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因緣厚愛:總裁,結個婚?
因緣厚愛:總裁,結個婚? 連載中

因緣厚愛:總裁,結個婚?

來源:google 作者:蘇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曉月 陳佳佳

平安夜,男朋友說要給她一個驚喜結果進門就看到兩塊肉糾纏在一起真是好大的「驚喜」她氣得一把火燒了他們老窩,跑到了酒吧買醉結果……一不小心進錯了廁所,扒着帥哥的褲腿狂吐不止……噫,這帥哥板着個臉,真嚇人渣男賤女在家卿卿我我,不要臉的嬸嬸為了錢要把她嫁給糟老頭子續弦她不願意,於是……路上隨手一拉「這是我新交的男朋友,他很愛我,沒我不行的!」扭頭一看,呀,這不廁所的帥哥嗎?帥哥你看咱這麼有緣,要不……結個婚?展開

《因緣厚愛:總裁,結個婚?》章節試讀:

「呵!我這句姐夫,可不是那麼容易喊出口的。」白曉月看着席澤,冷笑了一聲。

「曉月,瞧你,當然會準備紅包的,你看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淘氣。」這就是白雲溪,明明事情都發生了,她還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

她真的很佩服白雲溪的演技,這麼厲害,應該拿最佳女主角的金獎,不然對不起她笑得這麼好。

「這孩子,沒規矩,席澤你別介意。來,我們坐下吃飯吧!」秦麗見場面尷尬,趕緊招呼人坐下,回頭時狠狠的瞪了一眼白曉月,曉月不以為然,這樣的情況,她早就習慣了。

只是可惜了這桌子美味佳肴,看着平日里自己喜歡吃的,卻因為有兩個倒胃口的人而糟蹋了。

此時此刻,白曉月忽然覺得渾身輕鬆,似乎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難過,彷彿整個人,都解脫了。

「曉月,你看雲溪也快訂婚了,你母親走的早,父親又這樣,嬸嬸有責任照顧你。你也老大不小了,今年也二十二了,是該成家了。我跟你叔叔,幫你物色了一個,人還不錯,雖然年紀稍微大了點,不過人家家底好,你過去給人家續弦,肯定會被捧在手心裏寶貝着的,剛才我已經打電話說好了,明晚銘鼎國際飯店,晚上八點,我們一起吃個飯,這婚事就先訂下來。」

白曉月把手中的筷子重重一放,看着坐在自己對面的嬸嬸:「嬸嬸,我現在已經長大了,放心,我不會讓你養着我的。」

「你不用養着,你那老爸不用養啊,每天那些醫療費,花錢就像流水,公司就算是金庫也會被掏空的。實話跟你說吧,公司現在面臨危機,人家劉總好不容易答應和我們合作,只要你嫁過去,這事就成了。雖然席澤是你姐姐的未婚夫,可我們也不能太過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我只是通知你一聲。這些年你也吃了我們家不少,是該報恩的時候了。」

白曉月沒有說話,轉眼看着自己的叔叔,卻見他無奈地嘆了口氣,放下筷子說道:「曉月,叔叔實在無能為力了,如果這件事不解決的話,恐怕你爸爸……」

「所以,我就該給人家續弦,嫁給老頭子,對嗎?」白曉月心中怒火中燒,平時嬸嬸怎麼對她,她都無所謂,可是這次,她太過分了。

而一邊的席澤,一直看着這一切,沒有絲毫表示。

「你爸媽出事,都是因為你,你這個掃把星,總會給人帶來霉運,你還想嫁得多好,能嫁給有錢人,就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分了,你還想挑剔什麼?這件事,就這麼定了,席澤還在這裡,你別讓人家看了笑話去。」

秦麗冷言冷語,刻薄的說著,心裏自是得意洋洋,她的寶貝女兒嫁給這麼好的男人,她當然不能讓白曉月嫁得好,讓她嫁給有錢人,已經是她仁至義盡了。

白曉月看着這一桌子人,這就是她的家,這也是她為什麼不願意回來的原因,早知道,她就不該來。

「曉月,我媽也是為了你着想,你嫁過去以後,就不用擔心錢的問題了,這不是很好嗎?如今多少女孩子羨慕都羨慕不來的好事,你答應了,我媽也對你媽媽有個交代了。」

白曉月冷笑了一聲,毅然決然站了起來:「這麼好,你怎麼不嫁過去。」

「曉月,澤還在這,你怎麼能這麼說呢?」

白曉月深吸了一口氣,看向秦麗:「嬸嬸,叔叔,我不管你們和那個劉總有什麼交易,這件事,我絕對不會答應,要嫁,你們讓堂姐嫁。我吃飽了,你們慢用。」

說完,白曉月轉身,頭也不回離開了包廂。今年的聖誕節,還真是過得精彩。

這老天爺似是故意在和她作對,本想直接去佳佳那裡,可想起來,佳佳說晚上要參加什麼聚會,可能沒那麼快回去。

曉月本想着,自己在街上溜達兩圈,看着時間差不多了,再回去。此時,兜里的手機卻像催命符一樣響了起來。

白曉月剛接起電話,就聽見電話那頭,秦麗的謾罵聲:「白曉月,你從十三歲開始就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我告訴你,你想就這麼一走了之,想都別想。明天晚上,你最好識趣一點,乖乖的來銘鼎,否則,我不能保證,你爸爸還能住在VIP病房裡,還有後續的治療,你自己給我想清楚了。」

不容許白曉月任何反抗,秦麗在電話里直接下達的命令,她從來都是個控制欲強的女人,還沒有人,能夠違抗她的意願。

曉月本來就在氣頭上,一肚子火沒處撒,轉而聽到秦麗那個嗓子一直說,感覺自己的頭都要炸了,她妥協了這麼多次,讀書時候,什麼機會沒有讓給堂姐,現在呢?

「想知道答案是嗎?那好,我告訴你秦麗,我白曉月,絕對不會聽從你的命令,嫁給那個糟老頭子的,要嫁,你自己嫁吧!」白曉月說完,啪的一聲掛掉了電話,心裏悶着一口氣出不來,難受極了。

這件事關係到她的一生,她是絕對不會妥協的。可是,她更相信,刻薄的嬸嬸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如果自己不能如她的意,父親這邊後續的治療費用,可不是一筆小數目,自己剛剛回來……

「白曉月,錢總會有的。要相信你自己,大學不是白念的,明天開始,就去找工作。」可眼下的問題是,自己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

突如其來的電閃雷鳴,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打在身上,該死的,這附近連個躲雨的地方都沒有,她怎麼這麼倒霉。

白曉月心中一陣抱怨,乾脆懶得躲了,反正都這麼狼狽了。她這個樣子,也打不到車,這可怎麼辦。

白曉月站在十字路口,正打算過馬路,突然覺得頭有些暈乎乎的,便在此時,一輛白色路虎正從另外一個方向開了過來。車內的男子,劍眉微微皺起,一雙骨節分明的雙手不停在筆記本上敲打着,發出清脆的聲音。高挺的鼻樑下,兩片涼薄的唇瓣微微閉着。

人們常說,認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大概就是這幅畫面。

車內放着舒緩的音樂,一直開的很穩的車子,突然一個急剎車,男子的上身微微前傾,劍眉一皺。

《因緣厚愛:總裁,結個婚?》章節目錄: