母親給顧綰夏道歉。
這根本就是在打他們的臉。
此時,真的覺得火燒火燎一般的疼。
終於,秦景墨的視線落到了顧馨柔的身上。
這位有些膽識。
卻沒什麼腦子。
與殺神講道理,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馨柔,閉嘴!」蘇怡怕了。
她的女兒是要做皇后的,不能折在這個殺神手裡。
然後,對着顧綰夏磕了一個響頭:「請盛親王妃息怒!臣婦該死!臣婦罪該萬死,都是臣婦的錯。」
顧馨柔有些無法相信。
心底生出了屈辱感。
她的母親,堂堂太師府當家主母,當朝的一品誥命夫人。
竟然對着那個醜八怪賠禮道歉,這是憑什麼!
顧綰夏覺得後背都沒有那麼疼了。
整個人都舒適了。
「爹爹!」顧馨柔倒沒有衝動,她知道盛親王不好惹,也不能惹,就算再生氣,也沒敢硬碰硬,而是抬頭看向門邊,聲音提高了幾分。
遠遠走來的太師顧震天一臉的疲憊。
他的三個兒子並沒有跟來,剛剛都找借口離開了。
果然,秦景墨也擰了一下眉頭。
下意識的看了顧綰夏一眼。
蘇怡跪伏在那裡,也是長長的吁出一口氣來。
她知道,今天這事要收場,得付出慘重的代價。
可是顧震天出面,就不一樣了。
當朝太師顧震天,三公之首,權勢滔天,在皇城有着巨大的關係網,盤根錯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一呼百應。
皇上都要給三分顏面。
一個盛親王,自然也不能造斥。
更何況,現在的秦景墨還要喊顧震天一聲岳父。
「爹爹來的還真是時候呢。」顧綰夏扯了扯嘴角,語氣裡帶了幾分失望。
她還沒有整治完蘇怡和蘇馨柔呢。
這個偏宜爹就來了。
顧震天低垂了眉眼,看不出情緒來:「請王爺高抬貴手,是老臣治家不嚴,讓妻女如此沒有規矩,老臣一定會重重責罰。」
這是來救場了。
秦景墨低頭就看到了顧綰夏一臉失望而變得冷漠的樣子,握了握拳頭。
卻什麼也沒有說。
「那太師打算如何重罰?請家法嗎?」顧綰夏卻挑眉問了一句。
她可沒打算就這樣算了。
有秦景墨撐腰,她可以狐假虎威一陣子。
有仇報仇,有冤報冤。
顧震天看向顧綰夏,這個女兒一出生就被送去了離恨谷。
這麼多年,他從未去看過一眼。
此時面對她的質問和咄咄逼人,有些不適。
卻還是點了點頭:「回王妃,是的。」
「既然如此,這事,本王就不插手了,岳父大人看着辦就是。」秦景墨看着顧綰夏那得理不饒人的樣子,又搖了搖頭。
很快就收了情緒:「天色不早了,本王就帶王妃回府了。」
「恭送王爺,王妃娘娘。」顧震天忙低下頭,一邊給蘇怡使眼色。
蘇怡一向高傲的像個女王,何時這般狼狽過,恨不得現在就抽死顧綰夏,卻不敢表現出來。
「爹爹,記得請家法哦,以下犯上,不君不臣,口出污言,怎麼也得鞭笞四十。」顧綰夏又輕飄飄的說了一句,「太師府的鞭子,每一下都能皮開肉綻呢,我會幫着驗傷的哦!」
那樣子,除了丑點,更多的是嬌憨。
可說出來的話,卻讓人直抽冷氣。
「你敢!」蘇怡險些被氣死,沒能忍住。
秦景墨身旁正準備邁步離開的顧綰夏卻猛的跪了下去,一副瑟瑟發抖的樣子:「姨娘饒命,姨娘饒命!」
那樣子,似乎是條件反射一樣的動作。
可以看出來,平日顧綰夏有多麼懼怕蘇怡。
看得在場的人都懵逼了。
蘇怡的火氣無處可發,也一下子愣住了。
「起來!」秦景墨挑了一下眉頭,「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無需跪拜的人,你也無需跪拜。」
再次給了顧綰夏一張保護符。
這簡直讓顧綰夏驚喜。
一時間覺得這個男人也不錯。
至少在外,很是維護她。
當然回到王府,就另當別論了。
秦景墨說著,一把拎起顧綰夏,冷眼掃過蘇怡。
眼神如刀一般。
而被拎起來的顧綰夏則是小心翼翼的低着頭,一副做錯事的樣子。
對於她的演技,秦景墨也是佩服的。
新婚當天,顧綰夏那般惡毒的對待沈思思,他可沒有忘記。
說她膽小,他絕對不會信。
此時這樣,是想借他的手弄死蘇怡。
真是好心機,好算計。
眼底又多了幾分情緒。
顧震天已經從善如流的跪到了蘇怡身邊:「請王爺饒命!」
卻沒什麼誠意。
「王妃娘娘饒命!臣婦愚鈍,卻罪不至死!」蘇怡氣的快要瘋掉了,可偏偏她不敢惹上秦景墨。
她覺得,顧綰夏再這樣演下去,她必死無疑。
她是真的小看了這個賤種。
真不明白出了什麼問題 ,竟然讓這個賤種巴住了秦景墨。
「的確罪不至死,不過,你如此欺辱本王的人,是誰給你的膽子?」秦景墨的眉眼籠着一抹殺意,他是反感顧綰夏,又丑又惡毒,可剛剛她被抽了一鞭子,卻面不改色,也讓他有幾分佩服。
不過,不管怎麼樣,他需要顧綰夏的醫術。
蘇怡袖子里的手狠狠握了,側頭看了一眼顧震天。
這是在看戲嗎?
顧綰夏看着下面跪着的兩個人,笑了一下。
似乎有些事情與她想像的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